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029)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諾言並非無法實現,而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再加上很多的好運

望著曹若水身影消失的那個轉角,江定一腦中一片空白。自始至終的一切,只覺不值。過程太短,結局也太草率,更不是他想要的。長痛不如短痛的快意短暫掠過,或許,他們三人之間也只能如此。然而,不甘心也不捨的情緒同時萌芽。接連又發了兩則簡訊,曹若水卻無任何回應。
 
捷運列車再度自上方穿梭而過,驟然站起身,拿起飲料與雞排,發洩似地扔進垃圾桶裡。躊躇許久,想尾隨曹若水奔往捷運站的念頭雖曾浮現,無奈自尊作祟,更不願再次擺低姿態委曲求全。更何況,他並不覺得自己有錯。最後撥了電話給陳志誠,「在忙嗎?」
 
「你不是去約會?」
 
「那我直接過去喔。
 
「嗯,我在家,你過來吧。」
 
 
 
倚靠著車門旁,曹若水望著外頭的景色。方才的怒意逐漸消退,他只是不懂,江定一怎會有如此荒謬的舉動?下午不是才約定好,有效期限卻如此短暫。雖然他能明白江定一的心情與處境,只是,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再怎麼說也不該影響第三人的生活。正因為吳清勇已婚,他們之間只能以秘密的形式聯繫。正因為顧忌與不便,實質感情裡的甜蜜自當犧牲,改由精神層次上的關心來補償,感情的內涵與形式有時礙於現實並沒有太多自由發揮的空間。
世事無完美,只能退一步妥協求得平衡。
 
至於他和吳清勇的未來?他沒有非要一個結果不可,也從沒想過這個問題。基於過往的情分,況且緣份又再次將他們拉攏,所以他沒有放手的打算,兩人過去曾經是短暫的伴侶,現在就只是好朋友。他不過衷心期盼彼此都能在未來的日子裡,平安且幸福。
 
同樣的,他也不覺自己有錯。捷運駛進地下,風景完全被黑暗取代。
 
下午江定一的談話讓他有些難過。江定一所言並不像是空穴來風。隨後又想到江定一不久之前問過他:「難道你都不會想嗎?」這問題令他撼動,他當時回答,「不可以。」而非不想。如果自己認定和吳清勇只是好朋友,為何心裡會覺得悵然若失?在得知他可能另外有親密的朋友時,心底彷彿瞬間被掏空。
 
於是,他選擇相信自己,也相信吳清勇與他有共識。他們之間不是想不想或者能不能的問題,而是不可以。否則,便破壞了最初的基本規則與信念。他會變成吳清勇的外遇,明知故犯的第三者。
 
他還滿喜歡江定一的。雖然初始的感覺並不認為彼此適合。
 
天造地設在感情裡發生的機率接近神話。各自獨立的個體,在互異的環境中生活多年,試圖相處的過程中,怎可能沒有任何摩擦一拍即合?看對眼是先決條件,再則便是決心。
 
現在想這些或許都太遲。他無法接受江定一閃爍的說詞。如果他直接承認,確實是從自己的手機得到吳清勇的號碼,他會坦然接受並給予原諒。局面並不會因此更好或更壞,但至少明朗。
 
沿途幾乎都在思索,連怎麼出了捷運站、走回家的過程都毫無印象。曹若水隨後開啟電腦,內心知曉吳清勇要問他何事。只是除了等待還是等待,直至午夜,吳清勇始終沒有上線。
 
 
 
江定一癱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找出今天他與曹若水的合照,隨後將手機遞給陳志誠。
 
「還不錯啊,算耐看……」陳志誠隨後嚷道:「你要不要出來看一下?」
 
小黃從書房奔出,「不是都決定分手了?看也是白看。」接著走到冰箱拿出啤酒,直接放在茶几上,「你們慢慢聊,我還有個案子要寫,不陪你們了。」
 
接連打開啤酒,陳志誠喝了一口問道:「你現在打算怎樣?」
 
江定一猛灌啤酒,一句話都不吭。
 
「我看我現在載你過去找他好了,你就說電話號碼是小黃給你的不就好了。」
 
江定一搖頭,「走!我們去KTV唱歌。」
 
「又不是發生什麼大事,說清楚就好啦,都幾歲了?還鬧脾氣。」
 
「他根本就無所謂,我發簡訊他也沒回……」
 
陳志誠語重心長地說:「你自己想清楚,不要將來後悔。」
 
「應該是他後悔吧。」
 
「真的要去唱歌?」
 
江定一點頭,「快啦,你順便問小黃要不要一起去?」
 
 
 
「就你們兩個去唱?會不會太無聊?」
 
「你不去嗎?」陳志誠一邊換上休閒衫。
 
「我有個案子明天要用,你們去吧。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幫你們約人?」
 
「不用了,說唱歌是好聽,他今天八成會喝個爛醉。」
 
「如果不方便開車,打電話給我。」
 
陳志誠回以會心的微笑,「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小黃放下手上的文件,「你是要我出面?」
 
陳志誠點頭,「你不是認識曹若水?」
 
「這種事你要我說什麼?我可不想曝光,所以我也幫不上忙。」
 
「我知道,但是他也是因為你才沒說實話啊。」
 
小黃點頭,「是啊,他跟你一樣,朋友都比愛人重要。」
 
「怎麼感覺不像讚美?」
 
小黃站起身,「老實說,他們不適合……分了也好。」
 
陳志誠彎腰穿好襪子,「嗯,沒關係,就當我沒說。」接著站起身,「我如果沒辦法開車再打電話給你,你不會很早睡吧?」
 
小黃微笑道:「你不要喝太多。你沒回來,我也睡不著啊。」
 
「知道了,那我出門囉。」
 
 
 
吳清勇輾轉反側,始終無法安眠。
 
傍晚收到不知名的簡訊時,先是心頭一驚,看完內容,心底的感受卻很複雜,失去與被離棄的感覺並存。知道自己備受關心總是件幸福的事,雖然自己清楚,再也無法給予曹若水任何事物,即便是謊言或者承諾都一樣。
 
對曹若水的感情已經質變,不像多年前那般單純。然而,只要自己能力所及,曹若水想要的,他必然不吝付出。只是曹若水給的太多,卻不曾要求回報,被需要有時也是種愛的證明。心虛的時刻並非沒有,想逃的情緒偶爾浮現。說是自己變了也好,但主因還是現實狀況,莫可奈何之下的演變。持續下去,自己逃不出自私的自我感受,對曹若水而言,既沒有幸福也不公平。
 
忽然之間,他想起阿榮。
 
說是一見鍾情之後的擦槍走火也不為過。只是短暫濃情的結果宛如烈焰灼傷,就像是好夢乍醒,驚覺自己已婚,再次陷入另一段無法擁有的感情。
 
他很清楚,對阿榮絕非單純抱著玩玩的心態。然而,他沒有可以認真的額度與籌碼。每當甜蜜湧現,內心的罪惡感與惶惶不安的感受同樣加深。某些情境之下的肺腑之言成了阿榮心中認知的欺瞞,諾言並非無法實現,而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再加上很多的好運。
 
阿榮不像曹若水願意等,無論最終的結果為何?或許根本什麼都沒有。
 
阿榮還年輕也還不夠世故。感情理當越單純越好,只不過時間總會告訴我們,單憑感情很難在現實生活中生存。這或許並非真理,卻是事實。
 
意識到阿榮瀕臨忍耐與等待的極限,有可能做出危害自身家庭的舉動之前,除了冷漠以對、靜觀其變,別無他法。最後,他們終於還是分手了。
 
事情往往並非表面所見的這般淺顯。不過,阿榮應該不會懂。
 
他也曾仔細想過和曹若水究竟算是什麼關係?比戀人少,相知的程度與精神層面上的緊密卻無人能及。他很想和曹若水分享一切,就連和阿榮相遇時的快樂,甚至分手後的苦痛都想說,然而他也知道不可以。非但無法成就絲毫其他的可能,只會毀壞彼此的關係。所以花時間沉澱,直到自己覺得可以坦然面對曹若水為止。
 
就在發完簡訊給曹若水時,門鈴聲響了,他老婆買完菜回來了。連忙將手機改為靜音模式,迫切欲知的答案或者是將給的祝福,都只能延後。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