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028)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依舊是歧異的點,兩人在乎的癥結仍然南轅北轍

莫名的靜默阻隔了彼此。兩人彷彿各有各的心事。窗外的夜色流轉,路程並不長,卻有時光異常沉重的荒謬感。車內乘客三三兩兩,只有偶爾的廣播聲響劃破寂靜。
 
下了公車,走向燈光通亮的捷運站。
 
「你在想什麼?怎麼都不說話?」江定一問道。
 
「是你怪怪的吧,我看你都不講話啊。」
 
 
 
在人潮擁擠的夜市中穿梭,空氣中瀰漫著各種氣味。
兩人時而一前一後,偶爾並肩同行。
 
「你想吃什麼?」江定一問道。
 
曹若水聳著肩,「隨便都好。」
 
「如果你沒很餓,我們買雞排跟飲料,然後邊走邊吃要不要?」
 
「好啊。」曹若水望著他,「你是不是有事?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有話要說。」
 
江定一愣了半晌,隨後點頭,帶著些許無奈地說:「嗯,先去買雞排吧。」接著又問,「你想吃炸的?還是先炸後烤的?」
 
「好吃就好啦。
 
江定一指著對街的速食店,「我想喝可樂,你去買可樂,我去買雞排,等等我過去找你,這邊人好多……」
 
「我跟你過去啊!買好雞塊再一起去買飲料還不是一樣?」
 
「不用啦,節省時間。」江定一輕輕推著曹若水,隨即轉身往人群裡走。走沒幾步,回頭望著曹若水穿越馬路的身影,心中驀然湧上一股難以言喻的落寞。也許再過不久,曹若水便會成為他愛情記憶中消逝的風景,另一張風光美好的明信片,而非可以駐足、流連忘返且專屬於自己的角落。
 
不久前,趁著曹若水上洗手間的空檔,他發了則簡訊給吳清勇。那確實是不智之舉,雖然曾經遲疑,但最終還是發了出去。妒忌與不安乃人之常情,特別是深陷在愛裡頭時……即便有錯,也是因為自己在乎。就他的觀點而言,吳清勇才是所謂的第三者。
 
如果他和曹若水都無法釐清,那就交給第三者決斷。事件總是可以改變態勢,無論是好是壞?起碼,會有個明確的結果。如果吳清勇依然心存眷戀,沒有放手的打算,那麼他便徹底退出。無論曹若水將來是好是壞?那也是曹若水自己的選擇。尤其無法忍受的是:曹若水對他所提的事充耳不聞,彷彿所有的事蹟都是捏造。誠摯的關心與付出卻得到漫不經心的對待,比什麼都要難受。
 
倘若吳清勇可以給他們祝福,事實上,他應該如此。曹若水頂多是夢醒了,可能也會難過一陣子。不過,總好過眼前這般不上不下又無止盡的空等吧。
 
拎著雞排過街時,江定一看見曹若水正巧從褲袋裡掏出手機。江定一低下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該來的時刻總算來了。
 
走到曹若水身旁,江定一沉默地站著,伸手接過曹若水手上裝著飲料的塑膠袋。直到曹若水收好手機時,江定一才問,「你打給『他』嗎?」
 
曹若水點頭,「他傳簡訊說有事要問我,我打了又沒人接。」
 
「走吧,我們去前面的公園坐。」
 
沿著捷運下方的步道前行,右側是車水馬龍的風景,左邊則是燈光有些幽暗的小徑。
 
「我買先炸過再烤的雞排,你有吃過嗎?」江定一問道。
 
曹若水顯然心事重重,搖著頭。隔了好一會兒忽然問,「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江定一也沒想閃躲,「嗯,我原本就打算跟你講。」
 
曹若水驟然停下腳步,難以置信地望著他,「現在講吧。」
 
「你可以不高興,也可以生氣,但我不希望因為這件事,我們分手。」
 
「先說是什麼事。」
 
捷運車廂自上方通過,發出聲響。兩人一語不發地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江定一在人行道的長椅坐下,刻意讓出右邊的位置,同時把飲料和雞塊拿了出來,遞給曹若水。「我發了簡訊給他。」
 
「你發簡訊給他幹嘛?什麼時候發的?」
 
「我們在淡水,你說要去上洗手間的時候。」
 
「你到底想幹嘛?你不知道你可能會害到他嗎?」
 
「我只是跟他說:我想當你Bf,如果他沒有辦法跟你正常交往,希望他可以祝福我們。」
 
「你意思是我們現在還不算在一起?你非得經過『他』同意或認可,才能確認我們的關係嗎?」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覺得你跟他一直不清不楚,講明白不是對大家都好?」
 
曹若水站起身,「你怎麼會發簡訊給他?你都不怕萬一他老婆看到……」接著又說:「你根本就不相信我,我們下午不是才說好,下次我跟他見面我會跟你說,如果你不放心,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就算你不信也沒辦法忍,再怎麼樣,你也不應該傳簡訊給他。」
 
江定一確實疏忽了吳清勇有老婆這個事實。「我那時沒想那麼多。」
 
「萬一因為這樣,他的家庭或工作發生什麼狀況,你能負責嗎?」
 
失望壓過所有的憤怒。江定一淡淡地說:「你只擔心他會不會怎麼樣?你有想過我的感覺嗎?」
 
「我如果沒考慮到你,那我以前跟下午的話都白說了。」曹若水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你怎麼會有他的手機號碼?」
 
江定一沉默不語。
 
「你該不會是查過我的手機吧?」
 
「沒有。」
 
心證已然成形,這還有什麼好騙的。曹若水又問,「不然你哪來的號碼?」
 
「反正我沒看你的手機,你相信我。」
 
曹若水不禁長嘆,「你簡訊都發了,你也承認了。我再問你一次,你怎麼會有他的手機號碼?」
 
「你不要問誰給我的?反正我沒有看你的手機。」
 
「你不說,你要我怎麼相信?」
 
「我說的是真的,你不信就算了。」
 
「既然這樣,我們還是分開吧。」曹若水站起身。
 
江定一連忙伸手拉住,「所以還是他比較重要,就算他老早有了別人,根本沒有心跟你在一起,你也沒關係。自始至終,反正我就是補位的,有也好,沒有也無所謂,你都是被迫的,你心裡一直是這樣想嗎?」
 
「你要不就承認,不然你就跟我說你號碼哪來的?我現在只想知道這個。」
 
依舊是歧異的點,兩人在乎的癥結仍然南轅北轍。江定一也站起身,「我知道我不應該發簡訊給他,這件事我跟你道歉。」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應該跟『他』道歉才對。」曹若水望著他,「如果你是我,你會相信你現在所說的話嗎?我再問一次,如果你還是不說,那我要走了。」
 
注視著曹若水許久,江定一最後鬆開手,「你如果真的覺得無法原諒,你就走。你要是現在走,我也不會回頭或者去找你,你懂嗎?」
 
曹若水連連點頭,隨即轉身。
 
怔怔地望著曹若水越走越遠,江定一立即拿出手機。視線範圍中的曹若水,腳步依舊沒有停歇,雖曾拿出手機瞧了一下,隨後便掛斷,繼續朝燈火輝煌的彼端前進。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