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027)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悔恨總出現在衝動消失、理智浮現之際,星辰則現身於黑夜


「當然不行。」曹若水慎重地說道。 

江定一的眼神充滿困惑,還有急欲得知答案的渴望。「那你還等什麼?」
 
「反正你認為我跟他不可能做朋友就對了。」曹若水語帶無奈,「一定非得切割得乾乾淨淨,你才會覺得ok?」
 
「你不要以為我是故意說他壞話,我跟你說這些,也是為你好。」
 
「我知道,但我就不會去打聽你家的陳先生。」曹若水說完便後悔,自己似乎已經不理智,對話淪為意氣之爭,他著實不想再討論這話題。
 
「我並沒有打聽喔。
」好心沒好報就算了,還要被誤解?江定一有些忿忿不平。
 
「我知道。」曹若水望著他,「我又沒跟他在一起,你跟我說這些沒意義吧?」
 
「那我們有在一起嗎?」
 
「不然呢?」
 
「我總覺得不是全部。」
 
避開了江定一的眼神,曹若水望向窗外。
 
「你怎麼不說話?」
 
重新回過頭,曹若水說:「我真的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比較好?我們不是每天碰面?每天煮東西給你吃,如果這樣還不算在一起,那要怎樣才算?」
 
「我是要Bf,又不是要會煮飯的菲傭。」
 
曹若水連連搖頭,「算了,就照你說的吧。」
 
「我說的怎樣?」
 
「如果我要跟他見面,我會跟你說,要去不去你自己斟酌。」
 
「你說的喔。」江定一露出滿足的笑容。曹若水並非一時敷衍,此時此刻,至少要到了想聽的答案,這樣夠了。
 
 
 
不同於假日時的境況,出了捷運站,通往河畔的小徑上遊客並不多。江定一直接帶著曹若水去到那家自己以往常去的「阿給」,大快朵頤之後,興起了搭渡輪的念頭。「我們去看落日好了。」
 
「今天雲層有點厚,感覺應該看不到。」
 
「來都來了,不然要幹嘛?」江定一接著又說:「還是你要去畫張素描?」
 
曹若水笑著說:「要畫我自己畫就好了。在那邊呆呆坐著,還要付錢,畫不好也不能嫌。」
 
「你怎不幫我畫一張?」
 
「你又沒說。」
 
忽然靈機一動,江定一拿出手機,一邊攬著曹若水的肩,「用照的比較快。」
 
江定一注視相片的同時,曹若水已經先行走開。「過來再拍一張,你能不能笑一下?」
 
曹若水定住腳步,嘴角微揚,「這樣可以嗎?」
 
 
 
渡輪行駛的路徑,在河面劃出一道道水花,引擎運轉的聲音震耳欲聾。遠處的天邊,大量的雲朵遮蔽,朦朦朧朧的。
 
江定一和曹若水並肩站著。彼此說的話幾乎都聽不見。臨近海與河的交界,風浪開始變大,浪花隨風揚起,就連船身彷彿也在浪中起伏。
 
江定一湊近曹若水的耳畔,「我問你,我跟體育老師你比較喜歡誰?」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江定一只得重複,「我說,我跟體育老師你比較喜歡誰?」
 
「喔。」曹若水望著他,大聲喊道:「你心裡應該很清楚,這還用問嗎?」
 
各自心裡早有預設的答案,只是很不幸地,分別往相異的兩端延伸。江定一鐵青著臉,不再說話。曹若水也不想辯解。
 
一個大轉彎之後,渡輪緩緩開進港口,隨後下了錨。
 
 
 
漁人碼頭並無漁人,大半是遊客。一樓商店櫛比鱗次,不時傳來現場演唱的聲音,空氣裡盡是爆米花以及熱狗的氣味,方才濃濃海洋的氣息淡掉了,只剩殘留的鹹味飄散。兩人步上木質地板堆砌的走道,迎向明顯看不見夕陽的盡頭。
 
海面遠看平靜無浪,近處卻依舊波濤不斷。
 
「今天應該是看不到夕陽。」
 
「這個很重要嗎?」江定一問道。
 
「怎麼了?」
 
江定一搖著頭,「沒事,等等就好了,你現在別問也不要跟我說話。」
 
曹若水瞥了他一眼,「你找地方坐,我去上廁所。」
 
望著曹若水逐漸走遠的背影,驀然之間,江定一內心除了感慨也做了決定。只是不明白,每每應該愉悅的時分,最末總是不純粹,莫名的傷感多過快樂,總是事與願違。那並非彼此的問題,而是障礙沒有清除,路途怎可能平順?
 
順著階梯一步步往下,曹若水的心情也不輕鬆。直至用水拍上臉頰,望著鏡中的自己時,興起應該撇除一切活在當下的念頭。至少,這樣對他和江定一而言才公平。
 
如果沒事,吳清勇沒理由不出現,遲早會跟他聯絡。現在想再多,也於事無補。也難怪江定一不高興,自己沿途的表情凝重,絲毫沒有出遊該有的喜悅與興奮。在商店買了可樂與爆米花,曹若水雙手沒閑著,深呼了一口氣之後,踩著輕盈的步伐走回江定一的身旁。
 
 
 
白色的長橋橫跨,遊人如織。
 
「等等到士林夜市你想吃什麼?」
 
「你吃什麼我就吃啊。」江定一笑著說。儘管個性急躁,但還不至於盲目。曹若水刻意釋出的善意,他接收到了。
 
「你不是很久沒打麻將了,手不會癢嗎?」
 
「你說的好像我是賭徒咧。」
 
「我是說,你如果想打牌,可以去啊,事先說一聲就好啦。」
 
「你也一起去嗎?」
 
「我ok啊,如果你不嫌麻煩,可以請他們來家裡啊。」
 
「你家還是我家?」
 
曹若水愣了一下,「你家我又沒去過。」
 
「我約了你好幾次,是你不去吧?」
 
「你什麼時候約過我去你家?我還在想,你一天到晚來我家,我連你家在哪都還不知道。」
 
江定一內心得意非凡,「幹嘛?你怕我搞消失啊?」
 
「不是,就很奇怪啊。」曹若水接著說:「又不是離很遠,不是就在附近?」
 
「我好幾次問你要不要開車出去兜風?就是表示我哥不在,可是你都沒反應……」
 
「我哪知道你這是在約我去你家?」曹若水笑著說:「這不像你吧?你不是都很直接。」
 
「是誰跟你說直接的人就不會迂迴?我也是會矜持的好嗎?」江定一故意眉頭深鎖。
 
「好,好,那我懂了。」曹若水急忙笑道:「有空去見識一下,看看你房間是多乾淨。」
 
「嚇死你,我跟你講。」江定一接著說:「重點不在你有沒有去我家,而是心裡的感受與認定問題,你懂嗎?」
 
「那我每天煮東西給你吃的意思你懂嗎?」
 
江定一害臊地笑了,「你最會借題發揮了。」隨後又問,「請問什麼時候可以指定菜色?」
 
「只要不要都是肉,基本上ok啊。你是覺得我煮的菜,肉都太少嗎?」
 
江定一睜大眼,吐出舌頭,動作彷彿凝結,隨後才說:「是有一點啦,你不覺得大塊吃肉很過癮嗎?」
 
「是啊,問題是青菜、水果也要吃多點啊,你現在還年輕,所以……」
 
江定一立即制止,「停!你不要唸了,我只是隨口說說,有人天天煮東西給我吃,我已經很高興了。」
 
「最好是。」
 
「我說真的啊。」江定一表情誠摯。至少,就這點而言,吳清勇遠遠落在後頭。
 
週遭的燈光驟然同時亮起。天際只有彩霞片片,太陽直接隱沒於雲層後頭。
 
「我就說今天應該看不見夕陽吧。」
 
江定一點頭認同,「改天再來就好啦。」
 
「下次挑假日,你沒事不要又請假。」
 
「知道了。」江定一刻意拉長句子,笑著說:「你將來老了一定會碎碎唸。」
 
「哼,沒事誰喜歡唸?我只是提醒你。」
 
江定一忽然岔開話題,「他都沒跟你聯絡嗎?」
 
「你說『他』嗎?」
 
「不然還有誰?」
 
「沒啊。」曹若水搖頭,「整個下午我們都在一起,你有看見我講手機嗎?」
 
「沒事,我還以為他跟你聯絡了,所以你心情變好了。」江定一也不想遮掩,有話還是直說。「不然還買爆米花跟可樂給我吃?」心中的懷疑,不過就是曹若水說要上廁所的空檔。
 
曹若水嘆了口氣,「你想太多了。」
 
「是嗎?」
 
「嗯,他想跟我聯絡的時候自然會聯絡,擔心也沒用。」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哪天做錯事你會不會原諒我?」
 
「怎忽然說這個?」曹若水不免滿腹疑問,「看是什麼事。」
 
「算了,我隨便說的。」
 
曹若水半信半疑,「到底是什麼事?」
 
江定一扯著嗓門,「沒啦,只是隨便問問。」
 
「是嗎?」
 
「嗯,我們差不多該往回頭走了。要不就早點去,要不就晚一點,不然等等士林夜市都是人。」
 
「那就去前面坐公車直接到捷運站好了。」
 
江定一點頭,趁機拍了曹若水的肩。心中還是想著,「如果自己做了錯事,曹若水會原諒他嗎?」悔恨總出現在衝動消失、理智浮現之際。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