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026)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感情天秤的兩端總得有人站,只不過平衡的狀態鮮少出現


看著兩人身上相同款式只有顏色差異的T-shirt時,江定一露出開心的笑容,「我們先去淡水,然後再去士林夜市。」

 
曹若水點頭,隨後像是叮嚀,「你不要沒什麼事也請假,這樣不好吧?」
 
「知道啦。」江定一隨後又說:「還不是因為你。」
 
曹若水沒答話,倒是給了個會心的微笑,「走吧。」
 
 
 
難得在平日應該上班的時間約會,江定一心底多了份特別的優閒,刻意放慢腳步,望著曹若水的背影,想起兩人身上穿的是情侶裝,心中便有股難以言喻的快樂。
 
上了公車,兩人默契十足地走向最末排的座位。乘客寥寥無幾,兩人比鄰而坐。江定一試探性地握著曹若水的手,發現他並不抗拒,淡淡地笑著說:「快下車的時候叫我,我瞇一下。」
 
「你睡吧。」曹若水望著他,一派安詳恬靜的姿態。心中忽然有些內疚,隨即轉頭望向窗外。腦中所想的,不免還是吳清勇。明明約好了,為什麼忽然毫無音訊、聯絡不上?
 
「或許是忽然有事吧。」除此之外,也想不出更好、而又能讓自己安心的理由。不時注意著手機的動靜,生怕漏接電話。
 
 
 
下車前,江定一揉了揉眼睛,雙手搭著曹若水的肩,輕輕地推著他。
車站前的人潮依舊,等候搭捷運淡水線的乘客亦然。曹若水盯著站內的螢幕瞧,江定一則在旁望著他。氣氛沒有不好,恬淡而沉默。內心雖有諸多問題想問,礙於之前的經驗,江定一決定暫時隱忍。不要每次出門,最後總是搞得兩人有點僵。即便他知道曹若水對於吳清勇失約依舊耿耿於懷,雖然人就站在他身旁,表情卻透露出心不在焉的狀態。
 
上了車,曹若水避開人群直接往另一側的車門角落站。江定一右手拉著吊環,左手抵著車門,於是曹若水便在他的懷抱之中。意圖和態勢同樣明顯,雖然是件稀鬆平常的小事,只是一想起吳清勇,自己可以與之抗衡還佔上風的不過就是這些現實中的小事。心中安慰與得意的成分俱升,藉此淡化心底蟄伏的困惑與不快。列車離開地下之後,燦爛的陽光照了進來。「等等到淡水,我們先去吃『阿給』。」
 
曹若水點頭,「你不是吃過了?」
 
「我可以喝湯啊。」
 
「你中午吃什麼?」
 
「我跟小陳他們碰面,吃義大利麵。」
 
「所以你早就決定下午要請假?」
 
「對。」江定一笑的有點無奈,「知道歸知道,還是會擔心啊。」這話明顯示弱,不過江定一此刻並不在乎。這也不是頭一次了,自己對自動送上門的往往興味索然。自認佔優勢居多的到後來才猛然發現,真正受控居於劣勢的其實是自己。與陳志誠是如此,Gucci男也是,就連曹若水也不例外。感情總是帶著身不由己的成分,並非不夠理智,純粹現實使然。感情天秤的兩端總得有人站,只不過平衡的狀態鮮少出現,通常是傾斜的。
 
手機響時,曹若水臉上掠過一絲喜悅。江定一全都瞧在眼底。
 
發現是陳振輝,瞬間的狂喜,頓時落空。
 
「在幹嘛?」陳振輝問道。
 
曹若水望著江定一。「在捷運上……」
 
「你不是要跟老師碰面?現在才出門?」
 
「沒啦,他後來沒打給我,今天沒碰面。」
 
「那你要去哪?」
 
「去淡水。」
 
「你自己一個人?別想不開啊。」陳振輝笑著說。
「沒啦,跟我家那一個。」
 
「喔,喔,那我不吵你了,有空再聊。」
 
 
 
車廂雖然吵,但曹若水方才的對話江定一全都聽在耳裡,畢竟,兩人靠得這麼近。愛耍淘氣的習性又發作了,先是滿臉困惑,刻意皺著眉,卻喜孜孜地問,「你跟你家那個?是誰啊?指我嗎?」
 
曹若水淡淡地說:「不然呢?」
 
江定一笑著,拼命朝著曹若水眨左眼,「耶,開心。」
 
曹若水也笑了,嘻罵似地說:「白痴。」
 
江定一只覺先前的陰霾一掃而空,窗外綠意盎然,心底也是。他原先以為,他和曹若水的關係仍算是個秘密,就連認同或歸屬都從未確定。現在知道曹若水早已跟朋友提過自己,就意義而言,不可同日而語。「是高雄那個嗎?」
 
曹若水點頭,「只有他比較會打電話給我。」
 
「不錯啊,愛慕你的人還真不少。」江定一並無諷刺或吃醋的意味,單純一種陳述。他急欲要擺脫吳清勇梅雨般的無趣與霉味,如此而已。忽然覺得陳振輝與自己同邊,喜悅又多了些。
 
「還好吧,哪有你多。」
 
江定一擠出鬼臉,笑著說:「我又沒怎樣,連簡訊都可以給你看,是你自己不看,還生氣咧。」
 
「我指的是我沒什麼好不放心的,這樣懂嗎?」
 
江定一望著他,內心卻依舊猶豫。無論事實為何?在吳清勇未真正脫離戰局之前,虛擬的對峙狀況不會改變。先前已經誤判,同樣的歷史不能再重演。江定一最末點頭,「我知道啦,你對我好一點就好啦。」
 
曹若水望著他,「你覺得我對你不好?」
 
江定一隨即燦笑,「沒有不好,可是還有進步的空間啊。」語畢,吐出舌頭,故作擔憂狀地瞅著曹若水。
 
曹若水搖頭無奈笑著,「你真的很愛演耶。」
 
「講這樣,還不是想逗你開心?」
 
曹若水沉默半晌之後,點頭表示理解。「你如果覺得我哪邊不ok,你可以說,我盡量改。」
 
驀然,江定一的心顫了一下,感動灌滿全身,只差沒雞皮疙瘩掉滿地。思考片刻之後才說:「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希望你跟那個體育老師可以早點說清楚。」
 
「說我有人,我們在一起?」
 
「當然啊,直接告訴他不就好了。」
 
「你確定?」
 
江定一毫不猶豫地點頭,「你跟他沒辦法單純做朋友,你自己也知道。」
 
「你跟陳志誠就可以?」
 
「不能這樣比,我跟他和你跟他不一樣啊。」江定一接著說:「我們現在就像家人,我幾乎什麼事都跟他講,包括和你的關係。但你跟體育老師就不是這樣,或許你是希望你們可以維持好朋友的關係,但站在我的立場,我覺得不像,我覺得很曖昧,一點都不清楚。而且,我根本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哪裡曖昧?哪裡不清楚?」
 
江定一嘆了氣,「如果真的只是好朋友,不會像你這樣等他,你以為我不知道?不管他會不會上線?忙不忙?時間到了你就是會開電腦上MSN。」
 
「我也是這樣跟你說啊,我又沒騙你什麼。」
 
「我知道。」江定一喘了口氣,「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我不喜歡你跟他這樣。」
 
「我也不喜歡你跟陳志誠這樣,你覺得咧?」
 
江定一望著他,嚴肅地說:「那好啊,以後我要跟他見面我都帶你去,你要跟體育老師見面,你也要帶我去,你覺得這樣好不好?要嗎?」
 
「我只是比喻,而且我說過了,我跟他頂多就只再見一次。」
 
江定一搖頭,「理想狀況是這樣,但如果他想見你,你會不去嗎?說真的,我不信。」
 
曹若水陷入沉思。
 
「你看吧,你自己都沒把握。」江定一再度嘆氣,「有些話我憋很久了,我一直想告訴你,但又怕你根本不想知道。」
 
「什麼事?」
 
「他的事。」江定一接著說道:「你不要問我從哪知道的,不過我相信這些應該都是真的,我看你這樣,我也覺得很難過,也很生氣。問題是,我覺得你對他這樣根本不值得,你懂嗎?」
 
「你說吧。」
 
「我沒出現之前,你對他這樣我覺得就算了。問題是你不覺得奇怪嗎?如果他真的喜歡你,再怎麼忙也會有時間,不可能沒辦法見面。」
 
「有機會他會開視訊,每天幾乎都在MSN遇到啊……」形勢如此,後來演變成習慣,曹若水對此並無疑慮。
 
「你都不會想嗎?」
 
「想什麼?」
 
江定一揚了揚眉。曹若水立即懂了,淡淡地說:「那不是想不想的問題,而是不可以。」
 
「有什麼不可以?」
 
「如果這樣,就沒辦法只當好朋友。我也講過啊,我希望他當個好爸爸,不要影響到他的家庭。」
 
江定一搖頭,無奈地說:「所以你是真的很清楚,一開始就打算毫無目的的付出跟等待就是了。」
 
「不然你以為是怎樣?」曹若水接著說:「我從沒想過要他離婚什麼的啊。」
 
「這我知道,我覺得怎麼樣並不重要。你的部份現在我懂了。如果我告訴你,在你們遇到之前,他一直都不是你想的這樣,會不會對你比較好?」
 
「誰沒有過去?」
 
「我指的不單是過去,我還沒出現的時候,你的老師就已經有別人了,不只你一個。現在也是一樣,你一直以為他忙?所以沒時間跟你見面,別傻了。」
 
曹若水難以置信。
 
「對你而言,他算是初戀,最初一種純粹的感動,這個我懂,我自己也是這樣。問題是,你在意的,他根本不在乎。說好聽一點,他對你而言,可能只是單純的精神戀愛,過去的再延續。我之前還沒打算跟你在一起,當然覺得無所謂。現在不一樣了,我要跟你說的是,他一直有認識人。你對他而言,絕對不是像你想的這樣。」
 
發現曹若水毫無動靜,江定一接著說:「這樣說好了,如果我一邊跟你交往,還一邊找人上床,你能接受嗎?」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