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025)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梅雨還沒走,陰霾的天空、發霉的氣息仍將持續


Part 4.三色蛋

 
 
 
「你要不要換穿我做的鞋?」陳振輝問道。
 
曹若水搖頭笑著,「我帶回去收起來。」
 
「收起來?鞋子就是要穿啊。」陳振輝帶著鼓勵的口吻接著說:「你穿看看,應該很舒服,不滿意可以退費。」
 
「真的不要,新鞋總是好看但是不舒服。」
 
「所以才要你穿啊。
 
「那我走了囉。」
 
「我送你啊。」
 
「陪我到捷運站就好了,你不是說附近就有捷運站?我還沒搭過高雄的捷運,想坐看看跟台北的有什麼不一樣。」曹若水一副興致盎然的模樣。
 
兩人走出大門,曹若水低下身子穿鞋,陳振輝才又說:「你自己的事,自己好好想清楚。」
 
「你說工作嗎?」
 
陳振輝搖頭,「感情啦。
 
「就這樣啊,沒什麼好想的。」
 
陳振輝嘆了口氣,「你又不是很差、沒人要?為什麼要找個已婚的,連見面都那麼困難,自找苦吃?」
 
「偶爾他會開視訊,MSN幾乎天天聊啊。」曹若水顯然心意已決,把吃苦當吃補,而且還樂在其中。
 
陳振輝頗不以為然,這些事情有什麼難。「他有說過還喜歡你?」
 
曹若水站起身,「我沒問。『會好好珍惜』算不算?」
 
陳振輝在心底連連嘆氣。「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你不要將來傷心難過再跑來高雄找我訴苦。」話說完,卻覺自己有點過分。
 
「放心,我不會。」曹若水接著說:「記得每天要吃維他命喔,還有順便盯一下你媽。」隨後淡淡笑著說:「時候到了我會再寄,如果下次我來還剩這麼多,你自己看著辦。」
 
聽起來像是甜蜜的威脅,和情侶間的打情罵俏並無分別。陳振輝有些無奈,「知道啦,我會每天吃。」
 
曹若水忽然燦笑,「要不要也幫你乾兒子準備一份?」
 
「拜託,他那麼年輕……不用吃啦。」
 
「嗯,我知道了。」
 
忽然心有所感,陳振輝說:「不要只知道對別人好,凡事都設身處地幫別人想當然很好,但是你自己什麼都不要,有時候看在別人眼裡,感覺其實很不好。」
 
「你說我嗎?」
 
「不然呢?」陳振輝接著說:「我剛是開玩笑的,如果真的怎麼樣,你還是可以跟我說,我跟我媽都很希望你常來高雄……」
 
曹若水點頭,同時也明白陳振輝始終擔心他和吳清勇的關係。「你不用擔心我。他結婚是既定事實,當初認識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她老婆可以生小孩,光這一點,我就沒得比。至於是否算在一起?我沒想那麼多。」
 
「你不是說他大女兒今年國小五年級?」
 
曹若水點頭。
 
「那是幾歲你知道嗎?」
 
曹若水當然心裡有數,就時間的脈絡而言,其中確有不合理之處。第一次得知吳清勇小孩的年紀時,他便意識到,只不過,這個問題沒有追究的必要。時間無法重來,事實已是事實,如何看待與面對才是重點,他選擇忽略。「管他是沒結婚先有小孩,還是跟我說的時候己經結婚了?現在說這個,也沒用。」
 
陳振輝長嘆了口氣,「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曹若水用著認命的口吻,臉上笑著。「反正就遇到了。」
 
 
 
陳振輝站在捷運票閘口揮手,看著曹若水的背影。心裡先是默默祝福,卻仍免不了擔心。看似水深火熱勢必會無疾而終的感情,曹若水卻甘之如飴,擺明就是深陷在愛情裡的傻子。或許,曹若水的際遇會有所不同吧。只不過,這樣的感情終究太虛空又不切實際。
 
然而,世事難料,將來的事誰說得準?愛就像病毒,只要有溫床就能滋長,無論環境多險惡。但內心又不希望真的如此,至少,還沒到徹底放棄的地步。又或者說,眼前並無更好的選擇。曹若水可以等,他當然也行。只不過,心態與目的大異其趣。
 
 
 
聽見腳步聲,江定一站起身,倚著牆。看見曹若水時,臉上有些不悅。他分明就是出門剛回來。「不是說好會打電話嗎?」
 
曹若水語帶驚訝,「你怎麼現在跑來?你沒上班?」
 
「我問的問題你還沒回答。」
 
「我又沒出門。」曹若水一邊掏出鎖匙,「他沒打電話給我。」
 
江定一不信。「你平常在家穿這樣嗎?」進門之後,便不斷用目光搜尋。勉強收拾怒意,「有碰面就說有碰面,我又不會怎樣?」坦白從寬,既往不咎,這是他的底限。
 
曹若水望著他,既無奈也不耐,「就跟你說沒碰面啊。」
 
「那你故意不帶手機是什麼意思?」隨後站起身,確定要給吳清勇那袋衣物不在原處,憤怒頓時像野火燎原,燒紅了眼。「那東西呢?」
 
「什麼東西?」
 
真的是氣急攻心,江定一握緊拳,大聲嚷道:「你要給他的愛迪達。」
 
「拿去寄了。」
 
江定一露著難以置信的表情,頻頻搖頭,「我再講一次,你就跟我說有碰面就沒事了。」
 
曹若水同樣怒目相對,「就跟你說沒碰面啊,東西我拿去寄了。」隨後連忙從口袋掏出收據,「要不要看?」
 
確實是便利商店的收據。即便疑慮無法盡除,自己卻顯然理虧。江定一只得硬著頭皮善後,「我也是擔心你啊,想說你都沒打電話給我,不知道在幹嘛?」
 
「不是說好如果我要出門前會打給你?」曹若水接著說:「你要是有事找我,你可以打給我啊。」
 
「我有打啊,你就沒接啊。」
 
「我在家你都沒打,出門寄個東西你就正巧打來?」
 
「又不是我的錯,是你自己沒帶手機。」
 
曹若水悻悻然地說:「還好我沒帶…… 」否則豈不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
 
江定一尷尬笑著說:「好啦,過了就算了。」接著又問,「你午飯吃了沒?」
 
曹若水搖頭,「晚點餓了再說。」
 
「我下午請假,我們出去走走吧。」
 
「要去哪?沒事我想待在家裡畫圖。」
 
曹若水顯然心情欠佳,卻不是因為自己。自己特地請了假,卻討不到任何便宜。吃味難免,矛盾亦然,複雜的心情再次湧上心頭。很顯然,『他們』的最後一次會面又得延期。梅雨還沒走,陰霾的天空、發霉的氣息仍將持續。唯一的收穫,就是曹若水沒騙他。「不然我們一起睡午覺,等我睡著你再起來畫圖,晚點,我去健身房,運動完,我們直接約在外面碰頭,再一起去買菜。」
 
曹若水望著他,忽然萌生歉意。他明白江定一的所作所為無非源於愛,基於不安。「我們去淡水好了。」
 
「好啊。」江定一立即站起身,「我要不要去換個休閒一點的衣服?」
 
「你是想穿那天買的T-shirt吧?」
 
心意一下就被料中,江定一燦笑著說:「你也去換。」
 
「等一下,你先過來。」
 
「幹嘛?」江定一愣在原地。
 
曹若水趨近他,隨後擁抱。
 
江定一露著幸福的笑,意猶未盡地拉著曹若水的手,「想要抱就抱啊,我們去房間抱抱,抱完再出門。」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