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如果,不是你 (40.收拾)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真相一旦和現實抵觸,有時就是沒辦法,只能無奈

看完信,段毅剛久久不能自已。胸腔滿滿的情緒苦無出口,過去時光中曾經遺漏的片段如今得以拼湊完全,內心卻沒有絲毫喜悅,只有徒增遺憾。忽然有股衝動,最後決定撥手機給小至。「在忙嗎?」
 
「還好,你怎麼感覺好嚴肅?沒事吧?」
 
「我想問你一件事。」
 
「你說。」
 
「你有看過車禍嗎?」
 
小至遲疑了一下,「有,你怎麼忽然問這個?」
 
「可以跟我講嗎?」
 
「那年我高三,正好是結業式那一天,我其實沒有看得很清楚,只是聽到聲音,跑過去看,然後就看見一個人躺在地上……」若非段毅剛執意要問,小至並不想回憶。
「他很快就沒動了,後來,我就打電話報警。」
 
「你有看見他的樣子嗎?」
 
小至帶著驚惶的口吻,「哪可能啊,我也會怕啊。」
 
「嗯,那我知道了。」
 
「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沒事,只是忽然好奇。」
 
「喔,你是睡醒了?還是還沒睡?」
 
「等等就去睡了。」
 
「嗯,那你早點休息吧。」
 
「好。」段毅剛掛上手機,儘管難以置信的感覺猶存,但也不想再追究。畢竟,一切無濟於事。收拾好東西,帶著倦意,便往自己的臥室走。隨後叫醒賴以軒,交換彼此的信件,兩人都沒多說話。賴以軒隨即返回自己房間。
 
 
 
接過段毅剛手上的畢業紀念冊,小柯問道:「你要不要留著?」
 
段毅剛搖頭,「不用了。」接著又說:「謝謝你。」
 
「你是不是沒睡飽?看起來很累。」
 
「我睡到快五點才起來。」段毅剛有些不好意思。
 
小柯微笑著,「你昨天不就整晚都在查字典?」
 
「嗯。」段毅剛繼續說道:「多虧有你,不然……」
 
「別這樣說。」小柯只覺這一切應該是冥冥之中的安排,這世界真小,而所謂的緣分,有時真的很奇妙。
 
「小甫還好吧?」
 
小柯一副憂心的模樣,「是還好,只是這一次不太一樣,他超安靜,感覺怪怪的,不知道是想開了?還是傷很重?」
 
「我還以為你會跟他一起出門。」
 
「我有約他,不過他說他想待在家整理東西。」小柯一邊從鍋中夾出青菜,「你呢?」
 
「我怎樣?」
 
「小至不是快結婚了?」
 
段毅剛點頭,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我只是覺得,你應該好好想一想,畢竟,你們之間越來越不可能了。」
 
「這我知道,你呢?」
 
「我?你又不喜歡我,只好繼續一個人囉。」
 
段毅剛語帶靦腆,「真的很抱歉。」
 
「開玩笑的啦。」發現自己可以自嘲地坦白,小柯望著段毅剛,過去存在的好感雖然還在,不過已經轉換成另一種形態,沉重的部份輕了、也少了,變成一種可以泰然處之的釋懷。如果小儒子還在,自己和他哥哥在一起,他會做何感想?有趣的天馬行空,不過卻是窮極無聊的想像。「你吃啊?怎麼都不吃?」
 
「如果有機會,我再幫你介紹。」段毅剛說得誠懇,純粹出於關心與感謝。
 
「我幫你介紹還差不多?」小柯笑著說:「你該不會跟小甫想的一樣,覺得我跟阿軒比較配吧?」
 
段毅剛壓根沒這樣想過。
 
「我倒是覺得,你跟阿軒挺合的。」小柯一邊咀嚼著青菜,「我是說真的喔。」
 
「我跟他是同學。」
 
「就是因為這樣,你們感情不是一直都不錯?」小柯接著說:「我昨天也有想過,你們兩個以前的交集是小儒子,後來是小至,現在這些以後可能都不在了,我是覺得小儒子只是媒介,小至是替身,我這樣說沒別的意思,因為你不可能喜歡自己弟弟,但是你又不知道阿軒是,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段毅剛想起自己弟弟信裡的句子。
 
「我忘了是從哪一本書看到的,反正意思就是說,我們有時候是藉由別人的遭遇與感受來滿足自己。就連外遇或是劈腿,有時候,本質上都未必是真的,只是一種反射或投射對於現況的不安與不滿足,所以通常撐不了多久。」小柯停頓了一下,「我不知道我這樣說你懂不懂?我好像扯遠了。」
 
「反正意思就是,要突破習慣重新建立一種新的關係,其實都要花費很多心力,當然還要很多勇氣。所以,大半的人最後還是會回到原來的關係,雖然不盡滿意,但是至少可以忍受。」小柯接著說:「問題是,小儒子不在了……」
 
段毅剛愣了半晌,「你好像很理智,不太相信感情。」
 
「哪有?」小柯接著說:「我就是相信感情,也明白所有的感情都一樣,本質可能不變,但形態一定會隨著時間慢慢改變的,就好像甜蜜與美好的事物或感覺,只會隨著時間遞減。科學研究也是這樣說,反正,時間一久就會面臨關卡與考驗,不過只要能撐過去,就好了。人通常不是沒得選,而是不想改變。」
 
「感覺你很有想法,也很成熟。」
 
「還好啦。我是一直覺得,只要對方我不討厭,兩個人又可以相處,應該就可以在一起,其他的就只是信心和意志的問題了。」
 
段毅剛點頭表示同意。
 
「只是大部分人都太相信感覺,帶著自己的想像與理想去看待別人,所以談感情才會變得這麼難。」搞不清楚是因為知易行難?還是知難行易?面對現實,小柯忽然覺得有些沮喪。
 
察覺到小柯的語氣充滿感嘆,段毅剛急忙安慰,「緣份到了,自然就會有了。」
 
「是沒錯。」小柯接著說:「不過我還是覺得有時候要勇敢一點,至少要讓對方知道,就算不成功,至少遺憾會少一點。」
 
段毅剛有點悵然若失。
 
「不過,我想就算小儒子真的跟你說,你大概也不會接受?」真相一旦和現實抵觸,有時就是沒辦法,只能無奈。
 
段毅剛勉為其難地點頭。
 
「好啦,我們不聊這個。」小柯接著說:「希望我們以後可以是朋友,我就把你當哥哥好了,這樣對你跟我應該都比較好。」
 
段毅剛露出微笑,欣然同意。「小甫如果真的找不到地方,住你家又不方便,你可以叫他先回我那邊住。」
 
「好,我會跟他說。」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