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如果,不是你 (39.夢中夢)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最後,我要告訴你最精采的注腳,關於那個夢。那個很像我的人

小甫睜開眼,枕畔沒有人。發呆了半晌,隨後才起身。發現客廳的燈亮著,走過去瞧了一下,詫異地問道:「你都沒睡?」
 
段毅剛點頭,「你起這麼早?」
 
「早一點去公司,比較沒人。」小甫心裡盤算著一早拿著行李到公司至少隱密,等小柯下班再來接他。
 
「你要是不急,東西可以先放著……」
 
小甫逕自搖著頭,笑著說:「不用了,我等等走的時候順便把鎖匙給你,你再跟阿軒說一聲。
 
段毅剛忽然站起身,想起賴以軒睡前的囑咐,「阿軒交代我,你醒的時候叫他。」
 
「他有回來?」
 
「有啊,他在我房間睡。」
 
沮喪又多了一點,小甫搖頭,「不用叫他了,讓他睡吧。」隨後走向臥室。
 
段毅剛急忙起身,走到小甫房門前嚷說:「他應該是怕吵醒你,才沒回房間睡。」
 
小甫逕自忙著做最後的整理。
體貼也好,誤會也罷,此時此刻,都已不再重要。
 
 
 
「同學起來了。」段毅剛一邊輕輕搖著賴以軒胳臂。
 
「我沒睡。」賴以軒淡淡地說,隨後坐起身。
 
「小甫起來了,你不是有話要跟他說?」
 
方才的對話,賴以軒全都聽在耳裡。「算了,沒關係。」接著又問,「小儒子的信你都看完了嗎?」
 
段毅剛搖頭,「還剩一封。」
 
「你查完,可以讓我看一下嗎?」賴以軒用著請求的口吻,「我這邊兩封你拿去。」
 
段毅剛略為思索之後點頭,「可以啊,說好今天過後,以後就不提。」
 
「那你查完再叫我吧,我瞇一下。」
 
「你真的不起來跟小甫打聲招呼?」
 
賴以軒搖頭,隨後便背對著段毅剛躺下,閉上眼睛。
 
 
 
小甫刻意抬著行李,不發出聲響。經過客廳,露著笑,將鎖匙遞給段毅剛,「這陣子打擾了,有空記得找我跟小柯唱歌或是喝酒喔。」
 
「如果小柯不方便,你沒地方去,可以再回來。」
 
「不會啦,我跟小柯說好了,你放心。」
 
段毅剛望著小甫的背影,急忙又問,「要不要我開車載你?」
 
小甫沒回頭,倒是伸起右手揮了揮,「不用,我叫計程車。」
 
鐵門發出聲響,小甫的身影隨即消失不見。段毅剛心中雖有感慨,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哥:
 
雖然趁著寒假去環島是我的計畫,不過,當我知道你跟賴大哥除夕夜都沒放假時,還是不免失望。我們家的過年越來越冷清,一點過年的味道也沒有。你在部隊,至少感覺熱鬧一些。
 
不知道你有沒有跟我同樣的感慨?一個人的時候,其實很排斥節日,總給人傷感多過歡樂,時間變得比平常還難熬。
 
我前幾天做了一個夢,很奇異的夢。我看見有個跟我長的很像的人,跟你在一起。他比我瘦小,不過真的很像。
 
夢境是黑白的,他是男的(驚,我想可能因為是夢的關係,大半出於我的內在投射)。自己的不圓滿,藉由夢境趨向完美,夢就是有這好處,很奇幻,卻讓我很滿足。我想,他雖然不是我,不過應該也是我吧(笑,放心,你們也沒做什麼啦!或許應該說是我們,不過就是偷偷牽手而已。)
 
或許是現實中的狀況不許可,可以運用及處理的資料也有限,所以儘管是夢,竟然也脫離不了一定的規範與原則,無法突破,這讓我有點小沮喪。
 
不過當我想起你們(我們)在夢境中快樂而平凡的神情,我依舊記憶猶新,早上起床準備盥洗時,照見鏡子的時候,我發現我的臉上有著和那人同樣喜悅而美滿的表情。
 
只是,也在那一瞬間,我想起了更多。有關夢境結尾的部份。
 
幾乎是仰角的角度,那人(我)滿臉驚慌,望著地面。過了許久,我才確定那人不是我,我很吃力地想站起身,但是卻無能為力。想到這裡,我忽然覺得有點可怕,夢境中,完全看不見我自己。就像鏡頭一直沒帶到我,而我卻肯定我在現場,這樣的描述,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
 
不過,我看見了我左邊的數字鐘,在夜色中亮著白色的光,冷冷的空氣,帶著潮溼與鹹味,天空還飄著雨。感覺像是某個火車站,我猜啦。接著,我看見了顏色,就像黑白影片經過後製的特殊處理,我的位置旁邊有一大灘紅色,異常鮮明,我想,應該是血吧?
 
夢裡沒半點聲音,圍著我的人越來越多,每個人的表情都有點驚慌,或者說是恐怖。那個很像我的人,最後拿起手機撥了號碼……一切到此結束。
 
不知道該說這是個美夢還是惡夢?好處是讓我看見了另一種可能,現實中,永遠無法實現的內容與風景。至於壞處,我想沒有(哈),你應該也聽說過,夢境總是與事實相違背的,我想,這一點確實無誤,還真準。會告訴你這件事,純粹是夢中的一切太真實,讓我十分吃驚。
 
我打算出去大約十天,應該會在你休假前回到家。不告訴你,你應該也不會發現。機車是跟同學借的,我們約好,在台東相見,到時我再把機車還他,而我,則會搭火車回高雄。有很多地方想去,有好多事情想做,寫信給你的同時,可能是因為太興奮,就連心跳都比平常活躍,又快又急。
 
不知怎麼地,我最近總是不只一次想起,如果賴大哥可以和你在一起,我或許遺憾會少些,彷彿自己得不到的,可以藉由他的滿足而滿足。因為他喜歡我(我的認知與感覺),我喜歡你,而你應該會喜歡他。
 
如果真是這樣,有生之年可以見到,我也死而無憾(看到這裡,別罵我,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反正都是說好玩的,一切的一切,都不可能成真。
 
等等把信寄給你,我就要出發了。我有帶手機,當然也帶了足夠的錢。所以不用擔心,你弟弟很獨立的,也聰明到不會給人騙,你放心。
 
最後,我要告訴你最精采的注腳,關於那個夢。那個很像我的人,我最後瞥到了他的名字……
 
他年紀應該比我小吧,穿的夾克感覺像是高中制服。因為衣服皺摺及天色昏暗的關係,我只看見了前面兩個字,第一個字是「鐘」,第二個字是「至」。我想,那會不會是我的前生還是來世?(笑,無論如何,將來看懂我信的時候請記起來,也許,那會是我們在未知的時空中相遇的線索。)
 
最後,祝你新年快樂,也幫我跟賴大哥說一聲(以後不這樣寫信了,好累喔。)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