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如果,不是你 (37.如果)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如果,你不是我哥,也許,我會更快樂,你也會更快樂

賴以軒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時間對情感具有一定療效,就連回憶也會淡然。儘管無法完全遺忘,再次想起時,至少不再那麼銘心刻骨。就像看著舊照片,感覺依舊真切,熱情或許不減,但事實總不忘提醒,一切都已成過去。伴隨而來的除了遺憾及傷感,頂多些許慰藉,通常沒別的。
 
 
 
「我試過了……」
 
吳敬儒睜大眼睛,滿腹疑問,「賴大哥,什麼東西你試過了?」
 
「你哥。
 
「你該不會跟我哥說我的事吧?」吳敬儒有些慌張。
 
「沒。」賴以軒搖頭,帶著尷尬地說:「我幫他按摩,又陪他喝酒,最後還幫他吹……」
 
吳敬儒愣了一下,但無半點驚慌。「你幹嘛?我知道他不是啊。」
 
「我是幫你確認,讓你死心。」
 
「你跟他同學那麼多年,你都不覺得他是了,又何必試?說不定,我哥還會懷疑你……」
 
「這倒不會。」賴以軒頗有把握。「我是覺得,你就順其自然,也許你哥知道了,也不會怎樣。」
 
吳敬儒搖頭,「我哥或許不會怎樣,也不會說什麼,但他一定會對我很失望,只是不說出來吧。」
 
「你怎不往好的地方想?說不定你哥知道了,將來還會幫你找對象。」
 
吳敬儒猛然燦笑,「你真的這樣認為嗎?如果我是你弟,你做何感想?」
 
「如果是我,我真的不會有絲毫改變,兄弟就是兄弟啊。」
 
吳敬儒霎時紅了眼眶,語氣充滿反諷與無望,「是啊,兄弟就是兄弟!」
 
「既然你也知道你哥不可能,就試著調整一下,賴大哥的話你懂嗎?也可能,你將來會變,你現在的喜歡未必是真喜歡,你不過是從小跟你哥長大,相依為命那麼多年,感情深厚這很自然,但未必表示你就是……」
 
吳敬儒搖頭,隨即插嘴,「有些東西可以自己騙自己,但慾望跟身體,自己很清楚,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
 
 
 
賴以軒當時只覺心底深處某種東西被點燃,或是被察覺。此刻回想,小儒子應該意有所指、心裡早有底。帳篷內那個倉促如蜻蜓點水般的吻,以及後來兩人的練習,儘管處於被動,熱情與興奮的感覺未減,身體開始熱了起來。酒精連同回憶一起自身體深處揮發,在血液裡奔竄……
 
 
 
吳敬儒凝視著他,滿臉天真,「你跟我哥都不是,如果是的話,你們在一起,我應該會很開心,也會很放心。」
 
賴以軒愣了半晌,最後支支吾吾地說:「如果,我是你哥,我應該會喜歡你。反正,這世界上你們兩個最親,依你哥的個性,應該無所謂。」
 
吳敬儒神色沮喪,「可是,他是我哥。」隨後又無奈苦笑,「而且比親哥哥還親……」
 
「等你上了大學,多交些朋友,想法也許就不一樣了。」
 
吳敬儒點著頭,「或許吧。」隨後又說:「就算我哥是,他也不會喜歡我。」
 
「你怎麼這麼說呢?」
 
「重點不在我是誰,而是,我跟他是兄弟。」吳敬儒最後拋下這句話。
 
 
 
大哥:
 
最近發生很多事,我覺得讀書越來越沒意思。可是,除了讀書,我又能忙什麼?
 
我知道你是出於善意,跟導師說明一切或許真的比較好。也許是自我心理作祟,我總覺後來每個人看我的眼神都變了。我也不想解釋那麼多,我想你很難了解我內心的感受,從前,因為能力許可,我用課業或是其他競賽的成績來突顯自己,榮耀自己也報答你們。那時我覺得是必要的,也是唯一途徑。
 
看見爸媽臉上的笑容,還有你到處炫耀你弟的光采,我心底當然也很樂。
 
只是世上只剩下我和你,我就覺得有些東西從我內在深處慢慢流逝掉了。無論我多棒?或者我多愚蠢好了,都不能改變什麼。我忽然覺得自己活著究竟是為什麼?這問題常常在我腦海浮現。如果,沒有我,我們家或許會很不一樣。你們家也是。我們的家也是。這樣說當然不合乎邏輯,也沒有道理,而且還很負面,只不過,我真的是這樣想。
 
你會不會覺得繁衍後代這事情很好笑?當然很神聖(不補這一句,我怕你將來打我,笑)。
 
愉悅是真實的,雖然很短。未來的責任脫不掉,但卻很冗長。需要擔心的事情太多,卻經常不在意料之中。我真正要抱怨的是,上帝造人根本是在開玩笑。為什麼那麼多的不平等?而且,人在誕生之初,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無論是同中求異?異中求同?其實都一樣慘。你想想,人花了多少時間在上頭啊!
 
我知道,你一定會說我腦袋瓜子亂想。但事實上,不是這樣嗎?
 
我其實還挺相信以前那個傳說,上帝造人之初,有一度是男男、女女、或是男女合體一起的。因為少了尋尋覓覓的苦楚,至少甜蜜又幸福。只是,後來眾神看不過,硬是將一劈為二。世界何其大?人的一生,自此便墮入尋找感情的歸宿為最終目的。無論是親情、友情或愛情?其實都差不多。不過就是相處上的程度、親疏距離,有所差別罷了。
 
你一定會覺得我悲觀又思想偏激吧?
 
還好,你不會認真想看我的信,我想也看不懂。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看懂的時候,或許我已經改變了,當然也有可能,我或許不在了……
 
最近,我總有時間在倒數的感覺,不過,我指的不是大考,而是類似像生命時鐘這樣的東西,你一定很難體會吧?
 
 
 
段毅剛看到這,心情有點激動。只不過,他分不清,是自己弟弟太聰穎,早慧又與眾不同?抑或是他所謂的憂鬱症其實很嚴重。
 
 
 
以前想跟你說的秘密,現在還是沒打算說。只不過我真的衷心希望,今年生日你可以陪我,雖然,也沒特別要慶祝什麼?不過就是我心底一個願望而已。即使沒有也沒關係,但是,我真的覺得很重要。總覺得,我好像以後也沒機會再跟你要什麼了……
 
我想先許我的生日願望,那就是:
 
如果,你不是我哥多好。
 
又或者如果你跟賴大哥身分互換,也許,我會更快樂。至於你,我想也會更快樂。
 
 
 
段毅剛霎時明白了許多事。雖然為時已晚,但至少對自己的弟弟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快樂與幸福或許很單純,但決不膚淺。不在表面的物質條件,而是取決於內心真正的滿足。眼淚落下時,他望著吳敬儒似笑非笑、青澀未脫卻一副小大人的神情,忽然覺得心痛。
 
 
 
「阿剛。」
 
段毅剛急忙拭去淚水,卻帶著鼻音,「你怎麼起來了?」
 
「睡不著。」賴以軒隨後問道:「你要不要先去休息?我想先把小儒子給我的信看一看……」
 
「可是我還沒查完,可能要很久。」
 
「你還好吧?」
 
「沒事。」
 
「字典就這麼一本嗎?」
 
段毅剛想了一下,「我房裡也有一本,只是不知道版本一不一樣?」
 
「你買的還是小儒子給你的?」
 
「他畢業那年給我的。」
 
「那應該一樣,借我一下。」賴以軒綻出笑容,語畢,便立即朝房間走去。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