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來愛吧,親愛的 (最終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走吧!以後時間多的是,我們回家吧

收拾好簡便的行李,陳廷彥和營區的長官、弟兄一一道別之後,迅速走出營區大門,隨即招了計程車。縱然心中有點不捨與感傷,但眷戀並不多。他自始至終都明白,從軍這個選擇,只是他人生中一個不得不的階段,適當但未必正確,結束了就該往更好的未來去,儘管未知的一切可能滿佈風險與挑戰,但想起身邊會有一個人一直陪著,便有了份篤定與勇氣。
 
車窗外的陽光耀眼,同時熱氣逼人。雖然路途不長,內心卻有股無法壓抑的迫不及待。車子總算來到那個熟悉的轉角,陳廷彥開心地說:「司機先生,我就在前面下車。」
 
迅速越過馬路,他看見了一輛中古車就停在路旁,趨前一看,果然看見Jim就躺在裡頭。
輕握起拳頭,露著笑容,敲著車窗。
 
Jim醒了之後,立即搖下車窗,一邊眨著眼打呵欠,同時將另一邊車門打開。
 
陳廷彥迅速坐進車內,「對不起,你等很久了吧?」
 
「沒關係,反正又不趕時間。」Jim專注地凝望著陳廷彥說:「恭喜你平安退伍。」
 
「謝謝。」陳廷彥接著問道:「我們直接去花蓮嗎?」
 
「你還有事?還是要回家見你爸?」
 
陳廷彥語帶靦腆地說:「我想抱抱,我們先上去休息一下再出發。」
 
Jim搖頭笑著,「要抱晚點回家再抱。」說完便一邊發動引擎。
 
陳廷彥一直強忍著,最後還是笑了出來,「你不會真的是這樣一路開到台北吧?」
 
Jim遲疑了一會,害臊地笑著問,「真的很慢嗎?」
 
「你時速根本不到四十,難道算快嗎?」陳廷彥難以置信地大笑著,「沿路沒人按你喇叭嗎?」
 
「是有,不過我都走慢車道。」
 
陳廷彥頓時恍然大悟,「你幾點出門的?」
 
「十二點。」
 
陳廷彥連忙將行李往後座一扔,「我想說你不是愛睡覺的人,剛應該是等太久無聊,結果你是開車開到累趴了……」拍了Jim大腿一下,「換手,我開,你休息。」
 
「至少讓我開到基隆吧?你可是第一個被我載的人。」
 
「怎不走雪隧?」
 
Jim怯怯地說:「我不太敢上高速公路,大家都好快,車子又多,感覺好緊張……」
 
陳廷彥搖著頭笑著說:「嗯,好啦,我們就走濱海過去,反正不趕時間。」
 
看著Jim握著方向一派優閒的樣子,陳廷彥只覺好氣又好笑,「大叔,你這叫逛大街,不叫開車好嗎!拜託,你駕駛座讓出來,以後有機會我再讓你載。」
 
Jim的語氣有點沮喪,「沒想到你這麼不捧場?我是特地開上來接你耶!」
 
陳廷彥用著誇張的口吻,笑意絲毫未減,「我知道啦!我感動地都快哭了。」
 
Jim白了他一眼,隨後將車停在路邊,「好吧!給你開,你以為我喜歡開車啊?」
 
兩人互換座位之後,陳廷彥從行李中拿出賴振宇的手鍊遞給Jim,「你學長說要送你的。」
 
Jim愣了一下,看見盒子的同時,便立即明白了。「所以你還是跟他見面了?」
 
「本來是想說沒有的,不過,反正也沒什麼好騙的,我是跟阿孟見面,他跟阿孟一起出現,我沒有特別約他……」
 
Jim只是點頭,一邊把玩著那條手鍊,隨後便又放回原處,然後擺進置物櫃內。
 
「你不戴嗎?還是你要收起來放著?」陳廷彥邊開車,同時瞧著Jim,「你怎麼不回答?」
 
Jim微笑著說:「我是在看你說的是真心話,還是為了面子說出來的客套話。」
 
陳廷彥刻意扮起鬼臉遮掩,笑著問,「結果呢?」
 
「應該是一半一半吧?」
 
陳廷彥點頭笑著,「我以為大叔最近都種菜,可能變笨了說,沒想到心機還是一樣重。」
 
「我哪有心機重,我是尊重你。總比你因為愛面子,說了又做不到,然後自己在那邊掙扎發脾氣好吧?」Jim接著又說:「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
 
陳廷彥點頭笑著說:「你還真了解我,越來越愛你了喔。」
 
「那我要睡了喔,既然你這麼愛開車,麻煩開到清水斷崖的時候停一下。」
 
陳廷彥好奇地問,「幹嘛?」
 
「哪有幹嘛?看風景啊!」
 
陳廷彥皺著眉,「到那邊應該也晚上了吧!還看什麼風景?」
 
「問題是你沒看過啊?」
 
「嗯,好啦!你累了就先瞇一下,不然就陪我聊天。開車很無聊,要有人陪聊天。」
 
「那我還是先瞇一下好了。」
 
陳廷彥笑著說:「睡覺也可以,手給我。」說完便伸出右手緊握住Jim的左手,然後望著他,「你睡吧!這樣你就沒辦法亂跑了。」
 
Jim笑著說:「神經。」接著便將身體偎著座椅,「你開車小心,有事再叫我,我真的要睡了。」
 
陳廷彥望著Jim,沒說話。只是自己的手,不住地捏放著。
 
 
 
 
夕陽在天空染上了繽紛的色彩,夜色逐漸昏暗。皎潔的月光映著海面。
 
Jim搖下車窗,讚嘆似地說:「你看,這邊的好處就是天天都有星星看。」
 
陳廷彥專注地開著車,心中感染著莫名的快樂,「你開心就好。」
 
「你肚子會不會餓?可以撐到看完清水斷崖嗎?」
 
「可以是可以,問題是為什麼一定要去清水斷崖?」
 
Jim淡淡地笑著說:「等等到了就知道……」
 
 
 
 
「這邊可以嗎?」
 
「可以。」Jim率先下了車,「哇!海風暖暖的,山風涼涼的,星星好多。」
 
陳廷彥關上車門,笑著走到Jim的身旁,「你有時候比我還像小孩耶!大叔。」
 
「哪有?我只是實話實說啊!你不覺得風很舒服,星星很亮?」
 
眼見四下無人,夜色同月光一樣溫柔,陳廷彥伸手攬著Jim的肩膀。
 
「你幫我把手鍊拿來,還有……我要給你的書也在裡頭。」
陳廷彥立即返回車內,拿了書及手鍊。「你寫些什麼?不滿意的話我要換喔?」
 
Jim的側臉映著月光,笑著說:「我想好久才寫出來的,你如果不滿意,我乾脆跳下去好了。」
 
陳廷彥笑著說:「幹嘛這樣?開開玩笑那麼認真?我們是來定居,又不是來殉情。」說完便打開書本,光線雖然微弱,但還是足以看清上頭的字:
 
To::親愛的
 
准你偶爾看別人,只准我住你心裡面。要一起開心過日子喔
 
陳廷彥笑著問:「你沒寫我名字,只寫親愛的,親愛的是誰?」
 
「一定要說那麼明嗎?」
 
陳廷彥笑容依舊,「其實你脾氣也很倔,只是外表看起來軟,裡面根本是銅牆鐵壁。」
 
Jim故意誇張的撐大笑容,「總比你沒事亂放火好吧?」說完望著陳廷彥,「幫我戴手鍊。」
 
雖然出乎自己意料,但陳廷彥還是挽起Jim的手,幫他將手鍊戴上。
 
「我還以為你也有東西要送我!原來是借花獻佛。」
 
「你戴還不難看。」陳廷彥吐著舌,靦腆又正經地說:「有啊!我就是禮物啊!陪你一輩子耶!這禮物夠大吧?」再望向Jim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為月光還是什麼……只覺眼前這人眼眸中泛著光,格外溫柔。
 
Jim接著轉身,滿意地笑著,「嗯,謝謝。」說完便卸下手上了鍊子,隨後使勁地拋向遠方。
 
「你幹嘛丟?」
 
「沒啊!意思到了就好了呀!他託你拿給我,至少你責任盡了,我也收了。」Jim接著說:「我還是不戴好,省得有人到時又翻臉,鬧小孩脾氣。」
 
陳廷彥故意四處張望地說:「誰?誰?你說誰?」
 
「好了啦!別演了,就是你。」Jim笑著說:「先說好喔!我要別的東西。」
 
陳廷彥開心地撫著胸口,「我嗎?」然後笑著說:「放心,今天晚上一定會給你的。」
 
Jim搖著頭,發狠似地說:「我是要除草液,我對那些蟲已經忍無可忍了。」
 
陳廷彥開懷笑著,只差沒飆出眼淚。「你不是說要有機耕種嗎?你也會擔心沒菜吃啊?」
 
「反正蟲是你殺的,不是我就好了。」
 
「對啦!對啦!你現在知道我有很多用處了吧!沒有我,你怎麼辦?」
 
Jim沒答話,輕輕點著頭,抬頭望向月亮。
 
「親愛的大叔,我們要走了嗎?還是你還要看風景?」
 
Jim轉身搭著陳廷彥的肩,「走吧!以後時間多的是,我們回家吧。」
 
 
 
 

 
延伸聆聽:
 
愈愛愈愛 By No name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