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來愛吧,親愛的 (37.歸屬)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屬於Jim的東西,自己不該自私地就此剝奪。過去的一切都過去了

看見賴振宇時,陳廷彥只覺滿腹狐疑,他不知道賴振宇好在哪裡?值得Jim牽腸掛肚這麼多年。而阿孟竟然也喜歡他。
 
賴振宇在他眼裡不過就是個長相平凡,身材明顯走樣,而且一看就知道將來一定會禿頭的男人,看過一次,恐怕都不會留下印象。但若說Jim和阿孟的眼光有問題,那四人交叉衍生出來的關係又是怎麼一回事?或許愛情本來就是個莫名奇妙的東西,沒有道理可言。瞬時,想起久未見面的Jim,思念忽然湧上心頭,嘴角揚起淡淡的微笑。
 
阿孟站在一旁急忙介紹,「這是小賴。」然後朝著賴振宇說:「這是我常跟你說的小陳,陳廷彥。
」原本想補上「現在是你學弟的Bf。」後來覺得何必多此一舉。
 
三人分別點了餐。陌生的氣氛也沒持續多久。陳廷彥率先開口,「你這次要去多久?」
 
阿孟笑著說:「如果沒事的話,應該中秋節才會回來。」
 
陳廷彥急忙回應,「端午都還沒過咧!中秋節……」
 
阿孟看了一下賴振宇,「他也可以過去大陸找我啊!」
 
賴振宇微笑著說:「等小朋友放暑假,我再找時間過去看你。」
 
儘管內心存疑,阿孟心中卻依然感動,「真的有空再過來,你那時不是很忙?」
 
賴振宇點頭,隨後起身,「我去上一下洗手間。」
 
眼見賴振宇走遠,陳廷彥才開口,「你最近應該不錯吧?」
 
「還好啊!你呢?」
 
陳廷彥未語先笑,「我也還好,只是不能天天看到他。」
 
阿孟搖著頭笑著說:「不是天天都會通電話,你休假Jim也會從花蓮過來台北嗎?」
 
陳廷彥有點尷尬地笑著說:「是啊!可是就覺這樣還是不夠。」
 
「你要知道,花蓮離台北說遠不遠,但也不近啊!」阿孟接著話鋒一轉,「這就是個性跟年紀上的區別。以後你就會知道,日子過久了,感情未必會變淡,但一定會轉換形式,只要彼此感覺沒變就好。」
 
「是啊!謝謝您老人家的教誨。」陳廷彥半開玩笑似地說:「我不是那種重精神層次的人,肉體上的接觸也很重要,那才是真正的交流,同時可以感覺對方的存在。」
 
「這我知道。」阿孟露出默契的笑容問道:「問題是,心要是被綁住了,身體也不會自由了。就算找人做,也只是發洩,跟『愛』未必有關係,你應該也很清楚。」
 
陳廷彥認真地思考著。這段時間確實如此,他和Jim見面的機會減少了。或許就因為機會難得,所以格外值得期待。他總是懷抱著滿心的期望,雖然有時思念難熬,但他確實從未有過異心。兩天一夜的假期,和Jim待在內湖的住所,光陰似箭的真實感不是沒有,但心中經常洋溢著滿滿的幸福與感動也是真的。
 
「你不是過幾天就退伍了?到時候就你們兩個人,想做什麼還怕沒有時間嗎?」阿孟有所感慨地說:「我倒是比較羨慕你們,這樣才是過日子啊!」
 
「我是還沒去過花蓮Jim住的地方,但我不懂Jim哪邊不挑,幹嘛挑個那麼遠的?」
 
阿孟笑著說:「我大概可以體會。總之,現在這樣的結果我覺得很好,你就好好跟Jim在一起吧!他或許沒對你說過什麼特別直接的話,不過相信我,他一定很喜歡你,你不必擔心這個。」
 
陳廷彥滿足地笑著說:「我知道啦!只是我聽他一個人在那邊整理房子,還自己種菜……」抑不住笑意,陳廷彥噗哧笑了出來,「只是他種的菜還沒長大就都被蟲吃光,叫他除蟲或是灑農藥,他又說不忍心,簡直是搞笑。」接著又說:「他現在比之前還瘦,我看了有點捨不得。不過曬黑了,感覺比較健康,我只是不希望他太累。」
 
「嗯,那就等你過去之後好好幫他吧!」瞥見賴振宇的身影逐漸靠近,阿孟又說:「等等換我去洗手間,順便打幾通電話,我想,你跟小賴應該也有話要說。」語畢便站起身,露著淺笑,與賴振宇擦肩而過,「換我去洗手間,你跟他聊。」
 
 
 
 
賴振宇坐定之後,望著陳廷彥。雖然有很多問題想問,但又不知該從何談起。最後才說:「我希望你幫我好好照顧我學弟。」
 
陳廷彥笑著說:「我不是幫你,那是我自己想做也是我應該做的。我也祝你跟阿孟長長久久。」
 
賴振宇接著從背包中掏出一個盒子,放置在桌上,「你幫我送給他。」
 
「喔!」陳廷彥瞧了賴振宇一眼,像是徵詢能否打開?
 
賴振宇點頭,「你看沒關係,我上次要給他,他不收。」
 
涇渭分明的立場此時更加明顯,各自的歸屬感亦然。過去陳廷彥心中一直有著無論如何努力,總無法取代眼前這人在Jim心目中的地位與份量的挫折感,此時此刻,瞬間全都消散。「我沒跟他說我們會見面……」
 
「那你就說是阿孟轉交的好了。」
 
陳廷彥點頭,「我幫你交給他,但他收不收?我就不知道了。」
 
「嗯,麻煩你。」
 
陳廷彥打開盒子,果然是那條手鍊。Jim事後有對自己提過這事。陳廷彥起初半信半疑,現在則豁然開朗。對照那天Jim在手機裡可以雲淡風輕地敘述這整件事。他相信,Jim和賴振宇過去的種種,確實已成為時間裡的一段,真正徹底地走進回憶裡了。當晚,他確實仍有些吃味,很難說服自己相信Jim和賴振宇的見面完全是不期而遇,而且什麼事都沒發生。
 
儘管非常擔心Jim的開車技術,甫拿到駕照就想完成從台北開車至花東的壯舉。那時礙於自己滿肚子怨氣,所以就連關心的問候都說不出口,草草便掛了電話。雖然事後有道歉,此刻回想,最後只得到自己脾氣真的很差,同時也沒耐性的結論。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還不都是因為自己太在乎Jim了……
 
陳廷彥有點尷尬地笑著,「不會,我先代他向你說聲謝謝。」
 
 
 
 
三人用完餐,在餐廳門口依依不捨地道別。
 
望著阿孟和賴振宇並肩而行的背影,陳廷彥只覺自己也感染著淡淡的幸福。隨即拿起手機便撥,「親愛的帥大叔,你在幹嘛?」
 
Jim笑著說:「我忙著在幫我的小白菜除草。」
 
「不是跟你說不要種太嫩的菜,省得老是被蟲吃光光。」陳廷彥笑著說:「我很懷疑我這輩子有沒有機會吃到你種的菜?」
 
「當然有機會,只是會很醜,而且很少,怕不夠你吃。」Jim說完哈哈大笑。
 
「對了,我有東西要給你喔!」
 
「不是叫你不要亂買東西嗎?」Jim接著說:「在這邊,你穿啥用啥名牌反正也沒人看,只是浪費錢……」
 
「我沒有亂買,到時你看了就知道。」
 
「我也有東西要送你。」
 
陳廷彥想了一下,隨後笑著說:「你新書出啦!我要簽名喔!而且還要寫一段噁心的話我才要。」
 
「要不要隨便你,我已經寫好了。」
 
「喔!你怎麼對老公這麼兇。」
 
「公你個頭,還有沒有事?沒事的話長話短說,我很忙……我的菜又快被吃光了。」
 
陳廷彥一邊搖頭笑著,「你確定你要開車來台北接我?」
 
「不是說好了嗎?約家裡樓下啊!我會提早到的。」
 
「你搭飛機或坐車啦!那麼遠,你開車到底行不行?我很擔心耶!」
 
「你放心,我都開很慢,反正慢慢晃。」
 
「嗯,好啦!說不過你,那我回去了喔!晚上再打給你。」
 
Jim立即便問,「你在外面?」
 
「對啊!我偷溜出來跟阿孟見面,他這次去大陸,大概要年底才回來。」
 
「了解,那路上小心,有事晚上再說。」
 
「嗯,好。」陳廷彥掛上手機,行經路邊的資源回收筒時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思索著要不要乾脆把手鍊給丟了?一了百了。
 
最後自己搖著頭,愉快地繼續向前。應該屬於Jim的東西,自己不該自私地就此剝奪。過去的一切都過去了,無形的東西尚且如此,自己又何必跟一個手鍊斤斤計較。無論Jim將來收不收?總之,那只是Jim回憶中的一個紀念品,他有權擁有的。
 
 


 
 
 
延伸聆聽:
 
想飛 By 李心潔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