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來愛吧,親愛的 (36.月光)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最後一次站在你的身旁,藏起天使的翅膀,我不是你的天使......

陳廷彥臉上笑著,「你什麼時候想好這一堆事情的?」
 
「就昨晚……」Jim喝了口飲料,「反正我待哪差別都不大,換個新地方,也許比較好。」
 
壓抑不住好奇與打探的心,陳廷彥又問,「如果我不來找你,你會找我嗎?我是說打電話……」說完之後,只覺心情又莫名緊張起來。
 
Jim思索了一下,微笑著瞥了陳廷彥一眼,隨即又將視線望向窗外,「應該會吧!等我該忙的事情都忙完了,要離開台北之前,應該會告訴你。
 
Jim的回答雖然不至於令人感到高興,但至少有一定程度的安慰效果,陳廷彥微笑著,「你還有什麼事情要忙?」
 
「房子要處理,還有工作上的事。」Jim停頓片刻後,「你的個性大概比較喜歡有話直說吧!」
 
陳廷彥咬了口漢堡,「是啊!有話就講,我不喜歡猜,也不太喜歡花時間去想,感覺很累,想久了只會心情不好。」
 
Jim點頭,隨後挺直身子,「那我就直說囉!我打算一邊處理房子,然後去學開車,手上的稿子交了之後,就可以去找我喜歡的地方。」
 
陳廷彥淡淡笑著,「聽起來很積極,感覺還不錯。你不等我退伍嗎?我可以幫你。」
 
「不必,我忙我的,你忙你的,其他的到時候再說。」
 
陳廷彥皺著鼻,帶著埋怨的口吻,「剛剛才覺得我們是一體的,現在又覺得我們好像又是各自獨立的……」
 
Jim淡淡笑著說:「你應該懂我意思吧?只是分工,不是分開。」
 
陳廷彥不情願似地點頭,「知道是知道啦!但有時就是會跟自己過不去。」
 
「你是當軍官當慣了吧!喜歡指使別人,控制慾又強。」
 
陳廷彥尷尬地笑著,「可能吧!」
 
兩人四目相接,同時露出笑容,陽光自窗外灑了進來。Jim忽然輕聲地說:「有必要的話,就找你爸一起吃個飯吧!不然你要跑那麼遠,至少跟他說一聲。」
 
陳廷彥開懷笑著,「嗯,我知道,你這個建議讓我感覺好多了。」
 
Jim喝完最後一口飲料,「那走吧!你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陳廷彥望著Jim,說的有些勉強,「我想跟你要你學長的電話。」
 
Jim站起身,納悶地問,「你還是想跟他見面?」
 
「不一定啦!」陳廷彥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是有點好奇,想看看他。不過我不是吃醋或生氣喔!只是覺得,我們可以名正言順在一起,讓他知道也沒什麼不好。」
 
Jim淡淡笑著,「你想見就自己跟他約吧!晚點我給你電話。」
 
「嗯。」陳廷彥站起身,打探似地笑著問,「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像喜歡無理取鬧的小朋友?」
 
「我懶得理你,你高興就好。」
 
「那你會跟你學長說嗎?」
 
兩人一同走向階梯。Jim淡淡地說:「應該不會吧!他忙他的,我們過我們的,這樣比較好吧?」
 
陳廷彥開心地將雙手放在Jim的肩頭上,緩緩地推著他,「我下午要找時間補休一下,忽然覺得好累。」
 
「嗯,累就自己找時間睡覺,有事打電話。」
 
「你要接喔!不准給我不接電話。」忽然覺得口氣似乎有點差,陳廷彥趕忙改口,「不然我會擔心。」
 
「知道啦!你等等直接坐車回去,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陳廷彥搖頭笑著,「不要,我要陪你走回去,看你進門再回去。」
 
兩人一同推開餐廳大門,暖暖的風迎面拂來,隨後,一同走進陽光裡。
 
 
 
 
看見手機來電顯示Jim的時候,Alan有些詫異,「我正想跟你聯絡,稿子沒問題,封面過幾天我e-mail給你,你看看有沒有意見。」
 
「嗯,你決定就好,我有事跟你說。」
 
Alan皺起眉,「你說。」
 
「只是覺得應該跟你說一下,以後歡迎你到花東來找我。」
 
Alan頓時只覺一頭霧水,「你不會真的打算搬離台北,悠閒但孤苦地過下半輩子吧?」話說完,Alan一邊離開座位,走向賴振宇的位置。
 
「我在哪又沒差。不過就是寫稿、交稿,反正現在科技進步,不見面也能做很多事。」
 
Alan思索片刻之後,小心翼翼地問,「你學長知道嗎?」
 
Jim語帶輕鬆地說:「他歸你管,又不歸我管,你要不要跟他說,你決定就好。」
 
「喔!什麼時候走?約個時間吃飯。」
 
「有時間再說吧!真的沒關係。」
 
Alan笑著說:「我直覺這次新書一定會大賣,就當先開慶功宴好了。」
 
「到時候再說,先這樣囉!謝謝你這麼長的時間一直照顧我。」
 
鮮少聽見Jim說出這樣的話語,Alan心中既有感動也有感慨,「不要這樣說,都老朋友了,我才要謝謝你呢!」
 
「嗯,等我安頓好,再跟你聯絡,你忙吧!Bye。」
 
「Bye。」Alan掛上手機之後,便直奔賴振宇的位子,「振宇,麻煩你來一下。」
 
 
攜著最後兩大箱的行李,Jim緩緩走下樓梯。甫至門口,便看見賴振宇下了計程車,朝自己走來。
 
沉默了好一會,賴振宇率先開口,「我幫你提。」
 
Jim微笑著,「不用,車子就在前面。」
 
望著不遠處一輛中古的藍色轎車,賴振宇問,「你學會開車啦?」
 
Jim點頭,「你怎麼會來?」
 
賴振宇沒答話,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盒子,「給你。」
 
Jim納悶地問,「什麼東西?」
 
「拆開就知道啦!」
 
Jim搖頭笑著,「今天又不是什麼特別日子,幹嘛給我禮物?」
 
賴振宇於是將禮物拆開。是一條有著繽紛顏色的鍊子。「你可以戴在左手上。」
 
月光淡淡地。Jim瞥向自己的左腕,微笑著說:「不遮也沒關係,就算是傷痕,也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我習慣了。」
 
賴振宇十分堅持,「拿去。」
 
Jim搖頭,「你自己留著或是給別人好了。」
 
賴振宇愣了一會,只好將東西塞回自己口袋,「你現在開車去花蓮,不會太晚嗎?」
 
Jim笑著說:「我開車還不太熟練,白天車太多,我不太敢開,晚上應該好一點,就算開很慢,也比較不會被人按喇叭。」
 
賴振宇眉頭深鎖,「那你還開?蘇花不好走……」
 
「總是得適應啊!」
 
賴振宇一邊伸出手,示意Jim將車鑰匙交給他,「那我送你過去吧!你負責報路就好。」
 
Jim的態度同樣堅決,「真的不用,今天月亮很亮,天氣又好,我打算慢慢開,開到那邊大概剛好天亮。」提起擱在地上的行李,「謝謝你來看我,你回去吧!時間也不早了。」
 
沉默的月色映著兩人的身影,星光很淡,幾乎看不見。
 
關上車門之前,Jim輕揮著手,「學長!你自己保重喔!」隨後便匆忙坐進車內,發動引擎之後,緩緩離去。
 
賴振宇只是呆望著,寸步不移。
 
不過一個轉彎,賴振宇的身影便從後照鏡中消失。Jim搖下車窗,隨後打開收音機。如同月光,雖然又淡又遠,卻難以忽視,心中驀然有些感傷。Jim輕嘆了一口氣,專注地開著車,畢竟,前方的路途還很長。
 
音樂溫柔地播送著:「我最後一次站在你的身旁,藏起天使的翅膀。我不是你的天使,也不懂你的天堂,當月光變成你的目光,我不看你過往……」
 
 


 
 
延伸聆聽:
 
我不是天使 By 那英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