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來愛吧,親愛的 (35.旅程)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既然大環境難以改變,我們就想辦法逃好了,反正快樂就好

點完餐,陳廷彥走向樓梯,帶著笑迅速地眨了下眼,示意Jim到二樓。兩人走到靠窗的角落坐下。
 
「你等等趕快吃一吃,不要拖太久。」Jim說道。
 
陳廷彥笑著說:「你不用擔心啦!我都打點好了才敢過來,十點半前趕回去就好了。」
 
「嗯,你自己算好時間。」
 
「而且我們難得在外面約會啊!」陳廷彥說完話,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隨後注視著Jim:「我有事想跟你說,不過先說好,不准生氣喔!」
 
「什麼事?」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你學長見個面……」
 
Jim淡淡地說:「為什麼?」
 
「沒啊!我想跟他確定一下,如果他還是喜歡你,也打算跟你在一起,那我可以退出,我說真的。
 
Jim搖著頭,端詳著陳廷彥許久,最末才說:「那我呢?你應該先問我意願才對吧?」
 
「喔。」
 
「如果你真的那麼在意我和他的關係,我說過了,我沒有辦法改變你心裡的感覺和想法,你要怎麼想,恐怕連你自己也控制不了。你要不要跟他見面,你自己決定,我是覺得多此一舉,我跟他如果有任何可能,就不會發生昨天那種事了。」Jim接著又說:「趁你東西還沒拿過來之前,你先搞清楚也好。」
 
「我是為你好。」
 
Jim苦笑著說:「昨天的事情之後,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會再想見到他。我不是討厭,也不是恨。說真的,他其實也沒錯。」
 
陳廷彥愣愣地看著Jim。
 
「他從來沒給過我承諾,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了,我也訝異很久以前的感覺或情緒,為什麼會一直留在心裡面,始終沒有消散。我有時會想,早就知道他會結婚。自己卻一直頑固地等著,究竟是為什麼?」Jim喝了口水,望著水杯,眼神卻飄得老遠,「也許是因為越得不到的東西,吸引力越大,也可能是因為不想讓自己覺得過去的時間都白白浪費,於是堅持下去。心裡總抱著一份期望,我想跟你說的是,一個人孤單的時候並不好熬,只會覺得自己無比渺小,甚至會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與目的。另一方面,我當然也在腦海中幻想過無數次,也許有一天,他會忽然出現在面前,說出我想聽的話,過去所有悲傷的情緒,思念的痛苦,便都可以全部一筆勾銷,重新開始,人在談感情的時候,往往單純地像個傻瓜。只是,現實與想像總是背道而馳。」
 
Jim嘆了口氣,「我不否認,上一次他來找我,我以為他離婚了,我們或許會有新的可能,不過……還是沒有。」Jim將視線望向窗外,「過去每當事情不如自己預期時為他所找的種種藉口,只是證明自己愚蠢,沒有別的。甚至以為自己的委屈與心情,他總有一天會了解……」Jim無奈地綻出笑容,「當然,他有跟我說對不起。不過老實說,我從沒想過他會離婚,更沒想過他離婚之後的種種。」
 
陳廷彥忍不住發問,「那你究竟在等什麼?」
 
「你說到重點了,我想,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這樣說,你一定覺得很矛盾吧?至於我學長,他大概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我是隨著時間漂流,他則是在現實中努力隨遇而安,說真的,有時候我會想,我和他究竟誰比較辛苦?有時候我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Jim接著又說:「我真的無法接受的部份是,他如果真的在乎我,至少應該早點聯絡的,曾經那麼親密,怎麼會連普通朋友的關係都沒辦法維持?如果不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或許,我們彼此根本就不會再見面。我也許存在於他的世界,但永遠不會是優先順位,這一點,我想我明白了。」
 
就在這時,廣播聲響起,「來賓十一號,請到櫃檯取餐,謝謝。」
 
陳廷彥站起身,「你在這等,我去拿。」
 
 
 
 
走出浴室,賴振宇一邊換上襯衫,「我知道我很少對你說我心裡的想法,不是不願意,也不是不在乎,只是覺得,你應該會明白。畢竟,我可以改變的事情真的也不多。」
 
阿孟坐在床沿,一語不發。
 
「我不喜歡事情太複雜,也不喜歡改變什麼。你說的沒錯,很多時候我確實可以有別的選擇。但是我知道,我必須結婚,也一定要結婚,至於離婚?這不在我原先的預期之內。對我老婆、我學弟、甚至你,我知道我都有所虧欠,就因為這樣,所以我從來不主動決定什麼。我只是單純地希望,至少彼此都不要難過,無論你們的選擇是什麼?我都尊重。」賴振宇走向衣櫃拿了雙襪子,瞧了阿孟一眼,然後也在床沿坐下。
 
「我並沒有不快樂,也不覺得目前的生活有多不如意,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我本來就比較嚴肅,不常笑。」賴振宇淡笑著,望著阿孟。
 
「你打算留在台灣?那我們呢?」
 
「還是一樣啊!」賴振宇一邊套上襪子,「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我也差不多要上班了。」
 
「好啊!我原本的意思是,如果你對你學弟還有意思或什麼的,你就直接跟我說,反正我過幾天就要回大陸了,時間點剛好。」
 
「你想太多了。」賴振宇站在臥室門口,耐心等待著。
 
「嗯,我知道了。」阿孟神情愉悅地笑著說:「昨天的事,我還是跟你說聲抱歉。」
 
「我是真沒想到,你都幾歲了,還會幹這種事情?」
 
「感情的事不分年紀,無論是誰遇到了,面對威脅,很少人不緊張的。可以從頭理智到尾的大概也只有你吧!」
 
「不說這個了,走吧!」
 
 
 
 
眼見陳廷彥端著餐盤上了樓逐漸走近,Jim起身走向角落迅速拿了刀叉及調味品之後,返回座位。
 
陳廷彥坐定後便說:「我的分你一半喔!我最近要減肥。」
 
Jim笑著說:「我又沒嫌你胖!你要減就減,跟我沒關係。」
 
陳廷彥把另一半漢堡遞到Jim眼前,「真的嗎?」
 
「我有說過什麼嗎?」Jim接著說:「我也有話跟你講,你先耐住性子,別亂想,聽我說完。」
 
陳廷彥睜大眼睛說:「感覺就不太對,你說吧!」
 
「你應該沒打算要再簽吧?」
 
陳廷彥搖頭,納悶地看著Jim,「上次我說過了啊!你忘了?」
 
「我沒忘,我是要跟你說,我打算離開台北。」
 
「去哪?」
 
「想去花蓮或台東。」
 
「幹嘛?」
 
「看看有沒合適的地點,如果有,我想我們可以弄間民宿試看看,要不我就找個僻靜的地方,專心寫東西。」
 
聽見「我們」的時候,陳廷彥眼裡、心底盡是喜悅。「然後呢?」
 
「如果你想過來,你就過來,如果……」
 
「哪來那麼多如果?」陳廷彥有話便說,也沒多想,「這樣我就懂了,我又沒那麼笨。」
 
Jim露出默契似的笑容,「那你就把你自己該處理的事情辦一辦。」
 
「問題是我沒什麼錢。」
 
「到時再說吧!房子我會先處理掉。」
 
「你是說真的?」陳廷彥覺得有些難以置信,「你計畫多久了?」
 
「以前曾經想過,不過一直不敢決定,因為自己一個人,能做的也有限。」
 
雖然Jim仍語帶保留,不過陳廷彥知道,自己存在於Jim未來的計畫之中,未曾被遺漏,這比什麼都令他開心?「我們這樣是算私奔還是渡蜜月?」
 
Jim搖頭笑著,「是過日子,既然大環境難以改變,我們就想辦法逃好了,反正快樂就好。」
 
「什麼『逃』?應該叫開創生命的第二春才對。」
 
「你自己想清楚再決定。」Jim心滿意足似地咬了一大口漢堡,「我只怕你到時候會不習慣,會無聊。在那種地方,你如果還能吃醋,那我也認了。」
 
陳廷彥燦爛笑著,「你真的覺得我很會吃醋嗎?」
 
Jim點頭如搗蒜,「是啊。」
 
陳廷彥有些懊惱,「我也不想這樣,但就沒辦法啊!我一定是被你下了蠱。」
 
兩人相視而笑,週遭的光線彷彿驟然亮了起來。
 
「不過,我覺得ok。」Jim笑著說道。
 
 
 
延伸聆聽:
 
逃亡 By 孫燕姿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