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來愛吧,親愛的 (34.澄澈)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問題是,你快樂嗎?你應該可以活得更自在的......

按捺不住心裡波濤洶湧的情緒,陳廷彥忙完早餐,打點好相關的人事之後,隨即換上便服離開營區。坐上計程車,原先滿腹的勇氣頓時又開始猶豫起來。車窗外的景色流轉,自己心中卻也百轉千迴。喜歡一個人固然有幸福的感受,很多時候卻也會逼迫自己去做一些有違本性的事。
 
和Jim爭吵後提分手的情景記憶猶新。當時的堅決不過全都因為一時氣憤。心底不快的氣氛淡然了,反倒懷念起兩人共處時那種平靜卻愉快的氣氛。
 
「頂多只是比較沒面子,Jim應該會原諒我才對。」陳廷彥喃喃自語般對自己催眠。
 
最緊張的時刻,是在按了電鈴之後。
Jim打開鐵門的那一剎那,陳廷彥原本極度忐忑的心,總算放了下來。略帶尷尬的臉,迅速掠過一絲喜悅,「我……有沒有吵到你?」
 
Jim搖頭卻沒說話,像是等待著。
 
「對不起,算我錯好不好?」陳廷彥說的有些為難,「我不是真的要跟你分手。」
 
「所以呢?」
 
陳廷彥勉強笑著,「可以讓我進去再說嗎?」
 
兩人陸續走進客廳,各自在沙發的一端坐下。
 
「你脾氣還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Jim帶點無奈接著又說:「只是,我沒辦法像你這樣。」
 
陳廷彥笑著說:「我知道,以後不會了,你沒在生氣就好了。」
 
「你不是應該在營區嗎?」
 
陳廷彥有點懊惱地說:「還不是因為你?」隨後輕嘆了口氣,「我回去之後,根本也睡不著,本來很氣,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又不氣了。我也覺得自己很丟臉,不過,算了……無所謂了。」
 
望著Jim依舊平靜,陳廷彥不禁又問,「你呢?」
 
「我怎樣?」
 
陳廷彥問得有些吞吞吐吐,「你都沒有難過或捨不得?」
 
Jim一邊點頭,「有一點。」接著又說:「只是我不懂,你怎麼能說在一起就在一起,想分手就分手,我對這一點比較訝異,況且,我實在不明白你的問題點是在哪裡?」
 
「如果你很喜歡我,但是我心裡卻有另外一個人,無論多努力,都走不進去,你不會覺得沮喪或是想放棄嗎?」陳廷彥接著說:「雖然我也知道你們根本沒怎樣,問題並不是你學長,而是我覺得你給我的始終不是全部……有時候想起來,就覺得很無奈,所以很生氣。」
 
Jim沉思片刻後說道:「我當然懂你意思,可是我也說過了,我跟我學長的事,都已經是過去式了,我之所以會跟你講,只是不想你誤會什麼或者擔心什麼。我和他現在頂多算是同事罷了,就連是不是朋友,我自己也不清楚。」說完之後,Jim苦笑著。
 
「可是我的感覺,卻比較像是你在預告,就好像如果哪一天你學長又回頭了,你可能又會跟他走。」
 
「不可能。」
 
「你是指你學長不可能這樣做?還是就算你學長回頭,你也不要?」
 
「都不可能。」Jim接著說道:「我如果當初什麼都不跟你說,會不會好一點?」
 
「也許吧!」陳廷彥真的也無法確定,沉默了一會,過去不愉快的事情實在沒必要再多想。忽然綻出笑容,「那我們和好了喔?」
 
「嗯。」Jim站起身,「走吧,我請你吃早餐。」
 
陳廷彥喜不自禁地說:「我做給你吃就好了啊!」
 
「不用了,你不是都沒睡,就不要忙了,去外面吃就好,吃飽趕快回部隊。」
 
「喔,好吧。」陳廷彥隨後站起身,雙手搭著Jim的肩膀,「我下次休假再把東西拿過來喔!」
 
Jim一邊打開鐵門,「不急吧!過段時間再說。」
 
「什麼意思?」陳廷彥佇在門口。
 
Jim用眼神督促著陳廷彥,「你這樣搬來搬去不累嗎?誰知道你哪天會不會又發神經……」
 
「我才不會咧!」陳廷彥走向樓梯,面朝著Jim說:「就是因為很喜歡你,所以在乎,才會這麼容易生氣,我以前才不會這樣……」
 
Jim微笑著,輕輕將門扣上,「我承認我沒辦法像你一次放那麼多,不過,我是真的有認真想過。」
 
陳廷彥喜出望外地問,「真的嗎?」
 
「嗯,有件事我想跟你說。」
 
「什麼事?」
 
「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你生氣可以,就算吵架也ok,但我不喜歡動不動就提分手……」
 
「好啦!我知道,我也不喜歡提分手。」陳廷彥眼見四下無人,偷偷拉起Jim的手,「你也知道我是一時生氣才說的啊!」
 
Jim微笑不語,輕輕鬆開手之後,和陳廷彥一起走下樓梯。
 
 
 
 
賴振宇彷彿自夢中驚醒,睜開眼後,直接立起枕頭,坐起身靠著,發呆似地望著天花板。
 
不知過了多久,阿孟緩緩走進臥室,看見賴振宇的樣子,笑著問,「你醒了怎不起床?我記得你沒有賴床的習慣。」
 
賴振宇沒有回答。
 
阿孟帶著困惑,一邊走近賴振宇,「你不舒服嗎?還是……」
 
賴振宇隨即伸了個懶腰,淡淡地說:「只是忽然覺得好懶。」
 
「那就請假休息一天。」
 
「今天要開編輯進度會議,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賴振宇站起身,走向浴室準備盥洗。
 
「你打算怎麼辦?」
 
賴振宇不明白,手持著牙刷,納悶地望著阿孟,「什麼怎麼辦?」
 
阿孟嚥了嚥口水,「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活得很累?」
 
賴振宇沒有吭聲,望著鏡中的自己,隨後在牙刷上頭塗上牙膏。
 
「也許你習慣了吧!可是我總覺得你過的好累。」阿孟接著說:「我也知道人生有很多事無法全憑自己意願,不順遂的時候可能多些,但也不至於到那麼無奈的地步。」
 
暫時停止刷牙的動作,賴振宇轉頭望向阿孟,「我不懂,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人生不過就是一直等待,然後做選擇,大半的人都一樣,只是每個人運氣可能不同。但你好像不是這樣,你一直順著別人的期望,壓抑自己,然後讓別人作選擇。這不是對或錯的問題,也無關究竟對誰比較好。問題是,你快樂嗎?你應該可以活得更自在的……」
 
吐掉了口中混雜著泡沫的水,口腔內頓時一片清涼,但阿孟的話語卻讓自己覺得異常沉重,「我們可不可以不要討論這個話題?」
 
阿孟沒打算就此住口,「今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看見你還在我身邊熟睡著,我心裡忽然覺得很幸福。想起昨天發生的事,你沒再生氣,我也覺得安心不少。只是我忽然有個念頭,很多年前不也是這樣,這麼多年來,你只是一直反覆著你大同小異的過程,至於誰是誰?發生過什麼事,根本就不重要。」
 
眼見賴振宇沒有回答,阿孟繼續又說:「你或許覺得一切都情非得已,就好比你當初和Jim認識,後來結婚生子,再到認識我,甚至是離婚之後到現在。你大概把一切都視為必經的過程吧!全都並非你自願,你或許認為自己是個很負責任的人,因為你從來沒逼迫過別人什麼。這樣說也對,只是站在我的觀點來看,我和你學弟,或是你老婆,我們全都是等待你的人,我們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就是先後順序不同而已。」
 
「你不是我,你不會懂得我的心情與處境的。」
 
「是嗎?是這樣嗎?」阿孟接著又說:「我原本以為你是打算跟我在一起,事實上我們是在一起沒錯,但是,這其實不是你真正的選擇。我不知道應該說你是怕麻煩,所以從不爭取?還是該說,其實你根本就是只愛你自己?」
 
賴振宇忽然伸手掩門,「我想上廁所。」
 
「聽我的吧!這一次你自己好好想想。反正現在一切都清楚了,這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你大可以辭掉工作,帶著你女兒,我們一起到大陸去。做你有興趣的工作,過我們想要的生活,你覺得呢?」
 
賴振宇靜坐在馬桶上,不發一語。阿孟的話卻像可以穿牆而入,在空間中泛起回聲。逼不得已,只好站起身,打開水龍頭,聽著水聲,望著水珠在地板上四濺。他不想回答,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延伸聆聽:
 
旋轉門 By 蘇慧倫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