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來愛吧,親愛的 (32.分合)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正因為絕對孤絕,無處可去,所以才執迷不悔

Jim背靠著門,過沒多久,便又聽到電鈴的聲音。猶豫片刻之後,決定將門打開。只見陳廷彥一臉倉皇,還喘吁吁地。
 
兩人四目相接,眼前所見似乎都與預期相違背。陳廷彥皺著眉,Jim顯然剛哭過,臉上全無欣喜的表情,反倒有些失望與落寞。Jim等待的並非自己,而是另有其人。一路上極度安撫,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的心情,瞬時又像野火燎原。儘管Jim的神情有些哀傷,但陳廷彥根本已無心思顧及。原本打算過來關心一下,或許擁抱,或許逗Jim開心。此時此刻,心裡卻漲滿了無奈與憤怒,他當然知道自己吃味。最令自己難過的則是,自己如此死心塌地、傾其所有,然而在Jim的心中,他究竟擺在哪個位置?又或者什麼都不是?
 
 
 
 
Jim確實沒料到陳廷彥會來,但也沒奢想過賴振宇會去而復返。
時間縱然可以改變很多事物,但人的個性向來根深蒂固,變不到哪去。
 
他自己也清楚,在打開門的那一瞬間,腦海中確實掠過或許學長會以從前的樣貌與姿態出現,然後重新承諾。不過,想像與期望總過不了現實這一關,事與願違比癡心妄想更容易實現。隨即低下頭,只覺窘迫與尷尬,他擔心陳廷彥會誤會,更不想讓他望見自己臉上的淚痕。
 
一切都會在獨處之後恢復平靜的。這一回,不過是歹戲拖棚的最終章。自己的淚水多半來自感慨,而非當下的結果。自己喜歡的是很多年前的那個學長,而非今日的賴振宇。或許,成就並持續讓自己苦等的主要原因,就因為全然不可能。於是斷絕了其他任何的可能性,等待變成唯一的出路,正因為絕對孤絕,無處可去,所以才執迷不悔。
 
然而,事實並非這麼一回事。現實中縱有無奈,但不至於如此徹底與強悍,任何人都有機會放手一搏。說的簡單些,只不過是賴振宇的選項中,沒有自己,如此而已。
 
 
 
 
陳廷彥怒氣沖沖地問道:「你是因為你學長哭嗎?」
 
Jim抬起頭看著陳廷彥,沒有回答。他不覺得陳廷彥可以明白自己的心情,他可以嗎?他會懂嗎?現在就像是黎明來臨前最昏暗的一刻,只需稍待片刻,眼前的世界即將一片光亮。
 
「我真的不懂,我對你都已經這樣了,為什麼你還對你學長念念不忘,他到底哪一點好?」陳廷彥既憤怒也哀傷,「我老是覺得我們像在一起,但是又不是,我總覺得你的心裡根本沒有我,你知道嗎?我真的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Jim愣著。陳廷彥所說的並非事實。
 
「從一開始,幾乎都是我主動,你一點也不黏,就連我愛你也說不出口。」陳廷彥睜大眼睛注視著Jim,「我只問你一次,你愛不愛我?」
 
發現Jim依然沉默,陳廷彥只覺整個心都揪在一起,怒吼著說:「算了,我早說過我很乾脆,你要是不喜歡我,你就說一聲,我不是那種會糾纏不清的人,你放心。」
 
「這樣是什麼意思?」
 
「媽的,我收一下我的東西,我以後不會再來……」陳廷彥一邊說,一邊走向臥室。
 
看著陳廷彥的背影在轉角消逝,Jim逕自在沙發上坐下,不發一語。
 
 
 
 
陳廷彥走出臥室,手上拎著一個塑膠袋,然後走向Jim,「鎖匙還你。」
 
眼見Jim不為所動,陳廷彥只覺更急更氣,「你都沒話要對我說?」
 
「你如果真的要走,以後就別來了……」Jim說的又輕又淡,像是囑咐。
 
既無慰留,也沒有台階可下。原本預期中可能的依依不捨轉變成堅決離去,渴望看見的區隔與證明,也沒有出現,自己最末果然什麼也不是。陳廷彥揚起眉,忿忿又失望地瞧了Jim一眼,隨即轉身而去。
 
鐵門猛然關上所發出的聲響,在深夜中格外刺耳。Jim起身走向大門,打開後張望了一下,門外沒有等待靜候的人,除了自己。
 
  踱到樓下,陳廷彥只覺手上拎著的東西無比沉重,步伐因此也慢了下來。轉頭望向Jim住所的燈光,一邊等著,也許Jim會追下來也說不定?方才因為憤怒而充塞在身體裡的衝動,早在走下階梯的同時,一步步消退。原先的計畫不是這樣的,只是事已至此,他著實沒有再往回頭走的勇氣。
 
直到Jim屋裡的燈滅了。深夜中仍然只有他和自己的影子,在路燈的映照下,拉著好長好長的陰影。說後悔是有一點,但只要一憶及Jim的反應,心底便像有層層疊疊的烏雲遮蔽了天空,半點陽光都透不出來。右轉之後,Jim的家就成為轉身也看不見的風景了。
 
暫時止住腳步,陳廷彥瞥了最後一眼。隱在黑暗中的一切,沒有亮光,很多東西還不都一樣黑。輕輕嘆了口氣,隨後伸出手招計程車。
 
 
 
 
聽見鎖匙轉動的聲音,阿孟便離開沙發,站起身。
 
賴振宇倒是先開了口,「你還沒睡?」
 
阿孟帶著歉意,「你一點消息都沒有,我怎麼睡?」
 
賴振宇輕搖著頭,然後坐向沙發,「沒事了,早點休息,我覺得好累。」
 
阿孟嚥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說:「真的沒事就好……我的出發點希望你可以明白。」
 
賴振宇點頭,「我們今天都別再提這事了,過去就算了。」
 
「你有去找他吧?」
 
「嗯。」
 
阿孟又問,「然後呢?」
 
「沒有什麼然後,還是跟原來一樣。」賴振宇停頓了一會才又說:「我想,他應該很恨我吧!」宛如自言自語般,「他說我是爛好人……」
 
賴振宇露出苦笑,「我想想好像也有道理,你覺得呢?」
 
阿孟思索著,最後才說:「人生本來就這樣,總是有很多事情無法預期,你只不過是按一般人的方式做選擇,談不上對或不對。就算你們當初在一起,現在怎麼樣誰也不知道。」
 
賴振宇不置可否,滿面愁容。他知道有些事情可以事過境遷,船過水無痕,有些事情則不然。人生最大的難題與無奈,不就是一直重複做選擇。當時認為是對的,事後卻往往證明是錯的。
 
「你別想那麼多了,你學弟不會有事的,他Bf對他很好,你不必擔心。」
 
「嗯。」
 
阿孟帶著試探的口吻,「你還在生我氣嗎?」
 
賴振宇站起身,「沒,早點睡吧!明天還得上班。」
 
 
 



 
延伸聆聽:
 
好心分手 By 盧巧音 & 王力宏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