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來愛吧,親愛的 (30.淘汰)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舊的傷口再次淌血,終有一日會結痂,那傷口就不再是傷口

忙完伙房的工作,陳廷彥返回自己臥室,才發現有好幾通未接來電。但都不是Jim,卻是阿孟。陳廷彥立即回撥,「什麼事?你找我?」
 
「嗯,沒事,本來是想問你有沒時間一起吃晚飯?」
 
「喔,我回部隊了啊!改天等我休假再約。」
 
「你跟Jim還好吧?」
 
陳廷彥想都沒想便說:「很好啊!」
 
阿孟語帶保留地說:「那就好,你每天晚上都會跟他聯絡吧?」
 
陳廷彥只覺有點納悶,「我昨天才收假,就只有昨天晚上沒在一起,我晚點會打給他。
 
「嗯,那就好,沒事了,等你休假再跟我聯絡吧!」阿孟掛上手機,搖下了右側的電動窗,注視著馬路上行人。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終於看見Jim和賴振宇連袂走出餐廳。兩人似乎也沒多交談,只見Jim在前方不遠處招了計程車後隨即便離去,賴振宇則杵在原地楞了許久。
 
 
 
 
結果和阿孟所預料的並無太大出入,接下來的時候或許難熬,不過只要撐過去,一切總會物換星移、撥雲見日。賴振宇拖著沉重的步伐,無精打采地打開車門之後,在他身旁坐下。
 
空氣似乎凝結、同時也變得異常沉重。阿孟一邊發動引擎,「我們直接回家嗎?」
 
賴振宇吸了一口氣,轉頭望著他,「你為什麼要這樣?」
 
阿孟雙手置在方向盤上,不發一語。
 
「我昨天都跟你說了今天會跟我學弟吃飯,你如果要來,你可以事先跟我說……」
 
阿孟十分謹慎地說:「我知道我不對,我確實是故意的,不過,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場想,我其實也沒錯。你可能覺得我又傷害了你學弟,或者是破壞了你在他心目中的印象,不過,你既然沒要他回頭,我們又在一起了,讓他知道其實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我們之間以後的關係都清楚了。」
 
「你是不相信我吧?」賴振宇說完之後,沉沉地嘆了口氣。
 
「那跟相不相信你,沒有半點關係。」阿孟接著說:「我只是想讓彼此知道對方的存在而已,我也樂意和他做朋友。如果你想跟他保持聯絡,我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我覺得讓他知道我的存在,對你或者對他,都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至少以後你不會覺得尷尬,也不必擔心讓我知道,大可以光明正大地跟他見面。至於你學弟,他如果真的對你死心了,你們才可能做朋友,你不也真心希望他可以快樂嗎?如果他沒死心,跟你說了什麼,或是你現在反悔了,你可以跟我講,我可以退出,成全你們都沒關係。」
 
賴振宇不發一語。
 
「反正事情都這樣了,我就順便跟你說,我本來還約了你學弟的Bf,只是他今天剛好沒辦法過來,不然你就會更明確知道,你和他之間,其實老早就過去了……」
 
「你……」賴振宇抬頭瞥了阿孟一眼,「我不能說你這樣做不對,只是我不懂,你為什麼要這樣?」賴振宇隨即打開車門,「你先回去吧!我想散散步。」
 
阿孟只覺心情沉重,但也明白,此時此刻,需要時間化解的問題,還是保持沉默靜待答案就好。
 
 
 
 
Jim望著車窗外川流不息的景象,心底反倒一片平靜,只覺自己可笑。若非還抱持著不切實際的幻想與期待,看見阿孟忽然出現,與賴振宇的親密互動時,根本不該有任何的情緒起伏。Jim只是不明白,這齣戲著實沒有必要,他寧可那天的相聚已是句點,起碼是好聚好散。然而世事很難盡如人願,記憶中僅存的那一絲美好,最末還是沒能留下來。
 
有時謊言確實出自善意,至少符合學長的個性。賴振宇向來如此,自己也早就習慣了。或許有時非得親身面對不願接受的事實,讓舊的傷口再次淌血,終有一日會結痂,那傷口就不再是傷口,只是個傷痕。痛楚的過程或許難以遺忘,但總會撫平。
 
難怪那天他什麼也沒多說。只是事實的陳述(其實也不盡然),卻無半點攸關彼此未來的訊息,等待只是過程,但都過去了,沒有結果的本身即是答案,自己怎會一直想不透?還放任想像,在不可能的現實裡,企求自我安慰。現在Jim懂了,徹底懂了。
 
 
 
 
直至晚點名結束,陳廷彥才撥了手機給Jim,「你今天好嗎?」
 
「還好啊!」
 
「那工作談得還順利嗎?」還是不習慣拐彎抹角的方式,陳廷彥接著又問,「跟你學長吃飯還好吧?」
 
Jim遲疑了一下,用半嘲諷的語氣說:「也沒什麼好不好,就是一起吃個飯,不見面或許還比較好。」
 
Jim失望的心情不可言喻,陳廷彥還是察覺到了,「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沒啊!」
 
「有就說有,沒關係。」
 
「真的沒有。」
 
「騙人,那你們除了談公事還聊些什麼?」
 
「沒聊什麼?」
 
陳廷彥忍不住好奇,「那你有跟他提到我嗎?」
 
「為什麼會提到你?」
 
陳廷彥頓時有些瞠目結舌,「他不是你學長嗎?你跟他現在不是只是朋友了嗎?難道我存在這件事,你覺得讓他知道不好嗎?還是你還在考慮什麼?我不懂。」
 
「我也不懂,只是吃個飯,根本也沒聊幾句,怎麼會聊到你呢?」
 
不知怎地,陳廷彥只覺煩躁起來,「你是根本不想讓他知道吧?」
 
Jim無暇去思考陳廷彥的話是否屬實?但自己遲疑了起來,卻是不爭的事實。「你覺得這很重要嗎?」
 
「當然。」
 
「電話長話短說,我不想在電話裡跟你吵架,明天再談吧!」
 
「不想談就不要談。」就是嚥不下這口氣,陳廷彥索性把手機掛了。只覺滿腹牢騷無處可發洩,但究竟是在意什麼?生氣的理由為何?一時之間卻也說不上來。
 
踱到寢室門口,陳廷彥接撥了手機給阿孟,「我啦!在忙嗎?」
 
阿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怎麼了?你跟Jim通過電話?還是見過面了?」
 
陳廷彥淡淡地說:「我剛打過電話給他。」
 
「結果咧?他怎麼說?」
 
「他沒說什麼,只是我有點生氣。」
 
阿孟有些忐忑,「因為我嗎?」
 
陳廷彥有些驚訝,「你?為什麼會是因為你?」儘管滿頭霧水,但直覺就是不對勁,「有什麼事情我不知道嗎?」
 
阿孟吸了口氣,發現自己不打自招,雖然有些懊悔,但跟原本預期其實也無太大分別,終究是得背水一戰,方能使真相水落石出。只不過意料中美好的場景並未出現,反倒是往較不理想的一邊傾斜。當時如果陳廷彥也在場,或許一切便會大大不同。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阿孟娓娓說道:「你聽我說,我原本也沒打算騙你,所以才打電話約你吃飯,Jim的學長就是小賴,我也是上次載你去他家的時候才知道的。」
 
「所以呢?」
 
「我只是想我們四個人可以認識一下,一起吃頓飯也很好。」
 
聽起來也沒什麼不對,陳廷彥又問,「你們聊很久嗎?」
 
「也沒很久,只聊了一會。」阿孟接著又說:「只是我覺得Jim的想法或感覺可能跟你不太一樣。」
 
「什麼意思?」
 
「你自己有空問他……小賴到現在還沒回家,他對我今天忽然跑去餐廳很不高興。」阿孟繼續說道:「我也沒別的意思,只是希望彼此認識一下,以後大家都是好朋友不是很好嗎?」
 
 
 

 
 
延伸聆聽:
 
淘汰 By 陳奕迅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