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欖菜燒黃魚的滋味(上集)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裡面放了橄欖,所以有一種清香,紅燒黃魚很好吃喔!
 
Part 1.車票
 
接近見面的時刻,阿文一邊拿著手機,隔著馬路,朝約定的角落觀望。距離有點遠,但至少可以看清楚對方身形。直到心中疑慮去除,才撥手機,「喂!我到了,你在哪?」
 
「我也到了,怎沒看見你?」小武說。
 
 
喫飲茶的時候,彼此相談愉快。阿文發現,小武總是未語先笑,帶著一絲靦腆。眼睛不大,但漾著光。
 
阿文不忍將目光自小武身上移開,他知道,自己喜歡小武。
慾望儼然先行,心動的感覺則緊跟在後。
 
餐後,兩人在附近廣場閒逛,最末在角落一隅坐下。
 
「然後呢?」阿文問。
 
小武遲疑了一下,「隨便。」
 
發現阿文視線一直望向身旁Hotel的門前,小武心中有了卻步的念頭。不是不喜歡阿文,也不是不懂他的暗示,只是未免太快了……
 
阿文不疾不徐,但語氣充滿期待,「不然去hotel好了。
 
眼見小武愣了一下,阿文又說:「不然你說隨便?」語畢,附上一個笑容,一半調侃,一半認真。
 
 
後來,兩人去逛了夜市。
 
瞧了一下手錶,小武說:「時間差不多了,你回家的最後一班火車不是十一點嗎?」
 
點頭之後,阿文接著說:「如果趕不及,我們是不是就可以去hotel過夜?我明天休假。」
 
小武停了一會,望著阿文說:「我媽說,只要身上有錢,無論多晚在哪裡?一定都有辦法可以回家。」
 
心中有些洩氣,但約莫知道小武對自己也有好感,心底還是開心的。「我很喜歡你喔!」
 
小武沒答話,先是微笑,然後跨步向前,接著轉身對阿文點頭,「我也是。走吧!坐捷運去,我陪你去坐車。」
 
 
到了台北車站,阿文說:「到這就好了,你先回去吧。」
 
小武不置可否,淡淡笑著、立著。隔了好一會說:「那你到家會打電話給我嗎?」
 
阿文點頭,「當然會啊!」
 
小武未語先笑,眼睛瞇成一條線,「那我陪你去等火車。」隨後伸手推了阿文一把。
 
火車早已入站,只等著時刻一到便要出發。查票口上頭的電子螢幕顯示著當下的時間,再兩分鐘便十一點了。
 
「今天謝謝你。」小武說。
 
「我也謝謝你。」阿文綻著笑,走近小武身旁才輕聲地說:「下一次可以『愛愛』了吧?」
 
小武笑而不語,靦腆地望著阿文,「路上小心,到家記得打電話給我。」說完,揮著手,轉了身,走向通往捷運站的路。
 
 
Part 2.出發
 
周日,阿文站在火車站出口等候。
 
「從這邊騎到鶯歌會不會很遠?」小武問。
 
「這裡是樹林,離鶯歌沒多遠啊!」
 
沿途,微風輕拂,陽光燦爛。
 
吃午餐的時候,阿文說:「忘了你有帶行李,剛剛應該先載你回我家。」
 
小武皺著鼻,臉上帶著笑,「你現在才想起來?算了,沒關係,也沒多重。」
 
阿文伸手拍了小武大腿一下,略帶尷尬地笑著,「剛剛急著接你,然後就直接騎過來,所以忘了。」
 
「我又沒說什麼……」小武笑著,隨後拿了兩雙筷子,然後分置在兩人桌前。
 
片刻之後,小武才說:「你這次去日本出差,會跟我聯絡嗎?」
 
阿文沉默,抿著嘴,「我是去工作,又不是去玩,什麼時候去?什麼時候回來?不是都跟你說了……」
 
小武臉上泛著無奈,隨後點頭,淡淡地說:「喔!」
 
阿文當然察覺小武有些不悅,「要我幫你帶什麼東西嗎?」
 
小武愣了一會,「可以拿禮物換你打電話給我嗎?」
 
只覺自己的好意被辜負,阿文低下頭,喘了口氣,「我是問你有沒要什麼紀念品,如果真的有事,我一定會打電話給你的,我又不會亂來,我是去工作。」
 
儘管心中有些無奈,只是小武也明白,阿文大概難以體會他的心情,自己要的不過是個心安而已。隨後想了一下,「如果方便的話,幫我帶欖菜罐頭回來。」
 
「那是什麼東西?」
 
「也是醃製蔬菜的一種,跟雪菜類似,只是裡面放了橄欖,所以有一種清香,紅燒黃魚很好吃喔!」
 
望著小武純真的表情,阿文淡淡笑著,「然後呢?」
 
「沒啊!台北的超市賣的都很貴,你如果方便就帶幾罐回來,有機會的話,我做給你吃。」
 
「好啦!如果我有機會、有看見,我就幫你帶回來。」
 
 
纏綿過後,兩人相擁而眠。
 
「你是不喜歡打電話跟我報平安?還是不習慣?」小武問。
 
「嘖!」同樣的問題又來了。阿文依然擁著小武,「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也沒那個習慣。」
 
發現小武動都不動。阿文才又說:「我不是那種會隨便亂來的人,你不必那麼沒安全感。如果真要亂來,照三餐外加宵夜打電話給你,還不是一樣?」
 
「嗯,我知道了。」小武淡淡地說。「睡覺吧!我累了。」
 
雖然問題再次點到為止,但阿文依然嗅到了小武警戒的態勢,他不過是按兵不動而已。接著又說:「都是男生,談感情或是相處,就大方一點,不要扭扭捏捏的,我不喜歡那樣。」
 
「我知道了,睡覺吧。」
 
之後的沉默一如黑夜般靜謐。
 
 
Part 3.臨時停車
 
時刻剛過八點,小武撥了手機,「你忙完了沒?要不要一起吃晚飯?」
 
「你還沒吃嗎?」
 
「嗯,你不是說你要忙到八點,我想說就等你啊!你不是明天又要去香港出差?」
 
「可是我不餓,我想早一點回家。」
 
「幹嘛?」
 
「剛剛錄影帶店打電話通知我,最新一集的布袋戲出了,要我早點去拿。」
 
「好吧!那你回家去看你的布袋戲好了,我自己去吃飯。」小武說完便把手機掛上。
 
這一回小武的怒意很明顯。阿文立即回撥,「喂,幹嘛這樣掛電話?」
 
「我哪有掛電話?」
 
「好啦!好啦!一樣那家拉麵店,我等你。你多久會到?」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哀怨,但極力壓低,「我在你們公司樓下的咖啡店了。」
 
心中忽然湧現不捨與感動,阿文急忙說:「你等我五分鐘,我收好東西就下去,等我喔!」
 
 
吃麵時,阿文下意識地不時望著手錶。
 
付完帳,小武說:「走吧!我陪你去坐車。」
 
雖然正中下懷,但卻沒有半絲喜悅。阿文說:「我可以再陪你逛一下,我坐九點多的火車回去就可以了。」
 
小武聳著肩,「那還不是一樣,你就早點回去看你的布袋戲好了。」
 
「你在生氣?」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要跟你說,我希望你打電話給我,你說你不喜歡,好,我算了。你說要幫我帶罐頭回來,結果咧?你根本就忘了,你回來是給我一個御守,我也算了。我下班就到你公司樓下等你,想說陪你吃飯,你知道我們多久沒見面了嗎?結果你跟我說你要趕回家看布袋戲……」
 
阿文仔細回想著,「我又不知道你已經到我們公司了,而且我們不是上星期五才見過面?」
 
小武點頭如搗蒜,只是難掩激動的情緒,「是上星期五沒錯,我今天只陪你走到車站,我就要去坐捷運了。你這次去香港,如果還是一通電話都不打,我們乾脆不要在一起好了。」
 
「幹嘛這樣?」
 
「你有你不喜歡的東西,我也有啊!我們這樣跟沒有在一起有什麼區別?」
 
當然有區別,阿文實在無法確切明白小武心中「在一起」的定義,就只是保持聯絡嗎?但還是用著安撫的口吻說:「好啦!我會打電話給你,還有你上次說的欖菜罐頭,我同事說香港更多,也更便宜,我看不懂日文,不過中文字一定看得懂,這次一定幫你帶回來,這樣可以嗎?」
 
小武望著阿文許久之後,才淡笑著說:「真的嗎?」
 
「我說會就是會,不要懷疑。」
 
「最好是,你要是又沒做到,你就完了。」
 
阿文半開玩笑似地說:「會怎麼樣?」
 
小武異常正經地說:「沒怎麼樣,我也不會再打電話給你,就這樣,我說真的。」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