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7)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望著你湛藍的眼,隨後望向天空,尋到了同樣令人感到慰藉的光譜

吃飯時,你帶著充滿默契的笑容望著我。我雖不知你跟那個拉丁帥哥說了些什麼?不過我心裡十分篤定,這次的賭注我們只贏不輸。
 
華安放下餐盒的同時,我說:「你去吧!祝你好運。」
 
華安站起身,一副自信滿滿的態勢:「想也知道!他一定連看也不會看我的。」說完便往門口的方向走。同一時間,那個拉丁帥哥也站起身,尾隨華安走了出去。
 
我和你相視而笑。「你究竟和他說了什麼?」
 
「就跟他一五一十的說了,這是個賭注,還有……你和我是一對。
 
「你連這也說?」
 
你點頭微笑:「有什麼不好嗎?」遲疑片刻之後你才又問:「你欣賞他那一型的嗎?」
 
我搖頭笑著,不可思議地望著你:「你是在吃醋嗎?」
 
「可能有一點吧!」
 
「拜託,我連話都跟他沒說過,而且……並不是因為你是外國人,所以我看到外國人都會喜歡吧?問這種笨問題。那你在台灣的時候我怎麼辦?」
 
你笑得很開心,大概聽懂我的絃外之音。
「那我懂了。」
 
過沒多久,便看見華安故作鎮靜,然而腳步卻有些慌亂地走了回來。
 
我笑著說:「你去洗手間的速度還真快,你用跑的嗎?」
 
華安搖頭:「我還沒去,那個外國人跟著我,感覺有點恐怖。」
 
我不禁莞爾一笑。「那就是你輸了。」餘光瞥向對面,那個拉丁帥哥緩緩地走了回來。
 
華安也沒就此放棄。「不一定喔!換你。」
 
我半開玩笑地說:「搞不好人家是對你有興趣。」說完便輕鬆愉快地走向門口。直到走廊,望見了窗外的藍天,我身後並無人跟隨。
 
走進洗手間時,才聽見急忙的腳步聲,逐漸逼近。然後望見你出現。
 
我尷尬笑著:「你怎麼跑來了?」
 
「上廁所啊!」
 
我只覺眼前的情景很尷尬。「你不覺這樣同時上廁所,感覺很怪嗎?」
 
「會嗎?有什麼奇怪。」
 
我洗淨手,然後站在洗手間外頭等候。「你有叫他別跟我是嗎?」
 
你一邊用紙巾擦著手上的水漬:「沒有!他是真的喜歡華安,也老早就看出來我們是一對……」
 
我霎時無言以對。
 
「只是覺得你英文比較好,想託你轉達。」
 
「原來如此。」然後我望著你:「所以你剛才是故意問我的?」
 
你故作迷糊:「問你什麼?」
 
「問我喜不喜歡那個拉丁帥哥啊!」
 
你頑皮地眨著眼,擺出默認的表情。
 
「你怎麼心機變重了?」
 
「有嗎?」說話的同時,你望了一下四周。「還是會擔心啊?」說完便拉著我,就在洗手間入口不遠處,吻了我。
 
我尷尬地笑著:「還好剛才吃完東西有喝水,不然一定有很重的炒飯味道吧!」
 
你順勢與我十指相扣,隨後聳著肩,直到步出洗手間時,才放開手。
 
「那你這時候跑出來做啥?」
 
你燦笑著說:「你喜歡的那個拉丁帥哥,會趁這時候塞紙條給華安先生。」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揮手拍向你臀部。「不好笑……我哪有喜歡他?」
 
「知道啦!我開玩笑的。」
 
我望著你湛藍的眼,隨後望向天空,尋到了同樣令人感到慰藉的光譜。「華安會被你們嚇到不知道怎麼辦吧?」
 
「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走回攤位時,華安擺著一副嚴肅的面容。
 
我刻意問:「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嗎?」
 
只見華安火速掏出一百元美金紙鈔,冷冷地說:「願賭服輸。」
 
我點頭。隨後腦海中浮現那日在超市,收銀員的反應及表情,於是有樣學樣。從皮夾裡掏出紙鈔,數了數,然後愣著:「我十元紙鈔只有六張,我不會找耶!」
 
華安好氣又好笑地說:「那就別找了,一百塊都拿去好了。」
 
「真的,那我就不客氣了喔!我跟Bryan一人一半。」說完,我瞥向對面的拉丁帥哥,他的笑容明顯收斂。彷彿一小塊烏雲短暫地遮蓋了陽光。
 
接下來幾天,便無有趣的事情發生。直到撤攤那一天,那個拉丁帥哥把握住最後機會,走了過來,很客氣地遞上名片。
 
華安勉為其難接過名片,然後便轉身收拾鍵盤,抱起電腦,擺上推車。
 
待那個拉丁帥哥走遠,我才開口:「你怎麼一副很不爽的表情。」
 
華安淡淡地說:「我現在知道被男生告白是什麼感覺了。」
 
我不禁大笑:「你不是說他挺帥的,而且你也沒用過外國貨嗎?」
 
「我指的是女的,又不是男的,我沒那癖好。」
 
我決定再下一城:「有人愛總比沒人愛好吧?」
 
華安露出苦笑:「屁啦!還好明天就要回台灣了,不然繼續待下去,我一定會瘋掉。」
 
 
回到飯店,洗過澡,我便一邊開始收拾行李。「你明天就不必載我們去機場了,你的飛機幾點?」
 
你笑著說:「比你慢一個半小時,我還是得去還車,也得去機場,不然怎麼回家?」
 
「我的意思是,我們還是錯開來比較好,我不喜歡那種道別的場景。」
 
「不然我看看有沒有候補,我跟你們一起回去好了。」
 
「神經病。」
 
你胸有成竹地答說:「我是說真的,可以去逛夜市,去你家住幾天,去公園放風箏,然後再回來。」
 
「我要上班……別鬧了!」
 
「嗯,我知道你不喜歡這樣。」你說完便走向我,從身後抱住我:「反正會再見面,記得回去趕快找個住的地方,找到之後馬上告訴我。」
 
我心裡其實仍有不確定的感覺,只是開不了口。
 
你八成察覺了。「我說真的,一個月的時間應該夠吧?」你接著又說:「這樣你生日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去上次那個海邊。」說完眨了一下眼睛:「你比別人幸運,有個人在你生日的時候,跳水幫你慶祝,而且還不只一次。」
 
我點頭,我明白,我當然感動,我也懂。「那你生日的時候,我要怎麼幫你慶祝?」
 
你褪下了浴袍,一絲不掛在我眼前。隨即燦笑的眼睛,既有靦腆也曖昧:「就待在家裡,哪裡都不去,你就當我的衣服。」說完張開雙手,示意我躍進你懷裡。
 
我的腳勾住你你腰際,雙手抱著你的頸,心底覺得很甜蜜。「這樣很累吧?Bryan先生……」
 
你淡笑著說:「你可以練習怎麼當一隻無尾熊。」
 
我吻了你臉頰。有感而發地說:「這幾天謝謝你。」
 
「不客氣。」說完你便伸手擁緊我,步伐穩重而緩慢地走向臥室。「東西晚點再整理,反正時間還很多。」
 
我沒答話,只是輕輕掐了你臉頰。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