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6)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不介意在你的懷抱中墮落,也不在乎在你的吻裡頭狼狽

你忽然睜開惺忪的雙眼,略顯靦腆地說:「我是不是吵到你?」
 
「沒,我又沒在睡。」
 
「那你都在做什麼?」
 
我微笑著說:「看你啊!」
 
隨後,你擁著我。我將手貼緊你胸口,感覺到你隱約的心跳:「如果哪天沒事,我們就這樣一直抱著什麼事都不做,應該也不錯……」
 
你笑著說:「那就今天吧!」
 
「今天不行,等等要去展覽了。
 
「嗯,我們在床上多待一會,等等就起床。」
 
「等等你載我們到展覽的地方,你就離開吧!」
 
「為什麼?」
 
「怕你無聊!」
 
「不會,有你在不會無聊。」
 
我思索了一下:「不過你記得,華安也在喔!不要沒事就掐我臉頰。」
 
你淡笑著說:「我盡量,如果做不到,那是因為情不自禁……」
 
 
吃早餐時,華安顯然十分滿意。
唯獨咖啡,我和他不約而同發出感嘆。
 
「什麼都好,就是咖啡好淡,難怪可以續杯。」華安抱怨著。
 
「大概是因為他們都拿咖啡當水喝,所以不必太濃,有味道就行……」
 
華安望著你,納悶地問:「Bryan不喝咖啡嗎?」
 
我點頭,半開玩笑地說:「他信邪教,任何刺激性的東西都不碰!」
 
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有聽有沒有懂?只是愣愣地望著我,不過皺著眉。
 
華安看著我,然後充滿疑惑地看著你:「不會連女人也不碰吧?我才不相信。」
 
我笑著說:「你自己問他啊!」
 


華安怯怯地但充滿笑意地說:「反正是開玩笑,你跟我聽得懂就好。」隨後接著又說:「現在這種人很少吧!不抽菸也不喝酒。不過,這樣活著有什麼樂趣?以後有機會教他打麻將好了,很多老外很喜歡打麻將……」
 
你或許聽懂「麻將」這字眼,爽快地搖著頭。
 
 
回房換上襯衫、繫上領帶的時候,你專注地望著我。
 
「怎麼了嗎?」我問。
 
你搖著頭說:「沒。」隨即又說:「告訴你一個秘密。」
 
我揚著眉,靜待著。
 
「看見你穿西裝的時候,我都會特別有感覺。」
 
我笑了:「什麼感覺?不會又是想做吧?」
 
「不盡然,就是覺得你跟平常不一樣……」
 
「所以呢?」
 
「沒啦!只是告訴你而已。」
 
「所以你比較喜歡我穿西裝時候的樣子?其他不喜歡?」
 
你掐了我臉頰:「你知道我不是這意思。」
 
我點頭:「我懂啦!只是開玩笑。」
 
你吻了我,隨即又伸出三指的手勢。
 
「你每天這樣做不會厭倦嗎?」
 
你刻意加強「do」這個字眼:「不會,我會每天都這樣做,你不喜歡嗎?」
 
我明白這雙關語,不過只是笑著,沒答話。只覺胸中有潮水洶湧。我想,我不介意在你的懷抱中墮落,也不在乎在你的吻裡頭狼狽。隨後回應你四隻手指的手勢。
 
 
展覽的會場頗大,攤位卻不多。最特殊的是,現場有股和在台灣展覽時擁擠嘈雜全然迴異的寧靜與秩序。參觀的人井然有序地排著隊詢問問題,溫和且有禮。
 
華安站在我身旁,適時遞上傳單。我則耐心地回答問題,而你就在我身後站著,遇到我無法表達的字眼時,我便會問你。
 
你對我們的產品頗為驚豔,不過我想那是因為裡頭動畫的比重很高,挑的大半是象形字,所以特色容易發揮,那時流行點圖的遊戲,你對其中的趣味頗為讚賞。至於會話教學,甚至其中的中文字教寫,你倒也老實地搖著頭說:「這個太難了。」
 
華安聽完你的評語,心情顯然有些沉重。雖然反應不錯,不過想必回台灣之後,又得大幅度修整。
 
「往好處想,至少他們不覺得八十塊美金貴。」我說。
 
「是啊!只是做了快兩年,又要大修,我光想就覺得累。」
 
「就算要改也還好吧!只是語音和動畫檔得重新包。」
 
華安顯然心有餘悸:「我想到要切語音檔,我就快瘋了。」
 
 
我們對面的攤位,是家專賣西班牙語光碟的公司。接近中午用餐時間,你便自告奮勇地去買麥當勞。華安對於午飯要求不多,反正方便就好。
 
第二天中午,華安趁著你出去買飯時,竊竊私語般:「你看,對面那個男的。」
 
我望了一眼,是個濃眉大眼頗帥的拉丁男生。「怎樣?」
 
「他已經看了你兩天。」
 
「你想太多,他就在我們對面,不往這看要往哪看?」
 
華安搖頭:「並不是這樣喔!你記不記得,每天一早,他都衝著你笑。」
 
「我也對他微笑啊!這有什麼?」
 
華安使勁搖著頭說:「我有特別注意,他一直盯著你看,昨天你去上廁所時也是,他跟在你背後走到走廊才又回頭。」
 
我笑著問:「你到底是想說什麼?」
 
華安大笑著說:「我懷疑他煞到你。」
 
「人家搞不好是第一次看見不是小鼻子小眼睛的東方人,所以好奇,多看幾眼。」
 
華安想了一下說:「不然我們打賭?」
 
「賭什麼?」
 
「你假裝要去廁所,走近他,看他一眼,我打賭他一定會跟著你去。」
 
「然後呢?」
 
華安笑出聲音:「就這樣,賭五十塊美金。」
 
「拜託,如果他真的跟我去廁所,那我怎麼辦?」
 
華安樂不可支地說:「那你就贏五十塊美金啊!」
 
「要賭也可以,不過你先示範一次,如果他跟你走,算你輸。如果他沒跟我走,還是算你輸,這樣才公平,表示你是錯的。」
 
華安想了一下,隨即同意。
 
我笑著說:「等吃飽飯再玩吧!」
 
你回來時,似乎察覺有異,興致勃勃地問:「我錯過了什麼嗎?」
 
於是我一五一十對你說了。你瞥了對面那個男子一眼,然後直接走了過去。也不知道你們究竟談些什麼?我跟華安面面相覷。
 
當我看見你對著我比出三根手指的手勢時,我膽怯了一下,但還是偷偷背著華安給你回應。他站在我身後,想必看不見。
 
那個拉丁男生露著微笑,朝我招了招手。
 
華安站起身,放下炒飯,高興地說:「你輸定了。」
 
我心裡竊笑:「不,華安!你輸定了。」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