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人的藍眼睛 (番外03)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也許因為彼此共度的時間有限,快樂的感受自然無處不在
 
「我老闆要睡覺,他要我們隨便帶點東西回來給他吃就好。」
 
你向我招手,示意我到沙發坐下。「那我們要帶什麼回來給他吃?」
 
「如果吃中餐,就帶個炒飯,如果是吃西餐,麥當勞漢堡也行,他吃東西不挑剔。」
 
你微笑著,然後雙手擁著我。「所以你老闆看完E3,就會先回台灣嗎?」
 
我點頭,「對!後面還有一個展覽他小舅子會來。」我忽然想到:「你呢?你什麼時候回去?」
 
你的話語真誠而輕柔:「陪你到你要回去那一天。
 
「真的假的?你請那麼多天假?」
 
「早就安排好了,所以把客戶預約的時間都往後挪。」
 
「謝謝。」除了這話,我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言語替代。望著你時,你依舊淡淡笑著,於是我補上一個吻。「我忙的時候,你一個人不就很無聊?」
 
「我為什麼會一個人?」
 
我納悶地看著你。
 
「你去哪我就載你去啊!陪你看展覽,陪你去展覽,不會一個人。
 
「這樣好嗎?」
 
「我ok,只要你也覺得ok就沒問題了。」你接著又說:「只是你忙完就馬上回台灣嗎?」
 
「應該是。」
 
「至少請個兩天假,我帶你四處逛一逛。」
 
儘管百般不願,但我仍據實以告:「回去還很多事要忙,而且機票都訂好了,我真的沒想到你會來……」
 
你體貼地說:「那下次吧!如果我去台灣,你會請假陪我吧?」
 
「那當然。」面對這不知是何時才能兌現的承諾?我只有無奈的情緒,但仍勇敢允諾。也許,下一個三年,我們依舊都沒有改變。
 
你忽然問:「你在想什麼?」
 
我搖頭。
 
「一定有,告訴我,你在想什麼?」
 
我怯怯地說:「我只是在想,我們大概有八天的時間可以在一起……」
 
「想這幹嘛!」你握緊我的手:「走吧!我們去吃飯。」
 
 
你換上了T-shirt和短褲,昔日那個熟悉的身影重返我面前。我微笑著,「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
 
「真的嗎?」你揚著眉,又捏了我臉頰,「你也是。」
 
隨你走到停車場,天空依舊透著粉藍,還沒黑,遙遠的天際掛著一顆星。你租了輛敞篷車,開心地笑著:「漂亮吧?」
 
我點頭,望著銀得閃閃發亮的車身。「不會很貴嗎?」
 
「在美國租車還好,不貴。」
 
不知道是因為習慣的關係,抑或自己對此間所看的事物還不夠多。我總覺美國的一切總透露著悠閒的氣味,眼前所見的一切,很少擁擠而忙碌。就連你開車的樣子也是。
 
你瞥了我一眼,「手給我。」
 
隨後彼此的雙手緊握。我望著你,「我第一次坐你開的車,你是習慣單手開車還是向我炫耀你技術好?」
 
你轉頭迅速眨著右眼,淡淡笑著:「就只是想握你的手,沒別的。」
 
海濱的景色沒有出現太久,我們明顯往市區行駛。馬路上的行車不多,你安穩地單手操著方向盤,臉上表情輕鬆而愉悅。
 
也許因為彼此共度的時間有限,快樂的感受自然無處不在。又或者是,我們恰巧是正確的組合,無論時間如何演變,相聚時的氛圍永遠是這樣,不會更改。
 
「其實,我常常想起那次我們騎車從陽明山回台北的情景……」
 
我笑了,同時回憶起那天的一切。「因為那天天氣很詭異嗎?風雨都有,而且還有霧?後來竟然又是晴天。」
 
「也不盡然。」你停了片刻,「我是那時覺得,真的覺得,我們應該有機會在一起,也可以在一起。」
 
我默然。「所以呢?我們現在不是又在一起了?」
 
「我指的是更久的在一起。」
 
那有點難吧!我捫心自問。決定岔開話題,「你確定你知道餐廳在哪嗎?」
 
「當然。」你自信滿滿地說:「我有作功課,而且車上也有地圖,你放心。」
 
短暫的沉默並不令人覺得尷尬,一如吹拂過我們身旁的風同樣自然。
 
你接著又說:「你還沒回答我。」
 
「老實說,我當然也想……只是,現在我真的無法確定回答你。」
 
你開心笑了,「你這樣說,那就表示可能性很高,你也認真想過,這樣就好了。」
 
那一瞬間,我不知道是感情讓人喪失理智,還是自己的答覆算是敷衍。可能性很高?我並不這麼認為。
 
你看著我,很肯定地說:「我沒有一定要你來美國,我也可以去台灣。」
 
我先是看著你,然後望向遙遠天空的那顆星,霎時,我覺得它忽然亮了起來。「你這樣犧牲太大吧!台灣不流行婚姻關係諮詢這種東西,你要教小朋友英文嗎?」我半開玩笑地說。
 
你聳著肩,「都可以,有工作就可以。」
 
我很自然地握緊你的手,先是輕嘆了一口氣。「所以你是說真的?」
 
「我一直都是說真的。」你頑皮地放開操著方向盤的左手,對我伸出三隻手指。
 
我開心地望著你,隨即伸出右手,貼近我胸口,回應你四隻手指的手勢。
 
 
看著你怪異卻熟練的拿筷子方式,開心地挾著飯菜,我的心情,如同那鳳梨蝦球一般甜。老實說,是有點太甜。
 
吃完飯後水果,我們同時掏出了信用卡。你望了我一眼,我識趣地立即將信用卡收進皮夾裡。
 
步出餐廳,你摟著我的肩:「味道還可以吧?」
 
我點頭。總之,菜餚的味道如何並不重要。我吃不慣泰國米,也覺得那蒸魚沒啥味道,就是死鹹。鳳梨蝦球則又太甜,不過,有你在身邊陪著就夠了,不管吃什麼?做什麼?我想,我還是會覺得幸福。
 
「要不要四處逛一下?」你問。
 
「Ok。」
 
你曖昧地笑著:「還是要直接回飯店?」
 
「都可以。」
 
你望著遠處的商店,忽然說:「那你在這等我,我去買個東西,馬上回來。」
 
我愣愣地望著你走遠,站在原處不動,手上則拎著要帶給我老闆吃的炒飯。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