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人的藍眼睛 (最終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一如我們之間的擁抱,因為緊密,所以深刻

我鬆手放開風箏。看著你在我面前越跑越遠,風箏緩緩升起,繞著小圈,隨後穩定地飄在空中。你不疾不徐地收放著線,緩緩地走回我身邊,露著笑,然後把線圈遞給我。
 
我沒有收下的意思,看著你的髮在陽光下閃耀。望著我的雙眸,又是那種透明的藍,「你玩吧!我不想動,我看你放就好。」
 
「怎麼了?」
 
「沒事,只是不想動。」你半信半疑地望著我。
 
我坐在地上,直直伸起右手,笑著對你比了三根手指。
 
你點頭笑著,隨後左手握拳,貼著你胸口。才放心地望向天空,瞧著那隻隨風遠颺的風箏,越飛越高、越來越小。
 
「今天還是要把風箏送給可愛的小朋友嗎?」我問。
 
「你覺得呢?」
 
「我沒意見。還是送人好了,帶回去我也不會放。」
 
你點頭,「那就送人吧!」
 
「晚點我們去逛夜市,順便去廟裡拜拜,我去弄個平安符給你……你不會排斥吧?」
 
「要戴在身上嗎?」
 
我想了一下,「不用,放在皮夾裡也行。
 
「Ok,我會好好保存。」
 
隨著編輯工作結束,我又搬回原來的辦公室。原本空蕩的處所,現在多了好幾套桌椅。
 
你納悶地瞧著我,「你有新的同事會來?」
 
「是啊!最大的那張桌子是我老闆的位置,他偶爾會來晃一下,另外,還有兩位美編、一位程式設計。」
 
「那我來找你還是坐你面前,沒關係吧?」
 
我猶豫了一下,「我老闆如果來,你最好避一下。」
 
你笑著問,「為什麼?」
 
「我在上班啊!他每次一來,總是交代一堆事情,我就會變好忙。」
 
「他又不是不認識我。」你開玩笑似地說:「下次我叫他不要老是讓你那麼忙,害我們回家的時間都拖好晚。」
 
「我不是說你可以先回去?我沒有要你等我啊!」
 
「我知道,我知道。」你接著說:「只是我喜歡載著你一起回家。」
 
也許是因為離別在即,襯托出當下時間的可貴。那時已是八月底,距離你們返美的日期,十根手指頭便可以數完。因為太明確,彼此或多或少刻意顯現出不太在乎的情緒,彷彿哀傷越少,未來的離愁便會越淡。我們之間心照不宣的默契。
 
只是無論再怎麼快樂、漠視或難熬?時間依舊片刻不停留。
 
看著你把行李放置在辦公室時,我已經笑不太出來了。
 
坐在餐廳裡我們慣坐的位置。連服務生也知道你以後不會再出現了。你的笑容依舊燦爛,我怔怔地望著你談笑風生,時間似乎有短暫停滯的錯覺。
 
「我真的想不出來應該送你什麼當紀念品?」
 
你掏出皮夾,再我面前晃了一下。隨後拉著紅線,我看見了那個平安符。
 
你隨後神秘地笑著,「你已經給我這個了,等等陪我去書局。」
 
「你要買東西?」
 
你點頭,「是要買給你的。」
 
「不用吧!」
 
「要!我堅持。」
 
結完帳,走出餐廳,跟著你穿越馬路,等待號誌的空檔,你說:「原本是想先買好,然後託服務生送給你的,可是我不知道你會有什麼反應?」說完,你臉上淡淡笑著。
 
「所以你已經想好要買什麼了?」
 
「嗯。」號誌變成綠燈的同時,你推著我的肩。
 
進了書店,直接走上二樓。你停在堆滿布偶的展示櫃前,拿起一隻小熊玩偶。它穿著睡服、帶著紅色的睡帽,有點憨厚、無辜的可愛小熊,左胸前繡著一塊心形的標章,上頭印著Hold Me。
 
「喜歡嗎?」
 
「還滿可愛的。」
 
你順手將布偶遞給我,「你用力抱抱看。」
 
我將它貼近胸前,然後感受到它體內傳來的強烈心跳。我驚訝地笑著,「好好玩。」
 
「那就這個囉!」
 
我望著你,「你也挑一隻,我們一人一隻……」
 
你欣然點頭。
 
就這樣,我們直接拎著小熊,走過圓環,穿越馬路。回我家的途中,你不時回頭張望注視著我。我雙手各擁著一隻布偶,「你故意叫店員不要用袋子裝起來的對吧?」
 
你微微點頭,「你好像滿喜歡的?」
 
「嗯,以後無聊只好抱它!」我的口吻雖然平靜,但還是難掩失落的情緒。
 
你倒是燦爛地笑著,「我也一樣。」
 
 
「對不起,明天我沒辦法送你去搭飛機。」
 
「沒關係,我知道你要上班。」
 
「重點是我老闆會來,要不然我就請假。」
 
你撫著我的頭,「真的沒關係。」
 
「我先說喔!晚點你睡著,我會起來把燈點亮。」
 
你曖昧也疑惑地笑著,「你想幹嘛?」
 
「沒啊!只是想好好看看你,想記起來。」
 
你露出領悟般的笑容,「Ok,我知道了。」
 
 
所有的事,自此都具有回憶的意義。我們表面上俱是雲淡風輕,懷念與不捨只出現在擁抱及親吻時,甜蜜絲毫未減,只不過參雜著別離的味道。
 
「如果你下次還來,你還會記得到我家的路嗎?」
 
「應該記得,只要不是改變太多的話。」你接著神色正經地說:「你要是想找我,或是有話想對我說,就打電話。」
 
「嗯,我知道。」我右手撫著你的腰,左手抱著那隻小熊,「等會把它塞進你的行李,拿在手上不方便。」
 
你搖頭說:「不要,我要抱著它上飛機。」
 
望著你有時不發一語地坐在我面前,偶爾走到陽台佇立。說真的,我實在沒啥心思上班,但不做又不行。簡直坐立難安、生不如死。
 
我們坐在平時極少人出入的樓梯間吃便當。因為是連接住戶的區塊,所以幾乎不會有人從此經過。陽光的影子灑在階梯間,黑白分明,一如我們之間的擁抱,因為緊密,所以深刻。
 
你的同伴們陸續到了,每個人的臉上帶著喜悅的表情。辦公室裡頭霎時鬧哄哄地,沖淡了時間倒數的急迫感。
 
你擁著我時,最末在我耳畔輕輕地說:「I love you, take care。」
 
我點頭,然後同樣回你,「I love you, too。」
 
隨著你們走下樓梯,最末我還是說了,「Bye!」
 
你坐上車,隨後搖開車窗,望著我,先是一個拳頭緊貼左胸,然後比出三根的手勢。於是,我用三根手指的動作向你揮別。
 
車子逐漸駛離,很快地,便什麼也看不見。我抬頭,天空依舊蔚藍,有些東西失去的凋落感及悵然,在我心底萌芽。然而,就在同時,記憶立即補上了那塊缺憾。
 
我想,我還是幸福的。
 
那年夏天即將結束之時,我24,你25……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