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餘燼 (015.最終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交錯的點曾經真切存在過,再出發,彼此只能各自往前,不能回頭
對我而言,陳就像是忽然在這世界上消失。現實中的他已化為塵土,與他相關的記憶卻一直存在,儘管逐漸暗淡,但在某些特別的時刻,還是會想起他。
 
脫離了時間擺盪與流轉的軌道,歲月便再也無能為力改變他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一如星辰永恆的姿態,直到有一天,我也停止呼吸……
 
很多年以後,當我讀到「村上春樹」的小說時,他書中的主角對於昔日好友早逝的感嘆與追憶,便多了一層刻骨銘心的體會。死者永遠停留在青春美好的那個時間點,帶走了所有的秘密。至於還活著的?除了回憶,什麼也無法擁有。
 
「你真的不跟我回去?」
 
「不要,我怕塞車。」其實我一點也不想動,無論是去哪裡?或是做什麼?總是意興闌珊。
 
「我們家中秋節都會烤肉幹嘛的,一堆人很熱鬧……而且台北可能看不見月亮!走啦!不然我一個人開車很無聊。」你不斷地熱情邀約或慫恿,我仍舊不為所動。
 
平淡的日子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
 
直到有一天,你笑顏逐開地對我說:「小建建!明天有沒有空?」
 
我好奇地望著你。
 
你靦腆地說:「我想介紹『她』給你認識。」
 
「他?誰啊?」
 
「我新認識的女朋友。」停頓了好一會,你用滿懷著憧憬與喜悅的口吻說:「如果沒意外,我想應該就是她了。」
 
我用微笑掩飾心底深處泛起的倉皇與哀愁。「不用介紹給我認識了,要見就等你們將來結婚,見一次就夠了。」我半調侃地說:「不然萬一你們分了,那不是很尷尬,總不會你交的每一個,我都得看過吧?反正是你在用……」
 
我的回答想必令你哭笑不得,你遲疑了片刻,「可是她一直說想見見你。」
 
我搖頭笑著,「那你就跟她說,只要你們將來決定在一起,遲早一定會認識的。」
 
「喔!」你的神情有些落寞,不過我其實也不好受。我想日後的演變大概會是這樣,隨著你和她穩定,接著便會搬出去,再不久,我們分開,各自獨立。
 
「過年你跟我回去好了,我叫我媽也去幫你求道符,還真他媽的有用。」你既認真也戲謔地說:「燒一燒,然後洗個澡就可以了。」
 
我不以為然地笑著:「我才不信,那是你緣分到了,你再不結婚,恐怕以後也沒人要嫁你,那是你自己的心理作用外加你爸媽的念力吧!」
 
我當然希望那道符真的神妙無比。只是我不相信,在眾神面前,所有的人一律平等,都有同樣的權利被祝福,允許獲得相同的幸福。或許吧!但那不是我的選擇、我的依歸,更不會是我想走的路。人各有命,很多事出生前或許早已經注定好了。
 
後來的一切果真符合我的預期。幫你找房子、搬家、打掃。自此之後,我們白天同在一個城市中工作,偶爾通通電話,卻鮮少見面。入夜之後,你在城市的彼岸,你自己的家生活,我們得跨越一座橋才能見面,說遠不遠,說近卻也不近。無論是疆域上的距離,或是心靈上的距離,交錯的點曾經真切出現過,再出發,彼此只能各自往前,不能回頭。
 
你剛搬家的那段期間,總藉著不同理由回來。或許是怕我不習慣?也有可能是你一時難以適應。
 
如果「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們之間所曾擁有的也已足夠,無論是恩情或者緣分。接近滿溢,就快要超載。我想,我們和一般尋常夫妻也無太大不同,除了性別。
 
我不需要那紙需要第三者的證明,想擁有孩子則屬天方夜譚般的妄想。只是……你對我並無虧欠,要你獨自承擔、拂逆家人對你傳宗接代、成家立業的期待太沉重,我不敢,也不願意。真正的癥結則在於你我本來就不是同路人,你知、我知,天知道、地也知道。
 
況且這一切,我們老早就說好了,誰也不許反悔。
 
那回你特地抱著襁褓中的寶貝兒子來給我看,你臉上的光輝確實不太一樣。「你也找一個吧!只要不比我差就可以。」
 
「為什麼要跟你比?」
 
你眼神充滿真誠,「因為我對你好,你也對我很好啊!這樣在一起才會快樂。」
 
我點頭表示同意,隨後半試探性地問,「那如果我想要,你還會跟以前一樣配合嗎?」
 
你猶豫許久,「最好是不要……」然後尷尬地笑著,「要是真的沒辦法,那也沒辦法……就當作是你幫我打手槍好了,誰叫你是小建建。」
 
我滿意地笑了。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依然沒變,這樣就好了。我不過企圖一個證明,別無他求。無論是自己過乾癮也好,自欺欺人也罷。我,無所謂。
 
「最近還好吧?小建建!」
 
「還好啊!你呢?」
 
「我很好呀!」你的聲音聽起來幸福也滿足,「我是要跟你講個秘密。」
 
「拜託,都當爸爸了,以後不要叫我小建建……」
 
你呵呵笑著,「有關係嗎?習慣了啊!」
 
「你不是有秘密要跟我說?」
 
「對喔!差點忘了。」你支支吾吾地,「我前幾天去結紮。」
 
我愣了一下,「幹嘛?只生一個不會太少了吧?還是你老婆……」
 
你回答得很快,「不是,現在一個都快養不起了,還生?」
 
我突然覺得好笑,「跟我講這個幹嘛?」
 
「我的秘密一定要跟你講的,全世界只有你知道,我連我老婆都不打算說。」
 
我帶著笑意,立刻反駁,「騙人,醫生一定也知道吧?」
 
「你還真是……」你一邊笑著,「小建建就是小建建!」
 
「自己好好保重,加油啦!」
 
「你也是,那你有秘密要跟我講嗎?」
 
「沒有。」
 
「改天有空再一起去釣魚吧!我們很久沒一起去看海了。」
 
我心底暗自嘆氣,是啊!確實很久了。「等你寶貝兒子大點再說吧!」
 
 
多年以後,在歌壇銷聲匿跡許久的林慧萍突然推出精選輯,在CD店看見的那一刻,我立即便買了。回到家,一邊聽著歌,忙著翻閱歌詞,同時在記憶中回溯,終於找到了陳最愛的那首歌。霎時,很久很久以前,我和他在車裡、在野柳海邊的光景……全都栩栩如生、歷歷在目。
 
只是,往事只能回味,沒別的。
 
卡帶的時代早已煙消雲散,就像陳。現代資訊都以數位化處理,我的回憶也是。就算會慢慢消褪,但永遠不會遺落……
 
當故事結束不再談你愛你的挫折
 
留給時間處理陪你一段路也讓自己想清楚

愛在夢想與真實兩邊不可能交集

你在追尋中滄桑我在無言中轉身

我們終究還是回到各自世界裡

我是如此愛你卻只能沉默站在原地

像一個迷失孩子般遺落在人群

我是如此愛你明知道得不到你回憶

心情像失群的孤雁飛在黃昏裡
 

 
 
註解:歌名----我是如此愛你,作曲:殷文琦,作詞:姚謙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