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餘燼 (013)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人其實很渺小,可以決定或選擇的事情絕對沒有原先想像中多
忽然,時間以一種如花朵盛開的姿態包覆著我們,甘如蜜,豐碩如四季甜美的果實。
 
過往悠悠韶光中曾經存在的遺憾,終於和現實完整地挨成一線,不再有任何遺落的片段,化成一座橋,引領我們通往另一個全新的世界,於是我相信,萬事皆有可能。老天沒有虧待我什麼?過去的一切,全都沒有白費。
 
我的快樂與幸福,絕非單單源自肉體慾望上的實現,真正的愛應該不至於那麼膚淺。我想是因為我們之間再無偽裝或遮掩的必要,徹底明白了彼此的需求及底線,於是可以快意恣行。
 
你還是你,我也依舊是我。
彼此卻比過去任何一個階段都還要親近,各自獨立卻又緊緊相契,我想那才是真正令我覺得既幸福也快樂的原因。所有的負擔都卸下,我理所當然地會更輕盈,就像身上長了透明的雙翼,隨時都能展翅翱翔。
 
傾盆大雨的夜晚、或是艷陽高照的午后、乃至關燈後入睡前的時分,你的慾望總不輕易缺席。我會特別留意門窗,除了上鎖,也不留任何間隙。
 
黑暗中,我半開玩笑地說:「每天出來不累嗎?」
 
「還好吧!很正常吧?」你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帶著靦腆的笑意,「以前都利用洗澡的時候解決,現在不用了……」
 
我不只一次掉進婚姻生活中的無限想像,如果是像我們這樣,我或許會因此甘於受縛。
只是不必想也知道,不可能。
 
那回又去海邊釣魚的歸程,你不知是心血來潮還是若有所悟?感嘆地說:「如果你是女的就好了……」
 
你還真是不折不扣的異性戀。我淡淡笑著,「你不是第一個這樣講的人……問題是為什麼不說如果你是女的?」
 
「我如果是女的能看嗎?太壯了吧?」你詫異地笑著。
 
「也是啦!不管你是女的?或是我是女的?反正都一樣……」無論生活多麼甜蜜或悲慘?或是能力、權勢如何?人其實很渺小,可以決定或選擇的事情絕對沒有原先想像中多,那或許是為何生活中充滿無奈與掙扎、令人沮喪的主因。人經常沒有第二次選擇的機會,開始時沒人徵詢你意見,結束時也不會有人事先通知。生命的本身,便以一種既美好又弔詭的形式存在並繼續著……
 
你納悶地問,「什麼意思?」
 
我把頭朝向車窗外,夜色中海面一片深藍,沒有半點光,「反正還不都一樣,結果也不會變。」
 
車廂中漾漫著溫暖、微鹹的海風。「小建建!答應我一件事?」你忽然正經、嚴肅起來。
 
我回頭望了望你,機警地說:「你先說!我又不是你,我才不會自己挖洞自己跳。」
 
你開心笑著,「難怪我都被你欺負?」
 
「有嗎?拜託!你這麼壯,誰敢欺負你?」
 
你嘴角揚起,「我只是想說,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誠意且真摯的一句話。接著又說:「要你答應的事,就是將來我結婚你一定要到。」
 
這要求不難,但我心情卻很複雜。隔了好久,我才說:「先說好,我不當司機,也不當伴郎。」
 
「知道!」你心滿意足地笑著,「那說定了喔!你不來也很奇怪吧?我家人一定會罵死我。」
 
我望著你,委屈似地說:「我連這都答應你了,你拿什麼來換?」
 
「隨便你。」你瞥了我一眼,「都自己人,有什麼好計較的?你說什麼都算……」
 
我刻意皺著鼻,「應該是你欺負我吧?明知道我吃軟不吃硬,故意以退為進,你以為我不知道?」
 
「我對你不好嗎?我最近都沒有去鬼混或是打麻將,都載你一起出門看海。」
 
我淡淡笑著說:「那我是不是應該說謝謝?」
 
「謝什麼謝?」你轉頭望著我,伸出右手握住我的左手。
 
無論那是預告或者約定?我也明白,凡事既有開始,必然也有結束的一天。我既已獲得以前從未想像過的滿足,了無缺憾。你未完的人生旅程,我也不吝賜予你祝福,儘管我們的終點不同,但那無損於曾經擁有過的歡樂與回憶,是吧?
 
當一切趨於完美,人很自然地會喪失警覺,傾向自私,沉溺於兩個人的世界。其他人便無合適的空間與對應關係,繼續以過往親密的形式存在,我和陳即是如此。
 
他一次都沒問,但我知道,他一定感受到了我心中壓也壓不住的幸福與甜蜜,我或許錯估了他表面上波瀾不興的掩藏。他的還好,其實一點也不好。我向來引以為傲,見微知著的預感哪裡去了?我知道他和小志之間依舊時好時壞,彷彿永遠處於暴風之中……
 
或許也因為這樣,偶有無風、無雨的難得時分,讓他們深切慶幸彼此的存在,得以相互扶持、依賴,激發並輝映出那渺茫卻偉大的幸福感,忘卻現實中所有問題。陳的答案始終如一,因為小志的笑容……
 
我真的不明白,同時愛著又恨著、快樂著也痛苦著,偶爾夾帶無奈與憎恨的感情,為什麼要繼續呢?陳沒給我答案,當時沒有,以後也不可能。
 
「你最近還好吧?」
 
陳的語氣沒有起伏,「還好!差不多……」
 
我怯怯地問,「所以還是沒上班?」
 
「嗯,他常常有的沒的事情一堆,我也沒辦法安心上班。」我知道陳說的是小志。
 
「那……你上次說的Pub呢?還打算開嗎?」
 
「不開了。」
 
「那你這樣怎麼過日子?」
 
陳愣了好久,「沒問題啦!都過這麼久了,也習慣了。」
 
「你下星期一有沒有空?我去嘉義找你。」
 
「應該沒事,怎麼會挑星期一下來?」
 
我笑著說:「我年假一堆,請一天無所謂吧?」
 
「你自己下來?」
 
「對啊!家偉要上班,我自己坐野雞車下去。」
 
「嗯!你要坐車的時候打通電話給我,比較好抓時間。」
 
「好。」
 
出乎意料的是,陳在周六晚上打了電話給我。「我星期一可能不在,你不要下來。」
 
「你要去哪?不是說沒事?」
 
「臨時有事,我都安排好了。」
 
我只覺得怪怪的,卻沒多問,「喔!我假都請了……」
 
「抱歉啦!我怕你白跑一趟。」
 
「那你好好保重。」
 
一小段沉默之後,陳忽然說:「我希望你跟你家偉會有結果,無論哪一種結果都好。還有,我很高興認識你,我跟小志的事,還是跟你說聲對不起……」
 
「幹嘛對不起?我又沒有怪過你!真的。」
 
「我知道你沒怪我,不過該道歉的還是得道歉。」
 
「喔!那你自己好好保重,有事打電話給我。」
 
「好,早點睡吧。」
 
掛上手機,有那麼一瞬間,我總覺哪裡不對勁?但又說不出口。
 
「小建建你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我星期一不下去了。」
 
「是喔!那我就不必載你去嘉義,也不能順便回家看一看……」
 
「你請假?」
 
你點頭笑著,「本來想明天再跟你講的。」
 
「那你自己回去吧!」
 
「我又還沒跟家裡人說要回去……你不去嘉義,那我就不回家啦!」
 
「沒事請假幹嘛?」
 
你得意地說:「我也有年假啊!既然不下去,我們明天就出去玩,可以跑遠一點,不必急著趕回來。」
 
我無意識地點了頭,總覺得陳似乎哪裡不太對勁?但卻一點線索也沒有。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