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月夜行 (06.最終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天空帶著亮度的深藍色,越往暗處,星光顯得愈發燦爛
喝下最後一口清酒,阿榮嚷著:「老闆,我要外帶兩個梅子飯糰。」說完望著信諺:「你有吃飽嗎?」
 
信諺點頭笑著:「你今天應該吃得很過癮吧?」
 
「跟以前差不多啊!」阿榮仔細想了一下,臉上綻著笑容:「只是沒想到,你今天陪我喝了不少酒。」
 
「因為天氣冷,外面又下雨……」
 
「嗯!要不要多叫兩個飯糰給你帶回去?」
 
信諺搖頭:「不用了,我吃很飽。
」接著又說:「等一下先去附近逛一逛,等酒退一點,才可以開車。」
 
阿榮刻意睜大眼睛:「你管這麼多啊!」
 
信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不然你以後都自己喝。」
 
阿榮笑著說:「好啦!想也知道我開玩笑的。」
 
「你就只帶兩個飯糰回去?」
 
「飯糰還可以熱,日本料理沒什麼好外帶的!」
 
信諺同意地點了頭:「也對!你老婆不愛吃壽司,生魚片外帶也有點怪。」
 
結完帳,兩人一同步出店門口。路燈的白光中映著雨絲,天氣微涼。
 
阿榮搭著信諺的肩,兩人共撐一把傘。阿榮笑著問:「今天要走多遠啊?」
 
「走到酒退啊!」
 
「那還不如找家咖啡店坐,現在下雨,林森北路也沒什麼好逛的。」
 
「也不是要逛,只是走路,讓酒精揮發。」信諺接著又說:「不然走去中山北路好了,那邊感覺比較美。」
 
阿榮無異議地聳著肩:「好啊!」阿榮的手指時而用力捏著信諺的肩膀,十足溫柔的舉動,像是為即將到來的分別預先暖身。
 
「這次下去還好吧?」
 
「很好啊!」阿榮接著說:「現在對我來說,去哪玩意思都差不多……倒是你,沒玩夠就要回台北,應該有點意猶未盡吧?」
 
信諺立即反駁:「哪會啊!要不是糖糖一直邀,我其實不太想出門。」
 
「你還那麼年輕,怎麼那麼懶?連出門玩都不帶勁。」阿榮笑著說:「難怪你會看上我……我再過幾年,可能就玩不動了。」
 
「難得有時間在一起,就算都在家裡,也無所謂。」信諺淡淡地說。
 
阿榮好奇地問:「你現在是在抱怨還是在撒嬌?」
 
「都不是。」信諺用肩膀輕輕撞了阿榮:「我只是在陳述一種事實而已。」
 
阿榮心滿意足地說:「我知道啦!你不是個貪心的人。」
 
「不是我不貪心,只是我也沒辦法貪心,你是什麼狀況我知道啊!習慣就好了。」
 
「嗯!」阿榮頓時擁緊信諺:「只要你不覺得委屈就好了。」
 
「那你呢?你會委屈嗎?」
 
阿榮搖著頭說:「當然不會,等你有一天到我這個年紀你就知道了,人生也沒什麼好要求的。雖然時間點是有點晚,不過如果真的提早,我的人生大概也不一樣了……不管怎麼說,過去的都過去了,時間也沒辦法重來,我現在能做的,就是把握眼前,其他的……真的不重要了。」停頓了一會:「至少認識你,這輩子也算沒有遺憾了。」
 
信諺詫異地望著阿榮:「幹嘛突然把話題講得這麼嚴肅啊!」
 
「會嗎?」
 
「當然會啊!還真像老人會說的話……」信諺笑著說。
 
阿榮沒再答話,手依舊搭在信諺肩上,兩人徐徐地在雨中漫步。
 
 
風暖暖的,馬路兩旁盡是攤販。有賣海灘鞋的、烤小卷的、T-shirt等各式各樣的小販。
 
「還是一樣走到沙灘嗎?」糖糖問道。
 
「隨便。」Ben笑著說:「只是今天你不能再喝啤酒了……」
 
「愛計較!你是嫌我重?還是覺得揹我回飯店很丟臉?」
 
「都不是。」Ben接著說:「而是這段路有點遠,今天再背你,恐怕沒辦法走回去飯店……」
 
糖糖呵呵笑著:「你也會累啊!我還以為你體力多好咧!」
 
「我昨天可是把你背回去了。」Ben用著炫燿的口吻。
 
「那是因為學長在吧?」糖糖調侃似地說:「你那麼愛面子,一定會撐的……」
 
「早知道就把你丟在沙灘上。」Ben用力推了糖糖一把:「讓你被海水捲走。」
 
糖糖得意地笑著說:「至少學長不會不理我……」
 
兩人逐漸遠離喧囂繁華的區塊,路上的行人三五成群。海風潮濕中帶著暖意,天空仍是帶著亮度的深藍色,越往暗處走,星光顯得愈發燦爛。最末,兩人坐在沙灘上,望著遠處的浪緩緩推進。
 
「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Ben問道。
 
糖糖點頭之後,沉默了一會。「我是想說,不管你將來要結婚?或是喜歡上別人?你都能跟我說一聲……」
 
「怎麼突然講這個?」
 
糖糖極力輕描淡寫地說:「我們從來沒聊過這個,反正剛好想到,就聊一聊啊!」
 
「然後呢?你繼續說……」
 
「我也不是真的在乎我們會在一起多久這種問題,我只是不希望我將來是最後一個知道……或是我們以後連朋友也做不成,感覺都不好。」
 
「嗯!我懂你意思。」Ben望著糖糖:「是因為信諺的關係嗎?」
 
「多少有一點!」糖糖接著說:「雖然我不清楚你跟學長以前是怎麼一回事,不過他很難過是真的……我也不能說是誰對誰錯?只是,我不想什麼都不知道,或是到最後一刻才知道。我跟學長個性不一樣,真的必要的時候,我希望你直接告訴我,你可以答應我嗎?」
 
「好,我知道了。」
 
「那就好。」糖糖笑著說:「我還是很想喝啤酒耶!」
 
「你到底是真的想喝啤酒?還是想要故意虐待我?」
 
「那你比我早喝醉啊!我就背你回去。」
 
Ben站起身,無奈地笑著:「要喝就走回去買!」
 
糖糖伸出雙手:「拉我一下!」
 
Ben使勁拉著糖糖的雙手,笑著說:「你好像變胖了。」
 
「屁啦!你亂講。」糖糖急忙拂去身上的沙,接著又說:「你不覺得兩個人一起看月亮特別美嗎?」
 
「有嗎?」
 
「當然有,這樣月亮就不寂寞了,我們也不會覺得孤單。」
 
Ben開心地笑著:「你說有就有吧!」
 
「兩個人的月亮當然比一個人的月亮熱鬧啊!道理這麼簡單……」糖糖仰起頭,望著天空,雙手推著Ben的肩頭,滿足愉快地笑著。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