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月夜行 (05.旅程)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帶著不捨與告別般的宣示,百般眷戀地手貼著手
筆直的公路兩旁堆積著烏雲,爬上了三義附近的陡坡,雨便開始下了。
 
信諺搖著頭:「台北一定又是又濕又冷的天氣。」
 
阿榮淡淡笑著,然後伸出右手撫著信諺的手。
 
「有時候感覺你還真黏人。」信諺一邊笑著,同時望著阿榮:「你對你老婆也會這樣嗎?」
 
阿榮搖頭,隔了一會才說:「還不是因為喜歡你的關係。」
 
信諺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詫異地皺著鼻子:「你今天好像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
 
「沒啦。
」臉上的笑意依舊,信諺卻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心中的感受?阿榮其實也沒什麼明顯改變。印象中,每次的旅程開始,他總會在遊客稀少的途中,像剛才那樣搓弄著自己的左手。更多時候,則是在即將抵達兩人分手的路口,帶著不捨與告別般的宣示,百般眷戀地手貼著手。而今天,時間點似乎提早了,車子才剛過三義,離台北還遠著呢?
 
「有話就說啊!」阿榮朝他望了一眼。
 
「真的沒啦!」信諺使勁搖著頭:「就只是覺得你今天不太一樣。」
 
「沒吧!反而是你今天比較安靜。」
 
信諺開心笑著說:「是我這兩天都沒唸你?還是唸得不夠多?突然有點不習慣嗎?」
 
「哪是啊?」阿榮急忙解釋:「你沒不開心就好了。
 
「認識你以後,我一直很開心啊!」信諺說完手指扣著阿榮的手。
 
「那就好……」阿榮輕輕嘆了氣:「不然我好像應該給的都給不完全,感覺永遠是虧欠,有時候想起來,覺得人生真是一種磨難。」阿榮接著說:「對我老婆倒還好,倒是對你比較過意不去。」
 
「神經!」信諺詫異地望著阿榮:「你果然是老頭,感慨特別多。」說完擠出微笑:「專心開車啦!」
 
「你大概很難體會我的心情。」阿榮繼續又說:「有時候我會想,如果你跟我們住在一起,生活或許會更好吧?我可能有點一廂情願,但我總覺得我老婆搞不好會同意。」
 
「別鬧了。」信諺搖著頭說:「如果我是你老婆,難過都來不及了,外遇也就算了,你還喜歡上男的,怎麼可能會沒事?」信諺調侃著說:「那是因為你很大男人,你老婆不想跟你吵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如果再年輕個十歲,我想情況可能會很不一樣。」
 
「你意思是?」
 
「我也不知道,這種事一想就覺得好複雜,我跟你兒子也差沒幾歲,感覺就有點怪。」信諺接著說:「而且要是一旦鬧開,應該缺點比較多吧!日子怎麼過下去?」
 
「我倒是沒想這麼多,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阿榮淡淡地說。
 
「我有時已經覺得自己是第三者了,你就別再想一些有的沒的,增加我的負擔。」
 
「好啦!你不會覺得太委屈就好。」
 
「哪有什麼委屈的?一開始就知道了啊!我沒想過要改變,可以維持下去就好了,你不要自己在那邊胡思亂想,然後做出什麼白癡的事情。」信諺語帶警告地說。
 
阿榮無奈笑著:「知道了啦!這樣說我,好像我是你兒子咧!」
 
「會嗎?我有很兇嗎?」
 
阿榮揚起眉笑著:「還好啦!也不知道為什麼給你唸就覺得還好,可能習慣了吧!」
 
「你就直接說你怕壞人不就好了,真是的。」
 
車廂中漾著寧靜的甜蜜。「我們到台北一起吃完晚飯,我再送你回去。」
 
「好啊!你還是一樣,吃過飯送我到捷運站就好了,我不喜歡送來送去。」
 
「嗯!知道了。」阿榮開了雨刷,專注地望著前方。
 
糖糖翻了身,瞇著眼望向海面,然後坐起身:「我們回去休息一下好了,感覺好累。」
 
Ben笑著說:「連玩你也覺得累?難得有陽光可以晒,你不多享受一下?」
 
糖糖使勁搖著頭:「我都覺得有點昏了……」
 
「那走吧!我們回飯店。」Ben拿起背包,然後起身拍了下附著在身上的海沙。
 
「學長他們不知道到哪裡了?」
 
「大概到台中了吧!」Ben思索了一下:「怎麼了嗎?」
 
「沒啊!只是覺得大家一起出門,他們先回去,感覺有點怪。」
 
Ben輕輕點著頭:「可能是因為阿榮要上班吧!」
 
行經小販,糖糖買了兩顆椰子,待小販剖去外皮,插上吸管之後,先遞給了Ben:「如果學長現在沒對象,我們也沒在一起,你又遇到他,你還會想跟他在一起嗎?」
 
Ben猶豫了一下,然後望著糖糖:「會,不過信諺好像沒原諒我,不可能會跟我在一起,所以想也沒用。」
 
「是喔!」糖糖啜了一口椰子汁,身心頓時感到清涼:「那你有跟他說清楚嗎?」
 
「有些事情過去了,當時沒處理好,事後也很難彌補。」Ben接著說:「我比較訝異的是,他怎麼會跟阿榮在一起?不太像他的作風……」
 
「他們相處的狀況我是不太清楚,不過感覺他們在一起很好啊!至少我就沒聽過學長抱怨。」
 
「阿榮結過婚,年紀又那麼大。」Ben有點輕蔑地說:「再怎麼說,當第三者總是不好。」
 
糖糖愣了一下:「那如果有一天你要結婚,我們怎麼辦?」
 
「可能就把這一切忘了,過著和一般人一樣的生活。」Ben認真地說。
 
糖糖回頭瞥向天際,太陽被山擋住,天空依舊蔚藍,遠處的風車緩緩地擺動著。「所以就算我想當第三者也沒機會……」糖糖無奈地笑著說:「是這意思嗎?」
 
「欸!我們現在不要談這個好嗎?出來玩就應該開開心心的。」Ben藉機雙手搭著糖糖的肩,推著他往前。
 
「早知道我們就留在美國就好了。」糖糖忽然有悔不當初的感慨。
 
「我還是得回來啊!」Ben接著又說:「你也知道,我遲早還是會結婚的。」
 
「是啊!只是知道跟接受還是兩碼事,現在認真想起來,就覺好像錯了。」
 
「不知道的事情我也不敢給你保證,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到時候再說吧!」Ben勉強打起精神:「你晚上想吃什麼?我們好好吃一頓,明天再去泡溫泉。」
 
糖糖再次回首,海灘上依舊人潮洶湧,金黃色的光芒在海面上閃耀,遠處核電廠附近,因為光影的關係有些黯淡,景色很美,但卻有點末日的味道。「嗯!先回去沖個澡再說吧!」
 
「別想那麼多啦!你笑起來比較好看,板著一張臉,就一點都不陽光了。」
 
糖糖硬是擠出笑:「知道啦!」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