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情存在的理由 (64.哀愁)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安全感這種東西到底要怎麼給?
叫醒了Tony之後,Eric淡淡地說:「記得帶早餐,飲料你自己買,我只做了三明治。」
 
Tony甜甜笑著,怯怯地問:「你覺得我今天請假怎麼樣?」
 
「沒事幹嘛請假?我今天很多事情要忙,你待在家裡,我也沒時間陪你。」Eric直接把話說清楚,愣了一下之後才說:「你下班可以回來就早點回來,吃完飯,我們再出去走一走,這樣好不好?」
 
雖然有些失望,不過Eric的話合情合理。Tony勉強站起身:「好啦!那我就去上班,不過我明天要請假喔!我先跟你說……」
 
Eric回以微笑:「好啦!起來了囉!不要我一進去,你又給我躺下去。
 
Tony邊搔著頭,一走向浴室:「我會這樣嗎?」然後笑著說:「好啦!你再去睡一下。」
 
Eric望著他,略帶無奈地笑著說:「你還真的是不關門?」
 
Tony略帶尷尬笑著:「你又不是沒看過……我就習慣了啊!」解完小便,洗了手,然後走出浴室:「過來親一下,再回去睡覺,我要去辛苦賺錢了。」
 
Eric不以為然地笑著說:「是啊!你好辛苦喔!」
 
Tony直接吻了Eric。「Jimmy一定要明天搬嗎?」
 
Eric點頭:「你要是嫌麻煩,我陪他過去就好,你在家休息,我們原本也沒打算要你請假。」
 
「我不是那意思啦!」Tony急著想澄清:「我只是在想你明天下午的飛機,跑來跑去不會累嗎?」接著又說:「反正Jimmy又不趕時間,等我放假再幫他搬也可以。」
 
「沒關係啦!倒是我不在的時候,你可自由了。」
 
Tony笑著說:「幹嘛這樣講?你會擔心啊?」
 
「你到底是要不要上班?一直講話,趕快刷牙啦!想說什麼,晚上再聊。」Eric接著說:「我要回去睡了。」
 
Tony依然綻著笑容,點著頭:「去吧!」
 
 
「我覺得我明天休息一天,我東西改天再搬,我們出去大吃大喝好了。」Jimmy一邊思索著。
 
Eric半調侃似地說:「不知道是誰前陣子這個不吃?那個也不敢多吃?就是愛吃麥當勞……」
 
Jimmy噘起嘴笑著:「你很沒禮貌耶!」然後輕撫著自己小腹,帶著抱怨:「你又不是不知道,瘦的人有肚子就是很難看,衣服一穿緊一點,想藏也藏不住。」
 
Eric點頭表示同意:「反正Tony明天要請假,多個人幫你搬也好,中午再一起吃個飯就好了。」
 
Jimmy吐出舌頭笑著說:「那Tony應該會心裡很悶吧!你明天就要去大陸了,還忙這些……」
 
「不會啦!他對朋友都滿好的。」Eric望著Jimmy,欲言又止地說:「你這次,就好好跟阿元在一起……」
 
Jimmy正經地點了頭:「我知道!你放心。」接著又說:「這次回來,如果Tony還是一樣,你就不要再出去了,我看你們很好啊!」
 
「嗯!半年以後就知道了。」
 
Jimmy睜大眼說:「你有放假就可以回來啊!不然約香港還是哪偷情?應該也不錯。」說完呵呵笑著。
 
「他沒什麼好擔心的,反正,他要是可以等就等,不能等也不勉強。」Eric淡淡地說。
 
Jimmy望著Eric說:「放心啦!我會幫你看緊他。」
 
 
「要Tony陪你上去嗎?」Eric問
 
Jimmy搖頭笑著:「不用啦!他這個時候跟阿遠碰面也很怪吧!」說完便打開車門:「我把鑰匙拿給他,就下來了。」
 
Eric急忙提醒:「你LV包不是要還他?」
 
Jimmy笑著轉身:「對喔!差一點忘了。」接過了Eric遞給他的LV包:「等我一下喔!我馬上下來。」
 
望著Jimmy走遠,Tony才開口:「你去大陸,自己小心一點。」接著又說:「我要是有寫信給你,一定要回喔!」
 
Eric笑著說:「你昨天講過了……」
 
「怕你忘記啊!」Tony略帶埋怨地說:「每天睡前要打手機給我。」
 
「如果不呢?」
 
「那……你回來你就知道。」Tony認真地說:「我很有原則的,答應你的事就會做到。」
 
Eric含笑不語。
 
「你是不信還是怎樣?」Tony爬向後座,伸手拉住Eric的手。
 
「喂!這邊人很多,你想幹嘛?」
 
Tony心無畏懼:「只是手牽手,外面又看不到。」
 
「該說的我都說過了,你自己看著辦。」Eric接著說:「反正我回來前,如果真的怎麼樣?也ok。」
 
Tony有點懊惱:「你是不相信我,還是擔心啊?」安全感這種東西到底要怎麼給?承諾跟保證好像都不管用。
 
Eric微笑著說:「反正好好過日子就對了。」
 
「嗯!等你回來,我們一定可以更好的。」Tony只覺自己心裡很甜,但也有一點哀愁。
 
 
打開大門那一刻,Jimmy便聽見了交談的聲音,愣了一下,然後刻意清了清喉嚨。
 
阿遠沒變,還是坐在沙發上看報紙,隨後轉頭望著他,臉上有一絲驚訝,就像並不指望但卻偏巧在路上不期而遇那種表情。
 
Jimmy尷尬地說:「沒打擾你吧?」
 
阿遠站起身:「沒。」
 
「我來把包包還有鎖匙還給你……」Jimmy把眼神瞥向臥室,等待著。然後將包包及鎖匙一併放在茶几上。
 
突然,他看見小志從臥室走了出來,四目相接那一刻,除了尷尬,悲哀與心痛同時湧上心頭。急忙說:「那我走了。」再見和祝福則都省了。
 
小志杵在原地,如同冰封,阿遠亦然。
 
隨著電梯下降, Jimmy只覺腦海一片空白,心卻酸了起來,眼睛也是。自己彷彿自現實被抽離,除了難過再無其他感覺。
 
 
「你哭什麼?」Eric發現Jimmy臉上的淚痕:「吵架嗎?」
 
Tony急忙回頭望著Jimmy:「發生什麼事?」
 
Jimmy先是搖頭,隨後抽搐著,直到再也壓抑不住,大聲哭著說:「他居然跟小志在一起……」
 
「就算我有錯,但是……但是……我也沒有小志差吧!」Jimmy臉上的淚如泉湧:「早知道我就不來了……」
 
「如果小志做的都不算什麼?那我根本也沒怎樣啊!」Jimmy覺得自己委屈極了。
 
Jimmy和阿遠都是朋友,Tony實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Eric急忙抽了面紙遞給Jimmy:「不要哭了啦!哭也沒用。」
 
Jimmy點著頭,但還是落著淚。
 
「開車啊!我們還待在這幹嘛?」Eric嚷著。
 
Tony回過神,急忙將車駛離。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