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不愛了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日子很快又和過往一樣,歲月依舊流轉
他看起來壞壞的,靠在黑暗中的一角。充滿慾望的眼睛發著光,頻頻打探的視線不斷在自己身上掃描,隔著水氣,依然發著亮,像夜裡不滅的螢火。胸前張牙舞爪般的刺青很明顯,看著他的人很多,他卻偏偏一直望著自己。
 
只見他緩緩移動,朝著自己而來,臉上帶著淡淡地笑。他的輪廓逐漸清楚,上半身劃開一道道水波,身後拖著長長的漣漪,下半身若隱若現。
 
肌膚相觸的那一刻,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結過婚,還有一個國小六年級的男孩。後來離婚了,但仍跟他的妻子住在一起。
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責任。他這樣說。
 
愛有很多種,每個人的狀況不同,要的東西也不一樣。
 
他總利用出差的時候到自己住處,享受難得卻甜蜜的夜晚,因為愛,也因為慾望。知道自己不能強求什麼,所以安份。沉默的時候居多,愛情裡慣有的無言卻象徵默契的時分,自己從未厭倦,而他,總是帶著一抹神秘的笑。
 
自己不過是因為思念,所以上台北時打了一次手機給他。隨後他生氣,抱怨他破壞遊戲規則。全無音訊隔了好長一段日子,他才又再度出現,日子很快又和過往一樣,歲月依舊流轉。
 
撫著他胸前的刺青,心裡卻有無限感慨,這愛很甜,但也很苦。但就是放不掉,怨自己沒有用,卻不能怪對方狠心。只能繼續與時間、還有心中的無奈拔河,輸的當然是自己,沒一次例外。
 
「你愛我嗎?」他問。
 
刺青的男子理所當然地回答:「不然就不會跟你做了……」
 
望著他在微光中的身影,除了充滿慾望的眼睛炯炯有神,其他都是暗的。
 
那回他生病,除了藥,更迫切需要的是擁抱,或是一杯白開水。怕刺青的男子生氣,沒敢打手機,改發簡訊。然而一切彷彿石沉大海,什麼也沒有。
 
大病初癒之後,心卻很痛,像是忽然有了眼睛,看清了一切。然後等著,自己可以接受這樣的結果,一退再退,但形式上必須修正一下,至少自己應該擁有一些別的……
 
抱著舊地重遊,或是一點點紀念的企圖,他重回那個浴池。
 
這回沒看見他胸前的刺青,卻看見他背後同樣的圖案。自己在浴池外頭,他則在浴池裡頭,同樣劃起一道道長長的水波,迎向靠在角落的另一名男子。
 
自己突然覺得好想笑,轉身迎向冷水池,隨後縱身一躍,激起一陣陣水花。心臟差一點瞬間停止,不過自己並沒死……還是活得好好的。
 
著裝之後,他拿起手機,一次又一次地撥,最後拿起手機發了簡訊,也沒特別說什麼,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
 
於是只有簡單的三個字:「不愛了。」然後在天色朦朧的晨光中,一步步緩緩地離開。心裡想著,他的小孩應該也快國中畢業了吧?
 
 
 
 
 延伸閱讀:

十八歲的夏天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