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情存在的理由 (59.悵惘)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只是……愛都愛了,現在要換也來不及
「喂!你真的不出門?」Jimmy在臥室喊著,一邊著裝準備出門。
 
Tony猶豫著,Eric的裝備總算都湊齊了。一個人待在家裡實在有些無聊,就算是玩遊戲也稍嫌冷清。
 
Jimmy繼續連哄帶騙地說:「你不是也好幾天沒去健身房了,走啦!一起去運動,要不然你一個人待家裡幹嘛?順便吃完午飯再回來啊!今天又不會有人弄東西給你吃。」
 
Tony最後點了頭:「好吧!」隨後走進臥室,將換洗衣物擺進背包裡。
 
 
正當Jimmy在開車的時候,手機響了,Jimmy匆忙戴上耳機:「喂!你好。
 
「我阿遠!有沒有吵到你?」
 
Jimmy心中有些驚訝,但從阿遠的口氣聽起來,這通電話絕對沒有安慰或是挽回的意圖。「沒有!我正在開車。」
 
「嗯!我只是要跟你說,我這兩天人都在台中,你如果想回去搬東西,可以回去拿。」
 
「喔!」還好心中期望並不高,所以也談不上失望,Jimmy想了一下:「那我這兩天打烊過去好了。」
 
「好,那你忙,沒事了。
」阿遠說完便掛上手機。
 
發現Jimmy表情有些落寞,Tony好奇地問:「誰啊?」
 
「阿遠啦!」Jimmy一邊取下耳機。
 
「喔!還好吧?」Tony怯怯地問。
 
Jimmy點頭:「還好,他叫我有空回去拿東西……」心中忽然有些失落,不知道是因為自己還有眷戀或是虧欠的緣故?抑或只是不滿阿遠的無情,總之,和自己想像中的發展落差太大,阿遠連句安慰的話都沒說,就連基本的問候也沒有,心情瞬間抹上一層灰。
 
阿元今天會來店裡,如果沒意外的話,自己搬去跟阿元住的機率應該有八成。雖然桃園離台北有段距離,不過也沒多遠,至少…….自己不必再一個人過日子。無意間瞥向Tony,心裡突然有種莫名感傷,無論自己搬不搬?但實在無法一直瞞著Tony。Tony好像更慘,最後什麼也沒有。他還是覺得Eric跟Tony很配啊!至少他一直死心塌地……
 
「Tony!你有沒有想過找個地方自己住?」
 
Tony直接便說:「沒有。」
 
Jimmy故意曖昧地問:「那你還要繼續跟我一起住啊?你不怕被我……嘿!嘿!嘿!」說完發出淫笑。
 
Tony笑著說:「我是跟Eric住,你是來借住的。」接著又說:「幹嘛?你要找房子啦!」如果Jimmy早點搬走,自己跟Eric相處的機會便會增多,也才可能出現親密的時光,至少可以一起睡。
 
「你巴不得我趕快搬走對吧?」Jimmy呵呵笑著:「只是我要是搬走了,你就得自己一個人付房租喔!」
 
Tony頓時啞口無言,想了一下才說:「為什麼?」
 
Jimmy嘆了口氣:「Eric沒打算租了,他這次去大陸會更久,我是還沒決定,我搞不好會搬去阿元那邊……Eric從台南回來,就要整理東西寄回去囉!」
 
「我怎麼不知道?」Tony有些納悶。
 
「你在上班啊!」
 
「那就繼續租就好了,Eric又不是不回來?」Tony想到什麼說什麼。
 
「我是覺得你也搬走好了,Eric那邊房租不便宜,你一個人負擔會很吃力。」Jimmy希望Tony自己知難而退,接著轉移話題:「那個曹定強還不錯,今天有空一起吃午飯好了。」
 
「什麼意思?」Tony望著Jimmy:「我都跟他嗆過了,還跟他吃飯,很尷尬吧!」
 
Jimmy無奈地笑著:「我都跟阿遠分了,我也沒跟曹定強在一起啊!我只是覺得他人不錯,你們可以認識一下,更何況,他還滿喜歡你的。」試探順便鋪陳,這樣應該沒有違背自己對Eric的承諾。
 
Tony搖著頭說:「我沒興趣。」
 
Jimmy繼續慫恿:「他也很帥啊!跟你不是更配?」
 
Tony約略感到苗頭不太對:「那Eric怎麼辦?我現在跟Eric在一起耶!」然後正經地說:「你是要故意害我,還是怎樣?」自己可不想落得和Jimmy同樣的下場。玩歸玩,愛歸愛,太複雜的狀況,自己無力應付,更何況,曹定強也不是自己的菜,同時自己多少也會考慮到阿遠的想法,他向來重義氣。
 
Jimmy笑著說:「那就算了,我只是順便提一下,想說今天剛好你也出門了。」斟酌了好久,決定繼續旁敲側擊:「那你還是要自己租嗎?如果我搬走的話......Eric會去很久喔!」
 
Tony神情有些凝重:「房租是有點多,以後得勒緊褲帶了。」隨後望著Jimmy說:「我要是真的沒錢,你會借我吧?」
 
面對Tony另類思考所得的答案,Jimmy搖著頭:「如果Eric要你不要等了,你還等嗎?」
 
「除非他親口跟我說,不然……就維持現狀啊!」Tony想起昨天Eric叫他起床的情形,還有特地去買的早餐,甚至那一鍋咖哩?,Eric真的對他很好,這一點無庸置疑。那晚吵架自己是有點過分,也沒好好道歉,不過自己的心意從未沒變。就算生氣,他也是氣過就算了。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要繼續等……」Jimmy小心翼翼地問。
 
Tony肯定地點頭:「那當然,不然呢?」
 
「那你除了裝傻,裝可憐你會不會?」Jimmy笑著說。看見Tony意志如此堅定,心裡有些感動,決定再幫他一下好了。
 
「幹嘛?」Tony搖頭笑著說:「我都直來直往的,沒什麼演技,我也不會騙人。」
 
Jimmy想了一下:「那你聽好了,我只講一次,我可不想賣友求榮。」
 
發現Jimmy刻意收起笑臉,看起來很認真。「你講啊!」Tony一邊洗耳恭聽。
 
「你啊!想辦法多賺一點錢,當初叫你不要借錢給小志,你就不聽,還去跟Eric講,真是輸給你……記得以後別跟Eric吵,就算他有錯,你就忍一下,你讓他三分,他絕對會還你五分的,吃虧就是占便宜啦!這樣懂嗎?他還是覺得你們不太適合……」
 
「我沒有跟他講小志的事啊?」Tony十分詫異。
 
「那他怎麼會知道?」Jimmy也覺納悶:「不管啦!反正你找機會跟他講清楚,可以的話,就給點承諾,不過要你能做得到的喔!不然只會更慘。」Jimmy接著說:「你要是覺得很難,那就……跟Eric做朋友就好了。」說完總算鬆了一口氣。
 
Tony點頭:「大概知道了,Eric什麼時候會回來?」
 
Jimmy皺著鼻子:「我要是問到了,我會跟你講,我也只能幫這麼多,其他看你自己了。」
 
Tony聽懂了,他也知道自己跟Eric的個性差異很大,只是……愛都愛了,現在要換也來不及。不過自己很肯定,Eric也是喜歡自己的。只是不知道是什麼事讓Eric始終如履薄冰?好像從來就不放心。兩個人的關係,看起來挺穩,但又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簡單講,你要讓他先習慣不能沒有你,一旦沒有你,他就會怪怪的,那你就成功一半了。像你之前不是每天寫e-mail給他?有空就陪他打電動,這些都不錯啊!」Jimmy喃喃自語般地說著。
 
聽完Jimmy的話,彷彿見到日出時分的那道綠光,Tony笑著說:「我知道了。」他決定以後多做點事,少開口,就算發火,寧可去搥牆壁,也不還嘴,這樣應該沒問題吧?至於要幫Eric做些什麼?他得再好好想一想。
 
然而一想到這幾天事情的發展,心中有些不安,同時也有點失落。Eric很多話都不跟自己說,他還真愛生悶氣,以後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小志整夜輾轉反側,不斷思考著阿遠的提議。阿遠答應幫助他,會先把部分大筆的債務償還掉。只要自己搬去台北,重新找個工作,然後把那些所謂的奢侈品處理掉,然後得盡量試著適應儉樸的生活。
 
「我只是幫你,我先借給你的,你一樣要寫張借據,然後每個月慢慢還我。」
 
小志昨晚聽見這段話時,不知道阿遠所付出的,應該把它看作是愛?還是一種契約?一份帶著濃厚憐憫成份的契約。心中有點感動,但也有些惶恐,總之,很複雜的感受。他並不如阿遠喜歡自己那般喜歡阿遠……自己心知肚明。
 
「我那邊房間不只一間,你要是覺得不ok,你可以自己睡,我只是這樣提議,我覺得你搬來台北比較好,至少生活不會那麼煩,經濟上也比較沒壓力。」阿遠如同分析師的口吻令他難忘。
 
「我考慮看看,過幾天跟你說。」小志最後有點尷尬地問:「所以你還是喜歡我?」
 
阿遠靦腆地微笑著,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