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大雨的夜晚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如果沉默是無言的抗議,那就這樣吧!
文成拉著行李箱,才剛走出機場大廳,便看見仲傑揮著手,快速跑了過來。
 
「怎麼會是你來接?」文成臉上充滿驚喜。
 
仲傑硬是拉過文成的行李箱,笑著說:「我特地跟老總要求的……怎麼?看到我不高興啊?」
 
文成只是笑著,沒有答話。
 
「因為雨太大了,所以路上有點塞……」仲傑急忙解釋:「你沒等很久吧?」
 
「還好,我只是領到行李走出來看看。
 
仲傑另一手撐開傘:「你在這邊等,我去把車開過來好了。」
 
「不用啦!一起走過去就好了。」文成伸手接過仲傑手上的傘。
 
一樣下著大雨的夜晚,同樣是傘下兩個人的世界。回憶很遠也很近,但心裡有點濕……
 
「這次回來,還是休完假就回去嗎?」仲傑問。
 
文成點頭:「嗯!待日本待習慣了,沒事早一點回去比較好。」
 
仲傑只想和文成敘舊:「這次難得回來,找時間吃頓飯吧?」上回兩人見面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佳玲也很想見你……」
 
「看看啦!如果有時間,當然好啊!」文成心裡其實一點都不想。看見仲傑已經悲喜參半,安慰回憶的成分或許大些,至於仲傑的老婆?見不見其實一點都無所謂。
 
自己可是經過一番刻骨銘心的掙扎,最後才決定自我放逐到海外的。而非像仲傑所想的,自己是義不容辭地頂他的缺,讓他能夠繼續留在台灣。他所做的一切並非為了偉大的友情,而是眼不見為淨、自私的愛情。只是仲傑大概從不知道自己喜歡他吧!
 
三年改變了什麼呢?有啦!仲傑身上的古龍水味道換了,看起來更像個已婚男人,被照顧得好好的,有一種安詳、溫馨的氣質。至於自己的回憶,似乎一點也沒變淡,就像現在的大雨,毫不保留地傾盆而下。
 
「這次有個機會可以留在台灣,你要不要?」仲傑問道,同時按了汽車遙控鎖。
 
文成搖著頭:「不用了吧!我早就死心了。」這話一語雙關,不過只有自己明瞭。「死心」用說的好簡單。
 
「待在台灣不是很好嗎?」仲傑把行李箱放進後車廂。
 
哪裡好?一點都不好。文成藉機跑步到前座,打開車門,避掉了回答。
 
仲傑坐進駕駛座,發動引擎:「你還記得上次我們一起坐車是什麼時候嗎?」
 
當然記得,文成打死也不會忘記:「記得啊!那天你喝超多,連開車都差點撞到安全島,要不是我拼命勸,你還打算一路開回台北咧!」
 
仲傑點頭笑著,然後開了音樂,接著倒車。
 
車廂裡播放著王菲的「乘客」。望著雨水不斷濡動著的車窗、窗外漆黑的天色、車裡一模一樣的音樂、以及高速公路上的風景,這一切恍如隔世,卻好像那天晚上的情景重現,回憶果然是揮之不去、呼之即來的可怕東西。
 
車廂裡一片沉默,只有王菲持續唱著:「這旅途不曲折,一轉眼就到了,坐你開的車,聽你聽的歌,我們好快樂。」文成心中不免懷疑,今晚的一切,似乎都是仲傑事先安排好的。
 
「我有件事一直想跟你說……」仲傑一邊注視著前方。
 
文成好奇地望著仲傑:「什麼事?」
 
「那天晚上在休息站,我不是靠在你大腿上睡嗎?」
 
「嗯。」文成有些吃驚,仲傑不是睡著了嗎?
 
仲傑有些欲言又止:「我只是想說,我以前說過的話,就算是認真的,你也別當真了……」
 
「如果你是女的,我就娶你?」是這一句?還是「就算我結婚了,我們以後還是好朋友?」無論哪一個?反正結局也不會變,現在都不重要了。文成搖頭笑著:「你說過的話那麼多,我哪記得住?」從高中到大學,兩人退伍之後又是同事到現在,往事交集的部份,可能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那就別等了,不管你將來怎麼樣?反正我們都是好朋友,只是我……我的人生改不了了。」仲傑像是急著一口氣說完。
 
文成點頭微笑著。原來那晚自己的告白,仲傑還是聽見了,他沒醉,只是自己太大意。那晚內心波動的情緒,就像那天晚上的大雨,也像此刻的大雨,毫不保留。
 
不過總會雨過天青的。
 
「你的人生改不了,我的也變不了……」文成淡淡地說:「我還是休完假就回日本!」
 
仲傑體貼也無奈地說:「你覺得好就好。」隨後嘆了口氣。
 
望向窗外,文成只覺重逢並無欣喜,反而多些苦澀。如果沉默是無言的抗議,那就這樣吧!如果沉默同樣代表默認,還是這樣啊!好像沒什麼不一樣?輕輕地說:「我知道。」
 
王菲還是唱著:「我是這部車,第一個乘客,我不是不快樂,天空血紅色,星星灰銀色,你的愛人呢?
 
大雨依然滂沱……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