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情存在的理由 (56.意志)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人生本來就是場賭局,勝負機率各半,沒什麼好抱怨的
Jimmy結完帳,關上鐵門,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出大樓,步向立體停車場。坐進駕駛座,那種徬徨不安、漂浮的感覺,再度湧上心頭。Eric的家很溫暖,也很舒服,但終究不歸屬於自己。朝照後鏡望了一下,腦海中忽然出現阿遠的身影,埋首於繪圖桌前專注畫圖的模樣……輕輕嘆了氣,接著搖頭,緊接著發動引擎,最後決定先打通電話,探探虛實:「我Jimmy啦!要我帶什麼東西回去嗎?」
 
Eric對著Tony比了暫停的手勢,隨後想了一下:「應該不用吧!我有煮綠豆湯。」
 
「那我就直接回去囉!」Jimmy心想Tony應該什麼都還沒說吧?不然Eric的反應應該不會這麼「正常」。
 
Tony確實什麼都沒說。Jimmy的話帶給他靈感,他決定拿信用卡預借現金,這樣誰都不必麻煩,而且神不知鬼不覺,只是自己得省吃儉用就是了。搬來Eric這邊和過去住在阿遠那邊的情況近似,而且還更省,因為Eric還會弄晚飯給他吃,晚上則大半都待在家裡打電動,除了加油錢和每天的午餐,花費確實省到不能再省了。
 
Jimmy一進屋裡,並沒有嗅到異常的氣味。Eric和Tony一如往常,和樂融融地並肩玩著魔獸,心中不免感嘆,他們倆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只要Tony不會偶而異想天開做出一些蠢事的話……
 
「喂!你是不是應該去睡了?」Eric像是提醒似地說。
 
Tony得意地笑著:「我明天休假。」
 
Eric望著他,半嘲諷地說:「沒事幹嘛一直休?做一休一啊?」
 
「你都還天天玩咧!」Tony不服氣地說:「我不過才休兩天。」
 
「那先說好喔!明天地板給你拖。」Eric想了一下:「床單好像也該洗了。」
 
Jimmy看著電視,一邊聽著他們的日常對話。對嘛!這樣才像話,比較像住在一起的感覺。
 
Tony急著把事情弄清楚:「拖地是ok,洗床單是說給我聽,還是要我做?」
 
Eric笑著說:「緊張咧!我又沒說要你洗。」
 
Tony笑著說:「我只是問清楚,就算是要我洗,我也ok啊!反正是洗衣機洗!」
 
Eric搖著頭說:「那台洗衣機哪洗得動啊?是送洗好嗎?」
 
Tony急忙緩頰:「幹嘛這麼兇!送洗就送洗……明天我拿去送洗,這樣你高興了吧?」
 
 
Jimmy洗完澡,站在浴室門口:「Tony!你很久沒去健身房了吧?」
 
Tony淡淡地說:「還好吧?三天還四天……」
 
「你今天還是要睡沙發嗎?」Jimmy既像存心取笑也像打探。
 
「嗯!」Tony注視著電腦螢幕:「你可以安心去睡了,整張床都是你的。」
 
「那我先去睡了喔!」Jimmy一邊走向臥室。
 
Eric忽然說:「你沒事吧?」
 
Jimmy詫異笑著:「沒啊!你沒事也早點睡,玩遊戲不用那麼拼吧?」說完便走進臥室。
 
「等我一下。」Eric對著Tony說。然後站起身:「還是你要先去洗澡?」
 
「幹嘛?」Tony問。
 
「Jimmy好像有事,我去跟他聊一下。」Eric說完便往臥室去,同時還把門帶上。
 
Tony愣著,沒有答話,最後決定先把物品欄裡的東西整一整。
 
「你是不是有事?」Eric坐在床沿。
 
Jimmy舒適地躺在床上:「沒啊!哪有什麼事!」
 
Eric不太相信:「真的?」
 
Jimmy笑著說:「拜託,你會不會太敏感?我好得很,能有什麼事?」接著說:「這幾天麻煩你了,害你跟Tony不能有美滿的性生活……」
 
Eric不以為然地說:「神經,真的沒事就好,你睡吧!」
 
Jimmy一度想把Tony打算調錢幫忙小志的事情說出來,幾經思考之後,決定隻字不提。反正一碼歸一碼,Tony要怎麼幫小志是他的事。他如果真要跟Eric開口,那也不干自己的事,反正Eric自有判斷。自己犯不著雞婆,省得到時候萬一他們吵架,Tony怪到自己身上,那才倒楣。
 
 
看見Jimmy推開房門,Tony便站起身,往裡頭望:「Eric沒在裡面?」
 
Jimmy納悶地說:「沒啊!他又沒進來睡……」然後望了一下客廳:「大概是去買早餐吧?」
 
Tony搖頭:「我九點起來的時候,就沒看見他。」
 
Jimmy笑著說:「你不會打手機啊!」說完便往浴室去。
 
Tony拿起手機一撥,才發現Eric根本沒開機。
 
Jimmy一邊刷著牙:「放心啦!不會不見啦!」
 
「那毯子也不是你拿出來的囉?」
 
Jimmy笑著說:「我睡著就跟你一樣,差不多就是頭豬……想也知道是Eric幫你蓋的,雖然我很想,不過我不敢。」
 
「怪了!他一大早是跑去哪?」Tony喃喃自語般。然後到臥室換上長褲。
 
Jimmy盥洗完畢,發現Tony換上長褲,於是便問:「幹嘛?你要出去找啊?」
 
Tony搖頭:「沒啦!我去一下銀行。」
 
「喔!」Jimmy又問:「弄錢給小志?」
 
Tony點頭:「你好了沒啊?」
 
Jimmy笑著說:「你又沒說你在等我……」一邊彎身穿襪子:「你要借你就借,我管不著。我也沒跟Eric說,我是覺得你也不必跟他講,反正不干Eric的事。」
 
Jimmy的話正中Tony下懷,他也不覺得有必要對Eric說。
 
「要載你嗎?」Jimmy問。
 
Tony搖著摩托車鎖匙說:「不用,我騎車去就好了。」
 
順利借到了五萬元,Tony立即到櫃檯匯款給小志。步出銀行門口,便打了手機:「喂!我Tony啦!錢我匯過去了,有空去看一下。」
 
小志急忙坐起身:「謝了!等我有錢再慢慢還給你。」
 
「沒關係!你自己好好保重。」
 
「我知道,我過幾天會上台北,到時候再打手機給你。」
 
「Ok,那就這樣囉!」Tony說完便掛上手機。
 
回到家裡,Eric還沒回來。Tony想了一下,決定把該做的事情做一做,於是先拖了地,然後到臥室把床單換了下來,塞進大塑膠袋裡。
 
Eric直到下午兩點多才出現。
 
「你去哪啊?」Tony劈頭便問。
 
Eric笑著說:「上班啊!」狐疑地望著Tony,像是說穿著這麼整齊,不是上班還能去哪?
 
Tony埋怨似地說:「也不講一下。」
 
「你們都在睡覺,我跟誰講啊?」Eric一邊走進臥室。
 
「你昨天也可以講啊!」Tony接著又說:「手機也不帶……」
 
發現床單已經換過,Eric決定先送去洗衣店。提著裝著床單的塑膠袋,發現床頭櫃上擱著幾張皺皺的單據,於是順手瞧了一下,隨後又擱了回去。走出臥室拍著手說:「辛苦你了!床單換了……」接著發現地板透著光亮:「地板也拖好了。」
 
Tony得意地笑著說:「當然,該我做的我一定會做。」發現Eric往門外走:「你要送洗啊?要載你去嗎?」
 
Eric搖頭:「不用了,我等等回來要睡了,你晚餐自己解決喔!我要補休。」
 
Tony忽然覺得有些失望:「喔!你不玩啊?」
 
「先睡飽再說吧!」Eric說完便走了出去。
 
 
「我的借你補血,不過不准給我玩趴喔!」Eric走到Tony身旁說。
 
Tony信心十足地說:「放心啦!我這麼強。」
 
「那我先去睡了,你加油吧!」Eric說完便走進臥室,這才打開手機,隨即撥給Jimmy:「在忙嗎?」
 
「沒啊!這時候通常只有小貓……你到家啦?」
 
「嗯!早上去公司開會。」
 
Jimmy還是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怎麼了?」
 
「沒啦!」Eric掙扎著,最後還是不敵好奇心的誘惑:「你知道鍾欣志是誰嗎?」
 
Jimmy只覺不妙,Tony那個笨蛋八成還是跟Eric說了。「就阿遠的前B!小志啊!」
 
Eric覺得不太對勁,如果只是這樣,Tony幹嘛匯款給他?「只是這樣……」
 
Jimmy可不想犯上Eric的大忌,他最恨人家騙他了,哪怕是一點點也不行。更何況Eric搞不好早知道了,只是打電話來證實:「他跟Tony也認識!」但他們一度是炮友的關係,則避掉不提。「怎麼了嗎?」
 
「沒啦!只是好奇問問。」Eric淡淡地說。
 
「反正都過去了,他們現在只是普通朋友關係,就算他借錢給他,這也沒什麼!」
 
Eric笑著說:「嗯!我知道啦!那你忙吧!我要來補休了。」
 
「你是應該好好睡一下,晚上見囉!」
 
Eric掛上手機之後,反倒鬆了口氣。同時慶幸自己並沒有回絕公司的提議,還是去大陸吧!
 
雖然這幾天自己心裡反覆猶豫著,老是思索著自己和Tony之間的後續,甚至還想過可以重新找份工作,就此和Tony安定下來,不過,自己顯然再次自作多情,陷得有點深,有點早,所以太一廂情願。人生本來就是場賭局,勝負機率各半,沒什麼好抱怨的。
 
只是沒想到停損點出現了。他沒有怪Tony的意思,但Jimmy話裡的語病,還是被他抓到了。現在是普通朋友,那就表示以前不是……但他們還有連絡,Tony還去預借現金匯給他。這沒什麼不好,或是哪裡不對,只是自己忌諱,同時也不喜歡。感情如果剪不斷、理還亂,他寧可要一份單純一點的。
 
現在認賠殺出,對大家都好,日子可以照舊,沒有半點不同。還好他和Tony的牽扯並不深,現在懸崖勒馬不算太晚,難度也不高,至於Tony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分界線既已劃出,自己便心裡有底。比起最近老是患得患失的心情,清楚了就好,老想著「喜歡」、「不喜歡」?或是可以喜歡多久?然後怎麼一直喜歡下去?眼前的決定相對簡單多了。忽然覺得內心一片澄靜,於是安心地閉上眼,沒多久便睡著了。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