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情存在的理由 (45.疑問)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表面上狀況並沒有明顯改變,但沉默中潛藏著不安
「你今天不去健身房嗎?」阿遠起床之後,拍了拍Jimmy的肩膀。
 
睜開惺忪的雙眼,Jimmy坐起身:「我知道你在生氣,我還是不要去好了。」
 
阿遠愣了一會,隨後搖頭:「我沒說你不能去,重點不在那。」
 
「要不然呢?」Jimmy望著阿遠。
 
阿遠嘆了口氣:「你自己應該知道,凡事總該有個底吧!」說完拿起鎖匙:「我先出門了,你今天自己開車出門喔!我快來不及了。」
 
Jimmy點頭,沒再答話。
昨天晚上回家途中,兩人一路無語,只有音樂粉飾太平。表面上狀況並沒有明顯改變,但沉默中潛藏著不安,一種現狀即將改變的態勢昭然若揭,Jimmy當然知道自己有錯,但還不至於獲得這樣冷漠的對待。阿遠什麼也沒多說,Jimmy則心中暗自祈禱,希望這只是一時的過渡,不會成為將來精神上變相的凌遲與虐待。
 
與曹定強聚會時的快樂心情轉眼煙消雲散,彷彿隔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心有點沉,只覺疲憊、無力,什麼事都不想做。不過店還是得開,拖到快十點,才勉強起身,落寞地駕車出門。
 
曹定強在中午打了手機:「你今天怎麼沒來上課?」
 
Jimmy緩緩地說:「我睡太晚,而且人不太舒服。
 
「沒事吧?」曹定強欲言又止,但決定還是不要多事,他和Jimmy最好自此打住,維持教練與學員的關係就好,不要平添無謂的困擾。
 
Jimmy想了一下:「還好,明天就沒事了。」
 
「嗯,那你好好休息,明天見。」曹定強說完便掛上電話。
 
Jimmy無精打采地點燃薰香,空氣中漾著香味,卻絲毫無助於改變低迷的心情。偏偏生意又超爛,整個下午只做了兩個客人,大半時間都盯著店門口發呆。
 
Tony出現時,臉上一副興師問罪的表情,只是壓抑著,先是冷冷地問:「你們還好吧?」
 
「是沒事,不過我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Jimmy語帶保留地說。
 
Tony吸了口氣:「你不覺得自己有點太超過嗎?」
 
Jimmy望著他沒有答話。
 
「我看你還是不要去健身房了,就算大肚子,也比出軌好!」Tony不吐不快。
 
Jimmy站起身,沒好氣地說:「我不過就是去吃頓飯,又沒怎麼樣!」接著又說:「阿遠什麼都沒說,你是在氣什麼?」
 
「喂!你會跟阿遠認識也是因為我,我當然希望你們好,你還是不懂對不對?」Tony決定把話說清楚:「如果你沒人,你愛跟誰吃飯,那是你的事。重點不是你跟誰吃飯,而是你已經打算偷吃,要不然你幹嘛不先跟阿遠說,而且你也打算騙我,如果昨天不是我剛好看到,你會告訴我嗎?」
 
Jimmy面無表情,沉默儼然成了默認。
 
「這樣說你懂嗎?你都跟阿遠住在一起了,很多事你就不能做啊!」Tony接著又說:「而且阿遠對你不好嗎?我是怕你搞到最後什麼都沒有,這樣你懂嗎?」
 
Jimmy愣了好一會才說:「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怎麼這麼會唸啊?」
 
Tony無奈地望著Jimmy,沒有說話。
 
Jimmy冷冷地說:「我就不信你將來跟Eric在一起,不管遇到誰你都不會想。」
 
Tony立即回應:「就算會好了,我也會先跟Eric散了,再去交別人,那是原則問題,就這麼簡單。」
 
時間彷彿凍結,Jimmy望著Tony忿忿不平的表情,思索了片刻,隨後轉身點了薰香,舒緩一下彼此緊張的情緒,然後帶著歉意的笑容:「我肚子餓了,我出錢,你去買麥當勞來吃好不好?」
 
面對Jimmy的低聲下氣,Tony的怒氣頓時消了一半,勉強擠出笑容:「好啊!」
 
望著Tony走出店門口,Jimmy心情總算獲得平復,他不是愛吵架,不過至少把話說清楚總比憋在心裡好。阿遠跟Eric真的很像,都是那種有話不明說,可以悶在心裡一輩子的類型。
 
Tony吃完最後一口漢堡:「你以後還是可以去健身房,我跟那個阿強講過了。」
 
Jimmy訝異地問:「你跟他講什麼?」
 
「就說你現在的Bf是我好朋友!要他離你遠一點,要是他敢亂來,我就給他好看。」Tony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Jimmy心中有點不悅,但也莫可奈何,他和曹定強之間顯然已經走進死胡同,再無任何可能,不過這樣真的很丟臉,以後遇到曹定強臉要往哪擺啊!酸溜溜地說:「你動作還真快。」
 
「我是回健身房的時候剛好看到他……我才沒有那麼勤勞。」Tony接著又說:「你以後就跟我一樣,運動完就走人,這樣就不會有事。」
 
Jimmy默不作聲,一口氣把可樂喝完。
 
一陣冗長的沉默之後,Jimmy突然問:「那到底是怎麼樣的感覺?」
 
Tony猶疑地望著Jimmy:「什麼怎麼樣的感覺?」
 
Jimmy充滿疑惑地說:「就像你說的,你遇到Eric就不會再喜歡別人……真的是這樣嗎?」
 
「你要是想玩就不要交。」Tony露出微笑:「遇到真的喜歡的人,感覺當然不一樣。」
 
「然後呢?」
 
Tony直接便說:「然後就定下來啊!」
 
Jimmy依舊半信半疑:「這麼簡單?」
 
Tony理所當然似地點頭。
 
那一瞬間,Jimmy心中的不安與疑惑全都擴大。如果Tony說的是真的,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自己和Tony想法、感覺不一樣,他和Tony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Tony的話他可以了解,但卻難以體會,至少眼前是如此。另一種可能則是,或許,自己其實沒那麼喜歡阿遠?
 
Jimmy又問:「如果Eric不喜歡你呢?」
 
Tony想了一下:「如果他真的這樣說,我就死心。」
 
「這麼乾脆?」
 
Tony笑著說:「不然呢?死纏爛打嗎?」
 
Jimmy笑著說:「說真的,我倒是覺得死纏爛打很有用,我跟Eric這一點很像,除非真的很討厭對方,要不然纏久了還滿有用的,至少表示對方是真的很在乎啊!」
 
Tony難以置信地望著Jimmy,然後笑著說:「怎麼聽起來感覺怪怪的……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啊!」
 
「真的啦!」Jimmy接著又說:「而且最好不要太順,比較有戲劇效果,會有那種命中注定、苦盡甘來的感覺。」
 
「那是你吧?根本是被虐狂。」Tony笑著說。
 
Jimmy矢口否認:「真的啦!」說完嘆了口氣:「唉!我跟你講真的,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
 
Tony連忙搖頭:「Eric才不會跟你一樣。」
 
Jimmy不以為然地噘著嘴說:「你現在喜歡他,他什麼都嘛好!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Tony站起身,笑著說:「好了,我要去健身房了,你自己看店吧!」說完朝Jimmy揮了下手,隨後大步離開。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