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情存在的理由 (44.黑白)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自己顯然不是排在第一位,這比必要的善意謊言更傷人
一邊聽著音樂,阿遠望著天邊的晚霞,急駛在高速公路上,按捺住心中的興奮,直到經過泰山收費站,才撥了手機:「今天忙嗎?」
 
Jimmy微笑著說:「還好,你忙完啦?」
 
「今天應該可以早一點回台北,要不要一起吃晚飯?」
 
望著手錶,時間指著六點三分,Jimmy連忙回答:「我剛剛吃了東西,現在不餓。」
 
「喔!那等我到台北,我再打給你好了。」
 
Jimmy忍不住問:「你現在人在哪?」
 
「台中。
 
約略推算了一下時間,Jimmy才說:「那我今天早點打烊,等你回來再一起去吃東西。」
 
「好啊!那晚點見。」阿遠說完便把手機掛了。他沒忘記早上出門前Jimmy一臉喜悅的樣子,顯然刻意打扮,還噴了古龍水。最近他確實十分忙碌,不過也沒忘記所謂的半年紀念日。原先也沒特別期待,只是既然剛好有空,可以慶祝就慶祝,想到彼此存在著默契,臉上綻出笑容。就因為Jimmy隻字未提,一切輕描淡寫,自己心中反而有些內疚,心裡單純想著,最起碼不該讓Jimmy的期待落空。
 
 
曹定強準時出現,Jimmy臉上笑著,隨即關上店門:「一樣上次那家嗎?」
 
「隨便,我不知道還有哪邊的牛排好吃,上次那家還不錯。」曹定強穿著無袖運動背心,下半身則是低腰牛仔褲,臉上亮著招牌笑容。兩人並肩走下樓梯,Jimmy心中雀躍不已,那種飄飄然的心情再次出現。如同過往和Tony一起走在路上的感受,只是Tony心有所屬,就連分享也不可能,他喜歡自己的好朋友,只能當作偶爾打打嘴炮的對象。至於曹定強?氛圍裡多了自由與浪漫,同時也存在著曖昧的想像,恰恰補足了他與阿遠之間所欠缺的。
 
阿遠站在Jimmy店門口,望著Closed的牌子發愣,隨後撥了手機,卻沒有人接。於是又撥給Tony:「在忙嗎?」
 
「沒啊!剛剛換好衣服,準備運動。」發覺阿遠久久沒有答話,Tony好奇地問:「什麼事?」
 
阿遠猶豫了一會:「沒啦!我到台北了,要不要一起吃晚飯?我們很久沒見面了。」
 
「好啊!那你等我一下,我換好衣服馬上出去,約哪裡?」
 
阿遠轉身,望著Jimmy的店:「我走過去好了,健身房門口見。」
 
Tony急忙換好衣服奔至門口,見到阿遠時,還是察覺異樣,心中不免懷疑:「Jimmy在忙嗎?」
 
阿遠若無其事地說:「等跟你吃完飯,我再去找他。」
 
就在自己拿起水杯的時候,Tony看見了Jimmy的身影,身旁多了健身房的阿強,絕對不可能是自己眼花,頓時瞠目結舌,但還是壓抑住。所幸阿遠背對著窗,什麼也沒看見。Tony突然提議:「你打個電話給Jimmy吧!」
 
阿遠搖頭笑著:「等等過去找他就好了。」
 
心中的懷疑不斷擴大,何況剛才自己明明親眼所見,Tony望著阿遠,直接便說:「可是我剛剛看見他耶!他跟健身房的教練走在一起……」
 
「是嗎?」阿遠心中只覺不妙,轉過頭望著人潮川流不息的街道。
 
Tony拿起手機便撥,電話一接通,劈頭便問:「Jimmy你在哪?」
 
「在店裡啊!幹嘛?」
 
Tony憤怒地說:「少來,我剛剛有看到你,你跟那個阿強在一起對不對?」
 
Jimmy愣了一會,回過神之後才說:「我只是跟他去吃飯,又沒幹嘛!」
 
阿遠在一旁示意,要Tony盡快掛上電話。Tony悻悻然地說:「最好是啦!」
 
「你在哪啊?我怎麼沒看見你?」Jimmy憂心忡忡地說。
 
「我坐在二樓吃義大利麵,剛好看見你們走過去。」
 
Jimmy急忙便問:「你自己一個人?」
 
Tony想了一下,沒好氣地說:「對啊!我才不會因為Eric不在就隨便找人吃飯,你把阿遠擺在哪裡?」
 
攻擊是最佳防禦的想法瞬間掠過Jimmy心底,「拜託,只是吃飯,又沒怎樣!我就不信你都不跟朋友吃飯,小志上來台北,你還不是去陪他?我才不信你們蓋棉被純聊天咧!你幫幫忙,不要沒事找事,你該不會跟阿遠打小報告吧?」
 
看見阿遠猛搖頭,Tony只好說:「算了,沒事就好。」隨手掛上手機。望著阿遠:「你覺得呢?你相信Jimmy的話嗎?」
 
「他都說了跟朋友去吃飯,也沒說謊啊!」
 
Tony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哪是啊!他一開始還說他在店裡,他腿又不長,走路哪有那麼快!」思索之後才說:「還是你早就知道了?」
 
阿遠只好默認:「我剛是先去他店裡沒錯……」
 
Tony自認雖然有時神經大條些,但還不至於糊塗,萬分感慨地搖著頭:「所以呢?你現在打算怎樣?」
 
阿遠先聳著肩,苦笑似地說:「哪有怎麼樣?到時候再說吧!我總不能因為他跟朋友吃飯就怎麼樣……」
 
「是沒錯,他是可以跟朋友吃飯,問題是他打算騙你!如果不是我剛好看見,你覺得他會承認嗎?」Tony接著又說:「不然你等等問他,看他怎麼說?」
 
阿遠點頭:「我知道該怎麼做。」
 
Tony嘆了氣:「我也不方便多說什麼,你自己看著辦吧!」
 
阿遠似乎不以為意,語帶關心地問:「你跟Eric怎麼樣了?」
 
Tony勉強微笑著:「一樣啊!不過他快回來了。」
 
「你要是跟Eric在一起,你會不會去認識新朋友?」阿遠語氣平和,就像是在討論事情。
 
Tony認真想了一下,然後搖頭:「就算真的有必要,我會跟他說,要不然就找他一起去,我連交友板都關了。」
 
阿遠點頭表示稱許:「這樣比較好,比較不會有誤會。」
 
兩人下樓之後,Tony便說:「你去找Jimmy吧!」說完便往健身房的方向走。原本只是打算回去拿背包,沒想到正好看見曹定強在和人寒暄,於是走過去拍了他肩膀:「麻煩你過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講。」
 
曹定強先是納悶,隨後微笑著,走向Tony身旁。
 
Tony省了問候,直接便問:「你剛才跟Jimmy吃飯對吧?」
 
曹定強點頭:「你怎麼知道?」
 
「我有看見啊!」Tony十分慎重地說:「他現在有人,還是我好朋友,我只是來跟你說一聲,就這樣。」
 
「喔!」曹定強原本想藉機聊上幾句,沒想到Tony頭也不回地便往置物櫃方向去,只好杵在原地,心想大概也沒什麼好解釋的了。
 
Jimmy看見阿遠時,便覺苗頭不太對。他不敢確定阿遠的行蹤,不過Tony不太可能自己一個人上餐廳,何況還吃義大利麵?當下決定坦白,帶著歉意:「你吃飽沒?剛剛健身教練突然跑來找我,要我跟他一起去吃飯。」
 
阿遠原先堅定的態度立即軟化,至少Jimmy沒再騙他,安慰地笑著:「我剛有來找你,結果你不在。」
 
Jimmy鬆了一口氣:「幹嘛騙人家在台中?明明就已經快到台北了。」
 
阿遠笑著說:「那我等你要打烊的時候再過來好了,我去書店逛一下。」
 
「好啊!那你大概九點過來。」
 
「你今天沒打算提早休息嗎?」阿遠問。
 
Jimmy搖頭:「又沒什麼事,幹嘛提早打烊?晚一點回去的時候,如果你餓了,我們再去吃宵夜。」
 
阿遠點頭,望著Jimmy身上穿的亮綠色polo衫時,隨即領悟了一切,悲哀開始湧入心底。默默點頭,然後離開。Jimmy心中早有期待,他起床後愉悅的心情並非因為今天是他們相識滿半年的紀念日,盛裝打扮和古龍水,原來都與自己無關。他根本就忘了慶祝這回事,Jimmy或許沒有騙他,然而在Jimmy心中,自己顯然不是排在第一位,這比必要的善意謊言更傷人。
 
總之,Jimmy和健身教練的晚餐絕非臨時起意,亦非偶然,而是預謀。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