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情存在的理由 (05.慾望)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只是…愛呢?那可恨又可愛的東西到底在哪?

沐浴完畢,Tony走出浴室,便聽見手機鈴響,急忙返回臥室接聽,「我小志!我現在人在台北,你要過來嗎?」 Tony立即想起來,小志是他的炮友之一,雖然次數不多,但每次的感覺都還不錯,人很可愛,行事也很乾脆,「你住哪一間?」在Memo紙上抄好住址,隨即換上衣服,往目的地出發。 和以往的經驗類似,他們在黑暗中撫觸並分享彼此身體,感覺有點熟悉,但仍存有一定的新鮮感,激情與緊張的強度雖然比不上第一次,默契則漸入佳境,除了喘息,歡愉本身並不需要言語,感官滿足與否?身體自然都知道,反應明顯而直接。 就在Tony打算穿上衣服離去時,小志自他身後抱住,「今天陪我一下吧!」 Tony暗自思忖,小志今天顯然有些不同,於是躺回床上,「我陪你躺一下,不過我還是得回去,你明天不用上班嗎?」 小志搖頭,「我今天是特地上來台北處理事情的。

」 這是他們第四次做愛,不過Tony一直以為小志也住台北。回想起約人的過程,身高、體重以及性傾向這種基本資料屬於必知要件,其次的重點便是外表。通常不是互傳相片便是使用視訊,眼見為憑才是王道,外表的評斷向來主觀又直接,至少要自己看得過去,類型的區分亦然。斯文、陽光、粗曠、或是結實乃至肉壯?每個人的定義未必相同,各有各的標準。再來便是彼此見面時的感覺,如果ok,那便一切ok! 其他的事沒必要知道太多,因為重點不是「交往」而是「交歡」,不必花時間了解對方,因為沒有意義也不切實際,前戲未必一定得聊天。擁有過高潮,便可以離開。至於有沒有下次?通常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你要是想聊,你可以說沒關係。」Tony突然覺得彼此相安無事並臥在床的氣氛,比兩人真槍實彈做愛時還尷尬。
「我今天剛分手。」小志輕描淡寫地說。 Tony露出驚訝的表情,當下立即的反應是憂慮,他不希望和自己有關,沉默了一會才問,「為什麼?」 小志嘆了口氣,「我們離太遠了!」 「你是住哪?」 「台中。」小志接著又說:「一星期如果要見一次面,我怕他太累,我又不能休假日,上來他又沒放假…如果太久沒見面,又覺得有B跟沒B好像差不多!這樣太痛苦了。」 「所以分手是你提的?」 小志點頭,臉上表情有點哀傷,「也許我應該傳簡訊或是打電話就好,當面跟他說好像不太好。」 Tony用著安慰的口吻,「不會啦!說清楚就好,反正好聚好散,你們交往多久了?」 小志算了一下,「大概三個月。」 不祥的預感瞬時湧上心頭,Tony猶豫著該不該進一步證實?小志的Bf該不會就是阿遠吧?世界上的事不會都這麼剛好吧?「他做什麼的?」 「他是跟我說室內設計…」小志露出微笑,「不過我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阿遠就是做室內設計的!Tony心頭一驚,接著又問,「他叫什麼名字?」 「Nick,不過我都叫他阿遠。」 Tony心底暗自深深嘆了口氣,佯裝出冷靜與無辜的表情,然後搖頭。 小志笑得很淺,「我想你應該也不認識,雖然你們好像住很近…」 Tony有點緊張,「我有跟你說過我住哪?」 「有啊!我們第一次在聊天室約的時候,你就說你住師大附近啊!」 Tony點頭,「我是住在師大附近沒錯。」 小志吐了口氣,然後微笑著說:「無所謂了,反正都分了。」 「你喜歡他嗎?」 小志聳著肩,語氣卻不太確定,「應該吧!」接著又說:「他有提過叫我上來台北住。」說完綻出笑容,「我就說你要養我嗎?他居然回我,如果我願意的話…他就養我。」 心中悲哀的感覺緩緩揚起,Tony語帶惋惜,「那他應該很喜歡你。」 「可是我覺得他有點老。」小志想了一下,「也不是很好看,不過他是我遇過最單純的,他只親過我,其他的都沒做。」 Tony也覺詫異,「那你呢?」 小志笑著說:「我當然該摸的都摸了,如果打算在一起,不驗貨怎麼可以!我又不是白癡。」 「所以你跟他分手的原因就只因為你們離太遠?」 小志點頭,「我原先以為台中離台北應該還好,可是後來就發現其實很不好,我真的受不了,雖然每天都講電話,或是聊MSN…」嘆了氣之後又說:「想玩又不敢去玩,可是想見面也不容易,我做美髮的,沒辦法休假日。」 Tony點頭,他幾乎可以確定小志口中的阿遠,就是他的好友阿遠。 一段沉默之後,小志突然說:「如果是你就好了。」 Tony搖頭,「我們還是一個台中一個台北啊!」然後笑著說:「而且我也沒辦法養你。」 「我知道啦!我開玩笑的。」小志繼續說:「重點是你對我也沒那種感覺。」 Tony愣了一下,不過小志說的倒是事實。他們相逢純粹只是為了肉體上的結合,確實不太可能會在一起。 小志滿腹疑問,「你到底喜歡哪一型的?」 Tony認真的想了很久,「說真的,我也不知道。」 小志笑出聲,「反正你人長得帥,人又溫柔,一定很多底迪喜歡你。」 Tony不置可否,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喜歡哪一型?可以喜歡的人很多,類型也不少,要分類實在不容易。 跟小志道別之後,走出飯店大門那一刻,他知道這是他和小志的最後一夜,今後他再也不會和小志見面了。 心中慶幸的是,還好阿遠和小志分了,時間點還真是剛好。這樣自己便不算第三者,小志也沒有劈腿的嫌疑,否則,情況可能變得複雜又矛盾,一旦曝光,後果不堪設想,雖說他跟小志純粹就只是炮友關係。 對不起別人他或許可以不在意,但對象若是阿遠,他說什麼也該避開。 一想到阿遠的狀況,心中還是輕鬆不起來。自己當初單身北上,阿遠對他一直照顧有加,心中除了感激一直沒有機會報答。阿遠好不容易談了一次戀愛,還是以分手收場,而自己除了陪伴,也沒有其他功能。 騎車回家的路上,他倒是領悟了一點,如果自己想要定下來,便不太可能繼續這樣玩,只要運氣不好,便可能衍生出一堆麻煩。他知道自己的行情一直不錯,從來不愁找不到人,只是…愛呢?那可恨又可愛的東西到底在哪?慾望滿足後通常伴隨著莫名的失落感,他也不例外,越想滿足便越滿足不了,明明是做愛,做了半天「愛」卻根本不存在。除了不斷替換對象,似乎也無計可施。 而他跟阿遠一樣,有一天也會老的。 自己是不是哪裡有問題?除了很久之前曾經喜歡過一個人之外,似乎從未再有過心動的感覺。他總是被需要、被仰慕,但那未必是愛。他殷切盼望著會有那麼一天,可以遇見一個人,讓他有機會易地而處,體會一下截然不同的感受與心情。如果那樣才算是愛,就那樣愛吧!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