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情存在的理由 (04.距離)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他從不考慮遠距離戀愛,也不相信所謂「愛」能克服一切這種鬼話

手機響時,Jimmy無精打采地望了一下,是Eric。 「你在家?沒打擾到你吧?」 Jimmy順勢躺在沙發上,左手拿起遙控器將電視切換成靜音,「沒有,我在家,正在看電視…」 Eric帶著疑問的口吻,「你不是跟那個Tony約會嗎?怎麼這麼快就結束?」 「早知道就不去了,結果只喝了一杯果汁,得到的結論是…」Jimmy嘆了口氣,「我們適合做朋友。」 「這樣也好!至少清楚。」Eric帶著安慰的口吻。 Jimmy笑著說:「是啊!還ok,連幻想也不必幻想了…」語氣有點自艾自憐。 「你還好吧?」 Jimmy略帶笑意,「沒事啦!雖然有點悶。」自己和Tony之間根本沒什麼,實在無須Eric擔心,「反正沒開始就結束了,也沒什麼好難過。

」 「那就好,那我要去睡覺囉!」 Jimmy欣慰地說:「謝謝你特地打電話來關心,晚安。」 「反正你又不是沒人要,下一個會更好。」 Jimmy笑著說:「我也希望這樣。」說完掛上手機。 盯著天花板,Jimmy只覺巨大的寂寞突然降臨,那滋味不好受。回想這三個多月以來,自己身邊的追求者像是瞬間全都從地球上消失一樣,不僅音訊全無,即使上MSN也從沒遇見過。大家是都找到了另一半?還是怎樣? 感情這種事真是不可思議,有時一片死寂,連半個喜歡的人都遇不到。有時又像春風輕拂過大地,不該開的桃花一夕之間全都開了,繽紛到令人目不暇給,對象如雨後春筍般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讓人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選?只是一旦錯過花季,除了落英繽紛時的哀傷與惆悵,其他什麼也沒留下來。
人似乎大半都是後知後覺,很多事沒有比較怎麼會知道?然而明白比較結果的當下,通常已經無濟於事。時間不等人,青春與機會也是。忙碌時,周旋於不同對象的約會便應接不暇,實在也沒時間多想,最根本的問題則在於究竟要有怎麼樣的感覺才算找對人?自己當然知道什麼樣的人絕對不在候選名單內,但名單以外的人呢?那可是多如天上繁星,數都數不清!因為距離夠遠,所以很美,因為夠美,自然會想一探究竟,這是人之常情。 一次只能愛一個人的想法實在有點愚蠢又落伍,為什麼要因為一棵樹放棄一整片森林?難道不能就像享受森林浴一樣,漫步其中,優遊自在地呼吸芬多精。感情的最高境界不是「快樂」並擁有「自由」嗎?只是呀!說歸說,到後來往往不是那麼一回事。沒幾個人可以忍受這樣開放又浪漫的關係,一旦沒了寡占與唯我獨有的對應關係,通常不是不在乎,便是名存實亡等著說分手。「有」或「沒有」?其實也沒有太大區別。 他以前也相信愛歸愛,性歸性,只要彼此的心相屬,其他的應該不重要。然而事實卻是欲望這東西說滿足很容易滿足,有時卻深如大海,根本望不見底!人總是越玩心越野,到後來就淪為在永恆的空洞中找滿足的輪迴,最後通常只剩下心虛與遺憾,心底深處背叛的陰影貼得好近,讓人難以呼吸。明明兩個人在一起,卻還是越來越寂寞,簡直就跟毒癮沒兩樣,心通常會先死,接著便是身體上的衰敗,隨後連同愛情一併代謝。 總之,一夜情的對象不難找,但要找到彼此相愛的人…真的不容易,如果再想到可以在一起多久的問題,那就更沒完沒了。 拿了化妝棉沾了潔膚水,在臉上輕拭,隨後敷上面膜。心裡突然想到住桃園的阿元,自己身邊此刻就只剩下他了。他對自己依舊念念不忘,心中暗自決定,下次他再來店裡,就陪他去吃頓飯,主動釋放善意。雖然他並非自己鍾愛的類型,但看了這麼久也沒看膩,至少是個還不錯的對象。 阿元打扮確實不夠時髦,跟自己有點格格不入,但也因為這樣可進步的空間更大。而重點是,他很聽自己的話,生活也很單純。如果真的交往,因為距離與工作的關係,彼此仍可保有各自的活動空間,這樣的關係應該不錯。 Tony一到家,才剛打開門,便嗅到啤酒的味道,茶几上堆了近半打的空罐,而阿遠早已醉臥在沙發上,他推了幾下,阿遠像是已經沉睡,絲毫沒有反應。 按照經驗判斷,他知道阿遠八成失戀了。只是這一回他連對方都沒見過,阿遠自始至終保持神秘,顯然樂在其中,他同樣感同身受,那種平靜帶著喜悅的滿足,只是不過才三個月,關係說變就變。 他只知道對方住台中,他也曾勸過阿遠。距離這東西很弔詭,好處是因為不常見面,思念與美感與日俱增,有點「小別勝新婚」的味道。缺點則是不太牢靠,電話再甜蜜還是比不上見面實在,更何況,手機的花費不菲。MSN再即時、視訊再熱情,終究還是不如擁抱來得紮實,更比不上軀體相貼、汗水淋漓的親密感。 他就從不考慮遠距離戀愛,也不相信所謂「愛」能克服一切這種鬼話,至少在感情剛開始萌芽的階段絕對不行。這世界充滿誘惑及各種可能,「愛情」屬於一種狀態,但卻是隨時可變的化學方程式,太艱澀又難以掌握,不可控的變數太多,而距離便是其中之一。「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便是他對遠距離感情所下的結論。 眼不見為淨算是一種自由,距離兩端確實也存有無限美好的想像空間,只不過有點不切實際。如果真要在一起,最好還是可以常相處,甚至是住在一塊最理想。否則的話,遠親不如近鄰。與其把心懸得遠遠的,還不如當炮友比較省事,至少彼此沒負擔,反正你情我願。 阿遠向來不輕易動情,這回時間雖短,但卻好像傷得頗重。他知道接下來的幾天,自己沒事最好早點回來,明知道氣氛絕對是陰霾而低迷,不過為了朋友也沒辦法,失戀中的人格外脆弱也需要人陪伴。 他一直沒搞清楚,自己究竟是因為沒徹底愛過,所以從來沒痛過?還是他根本就不是認真看待感情的人? 打從他踏進這圈子,身邊的對象從沒斷過,關鍵只在於自己願不願意。很多人因為他掉過眼淚,但那只會令他不屑,更加堅定離去的意念而已。被愛或許比較簡單,也比較沒負擔,甚至連患得患失的成分也很淡,不過總是少了些什麼?他心裡明白,有性未必有愛,那不過是一種肢體接觸,算是玩樂,也是需求;但有愛必然存在「性」,這才是真正互為因果的幸福關係。 也許吧!自己還沒有真的愛過,所以滿足中總有一絲遺憾,也從不覺得特別。自己的交往關係向來很短,他才不承認自己花心,更不認為自己定不下來,所有的問題癥結只在於那個對的人一直沒出現。 有朝一日,如果那個人出現了,自己絕對會心甘情願因他而改變,無論做什麼?但絕對不會是Jimmy,他實在遠遠超過自己可接受的範圍。 脫掉了上衣和襪子,Tony走進阿遠的臥室拿了毯子,輕覆在阿遠身上之後,走回自己房間拿了換洗衣物,隨後步入浴室。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