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天敵與共生 (最終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你挑一個啊!反正我名字以後最常叫的一定是你,讓你選

修文睜開眼,先是驚訝愣著,然後轉過頭。進益急忙走向另一邊,笑著問,「喜歡嗎?你戴戒指真好看…」 修文嘴角揚起,淚水盈在眼眶中,依舊靜默。 進益搖頭,「我有送你東西了喔!以後不准說我小氣。」 修文仔細瞧了一下,過了一會才說:「你還真聰明,居然買這種戒指…」 進益得意非凡,隨後攤開左手,掌中還有個一模一樣的戒指,「你幫我戴!」 修文取了戒指,然後套住進益的無名指。 「幹嘛都不說話?」進益問。 修文只是笑著。 「看來得再找一天陪你去超市買菜…」 修文立即推了他,「信拿來!還說你沒看?」 進益笑著,「我只是問你信裡寫什麼?我又沒說我沒看過…」 修文拍了他肩膀,「你怎麼越來越奸詐啊?」 進益吐出舌頭,「還不是跟你學的!我的獎品呢?」 「你現在要?」 進益點頭,「當然!我想了好久,還是想不出來,你的獎品是什麼?」 「那你答應我三件事要不要?」 進益點頭,「好啊!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三件事。

」 修文瞇著眼,笑著說:「你真的越來越奸詐!」 進益坐在沙灘,手偷偷握著修文的手,「我的三件事很簡單…」 「那你說!」 「第一就是我的獎品要給我,不能用抵的;第二就是以後我要是不小心惹你生氣,你不可以不理我,要直接跟我說。」 修文點頭,「那第三件事是什麼?」 「第三件事就是…」進益望著他,「我們要一起去喝桂芬的喜酒。」 修文不解,「幹嘛?」 「沒啊!桂芬真的很希望你能去啊!而且這個戒指,也是她幫我想出來的。」 修文綻出笑容,「原來是這樣!」 「那就這樣說定了喔!」進益握緊他的手,「換你說。」 修文望著他,「我的更簡單…」胸有成竹地說:「第一就是我的信要還給我。
」 進益笑出聲,「那是我的吧!還你就還你,反正我看過了,再去影印一張不就好了。」 「你敢去影印試試看…」 進益有點後悔,「那我不要你的獎品,我要留那封信,這樣可以吧?」 修文點頭,「那重來,第一是以後你要乖。」 「喝酒應該不算不乖吧?」進益笑著問。 修文掐了他大腿,「你不要插嘴啦!」 進益點頭,「第二呢?」 「以後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你不要跟我算那麼清楚,不然我會翻臉。」 進益知道修文指的是錢,「最後一個?」 「第一就是萬一…」 進益急忙打岔,「等等…為什麼又是第一?」 修文得意笑著,「因為我的第三,就是永遠都有三件事啊!」 發覺自己著了道,進益捏著修文臉頰,笑著說:「哇!你根本是老千!騙死人不償命。」 「你也有三件事啊!誰叫你自己要隨便用。」 進益搖頭,臉上滿足笑著,「好啦!反正我都聽你的,一件跟一百件還不是一樣!」 修文笑出聲,「既然這樣,那我不用一次說完吧!」 進益點頭,「那我的獎品呢?」 修文站起身,「來!跟我來。」 兩人一同走近濕軟的沙灘,修文用手指在沙灘寫了字,「你喜歡哪一個?」 進益看了一下,「李啟恩、李敬勇、李漢文…幹嘛?」 「你挑一個啊!反正我名字以後最常叫的一定是你,讓你選。」 「你要改名字?」 修文點頭,「哪一個比較好?」 「你媽知道嗎?」 修文點頭,「這三個就是她找人算的啊!」 「真的要我挑?」 修文點頭。 進益在口中反覆念著,「我覺得李啟恩比較好,念起來順口,感覺也比較溫柔。」 修文望著他,「意思就是我本來很兇。」 「我可沒說。」進益笑著,「難怪你會說是獨一無二的獎品。」 「那就李啟恩囉!我星期一就去辦一辦,順便把身份證、存摺、護照什麼都辦一辦!」 進益滿足笑著,「我們等等去基隆廟口吃東西,然後去你班哨那邊。」 「幹嘛?」 進益望著他,「那邊人比較少,又有碉堡,聊天比較方便。」 「你少來!」 進益笑著,「那以後就可以天天吃你煮的飯,天天抱你睡覺,真好!」 「那是去美國之後吧!」 進益點頭,「那我們是不是拿今天當紀念日?」 「看你囉!你覺得好記就好。」 「那我們晚上看是要在淡水還是哪邊過夜好了!」 「幹嘛?」 進益摸了他的頭,「今天不是算新婚之夜嗎?」 修文笑著,「你記得回家之前把戒指脫下來給我…」 「你怕我們都戴著被發現?」 修文點頭,「還是小心一點好。」 進益站起身,「我背你再多走幾圈,等太陽下山我們再走。」 「這麼好!」 進益點頭,靦腆地說:「不對你好,要對誰好?」 只見修文臉又微微泛紅,望著手上的戒指,露出笑容,「我們一起用走的,要背以後再背。」 進益點頭,「以後我看我在家都穿泳褲好了。」 「幹嘛?」 「你不是喜歡我穿泳褲的樣子…」 修文推了他,「你再一直提那封信,你等等自己回去。」 「幹嘛這樣?我是說真的耶!」兩人越走越遠,「我以後每年都送你一個戒指。」 修文笑著沒有答話。 進益湊近他耳邊,「你要永遠愛我喔!」 修文點頭,輕聲地說:「你也一樣!」 進益四周望了一下,確定沒人,拉起修文的手緊緊握著。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