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天敵與共生 (85.海邊)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除了摩托車變舊,他們也長大了,其他的改變並不多

進益睜開眼時,修文枕在他臂上還沉睡著,他心滿意足地望了好一會,然後輕輕撫著他臉頰,抽出手臂,正要起身,修文睜開了眼。 進益笑著,「對不起,把你吵醒。」 「你要去哪?」 「上廁所!」進益彎起身,「也差不多要上班了。」 修文拉住他,「不給你去,陪我躺一下。」 進益微笑,乖乖躺回原位,雙手攬著他腰際。 「好了!你趕快去吧!」修文笑著說。 進益也笑著,「就只有抱而已?我還以為你要親我。」 修文沒答話,趨近吻了他臉頰。 進益微笑著站起身,上了洗手間之後,一邊穿上衣服,「我回家換衣服喔!要準備上班了。」 修文轉過身望著他,「那下午呢?」 進益穿好衣服後,走到床旁,「你在家裡等我,說好載你去海邊啊!」 修文笑著,「不會又有事吧?」 進益望著他,「除非你又偷跑去阿里山…」說完便往門口走,「你繼續睡,我下班就過來找你。」 「騎車騎慢一點!」 進益點頭,走出房門之後順手反鎖。 一整個早上,進益的心情愉快,迫不及待想看見修文戴上戒指時的表情,最後還是耐住性子辦公,不時注視手錶,希望時間過快一點。總算熬到中午,迅速打了卡,走出辦公室騎車回家。吃過午飯,進益換上泳褲,然後再套上修文和他在北港買的那條牛仔褲。從抽屜拿出戒指,發現裝在盒子裡攜帶不方便,修文很可能會提早發現,於是直接取出戒指,然後塞進口袋裡。 修文來開門時,身上穿的也是上回在北港買的牛仔褲,兩人相視而笑。 「你這麼快就準備好啦?」進益說。 發現彼此的牛仔褲相似程度很高,像是情侶裝。「我還是換件褲子好了!」修文一邊走向臥室。 進益跟在他身後,「又沒關係,穿這樣好!不要換了。」 修文微笑著,然後從櫃子裡拿出泳褲及拖鞋,「你直接換上吧!」 進益一看便認出來了,那是上回他去修文班哨時買的,搖著頭,「我換拖鞋就好了,去海邊方便;反正你又不能游泳,泳褲我就不換了。」話才說完,修文臉上浮現失望的表情。 「走吧!」 「真的不帶?萬一你要游泳…」 進益搖頭,「我們去看海、吹風就好,今天不游泳。」 修文沒答話,拎起背包便走出臥室。 調整了後視鏡,迎著風,鏡中的修文表情淡然,進益笑了,於是又折返,「你去拿泳褲吧!」 「你不是說不用?」 進益笑著,「問題是你不開心啊!你去拿,我等你。」一邊停下機車。 修文跨下機車,打開大門匆忙跑了進去,過沒多久,帶著笑容重新坐在進益身後。 「真是的,跟小孩一樣。」進益笑著說。反正無礙計畫進行,他可不想看見修文沿途不愉快,自己早已換好泳褲,只是修文不知道。 修文皺著鼻子,「只是帶著,又沒人說你一定要換。」 進益點頭,緩緩騎著,「你開心就好,我還是聽你的好了。」 彷彿墜入時光隧道,記憶中的一切重現,除了摩托車變舊,他們也長大了,其他的改變並不多。氣氛依舊愉快,甚至比以前更美好。進益不時藉著後照鏡瞧著修文,迎風的向日葵再次出現,他世界裡最賞心悅目的風景。 直到經過基隆港時,修文才開口,「有海水的味道!」 進益點頭,「你很久沒聞了吧?」 修文搖頭,「你去謝穎雯家那天,我有自己一個人來,你忘啦?」 「那不算,你自己一個人來不算。」進益笑著說:「你以後想來海邊就跟我說,我一定會載你來。」 「是喔?突然變這麼好。」 進益語帶歉意,「幹嘛這樣?我已經跟你對不起了。」 修文拍了他腰際,笑著說:「我開玩笑的啦!我又沒怪你。」 兩人在商店買了飲料,進益望著修文,只覺他心情似乎特別愉快,臉上一直微笑著。腦海中想像修文戴上戒指時的畫面,他一定會感動到掉下眼淚。 並肩坐在沙灘,望著潮水一波波湧上沙灘。進益站起身,「來!我背你去沙灘玩。」 修文望著他,「你不換泳褲嗎?這樣褲子會濕。」 「你眼睛先閉起來。」 修文望著他,「這邊有人喔!」 「你閉起來啦!我不會偷親你…」 修文閉上眼之後,進益脫掉牛仔褲置在沙灘上,笑著說:「好了!上來吧!我背你。」 修文恍然大悟,「王進益!你越來越奸詐喔!」 進益笑著,「我哪有?」 「原來你已經偷偷換好泳褲,還裝蒜!」 「要我裸泳也可以啊!我是怕你會害羞。」進益站起身,「上來吧!」 修文坐著不動,一臉狐疑,然後伸出手,「信拿來。」 進益故意裝糊塗,「什麼信?」 「你還裝,你一定是看過信了對不對?」 進益搖頭,笑著問,「你信裡有說什麼嗎?」 修文沉默片刻,「你要是敢騙我你就完了!」 「我哪敢!」進益彎下身,「上來!我今天讓你坐夠本,走到你高興我才放你下來。」 修文縱身而上。進益背著他走往沙灘與海水的交接處。 「好了!放我下來。」 兩人拖曳著深淺不一的足印,留在沙灘上,等著海水沖襲。晃了一圈,走回原位,進益脫掉了上衣,「我去游泳給你看。」 「等一下,我有帶防曬油,要不要擦一下?」 進益點頭,然後直接坐下。 修文將防曬油倒在手上,然後在進益身上慢慢抹勻,「好了。」 進益笑著,「等一下。」 修文望著他,不解地問,「幹嘛?」 進益尷尬地說:「你沒事故意挑逗我,害我升旗!」 修文望下他胯間,笑著說:「色鬼!這樣也有反應。」 「還不都你害的?」進益笑著說:「我等等去游,你只能在這邊坐喔!」 修文點頭,「我知道啦!」然後望著進益,「等我們去美國你教我游泳…」 進益搖頭,「你不必學游泳啦!反正我會就好了。」 修文沒再說話,淡淡笑著,「那你別游太遠,游一下就好了。」 進益站起身,「你上來,我背你走過去一點,你坐在腳碰得到海水的地方就好了。」 修文輕輕一躍,雙手攬著進益頸子。走到濕軟的沙灘,進益便將修文放下,「你坐後面一點,我游一下下,你要我上來,就跟我招手。」 修文點頭,望著進益身影走遠,隨後沒入海水中。遠處的白雲一半浸入海平面,海水是淡藍混著灰,陽光照耀著,海風鹹暖,這世界並沒有多大改變,不過內心一片明亮,遠離陰霾。 他喜歡看進益游泳,彷彿自己欠缺的遺憾藉由他獲得圓滿。海很美,也很可怕,總是看不見底,永遠湧動。過沒多久,他便站起身朝著進益招手,進益看見了立即走向沙灘。逆光中,進益的身影呈現另一種模糊朦朧的姿態,光線映著他身體的輪廓,在邊緣發著光。 修文露出笑,雙手撐著沙灘,專注地看著進益逐步朝他靠近,然後坐在他身旁。進益雙腿伸直,同樣手靠著沙灘,水珠緩緩流動而下,在沙面上構成黑點。修文伸出手靠著他大腿。 進益笑著望著他,「你不寫字啊?」 修文先是安靜而靦腆地望向遠方,然後才說:「我是怕你又有反應。」 「有反應很正常啊!快啦!你再寫一次,我感覺一下。」進益閉上眼,隨後躺下。 修文用食指在他大腿上輕輕畫著,「好了。」 進益爬起身,離預定的時間還早,不過這個時機還不錯,笑著說:「你眼睛閉起來。」 修文望著他,調侃地笑著,「你只剩泳褲,你還脫啊?」 進益搖頭,「放心啦!我還不想被抓去警察局,我也不會偷親你!」 修文帶著懷疑地閉上眼,進益則摸向牛仔褲,從牛仔褲裡拿出戒指,然後執起修文的手,直接套往他無名指。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