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天敵與共生 (83.真相)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們以後還只是好朋友嗎?等你答案囉!還是祝你平安退伍

自動門打開時,進益愣了一下,猶豫著是否待在樓下等候就好。 「進來啊!」輔導長對他笑著,隨後伸手拿走櫃檯遞給他的鎖匙。 兩人一同等候電梯時,櫃檯人員望著他們,眼神充滿打探與猜測,就像輔導長身上的古龍水一樣濃郁。進益覺得不太舒服,彷彿被人誤解,自己卻無話可說的窘境。然而他卻不明白,究竟是因為輔導長的關係?還是因為自己? 他和修文出入飯店,就未曾發生過這樣令人不安又尷尬的情形。電梯門關上的那一瞬間,他甚至聽見了櫃檯的竊竊私語,雖然沒聽清楚,但那表情帶著曖昧與嘲諷,連微笑也有些詭異。 輔導長打開房門,待進益走入之後便隨手關上。 「你要不要沖個澡?」輔導長在床沿坐下。 進益搖頭,「我回家再洗,你不是有東西要給我?」 輔導長轉身從櫥櫃裡拿出一個塑膠袋遞給進益,「這是送給你的。

」 進益看了一下,裡頭是件白色T-shirt、還有條黑色陸軍短褲,另外還有兩盒嶄新的內褲。進益覺得有點怪,望著輔導長遲遲沒有反應。 「我只是在想,你可不可能在這邊過夜…」接著又說:「我不會對你做什麼,只是我一直希望能有機會睡在你旁邊。」 進益搖頭,然後將塑膠袋擱在床上,「我剛說過了,我等等還要回去找修文,改天吧!」 輔導長露出失望的表情,「你洗個澡把衣服換上,陪我躺一會就好。」 進益嘆了氣,然後搖頭,「真的不行!我一直希望我們以後還是好朋友,我知道你喜歡我,可是我沒辦法,真的…」接著又說:「我對你沒有那種感覺,真的很抱歉。」 「你是怕修文知道?」輔導長望著他,「你至少跟我玩一次!可以嗎?」 進益開始覺得有點惱火,他不希望把場面弄僵,退伍前那天晚上的畫面在腦中掠過,那回彼此都喝了酒,或許可以含混帶過,被他偷摸也就算了。但這一回兩人都清醒,自己對輔導長也沒有任何情愫,自己連靠近他的意願都沒有。何況修文一再耳提面命,自己沒有絲毫犯錯的空間與藉口。「真的不行,如果你再這樣,我要走了。」說完便要轉身離開。 輔導長突然說:「那封信你還想不想要?」 進益停住腳步,望著他,「信真的是你拿走的?」 輔導長點頭,「我確實是故意拿走的,你的回信我也看過,我一直以為你們會因為這樣分開,或許我們就有機會,只是沒想到…」嘆了氣之後又說:「你們還是在一起,而且還要一起去美國。」 進益突然有點激動,「你知道嗎?因為你這樣做,害修文難過好久,我日子也很難過,就是想不出來到底為什麼?」進益怒目相視,「虧我一直蠻尊敬你的,修文也猜信是你拿走的,我還一直不太相信,沒想到真的是你。」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進益望著他,不想說話。明明就是故意的,還說不是。 「那你還要不要?」 進益杵著沒動,認真思索著。 「你要的話就給你,不要的話就算了。」 「你如果要給就給吧!那本來就是我的…如果你要跟我換什麼有的沒的,那就不必了。」進益不想跟他有任何討價還價的空間,一來他實在過份,再則這手段未免卑劣。 「我把信給你,我們以後還是朋友這樣好嗎?」 進益勉強點頭,「不過得隔段時間我才能和你聯絡,我現在真的有點生氣。」 輔導長苦笑著,「我了解,是我不對。」說完便轉身從背包裡拿出一個白色信封。 進益望見了,那確實是修文慣用的信封。 輔導長遞給他,「現在物歸原主,我想應該還是有用。」 進益露出微笑,伸手接過,「謝謝!」 望見熟悉的筆跡寫著自己的名字,昔日收到修文來信時感動與喜悅,再次湧現。「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輔導長點頭,「你也是。」 進益將信放進公事包,隨後推開門,對著輔導長說:「再見!」便往電梯走。直到出了旅館門口,進益才放慢腳步。他想看信,但不知在哪看信比較適當?心裡蠢蠢欲動也迫不及待,一直想著修文的告白會有多「噁心」?想到這裡,臉上露出笑,心情卻很興奮。 過了馬路,忽然瞥見對面有家麥當勞,於是又折返,望了下手錶,卻又覺得自己應該再去買個同樣的戒指,這樣明天到海邊的計畫才會更完美。看信可以遲一些,至少等買好戒指再說。望著號誌,佇在馬路旁,一看見綠燈便快速跑向自己停放機車的位置。 騎著車去了一趟萬年,買了同樣的戒指,手裡光是握著盒子,便覺心底的幸福滿滿的。不過實在忍不住了,進益就近找了家咖啡店,點了杯咖啡,然後在角落的位置坐下,接著便從公事包裡拿出信。 進益: 先恭喜你即將退伍。想了很久,我覺得我還是把話說清楚比較好,我很怕上次那封信裡的問題,你會回得亂七八糟,所以這封信用來說明兼補強,你仔細看完,再回答問題。這才是真正寫給你的最後一封信!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比較好?我們認識十多年了,我記得以前你說過,當然我也曾說過「喜歡」這個字眼。不過那時候我們年紀都還小,反倒是長大以後,我們就很少說了。我是沒變,但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改變? 你應該還記得我們去海邊的那天吧?就是你買摩托車,又打我一巴掌那天… 這時服務生遞來咖啡,進益急忙將信拿開,待服務生走遠,才又專注看信,臉上露著笑。 當我看見你換上泳褲,泡過海水、曬著陽光的樣子,老實說,我心裡有點奇妙的反應,不只是心裡,還有生理…這樣說,你應該懂吧?後來我有在你腿上寫字,寫了三個字,就愛情文藝片裡男女主角通常會向對方說的那三個字。 不過我想你大概沒注意,你心裡應該還是想著謝穎雯吧!所以我才問你,你們現在究竟是什麼關係?上一封信我問了這個問題,你回信時還是得回。 至於你放假回台灣,我們一起喝酒的那天晚上,我現在不是想跟你計較,也不是怪你,而是想表明立場,如果我們之間的關係,以後還想像那天晚上一樣,那我們應該就不只是「好朋友」,除非你覺得謝穎雯也只是你的好朋友,而不是你的女朋友,那我也無話可說,那我們就繼續當「好朋友」吧!跟國小或國中時期一樣的好朋友。 進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雖然有點苦,但絲毫不以為意。 如果你覺得我們不只是「好朋友」,那你就換個說法。 我也知道你可能不方便用寫的,所以給了你下列幾個選項,你隨便選一個,我都會懂你的意思。你可以不必事先告訴我,反正我都記得,我會等到我退伍那一天,再問你一次答案,如果你覺得寫的不清楚,也可以當面再說一次。 如果我們又去海邊,記得要換上泳褲,然後背我去沙灘散步,就跟上次一樣,這是選項一。 當然你也可以說要陪我去買菜,我們一起去逛超市,這是選項二。 選項三就是我們提早去美國。 選項四就是買個東西給我戴,至少表示一下心意吧!印象中,你好像從沒送過我東西… 最後一個最簡單,就是我問的時候,你直接說那三個字,不准問我是那三個字,不然我一定扁你! 給了你這麼多選項,我應該不霸道吧? 如果你的答案還是「好朋友」,那我也會懂得的,我們就不要太親密,這樣應該對彼此都好,也許你很快也會像忠義一樣結婚、生子,走你自己的路,我也不會怪你,彼此的路如果不同,也不必勉強在一起。雖然我知道,你一直對我很好,也一直很聽我的話,不過,那終究不是我真正要的。如果真的想在一起,我希望除了彼此,再也沒有別人,單純快樂的過日子,這樣才會幸福。 我們以後還只是好朋友嗎? 等你答案囉!還是祝你平安退伍。 信末修文寫了知名不具,也沒有標明日期。看完信之後,進益完全明白了,難怪修文當日那麼失望,心底埋怨自己,卻又有口難言,確實情有可原。匆忙端起咖啡一飲而盡,愉快地付了帳,然後走出咖啡店。 他在腦中想像畫面,修文的選項都很簡單。只要耐住性子,撐到明天傍晚,屆時一併實現,修文應該一定會又驚又喜,前陣子虧欠他的,現在一次償還。 不知不覺加快了速度,直接騎往修文家。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