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天敵與共生 (82.無緣)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其他的、幻想的種種,自己實在無力實現

抵達路口時,進益決定先回家,將戒指放入抽屜。換上T-shirt和短褲,踩著拖鞋,跨上單車,便往修文家去。 幾經思考,他覺得今天不是送戒指的最佳時機,也不方便和修文提出交換條件,只要自己一說,修文八成便能猜到一半,他既敏感又聰明。還是等到去海邊那天好了,他相信修文看見戒指時,一定會非常高興,最好把原先的夜遊計畫改成傍晚,在夕陽即將西下的時候幫他套上戒指,那應該很完美也很浪漫!然後再到基隆廟口吃東西,接著再騎去修文班哨附近的那個沙灘,兩人可以看海、看星星,也可以躲在碉堡裡頭… 想到這裡,臉上不由自主露出微笑,縱下單車,然後按了門鈴。隨即又想到,戒指應該買兩枚才對,不然自己戴什麼? 修文看見他時,先是微笑,然後納悶地說:「進來啊!你在發什麼呆?」 進益笑了,「沒啦!」然後跟著修文走入臥室。

「你怎麼好像怪怪的?」 「有嗎?」進益笑著說:「我可以問你兩件事嗎?」 修文點頭,笑著說:「禮多必詐!」瞥了進益一眼,然後說:「不會是你媽不同意你出國,還是謝穎雯有事吧?」 進益搖頭,一邊走向臥室門前檢查門是否鎖上?然後回到修文身旁坐下,「我是想問你,如果我送你的戒指真的不剛好,你會怎樣?」 修文微笑著,「哪有怎樣?」 「真的!你不會故意不理我吧?」 修文搖頭,「我才不會沒事故意出難題給你…只是好玩!有最好,沒有也沒關係,反正也不是那麼重要,而且都說了你每年可以有一次機會啊!」 進益點頭,湊近修文,輕聲說:「我就知道你對我好,過來,我親一下。
」 修文別過頭,笑著說:「喂!我爸媽搞不好還沒睡,你會不會膽子太大?」 「放心啦!我有鎖門。」 修文立即想到,「不是還有一件事,你先說。」 進益點頭,「我跟我們輔導長約好星期五晚上吃飯。」 「你現在是通知我?還是來問我意見?」 進益愣了一下,「我覺得跟你說一聲比較好啊!」發現修文沒有反應,接著又說:「你如果覺得我不去比較好,那我就不去…」 修文望著他,像是試探,嘴角揚起,「這麼聽話啊!」 進益開心笑了,「我本來就一直很聽話啊!」 「那就去吧!不過你自己小心一點,不該做的事別做。」 「比方?」 修文拍了他肩膀,「還比方?你自己想…」 「就是不能被摸、被親是嗎?」進益故意問,「那可以摸他嗎?」 修文望著他,滿是疑問,「你們到底是約吃飯還是要去開房間?」 進益笑了,「只是吃飯啦!」 「那哪來一堆有的沒的?」修文笑著說:「反正東西長在你身上,你要怎麼樣用我也管不著。」 進益露出笑容,掐了他臉頰,「我還蠻喜歡看你吃醋的樣子。」接著說:「我那裡也是你專用耶!也是一輩子。」 修文伸手揮向他左胸,不以為然的說:「屁啦!很多人都看過,就不叫專用好嗎!你輔導長不是也摸過?」 進益笑著,「你不計較就不計較,計較起來還真恐怖,你最近很愛說『屁啦』。」 「你自己沒事愛說,還怪我!」 進益望著他,「好啦!開玩笑的。」然後吻了他。 修文彈完一次「給愛麗絲」,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對了!你這幾天有空記得去照相,我要相片辦護照,還有你的身分證也要給我。」 「你不陪我去啊?」 「只是照相,你自己去就好啦!」 「你幫我配衣服,又在我身邊,我才會比較帥啊!」 修文皺著鼻,「相片是給別人看的,帥不帥又沒關係!」 「明天好了,明天晚上下班就去照。」進益說。 「那你下班過來找我,我陪你去吧!」 進益點頭。 「還有!你星期五吃飯應該會先回家吧?」 進益想了一下,「不一定,時間有點趕。」 修文點頭,「那你跟他吃完飯要先來找我喔!」 「幹嘛?」進益好奇。 修文搖頭,「反正你就先過來就對了。」 「好啦!我知道了。」進益望著他,「你怕我在外面鬼混?」 修文不置可否,別過頭。 進益滿足笑著,「你放心啦!我絕對不會跟他怎樣的!我雖然笨,不過我很專情。」 週五一下班,進益直赴跟輔導長約好的地點。等沒多久,便看見輔導長身著顏色豔麗的花襯衫,下身雖是牛仔褲,但很緊,腿部的線條無所遁形,藍白相間的帆布皮帶紮法也很特別,像是在褲子前方打了個十字結,皮鞋則閃閃發亮,和他過往的印象有些出入,他顯然刻意打扮過,看起來光鮮亮麗。進益一時之間難以適應,兩人一站近,便嗅到了濃濃的古龍水味。輔導長給了他一個親切但又曖昧的笑,同時張開雙臂,進益有點為難,但還是僵硬地與他擁抱。 「你看起來比以前帥,最近應該過的不錯。」輔導長說。 進益尷尬地點頭,「差不多!」 「你要請我吃什麼?」 進益想了一下,「你不是喜歡吃牛排?那就吃牛排!」 輔導長綻出笑容,搭著進益的肩,「你帶路。」 聽到進益即將赴美深造時,輔導長露出驚訝的表情,「你跟李修文一起去嗎?」 進益點頭,「學費也是他爸幫我先墊,拿到學位回來就到他公司上班,順便慢慢還。」 輔導長原本熾熱的眼神,瞬時降溫,「所以你還是跟修文很好?」 進益也不想欺騙,他向來直話直說,隨後點頭,「前一陣子有點怪,還好現在沒事了,我好像少收到一封信,所以有點誤會。」 服務生遞來餐點,鐵盤不僅冒著煙,還不時發出滋滋的聲響。兩人連忙攤開餐巾,圍在胸前。服務生隨後在牛排上頭淋上醬汁。 輔導長拿起刀叉,「我這趟回去,年底就會調回台灣。」 「那很好啊!先恭喜你。」 叉了一塊牛肉放進口中,嚼了一會,輔導長才說:「也沒什麼好高興的,反正…我們看起來不太可能。」 進益望著他,不知該如何啟齒?他聽懂輔導長話中的意思。 輔導長望著他,表情嚴肅,同時壓低音量,「你很喜歡他?」 進益放下心中顧忌,微微點頭,「很久以前就喜歡了。」 輔導長淡淡笑著,「就算你們分手,你還是喜歡他嗎?」 進益喝了口水,「我跟他不可能分手的,要是真的怎麼樣?那一定是我的錯,我會跟他道歉…修文不會不理我。」心中雖對輔導長有些愧疚,也對他的一往情深感到驚訝,不過感情這回事,真的無法勉強,他自己知道!無論對象是男是女?心一但被某人佔據,便不再有空隙,別人的情況他不知道,但他一直是這樣。 輔導長欣慰笑著,「你有沒有他照片?借我看一下。」 進益搖頭,「修文很討厭照相,我自己也沒半張他的相片。」 「那你喜歡他什麼?」 進益思索著,然後聳肩、甜蜜又幸福地笑著,「我也不知道,不過就是很喜歡。」 望著進益的表情,那一瞬間,輔導長明白了!自己想要介入或接替都是緣木求魚,維持目前的朋友關係已算奢侈,他和王進益之間,最佳狀態即是如此,想再進一步,萬萬不可能。就算自己調回台灣,他們之間還是隔著時空、隔著一大片太平洋潮水。然而最重要的是,進益對他根本沒有其他感覺,一點點也沒有。 「所以你也不可能陪我去玩囉?」 進益搖頭,「我答應修文吃完飯就回去的。」接著說:「記得保持聯絡,不管我在哪裡?我會寫信給你的…」想了一下急忙補充,「不過我有點懶,可能不會多勤快。」 輔導長露出笑容,「這我知道,我先謝啦!謝謝你一直把我當朋友。」 進益回以微笑,「你以前也很照顧我啊!這哪有什麼?」 結完帳,兩人走出餐廳。 「你要去哪?我載你過去。」進益說。 輔導長笑著,「你先跟我回旅館,我有東西給你。」 「什麼東西?」 「你看了就知道!」 進益點頭,「要騎車過去嗎?」 「不用,就在附近,走一下就到了。」 兩人並肩走著,心情都十分輕鬆。進益很高興過去那種熟絡的感覺仍然存在,彼此還可以做朋友,也算圓滿。 輔導長則明白,身旁這個人,無論自己多喜歡?終究不會歸屬自己,連所謂錯過都談不上,還是認清事實比較好。望著霓虹燈招牌閃爍,車站附近依舊車水馬龍,兩人未來見面的機會微乎其微,還是為彼此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最實際,除了這樣,其他的、幻想的種種,自己實在無力實現。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