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天敵與共生 (81.解圍)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桂芬難掩興奮之情,「這一次你可以贏了。」

走出飯店時,進益回頭望了一眼。

修文望著他,帶著笑,「幹嘛?捨不得走啊!」

進益點頭曖昧笑著,「我超愛這飯店的!」

修文含笑不語。

「我這幾天可能會和桂芬碰面。」

修文點頭,也沒多問。

「因為上次趕著要來找你,連飯都沒好好跟她吃。」

「那就去啊!」修文笑著說。

「我覺得還是跟你說一下比較好,怕你吃醋啊!」

修文笑出聲,「跟桂芬吃飯有什麼好吃醋的?」

「是嗎?」進益接著說:「那如果是跟謝穎雯或是其他男生吃飯呢?」

修文淡淡笑著,「你可以試試看。

」說完望著進益,「反正你又騙不了人,我看你表情就知道了。」

進益甜蜜笑著,「對啊!我老實,不像你心機重,看不透也猜不到。」

「你要是不喜歡或是會怕,可以換一個啊!大不了我自己去美國…」

進益急忙解釋,「幹嘛這樣?我只是開玩笑。」

修文嘴角揚起,「我也是開玩笑啊!」

兩人買好火車票,隨即走入月台,上了列車,尋到座位。

「回去我把存摺拿給你,你看要怎麼處理,給你去辦。」

修文搖頭,「你的錢拿給你媽就好!我這邊夠,不然我爸也會幫你出。」

進益陷入沉思,「這樣好嗎?」

「當然好啊!我爸一定會去跟你爸媽商量,你爸媽應該不會反對。」修文望著他,笑著說:「只是你回來就得去他公司上班,感覺好像賣身!」

進益笑著說:「反正賣給你跟賣給你爸還不是一樣?」

修文笑著,搖著頭,「我可沒有說要買!」

進益伸手抓住修文手臂,「管你的,你要負責。」

修文立即還嘴,「如果你會大肚子,我就負責。」

進益笑著說:「那我以後多吃一點,又不運動,肚子應該就會大起來。」

「那是豬吧!」

火車開始起動,窗外的景色開始往後退。

「你要不要睡一下?」

修文搖頭,「我還不想睡。」

進益眨著左眼,「我們聽音樂,我肩膀給你靠。」

修文從背包拿出隨身聽,將耳機另一端遞給進益,調好音量大小,隨後閉上眼睛,倚著進益肩膀。

進益望著他,平靜的幸福感油然而生。他們的蜜月結束了,不過未來卻從此開展,只要彼此在一起,無論去哪裡?其實都一樣。留在台灣也好,去美國也好,對他而言,修文所在的地方便是天堂,其他的都可以忽視。

兩人下車時,依舊艷陽高照,並肩走了一段路,直至路口。

「我吃過晚飯,再去找你。」進益說。

修文點頭,「衣服記得拿出來給你媽洗啊!」

進益笑著點頭,「知道啦!」

才剛踏進家門,進益母親望見他,笑著說:「好玩嗎?有去北港拜拜吧!」

進益點頭。

「修文他爸爸前天有來,跟你爸提了出國留學的事。」

進益有點憂心,「你們同意嗎?」

進益母親笑著說:「你爸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會不同意?家裡將來有個過鹹水的博士,他臉上也有光啊!這幾天已經忙著開始四處宣傳了。」

進益露出微笑,「那你呢?」

「我當然同意啊!」進益母親說:「有修文跟你在一起,我也放心,等你唸回來,再找個好對象結婚,我就準備抱孫子了。」

進益沒有答話,「那我先進去了喔!」

「對了!」進益母親又走了回來,「你輔導長有打電話來,他的電話號碼我放在你房間桌上。」

「他什麼時候打來的?」

進益母親想了一下,「好像是星期六晚上。」

走進臥室,放好行李,進益果然瞥見桌上有張字條,直接便想起修文的那一封信。他並不確定信究竟是不是被輔導長拿走?不過修文的研判很有道理。

他猶豫著要不要回電話?不跟輔導長連絡有點說不過去,更何況,他也很想把那封信拿回來,他想知道修文的「噁心」到底能有多噁心,想到這裡,心情愉悅起來。只要自己堅持,他不相信輔導長能對他怎樣!碰面在所難免,至於能否拿到信?屆時伺機而動吧!

撥了電話,才知道原來輔導長放假返台,他週五會北上,兩人約好週五晚上碰面。進益接著撥了電話給桂芬,她恰巧要出門挑婚紗照,擇日不如撞日,既然彼此剛好都有空,進益便和她約好晚上吃飯,算是彌補自己上回碰面時的心不在焉以及匆忙離開。

看了看手錶,時間有點趕,進益迅速換上衣服,然後騎著車,便往修文家去。

修文開門時,露出驚訝的表情,「你要出門?」

進益點頭,「我要去跟桂芬吃飯,你要去嗎?」

修文搖頭,露出微笑,「你去就好,不過你還真有效率。」

「因為她剛好要出門去挑婚紗照,挑完就沒事了,我就跟她約了啊!」

「幫我向她問好。」

進益點頭,「那我出門了喔!」

修文笑著說:「你是特地來跟我報告啊!」

進益點頭,「對啊!怕你擔心。」

「你先進來一下。」

進益雖然納悶,但還是將摩托車停好,然後走進修文家。

修文關上門,便吻了他,滿足地說:「好了!你可以出門了。」

進益點頭,「那我出門了喔!你要乖喔!」

「乖你個頭!」修文笑著便往臥室走。

進益心滿意足地關上門,騎上機車便往餐廳出發。

桂芬準時到達餐廳,臉上容光煥發。兩人都點了義大利麵。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沒事了。」桂芬笑著說。

進益點頭,「還好有找到,那天真的很對不起…」

桂芬笑著,「又沒關係,反正今天你請客啊!」

進益笑著,腦中突然湧現靈感,但卻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有話要說?」

進益猶豫著,最後決定不妨一試,「桂芬!你知道修文的指圍嗎?」

桂芬露出微笑,搖著頭,「我沒送過他戒指,怎麼會知道?」

進益點頭,剛剛亮起的燭光瞬間便熄滅。

「怎麼了嗎?」

進益努力在腦中整理問題,「修文出了個題目給我,算是打賭啦!他說要我送一個戒指給他,但是大小要剛好,要是一次就送對,就算我贏。」

桂芬笑了,「他也不讓你量對不對?」

進益點頭,「還有他也不要金戒指。」

「我知道修文不愛金飾。」桂芬思索著,「這有點難耶!」接著又問,「如果你贏獎品是什麼?」

進益尷尬笑著,「他說是一個只有我獨享的獎品,一輩子可能就只有這麼一個…」

桂芬笑出聲,「什麼東西啊?這個更難!」

進益無奈卻甜蜜地笑著,「我也猜不出來是什麼。」

「你跟他在一起,一定一點也不會無聊。」

進益自我解嘲,「是我太笨!老是猜不中他在想什麼?」

桂芬露出微笑,「無所謂啦!他只是好玩,又不會認真,就算你沒做到,也不會生氣啊!」

進益點頭,這些他都知道,只是,他不希望讓修文失望。

服務生遞上了餐點,兩人一邊用餐一邊聊天。

「你準備的差不多了吧?」

桂芬點頭,「挑完婚紗,也沒什麼事了,最近就盡量生活正常,注意飲食,希望婚禮那天不要冒痘痘或是變胖。」

進益露出微笑沒有答話。

「你們呢?打算什麼時候出去?」

「我也沒問修文,不知道他時間怎麼排的?不過我爸媽倒是同意。」

「那就好了啦!等你們回來,如果到時候你們還是沒有女朋友,我再幫你們介紹。」

進益點頭。

兩人喝咖啡時,桂芬看見一個女子站起身束上髮箍,走向櫃檯結帳。突然靈光乍現,露出微笑,「進益!我想到了。」

進益興奮地說:「想到戒指還是獎品?」

「戒指啦!」桂芬也難掩雀躍之情,「這一次你可以贏了。」

進益得意笑著,「真的嗎?快點告訴我。」

「你知道西門町的萬年吧?」

進益點頭。

「旁邊有家很大的鐘錶店,有賣戒指,牌子的名字我忘了,只記得是P開頭,你去找一下,應該就可以看到。」

進益語帶沮喪,「問題是,我不知道要買多大的啊?」

桂芬笑著說:「我剛才看見那個女生的髮箍才突然想起來,那牌子的戒指、手鐲都是開放式的,有點像用鋼絲纏繞,不過蠻好看的,我想修文應該會喜歡,你去找一下吧!」

進益難抑興奮,大聲笑著,「謝啦!真是感謝,你要不要再點個麵吃,還是飲料,我請你。」

桂芬感染著同樣喜悅,「下次好了,不過你記得要是真的完成任務,記得把修文拉來喝喜酒!」

「我要怎麼拉?他一直說他不去。」

桂芬自信滿滿,「等會你去看戒指,你就知道你贏定了,你回去記得先別說,然後跟修文對賭,他喜歡玩,你就陪他玩,他絕對不會料到你這次會贏。」

進益拍了下桌子,真是絕妙好計,點頭說:「那就照你意思。」說完自己笑著,「那我等等載你回去,就去看戒指。」

桂芬搖頭,「你不用送我,忠義等等會來接我,你要是趕,你就先去吧!時間也差不多了。」

進益拿著帳單,「那我就先走了喔!我晚點打電話給你。」

桂芬點頭,「那牌子不便宜喔!」

進益笑著說:「我先去看看再說。」

「記得啊!跟修文講的時候別露餡,不然他會猜到的。」

進益站起身,「我知道,那我先走了喔!」說完便走向櫃檯結帳,然後對著桂芬揮手,走出餐廳。

進益騎著車,一想到問題迎刃而解,心中快意無限,擁塞的路況全然不放在心上。到達萬年商業大樓附近,停妥機車,然後注視著鐘錶店的櫥窗,當他看見Philippe Charriol的戒指時,便知道桂芬所言不假,他確實贏定了。忍不住在心中吶喊,「親愛的修文!這次你完了。」

走進商店,看了戒指,詢問價錢,隨後到提款機領了錢,重回店家。

手握著包裝精巧的小盒子,進益小心翼翼放進口袋裡,騎著車,露出勝利的笑容,愉快地踏上歸途。




註:
法國企業家夏利豪先生(Mr. Philippe Charriol)於1983年在瑞士日內瓦成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品牌「夏利豪」PHILIPPE CHARRIOL;1999年改為CHARRIOL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