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天敵與共生 (80.難題)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相同的過錯,絕不能犯兩次,美好的契機或緣份,有時錯過了便不會再有

進益睜開雙眼時,窗簾周圍透著陽光。 小心翼翼將左手自修文頸下抽出,一邊移動身體,然後上了洗手間,走回床頭,望了錶,已經快十點了,接著看了看修文,他似乎仍在睡夢中,於是返回床鋪,重新將左手枕著他,右手輕輕擺在他背部,修文像是驚醒,同時睜開了眼,但隨即又入睡。 進益擁著修文溫暖的身體,手撫著他的背,滑順的觸感讓他覺得幸福,慾望又開始衝動,進益右手伸進被單,順著修文腰際、臀部的曲線滑動,一邊凝視著修文。 修文像是醒了,先是挪動著身體,然後睜開眼,微笑著,「你幹嘛?」 進益輕聲說:「摸你啊!這樣舒服嗎?」 修文露出害羞的表情,垂下頭,將手摸向進益胯間,然後笑著,「是你舒服吧?」說完便放開手。

進益點頭笑著,「對啊!我摸你我也很舒服啊!」 「起來了!我們等等去台中公園逛一逛,吃過午飯,差不多該回家了。」 進益望著他,「我們多待一天好不好?」 「幹嘛?」 「沒啊!想多住一個晚上。」 「你忘了這飯店不便宜,不知道誰上次沿路一直碎碎唸?」 進益笑著,「我哪有碎碎唸?」接著又說:「反正我現在有賺錢了,偶爾奢侈一下沒關係,我們又不是常常出來玩!」 修文用懷疑的眼神望著他,「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 進益笑著,「就當是三天兩夜的蜜月好了。」 修文帶著嘲諷的口吻,「好爛的蜜月,你以為這是港、台二日遊嗎?」 進益笑了,「虧你想的出來,北港跟台中,你也能湊成港台二日遊,聽起來還不錯啊!」 修文反駁,臉上笑意仍在,「哪裡不錯?爛死了。
」接著眼神忽然閃著光,「說真的,你好像沒有送過我東西耶?」 進益仔細想了一會,然後點頭,「好像真的沒有。」 「我先說喔!在你沒給我戒指之前,我們只是名義上在一起,但實際上並沒有喔!」 進益大笑,「那這幾天我們是怎樣?」 修文笑著說:「因為你發春啊!我是被逼的。」 進益大笑,「勉強算做婚前性行為或是偷嚐禁果嗎?」 修文點頭,「總比上次酒後亂性好…」 進益意識到了,他雖然不確切明白戒指的象徵意義對修文而言有多重要?但他非常在意卻是事實,「好嘛!還不簡單,等等我們就去買一個。」 修文臉上展現出心機重重的表情,「你自己說的喔!是你說很簡單的喔!」 進益發覺不太妙,「等等,你先把話說完,我覺得你一定有陰謀。」 修文笑著說:「你越來越聰明了。」 進益發覺機不可失,「因為最近都吃你口水啊!」 修文立即用力搥了他胸膛,進益笑著,「你打又不痛,輕輕摸比較好,我比較舒服。」 「你到底要不要聽?」 進益掐了他臉頰,「當然要啊!你說。」 「我不伸手試戒指,我也不要金子做的戒指,而且…」修文望著他,「你只有一次機會,如果戒指剛好,那就沒事,如果太大或太小,後果你自己負責。」 進益笑了,不要金戒指不難,但要不試大小,一次就猜中符合修文手指的戒指,這就有點難。他只知道修文的手指細長,不像一般男生的手指,這不好猜吧!「那你手指等等借我量一下。」 修文笑著,「你以為我是笨蛋嗎?」 進益輕輕拍著他臉頰,「請問修文老婆,後果自行負責是什麼意思?」 修文彎起身,抽起枕頭便往進益身上打,「戒指不對,你以後頂多頂多就只有假日可以喝酒,其他時間,通通不行。」接著正經地說:「一年只能試一次喔!試對的那天,就當我們紀念日,試錯了,那就明年再來!」 進益心開始下沉,發覺自己有點像童話故事裡要去解救公主的王子,只不過有個很大的區別,他要救的是王子而非公主,而這難題便是王子自己想出來的決選條件!進益寧可去屠龍或是冒險,修文出的題目實在有點難。 「不過你要是一次就對,那就有獎品!」 進益像是在深夜中乍見曙光,「什麼獎品?」 「給你一個你專用的,而且這輩子應該也沒有機會再得到的獎品,別人也絕對不會有。」 進益笑著說:「那不就是你嗎?」 修文搖頭,「我可以跟別人怎麼樣啊!那哪叫你專屬?別人沒有機會?我說的是絕對喔!」 進益點頭認同,「可以提示一下嗎?」 修文開心地親了他臉頰,「不要想獎品啦!先想戒指啦!戒指啦!」隨後便起身走向浴室盥洗。 進益望著修文背影,腦中開始思索,他很想知道什麼獎品可以那麼神奇又特別?不過想不出來。至於戒指,短時間要想出解決方法確實有點難度,不過應該有法可解。 他知道,就算修文沒拿到戒指,可能不會有所改變。但問題的癥結在於,他不想修文的要求自己做不到,或是讓他失望,何況他那麼在意,就如同當初他不只一次問「我們以後還是不是好朋友?」一樣。若不重要,修文不會主動提起,而且還不只一次。相同的過錯,絕不能犯兩次,美好的契機或緣份,有時錯過了便不會再有! 除了國中時全國田徑比賽的那面獎牌,修文從沒跟他要過東西。無論如何,他一定要想辦法滿足他願望。否則,他知道修文心裡難免存有小小遺憾,他只是不說出來而已,但鐵定會難過。 修文盥洗完畢,微笑著走向他,「換衣服吧!你如果打算要多待一天,你記得打通電話跟你媽講,我會打電話跟我媽說,叫她幫你多請一天假,後天才去上班。」 進益露出笑容,「真的嗎?那麼好!」 「這樣就那麼開心啊!神經病!」 「你對我好,我當然開心啊!」進益跳下床,「來!我背你。」 「你內褲穿起來啦!這樣全身都沒穿好奇怪。」 進益連忙抓起內褲套上,「上來吧!」 修文躍上進益的背,雙手撫著他的胸,「我才不要將來被你說我小氣又愛計較,反正我們還沒回台北,就沒有跟我的原則牴觸。」 進益笑著,一邊走著,「你心機真的好重喔!」 「會嗎?那你放我下來,你可以不給我戒指啊!你也可以去找別人啊!」 進益故意拍著他臀部,「我哪敢啊?我也沒別人好找啊!」 修文先是用力掐著進益雙頰,「這叫君子報仇,三年不晚,簡直是現世報。」 進益知道修文說的是在阿里山自己掐著他雙頰那件事,也沒反抗,淡淡笑著。 「你可以找你輔導長啊!還是謝穎雯!」 進益走向床鋪,然後將修文往床上一摔,雙手壓制住他雙手,低下頭,「問題是我只愛你,而且是很愛很愛…」 修文沒有說話,仰起頭,給了他一個又深又溫柔的吻。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