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暗湧 (025)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跟繼康比起來,他現在處境堪憂

宇誠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根本沒在計算時間,終於看見網咖的招牌,在夜裡發著光。因為步行的關係,身體感到有些溫熱。就像一度迷途的船隻,現在受到燈塔的指引,他終於有地方可以暫時停靠,心情與腳步不自覺地輕鬆起來。 才剛踏進網咖門口,喧鬧的聲音,以及混著油煙及香煙氣味的空氣便撲鼻而來。 「哇!林宇誠小朋友,你怎麼現在來?」仔仔看見她便問,臉上帶著驚喜的笑容。 「來上網啊!」 仔仔一手玩弄著原子筆看著他,「你是滿十八歲沒?」 宇誠點頭。 「身分證借我看一下,沒滿十八歲現在不能進來喔!」仔仔說。 宇誠從皮夾裡找出身分證,遞給仔仔。 仔仔看過之後,點了頭,同時將身分證交還給他,「你好朋友怎麼沒來?」 宇誠思索片刻,「他家有電腦,我是臨時想到跑來玩的。

」 仔仔望著他,心中仍有疑問,但也不便多問,「那你要包檯還是計時?」 宇誠望了一下價目表,「幫我包八小時,順便給我一個牛肉泡麵。」 仔仔點頭,「那給你坐電腦桌,還是你要坐沙發?」 「都可以,沒關係。」 仔仔望著電腦螢幕,「那坐5號好了,等等還可以陪我聊天。」 宇誠點頭笑了,便直接往5 號的座位走。就在櫃檯前方不遠,靠走道第一個位置。 放下背包,宇誠先到洗手間洗了臉,然後返回座位。實在沒有玩遊戲的興致,於是開了瀏覽器觀看新聞。後來才突然想到,住的問題要先解決,急忙上網搜尋相關資料。 仔仔端來牛肉泡麵時,瞥了螢幕一眼,畫面上顯現的都是雅房出租的資料,也沒多說話,隨後送來一杯泡沫綠茶,「這是剛剛不小心多做的,請你喝!」 宇誠微笑著說:「謝謝。
」 「你跟賴繼康怎麼那麼久沒來?」仔仔接著問。 宇誠嚥下嘴裡的麵,「前一陣子很忙,所以沒過來。」 仔仔不喜歡拐彎抹角,「那現在咧?」 宇誠睜大眼看著她。 「你這麼晚來網咖,還帶行李,現在是什麼情形?」仔仔直接開門見山。 宇誠心底悲哀的情緒突然泛起,想起不久前在家裡發生的事。望著仔仔許久說不出話。最後悲從中來,眼角滲出淚水,「我被我媽趕出來…」說完急忙拭去淚水。 仔仔連忙伸手摸了他的頭,「不會吧!跟媽媽吵個架,就離家出走?」 宇誠搖頭,吞吞吐吐地說:「我跟你一樣,被發現了…」 仔仔吃驚的望著他,然後點頭,「那…你現在不就沒地方住?」 宇誠點頭。 「那你Bf咧?」仔仔問。 「他可能還不知道我的狀況。」宇誠自己雖然懷疑,不過只能先這樣回答。 「你白痴啊!不會打電話跟他講。」仔仔說。 「我打了,他都沒接。」 仔仔心中研判著可能的對象,「不會是繼康吧?」 宇誠點頭。 仔仔急忙拉了把椅子坐在宇誠旁邊,「反正現在不忙,你慢慢說給我聽。」 宇誠於是一五一十將經過告訴仔仔。 仔仔雖然聽過不少這樣的故事,但想到自己的經歷,對照著宇誠現在的狀況,回憶深處的恐慌與無奈,仍然記憶深刻。更何況宇誠才剛滿十八歲,她也知道這小鬼很乖,一直很認真,跟繼康比起來,他現在處境堪憂。心中的憐惜更多了幾分。 「住的地方我有辦法,曉玲回南部去了,她放了份鎖匙在我這邊,反正租約還沒到期,你可以先過去那邊住,不過地方很小,東西也很少,要嗎?你如果要的話,等我下班,我帶你過去。」仔仔說。 猶如久旱逢甘霖,宇誠開心地點頭,「當然好啊!」 「反正你先住,要是不喜歡,再一邊找。」 「一個月租金多少?」 「好像是五千還六千,我也忘了,我晚點再打電話問曉玲看看。」 宇誠欣喜地微笑著,「謝謝!」 「不會啦!三八!」接著又說:「你趕快先吃麵,我也去忙一下。」 直到凌晨五點左右,仔仔才又坐回他身邊,關心地問:「你身上有錢吧?」 宇誠點頭,接著說:「不過我也要找工作。」 仔仔點頭,「那我幫你聯絡繼康看看。」 宇誠納悶地看著她,「他手機又不接。」 仔仔得意的說:「我有他即時通啊!可以寫email給他,要不然店裡也有他家的電話,我知道你不方便打,等我下班前,我再打電話試試看。」 宇誠內心充滿感激,卻不知該如何表達? 「你要不要先瞇一下啊?我下班會叫你。」仔仔接著說。 宇誠確實也有點累了,「好!那你要走的時候叫我。」 仔仔點頭,「你不要想太多,自己要堅強,你媽媽過陣子心情平復點會跟你聯絡的,她現在一定很生氣,我媽那時候也是這樣,但是現在就沒事了,反正只要不提起這件事就好了,懂嗎?」 宇誠點頭,隨後到洗手間哭了一會。父親逝世之後,他一直和母親相依為命,現在他連這唯一可以依賴的角落也沒了。帶著倦意與徬徨的心情,宇誠返回座位後,關上電腦螢幕,趴在桌上休息。 繼康幾乎沒怎麼睡,睡眠斷斷續續的,根本無法安心入睡。陽光自窗外灑進陽台時,他決定起床。先是走到陽台看了一下,沒看見自己爸爸的車,他大概一早便出門了。 緩緩走下樓梯,晃到客廳,王嫂正在看報紙。 「繼康你是不舒服嗎?怎麼這麼早起?」 繼康搖頭,「我肚子餓了,我爸咧?」 王嫂放下手上報紙,「你爸天還沒亮就出門了,你等我一下,我去弄早餐。」 繼康在沙發上坐下,將雙腳伸直跨在茶几上,這樣感覺舒服些。 「你在客廳等我就好,我等等端過去給你。」王嫂從廚房大聲喊著。 「好。」 就在王嫂剛把早餐端放在桌上時,電話響了。 「你吃!我接。」王嫂說。然後一邊走向客廳的另一邊,拿起無線電話,「喂!」 「你哪邊找?」 「網咖?」王嫂回頭看了一下繼康,然後掩著話機,對繼康說:「一個女的,說你上次在網咖掉了東西…」 繼康雖然心中納悶,但直覺應該是宇誠,心裡十分高興,急忙伸出手。 王嫂將電話遞給他,「喂!」 「喂!賴繼康先生嗎?我仔仔啦!」 繼康笑了,「我知道。」 「我跟你講喔!宇誠被他媽趕出來了…現在在網咖流浪,你等一下要不要過來?」 繼康聽了心中一陣難過,但又不敢露出驚惶哀傷的神色,於是淡淡地說:「好,我等等過去拿。」 「我知道你現在行動不方便,慢慢來不急,我們會等你啦!」 「好,謝謝!我等等過去。」 「那就這樣囉!等等見,林宇誠小朋友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 繼康掛了電話之後,直接放在桌上,隨後狼吞虎嚥將早餐吃完。 「王嫂!我等等要出去一下,去網咖拿個東西。」 王嫂擔心地看著他,「你現在這樣去網咖幹嘛?東西改天拿就好了啊!」 繼康撒嬌地說:「反正我又沒事,醫生也說要常動,才會好得比較快。」 「好啦!那你小心點,我幫你叫計程車。」 繼康點頭便站起身,因為心情興奮,也顧不得疼痛,加快腳步回自己房間,迅速換上衣服,踩著拖鞋準備出門。 他想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應該帶什麼出門?王嫂顯然仍舊不知情,而自己的行動也沒受到限制。為了避嫌,他決定什麼東西都不帶,轉身從抽屜裡抓起所有千元鈔票放進口袋裡,然後咬著牙忍著疼痛,迫不及待地往樓下走。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