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暗湧 (024)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若不是他太天真,就是這世界太現實也太殘忍

繼康第一次嚐到失眠的滋味。 中午宇誠剛離開沒多久,他爸爸居然特地返回家中,陪他去做復健。感到訝異的不只是他而已,連王嫂、若雲也都覺得驚喜。她們想的是畢竟是自己兒子,宇誠和繼康再親密,也沒自己爸爸親。放下手上忙碌的公事,陪陪兒子,也是理所當然的事。雖說意外發生之後,所有的後續事宜皆由諾鼎全權負責,不過他平常太忙了,跟繼康相處的時間可能還沒有司機多。 繼康爸爸走進自己臥室時,繼康確切感受到宇誠所擔心的並非空穴來風。他臉上一副嚴肅的神情,擺明了有話要說,繼康大致心底有譜了,他爸爸的確發現了,否則不會一反平日作風,在此刻出現。兩人心照不宣,卻充滿劍拔弩張的緊繃氣氛。 若雲還沉浸在喜悅、倍感安慰的心情裡,微笑著對繼康說:「加油喔!今天你老爸特地回來陪你去做復健。

」 繼康勉強擠出微笑,情緒卻隨逐步離開大廳之後,漸漸沉重起來。 發現是由自己爸爸開車,連司機也不見了。繼康現在開始覺得緊張,忍著雙腳彎曲時產生的疼痛,勉強坐進後座,他現在只能藉由照後鏡瞥見自己爸爸的表情。 出乎意料,兩人沿途也沒交談。繼康爸爸只是打開收音機,專注地開著車。 直到繼康做完復健,滿身大汗走出復健室時,兩人終於有了對話。 「還好吧?」繼康爸爸問,然後一邊拿出毛巾擦拭著繼康額頭。 繼康點頭。 「要在這邊洗澡,還是回家叫王嫂幫你洗?」 「我現在可以自己洗。」繼康回答。 「那也好,雖然會痛,不過你要常動,才會比較快康復。」充滿鼓勵與安慰的語氣。 繼康依舊點頭,不過耐心有限,他實在無法忍受眼前極端煎熬的氣氛,反正遲早都要面對,擇日不如撞日,於是開口,「以後宇誠不陪我嗎?」 繼康爸爸的眼神極度壓抑,但還是有憤怒傾瀉著,「他以後不會來了,你也不准再跟他在一起。」 「為什麼?」繼康決定死纏爛打。 「你還問我為什麼…還要我說嗎?」 繼康想了一下,「我只是沒穿褲子,好玩而已!又沒怎樣。」 繼康爸爸搖頭,停頓了一下才說:「我看見你枕頭旁邊有潤滑劑,你們什麼都沒做嗎?那你怎麼會全身是汗?宇誠也是…」 繼康沉默。原來他雖然喝了酒,卻依然觀察敏銳,什麼線索都沒遺漏。 「等你好了,我會幫你轉學,反正你將來要出國讀書,隨便哪個學校畢業都沒關係,不過…你要保證你以後跟宇誠保持距離,最好是不要見面。我知道你是一時好奇,好玩而已,不然怎麼會交女朋友?」 繼康爸爸繼續說:「你不必太內疚,珮婷的事也不能怪你,過段時間,你就會慢慢忘記,重新交女朋友。」 繼康欲言又止,掙扎許久,最後鼓起勇氣,「我是真的喜歡宇誠。」 繼康爸爸還是搖頭,聲色嚴厲地說:「你是朋友太少,珮婷又發生意外才會這樣,懂嗎?」 「你如果真的這樣想,那我為什麼不能跟宇誠做朋友?」繼康不想自欺欺人。 繼康爸爸一時語塞,隨後憤怒的說:「你一定要搞同性戀才高興是不是?那你媽知道怎麼辦?其他人知道怎麼辦?你有沒有想過…」 繼康確實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他一直以為即使曝光,再怎麼說,自己父母親應該會站在他這邊。現在事實證明,他想錯了。若不是他太天真,就是這世界太現實也太殘忍。 「我已經答應宇誠要跟他在一起。」繼康再次表明立場。 繼康爸爸神情瞬間閃過落寞,但很快又顯現出幹練的氣勢,帶著威脅,「我再跟你講一次,如果你不聽我的話,你以後就不要叫我爸爸,以後你的事,我就都不管了,這樣懂嗎?」 諾鼎最後說:「你自己想清楚,我們回家吧!」 回程父子兩人保持靜默。回到家中,諾鼎送繼康回到臥室,一句話都沒吭。 吃晚飯的時候,王嫂見他神情抑鬱寡歡,擔心地問,「你是人不舒服還是怎樣?怎麼看起來一副愁眉苦臉。」 然後是若雲接話,「你爸說宇誠家裡有事,以後不能常來陪你,你就趕快好起來,到時候就可以上學。」 繼康除了點頭,無話可說。 回到自己房間,外面天色逐漸黑了。繼康現在擔心的是宇誠,不過擔心也沒用,他還是打開電視遊樂器,希望藉此轉移注意力。 手機響起時,他很高興的接了。 「喂!我啦!你在幹嘛?」宇誠說。 繼康笑著說:「打電動啊!你咧?」 「在公車上。」 「那等你放學,晚上見。」 「真的都沒事嗎?」宇誠還是心神不寧。 「沒事啦!幹嘛騙你?」 「那晚上見。」宇誠掛上手機。 繼康只是單純想著,宇誠那邊沒事就好。雖然自己爸爸知道了,但他顯然把它當成秘密處理。下午的事算是初次警告,他還有緩衝時間。如果晚上放學之後宇誠過來,當著王嫂和若雲的面,自己父親應該也不會有太異常的舉動,何況現在她們什麼都還不知道。事情真的說開來,對大家未必有好處。想到這裡,心情才豁然開朗,更何況,他父親向來晚歸,他還是有機會跟宇誠商量的。 不過萬萬沒想到,諾鼎今天不到九點鐘便回到家。美其名說是陪若雲去看電影,順便吃宵夜,犒賞她這陣子的辛勞。繼康當然心裡有數,他發現自己想的太簡單,自己爸爸根本是有備而來。 若雲還在化妝打扮的同時,諾鼎走進繼康房裡,直接拿走他手機,「你沒事不要玩太晚,早點睡覺,我明天送支新的手機給你。」 走到臥室門口時才又說:「我已經通知宇誠以後不必過來了,你不用等他,早點睡!」 在陽台上望著父親的轎車駛出大門口時,繼康開始焦急。他後悔沒有事先把宇誠的電話號碼抄下來,望著時鐘,現在正是學校下課的時刻。 他開始盤算著自己要怎麼辦?他現在連宇誠究竟有沒有事都不知道?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今天不會過來。因為無計可施,他既不能騎機車去找宇誠,現在也無法聯絡上他。離家出走嗎?這樣會把事情鬧大。 如果真的有事,宇誠應該會來找他吧?手機都聯絡不上,就表示他這邊有狀況發生,宇誠應該明白的,嚴格來說,他比自己聰明多了。 因為一直記得那句話,「如果晚上我沒出現,要打電話給我。」繼康整晚不敢閉上眼睛,好幾次忍著疼痛慢慢走到陽台邊,望著樓下的鐵門,然而卻一次也沒開啟過。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