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暗湧 (023)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這世界上,真正值得信賴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

無論步伐多沉重,走得多慢,最末還是步入客廳。宇誠媽媽早已坐在沙發上,眼神中充滿複雜的情緒,有憤怒、不安,最多的是不解,臉色十分嚴肅而沉重。她偏著頭望著宇誠,像是斟酌著應該如何啟齒?但更像面臨無話可說的窘境。 宇誠走到她面前,心裡頭那塊巨石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他不敢正視他媽媽。 深深吸了一口氣,宇誠媽媽終於開口,「繼康他爸爸說的是真的嗎?」 宇誠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你回答我啊!」宇誠媽媽吼著。 猶豫了一下,宇誠點頭。 他媽聽完之後,發出一聲慘叫,同時朝他揮了一巴掌,「啪!」然後自己落了淚,「你以後不准再給我做這種事,聽到沒有?」 宇誠呆立著,沒有回話。

淚水開始在眼眶裡累積,視線模糊了起來。 「你是聽到沒有?」宇誠他媽帶著顫抖的語氣。 望著宇誠發愣半天卻不答話,宇誠媽媽的心情盪到谷底,她哭著說:「你這樣我怎麼跟你爸交代?將來遇到你爸爸,我要怎麼跟他說…你告訴我…」 宇誠母親拭著自已淚水,喉間像是哽住,淚水則源源不斷地湧出。以前的日子再苦再難熬,她都可以撐過去。不過這一次,她知道這與現實無關,無論她多努力,可能也改變不了。她一向很堅強,現在卻徹底感到無助。終究是自己的孩子,宇誠的個性她清楚,雖然倔強,但從小乖順很少惹麻煩。她一直為此感到欣慰,老天仍舊待她不薄,至少給她一個將來可以安心的依靠。她還為此不斷祈福祝禱,香油錢也從來沒少給過,但…怎麼會這樣? 宇誠很久沒看過自己母親哭了,上一次是爸爸出殯那天。
然而這一次,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淚水無聲無息緩緩滑落,還是說不出話。 「你跟媽說,你可以改過來…」宇誠母親充滿期待。 宇誠一想到日後,防衛線便崩潰了,他很早便知道自己傾向,好像跟大多數人不一樣。他也試過要改,但要怎麼改?他真的做不到。 宇誠搖了頭。 他媽咬著牙,然後站起身,便是一陣搥打,她還是哭著。下手並不重,但兩人心裡卻異常沉重,淚水成了唯一的宣洩。 宇誠媽媽終於停手,激動地說:「你要是不改,你就給我死出去…不要住在家裡,丟你們林家的臉,你聽到沒有?」 帶著最後一絲希望,宇誠母親望著他。 宇誠開始啜泣起來,然後跪下,哽咽的說:「我也不想這樣啊!我…真的沒辦法,我就是沒辦法喜歡女生…」 宇誠母親聽完猛搖頭,心如刀割。待所有淚水流盡,心情稍稍平復之後才說:「隨便你,你自己選,看你是要住家裡,還是死出去,你自己選…你自己選…」說完便站起身,往自己臥室走去。 緩緩站起身,才發覺雙腿已經麻木,宇誠擦乾了眼淚,走回自己房間,又撥了手機給繼康,結果相同,仍然無人接聽。心裡現在既怨恨也無助,在他最需要繼康的時候,卻連他聲音都聽不到,心裡頭又多了股悲哀。他知道繼康的處境不會比他艱難,他現在對繼康爸爸充滿怨恨,無論如何,他不應該用這樣的處理方式,連他唯一僅有的家也不留給他。想到這裡,淚又掉落。 匆忙的望了寢室最後一眼,他拿出白天整理好的背包。臨走前才發現忘了帶手機充電器,於是又抓了擺進背包裡。走到客廳,百般不捨地望著母親的臥室,門依舊是關著的,雖然只有一門之隔,現在他們距離好遠!很多事一旦變了,就再也無法和原來一樣。想到這裡,身體忍不住抽搐了起來,轉身望見掛在牆上爸爸的遺像時,更是忍不住哭出聲音。急忙抹掉眼淚,大步走出去。 鐵門闔上時,發出了聲響。宇誠母親聽見了,心也碎了。雖然結果與她預期的一樣,她仍舊無法釋懷,靠著門癱瘓般地坐在地上哭了起來,原以為已經無淚可流了說,淚卻依然止不住。 下了樓梯,宇誠走出大門,儘管眼前一片模糊,他還是在淚光中頻頻回首,不過除了漆黑,他什麼也看不清楚。夜已深,他不知道此時此刻可以去哪裡?反正無處可去,時間很多,他現在大概擁有最多的便是時間,還有孤單的自己。 他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裡錯了?只因為自己跟大多數人不一樣?問題是,一開始之前,也沒人讓他做選擇,徵求他的同意,他也不願意這樣好嗎?心又酸了起來,淚也沒停。 離開巷弄,走到了大馬路。公車早已停駛,而他也還沒想到要去哪裡?站在路燈下,再度撥了手機給繼康,結果依然沒有改變。「不是說好如果我沒出現,要打電話給我的嗎?」 死心了也放棄了,他知道要不就是繼康爸爸沒收了繼康手機;便是繼康可能乖乖聽話,自此不跟他連絡。如果是後者,現在他討厭姓賴的一家人,無論是繼康還是他爸都一樣。中午才說過的承諾,這麼快就失效了? 看見前方的招牌亮著時,突然靈機一動。他可以去網咖暫時休息一下,再做打算,至少等天亮再說。他滿十八歲了,不必害怕警察臨檢。況且,曉玲和仔仔他都認識。特別是他也知道仔仔是T,很可愛的大姐姐。 猶如在迷途中望見明燈,身處困境時有人伸出援手。自己雖然無法「愛」女生,但現在可以給他溫暖與慰藉的,竟然都是女生。這世界真是殘酷也有趣! 路途還很遠,偶而經過四下無人又昏黑的角落時,心裡不免感到恐懼。不過距離目的地尚有一段距離,值得慶幸的是,今天晚上並不冷,也沒有下雨,而自己也不趕時間,如果不貪心的話,應該滿足了。 拭去眼角淚水的痕跡,猛猛吸了一口氣,宇誠掮著背包,大步地在黑暗中踽踽而行,朝網咖邁進。 他告訴自己,如果這次繼康再令他失望。那麼從今以後,他再也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這世界上,真正值得信賴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想起繼康,莫名又掉了淚。揮去淚水的同時,他對自己起誓。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