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對不起,謝謝你 (011)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被人捧在掌心呵護,就算有點虛榮,依舊令人得意非凡

而現在的我最想回你身邊

所以我才飛好遠

腦子裡繞著你打結

你身邊By黃立行


小偉最後起身打開提袋,拿出操作說明書看了一會。按下手機電源,進入通訊錄畫面,裡頭只有一筆資料:「很喜歡你的小王」。那一瞬間,也不知怎麼回事,眼眶充滿淚水。他直接按了通話鍵。

「喂!」小王的聲音十分雀躍。

「我小偉啦!」

「我知道。」

「你到哪裡了?」

「我要先去淡水朋友那邊拿個東西,你聲音怎麼怪怪的?」

「沒啦!」小偉說完急忙嚥了下口水,清一下喉嚨。



「你晚上還要上班,趕快睡一下。」

「好,我知道,你要去淡水剛剛怎麼不說,我可以自己坐捷運回來。」

「他也沒那麼早下班,我時間夠,慢慢開就可以了。」

「要是真的想睡覺,就抽一下菸,反正我又不在。」小偉笑著叮嚀說。

「好,謝謝,我知道。你快去睡,很高興你打電話給我。」

「那Bye囉!」

掛上手機,他將兩支手機放在床旁,滿足地閉上眼睛。

手機響起時,才發現已經快七點。

「你還在睡嗎?」阿明問。

「嗯!」小偉帶著睡意。


「我在巷口等你,你弄好就下來。」

「好,你等我一下。」

匆忙洗完臉,換上衣服,臨出門前,小偉考慮要帶幾支手機出門?最末,一併抓起全擺進背包裡。

「你怎麼看起來有點累?沒睡飽嗎?」阿明在他繫上安全帶的時候問。

小偉猶豫著,要不要全盤托出。如果自己做不了決定,說出事實,或許結局自會呈現,這樣可能省事點。他現在就像走到岔路,兩邊前方都是美好風景,一邊是他熟悉地,另一邊則是他憧憬的。他不貪心,只是不知該如何選擇?

吸了口氣,他轉身看著阿明,「我今天跟朋友去陽明山賞花,還去泡湯,剛回來沒多久。」

「跟誰?一票人嗎?」

「你不認識,他叫小王,住台中。」

「就你們兩個?」

小偉點頭。

「然後呢?」

「沒啊!他是Ken介紹的,我們泡大眾池。」

阿明沒再多問,隨後將車駛上馬路。

「那你這星期天還要去陽明山嗎?」

「看你啊!」

「我們去泡雙人池好了,再去淡水漁人碼頭。」阿明淡淡笑著說。

小偉微笑望著他,然後點頭。心中又揚起期待,對那個即將到來的美麗星期天充滿無限美好想像,即使外頭還下著雨,離星期天也還早。心裡已是一片萬里無雲的溫暖光景。不過也非全然快樂的成分,他對小王的愧疚越來越多,他或許不算負心,但卻已違背了自己的承諾。

用餐的時候,阿明沒有任何異常的舉動。不過就是主動挾了好幾次菜餚放進他碗裡,笑得很淡,卻帶著幸福的表情,還幫他盛了湯。昔日他的工作,現在換成阿明主動服務。

他不知道是因為阿明知道他另有追求者後刻意的表現?還是什麼?不過那感覺令人不由自主目眩神迷,被人捧在掌心呵護,就算有點虛榮,依舊令人得意非凡。現在戀愛的感覺更濃了!地位水漲船高之後,彼此就連對等關係似乎也更平衡了,不至於太嚴重傾斜單一邊。

結完帳,兩人步出餐廳。

「你累不累?」阿明問。

小偉愉悅地搖著頭。

走在東區街道上,來往的行人很多,兩人或遠或近,不過總是身影相隨。

阿明停在一家銀飾店前,「看看有沒你喜歡的?你挑條手鍊吧!你不是一直很愛這家的東西。」

小偉好奇的看著阿明,「幹嘛突然要送我?」

「沒啊!我好像很少送你東西,就剛好想到。」阿明笑著說。

「那你也挑一個,我送你,這樣比較好。」小偉說。

最後阿明選了個單純的銀戒,不過裡頭鑲了幾顆碎鑽,店員說這叫包賺。小偉則挑了條幾何圖形串成的手鍊。

「不用包了,就直接戴著就好。」阿明對店員說。

小偉對著燈光,手腕搖晃了幾下。心情很興奮。

所有禮物的背後意義都相同,可以戴在身上的,通常就像標籤,既有甜蜜也帶有宣示的形式上作用,說白了就是象徵「你是我的人」,希望自此將你套牢。像是男人的領帶、袖扣、皮夾,女人的耳環、首飾、背包。越貼近身體的,則意味彼此的關係親密。像是香水、古龍水、內衣褲等。禮物的價格則是另一種考量,用來突顯送禮與受禮者的定位價值。

阿明刷了卡,扶著單據簽名時,左手的無名指上多了個戒指。

「那你再去睡一會吧!」阿明把車停在小偉住處樓下時說。

「我錢先給你。」小偉急忙從背包裡摸出皮夾。

「不用啦!」阿明伸手扣住小偉的皮夾,「你趕快先去補休吧!」

「那謝囉!」小偉滿足笑著。

雨終於停了,開心地踱回住處,推開門,Ken坐在客廳裡看電視。聽見聲音,便轉身看了一下。

「是跟阿明去吃飯?還是跟小王?」Ken問。

「跟阿明啦!」小偉笑著坐在Ken身旁。

「哇!好刺眼的光,你買的啊?」Ken馬上便注意到小偉手上那條銀鍊。

帶著靦腆,小偉回答說:「阿明送的。」

有關阿明的話題,Ken不便深入了解,「那你今天跟小王上山還好吧?」

一經提醒,小偉面有難色,從背包裡摸出那支嶄新手機,「還好啊!這他送的。」

「所以你還是沒跟小王說阿明的事?」Ken收起腿,拱起身體。

「我說不出口,不過我有跟阿明講小王的事。」

Ken很不以為然的看著小偉,「難怪他今天送你東西。」

「那你打算怎麼辦?」Ken繼續問。

「我會找時間跟小王說。」

「嗯!不管你最後跟誰?我都先祝你幸福。」Ken這句話說的很誠懇,「那你今天不就沒怎麼睡?」

小偉點頭,「我去瞇一下好了。」

「反正有人會叫你起床上班,不用擔心睡過頭。」Ken一邊看著電視說。

手機響時,小偉一時沒反應過來,那鈴聲好陌生,拉開被子,睜開惺忪的眼瞧了一下,才發現那隻藍色手機閃著光。

「喂!有沒吵到你。」

「還好…」

「你方便出來一下嗎?我有東西給你。」

「現在嗎?」

「嗯!我一樣在下午的路口。」

「喔!好。」

Ken看見小偉起了床,套上外套之後像陣風隨即掩門而出。

大步跑向路口,便看見小王站在車旁,手上提著一個大袋子。

「這給你們吃,Ken在吧!」

「你還沒回台中啊?」

小王猶豫了一下才輕聲說:「反正不急,我想再多看你一下,就順便買了雞湯,我朋友說這家藥膳很出名,我是沒吃過,不過聞起來很香。」

小偉接過小王手上的提袋,沉甸甸的,裡頭還有個陶鍋,「謝謝!」

「你鍊子很好看。」小王笑著說。

「朋友送的,我…」

「你趕快先上去吧!你穿這樣等等感冒,吃完也差不多要上班了。」

「我…」

「快回去吧!我到台中會send簡訊給你。」小王看著他。

突然有想哭的衝動,兩人站著相距不遠。

小王看著他,感動也訝異地說:「這又沒什麼!只是雞湯,我很怕男生哭,你快回去吧!」

小偉轉身,慢慢往暗處巷子走。風拂過身上,的確很冷,淚才滑落。他看見小王朝他揮了手,他也揮著左手示意,那鍊子閃著冷光也發出輕輕聲響。

走回住處,他已經淚流滿面。

Ken看見他時便問,「你幹嘛?」

「沒。」小偉吸了幾口氣,拭掉淚水走到客廳,「你去拿碗,小王送雞湯來給我們吃。」

Ken大概也猜到八成了,沒再多問,走向廚房拿了兩套碗筷及湯匙。

鍋蓋一掀開,濃醇的人蔘雞湯味便飄了出來。

「哇塞!我來台北這麼久只聽過這家湯很出名,我還沒吃過,光聞味道就覺得好補。」Ken笑著說。然後小心翼翼舀了兩碗。

「吃啊!你怎麼不吃?」Ken看著小偉說。

小偉這才端起碗。喝了一口湯,味道的確甘醇鮮美,雞肉也燉得熟透,筷子輕輕一挾便與雞骨分離。但他心裡卻有酸楚,很複雜的滋味。

想起小王站在路口等他朝他揮手的情景,他對他確是一往情深。心裡身體都暖暖的,淚水卻還是緩緩順著臉頰滴進碗裡,模糊了雙眼。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