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流轉 (053)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那株山櫻現在不見了,不在院子裡,也不在他心裡了。

尚智醒了之後,志偉依然沉睡著。即使醒了,也蜷在被窩裡,沒打算起身。

「志偉!我肚子餓了。」尚智拍著志偉肩膀說。

「你隨便自己弄個東西吃,還是去外面吃…」

「我不要,你起來弄蚵嗲給我吃,還有我很久沒吃到白菜滷了,我快餓死了。」

志偉轉身看了他一下。笑著說:「你沒事幹嘛把自己弄得跟農夫一樣?」

尚智穿著長統雨靴,長袖運動衫,手上還拿著斗笠,「我決定把院子整理一下,你快起來弄午飯。」

「我這幾天都沒通告,我把該辦的事辦一辦,我們明天出門看要去哪裡玩?我不想待在家裡。

」尚智笑著說。

「我一定要跟著去嗎?」志偉笑著問。

「不然咧?你是我助理,我去哪你當然要跟著我。」

志偉勉強爬起來,「你就是不讓我閒著就對了?」

尚智點頭笑了。他覺得這是好方法,讓志偉保持忙碌,讓他覺得他很需要他,也許他可以復原快一點。一直陪著他,讓他覺得不孤單。愛情留下的空缺有時雖然難以填補,遺憾或許永遠都會在,不過時間是奇妙的催化劑,無論是什麼事?只要時間夠長夠久,一切總會淡化的。愛情也是,何況還是逝去不會再回頭的愛。

志偉離開床,將棉被折疊了一下,「你去忙吧!我等等就去弄你的蚵嗲跟滷白菜,還要什麼嗎?」

「什麼東西麻煩又好吃,你就做什麼?」尚智笑著說。


志偉心裡很明白尚智的想法,淡笑著說:「沒事了,你去忙吧!麻煩你了,清乾淨一點。」

尚智微笑點頭,看了志偉一眼,「你快起來喔!我快餓死了。」說完便離開臥室。

在廚房忙著的同時,屋外響起除草機的刺耳聲響,規律持續的泛著。

志偉刻意將午餐裝進飯盒,還將雞湯擺進保溫壺裡,雙手提著,走到院子裡。

「小怪物,吃飯了。」

尚智擱下手上的東西,走了過來,笑著說:「我以後要是退出演藝圈,我想這樣過日子。」

志偉笑著說:「那得先幫你買塊地吧!還要找個煮飯婆。你最近都沒跟曉玲連絡嗎?」

「有啊!就寫信。」

「還好吧?」志偉問。

尚智輕輕點頭,話鋒一轉,「我來台北這麼久,還沒去過建國花市,我們下午去逛逛。」

「幹嘛?」

「空地這麼大,我們種點別的,不然院子太空了。」尚智接過飯盒,在一旁坐下,打開後便開始吃起來。

那棵山櫻花不見了,地上只剩下一堆殘枝與灰燼,空氣中則散發著青草的淡淡香味。

「你喜歡什麼花?」尚智問。

志偉仔細想了一下,「也沒特別喜歡的。」

「那我們種幾棵玉蘭花好了。」比起櫻花纖細看似弱不禁風的樹身,尚智反倒覺得玉蘭花更有生命力,枝葉俱茂,還會開著香味四溢的花朵。

「你的品味真的很奇怪。」志偉笑著說:「你喜歡玉蘭花?」

「我媽媽很喜歡,曉玲也喜歡,我覺得玉蘭花不錯啊!」

「那就玉蘭花吧!」

「我戶頭裡有錢吧?」尚智問。

「有啊!你又沒怎麼花,錢還不少,幹嘛突然問這個?」

「那下午我挑花,錢我付。」

志偉點頭,「種幾棵桂花好了,我媽喜歡桂花。」

尚智笑說:「沒問題,你的滷白菜越來越好吃。」

隔天,園藝公司一行三人,浩浩蕩蕩駕著一大一小的卡車,還有台起重機,便在院子忙了起來。

尚智按著他的想法與規劃,吩咐工人將植物一一定位。栽了三株玉蘭花,高度都將近兩米,屋簷下方則種了一排桂花,走道的地方植了顏色各異的杜鵑,中間空地則佈置了波斯菊和太陽花,交錯的圍成兩個圓形。荒蕪的景色一改而成綠意盎然的光景,日後,這院子裡將交遞著四季,用顏色或氣味來詮釋歲月的流轉。

尚智滿意的笑著說:「還不錯吧!」

志偉點頭。那株山櫻現在不見了,不在院子裡,也不在他心裡了。

之後,白天尚智依然開始上課,或是上通告,在健身房運動。志偉則跟往常一樣,陪在他身邊。晚上則錄Demo,或是討論第二張專輯裡的曲目與編曲。志偉偶有失落,不過狀況比想像中理想。或許因為忙碌,也可能時間已經開始沖淡一切,在日常生活中默默進行著。

電影上映之後,票房平平。不過尚智的表現與大膽演出,果然獲得媒體一致好評,同時引起日本經紀公司的注意。搭配電影同步上市的第二張專輯銷售比預期中理想。辛苦沒有白費,至少效果達到了。

「智昊!你真的打算去日本發展?」振東問。

「你問志偉吧!他怎麼決定我就怎麼做?」尚智笑著說。

「你就趁現在多撈一點,然後去日本發展也好,至少是個機會。」美珠說。

「是啊!把他送去日本,我就輕鬆了。」志偉笑著說。

尚智瞪了他一眼,「我有跟Jenny講,如果真的要把經紀約轉給日本公司,我沒意見,唯一條件就是你得跟著我去,我不太愛吃日本料理,至少要一個會作飯的,我覺得你是最佳人選。」尚智得意的說。

「哇!智昊變聰明了,現在還會談條件咧!」美珠笑著說。

「要我去也可以,我犧牲很大,你賺的分我六成,要不要?」志偉問。

振東聽見不可思議的笑著說:「老大很狠喔!」

「都給你也沒關係,錢一直是你在管,你只要讓我吃飽睡飽,不要沒錢花就好了。」尚智認真的說。

志偉點頭,「知道了!那你認命吧!既然光煮飯就這麼好賺,我當然去囉!」說完還故意朝著尚智得意的笑了。

尚智笑著說:「那就好,其他的事我就不管了。」

「那我們今年聖誕節真的可以出國渡假了。」美珠興奮地說。

「是啊!是啊!你可以開始想要去哪邊血拼了!」振東點頭如搗蒜的笑著。

「這可要好好想一下。」美珠說。

「就去日本好了。我已經託人在東京近郊找房子了。到時候你們就來住就好了,不然日本的飯店又貴又小,我們日語又不通,要大牌藝人當我們翻譯,也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委屈咧?」志偉故意看著尚智調侃的說。

尚智笑著說:「你又在機車了。沒關係,反正以後多的是機會報仇。」說完伸腿踢了志偉一下。志偉只是笑著。

「那就決定去日本好了,我得先打聽一下哪邊shopping比較方便。」美珠興奮地說。

「你也太急了吧!現在才七月…」振東說。

「你不懂啦!血拼可是一門藝術,要買得準買得便宜,還要逛得愉快才專業。」美珠急忙回答。

四人坐在客廳愉快地天南地北隨意聊著,笑聲四溢。屋外則是陽光燦攔,天空蔚藍的典型夏日,蟬鳴偶爾響起,像催眠也像搖籃曲,規律而聒噪,一個幸福美好的夏日午後。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