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流轉 (051)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只有天空給他回應,看他可憐,持續落著如眼淚般的雨珠。

愛上一個認真的消遣用一朵花開的時間

你在我旁邊只打了個照面

五月的晴天閃了電

流年 By 王菲


「來!再來一次,那個Chris你走出電梯的時候要先看管理員,不是先看阿南。」導演用擴音器喊著說。

飾演Chris的演員點頭,重新退回電梯內。工作人員在一旁就緒。

場記隨即打了板。「5…4…3…2…1…Action!」導演下了指令。

尚智站在大廈入口處,等拍完這場戲;再拍一場在大雨滂沱中求Chris原諒他的重頭戲之後,這部電影便殺青了。

他在等候的同時,發現志偉就站在不遠處,站在消防車旁邊,魂不守舍地望著飾演大廈管理員那個人。

看見時,志偉心裡遲疑著。

那個大廈管理員是張嗎?他突然有被抽離現實的感覺,身邊的一切彷彿浮動起來。像是看見鬼魂,恍若隔世。慢慢走近,然後確定無誤,自己深深呼了一口氣。他只是戴了帽子,穿上制服。他不知道他裹在衣服裡頭的軀體是否依然結實精壯?那個曾和他密不可分、緊緊結合度過很多個夜晚的身體。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再走近個三步,他或許便能嗅到那陽光般的氣息,即使春天才剛要來!心情激動得幾乎要落淚,不過他忍住了。

他站著的這個角度,張應該看不見他。
視線幾乎放大放遠然後凝望,那兩道黑濃的眉毛都沒改變。是啊!他沒死,他在心裡冷笑著,他一直活著,卻從沒想過要找他。那一瞬間,喜悅和怨恨都有一點,不過依舊感動著,心情如海水般澎湃洶湧。

想起演員表裡,沒有姓張的演員。心又往下沉,像綁著石塊絕望投海的軀體,慢慢沉到底。原來自己唯一知道的事也是假的。

所有的往事都被召喚回來了。場景總是在飯店裡,早數不清到底有幾次?也無法列出明細,他當然記得他們最後一次碰面的那間房間,他蹲在角落痛哭的那一間,哀傷地寂寞地孤單地無助地,靜靜看他掩上門離去,他連一句話都沒說。記憶中,自己總是等待著。然後與他在夜晚裡安心共枕,揮霍慾望也揮霍愛情,承諾總是缺席,從來沒出現過。只是他也沒死心,雖然他知道,他和他總是得在天亮後分開。他記得最清楚的,還是那一次兩人一起去的那海邊,天空藍,海水也藍,車裡漾著他那陽光般的氣息,隨海風吹進車裡,然後在他腦海定了調,永遠難以抹滅的基調,讓他在夏日陽光燦爛時,總覺無處可逃的宿命般氣味咒語。

消防車灑起水柱時,他看見張往更衣室去,他急忙走過去守在門口。

他推門而出時,穿著深藍色的運動套裝,眉毛依然如兩隻黑毛蟲靜臥,頭髮短短的,身材看起來依舊結實,不過他沒對他笑,眼裡帶著一點點熟悉,像是在努力回想。

他終於說話,「你好。」同時拎著背包便要離去。

他幾乎連頭也沒回,志偉跟了他走了好幾條巷子。

插了摩托車鎖匙,隨後發動。

「我還要趕回家換衣服,等等去喝殺青酒。」他淡笑著說。

「所以你早知道我都在這,可是就沒想過要找我是嗎?」志偉不敢相信,他眼前這人如此冷淡。他不想在他面前落淚,那太懦弱了。

他點頭,「都過去了。」然後將摩托車往後移動,坐了上去。

淚水終於滑落,志偉語帶哽咽,「所以你也從來沒有愛過我…是嗎?」

他爽快點了頭,然後便揚長而去。志偉還來不及拉住摩托車,便見他背影越來越小,然後消失在轉角。

崩潰了,他轉身面對著「禁止進入」的號誌哭了起來,不敢出聲。眼睛滿是淚水,什麼也看不見。他真希望自己瞎了,或是張根本就死了。他不怪他,是自己太認真,太一廂情願,他錯把遊戲當成愛情。

只是,他至少應該騙他一下吧?他連虛偽都不願給,他根本不在乎他傷心。

想到這裡,他無力蹲了下來。好絕望,他繼續埋頭痛苦。

振東看見志偉從身邊走過時,很明顯地剛哭過,眼睛紅腫,兩眼空洞,如同行屍走肉。

「老大!老大!」振東喊著。

志偉像是沒聽見,只是往停車的位置移動。他早該知道了,原來那棵樹早給他答案了!是自己執迷不悟,以為守著樹便如同守著張,只要靜待光陰流逝,他等待的奇蹟、他的愛情便會如同歲月流轉,給他一個繽紛溫暖的春天。是啊!他有一個淒美壯烈的結局,在等了這麼多年以後…問題是,他根本沒愛過他。

他根本沒愛過他!淚又滑落,他連擦也不擦了。

「智昊!智昊!」振東急忙衝進更衣室。

尚智推開門,一邊穿著上衣,「什麼事?」

「你去看看老大,不太對勁…」振東神色緊張。

「在哪?」尚智急忙拉上褲子拉鍊,套了皮鞋。

「好像往他停車的地方去了。」

「好!」尚智說完便往外跑。

看見志偉時,他坐在駕駛座裡,車燈已經打開,他正在倒車。

尚智急忙攔住,「你要去哪?」然後跑到駕駛座旁。

燈光昏暗,不過他看見志偉臉上淚水了。他敲著玻璃。

志偉搖下車窗,「我人不舒服,殺青酒我不去了。」

「人不舒服?幹嘛哭?」尚智問。

「沒事,你一個人去吧!喝完你坐計程車回去。」

「到底發生什麼事?」尚智將手伸進車內扣住方向盤。

「真的沒事。」

「幹!又來了,沒事你幹嘛哭?」尚智很生氣也很著急。

「你就說我臨時不舒服就好了。」志偉依然面無表情。

「你不去?那我也不要去?你讓開,我開車!」尚智大聲喊著。

志偉讓出了駕駛座,往旁邊座位移,「你先去把放在片場的東西整理一下,我在車上等你。」

尚智轉身看了他一下,「你在車上等我喔!」

志偉點頭。

尚智隨手拔了車鎖匙,「你等我,我去招呼一下,很快就回來。」說完便往剛剛拍戲的大樓位置跑。不時回頭望著志偉,最後確定他一直安坐在車內,才往更衣間移動。

「怎麼樣?發生什麼事?」振東看見尚智時劈頭便問。

「我也不知道,他又不講。」尚智沮喪地說。一邊收拾東西。

「你幹嘛?」振東問。

「殺青酒我不去了,我不曉得他發生什麼事?我不放心。」

「你是男主角怎麼可以不去?」振東繼續說:「我等等叫美珠去看看,你跟導演他們坐一部車,你先去吧!」

尚智猶豫著。

「放心啦!不管發生什麼事,志偉做事一向公私分明,就算他不去,你也不能不去,別鬧了!他可以不去,你要是沒去,明天媒體又不知道會寫什麼?」

尚智點頭,「你記得叫美珠去看一下。」

振東拍了他肩膀,「我知道。」

隨後尚智便上了車,夥同導演和主要演員,坐著九人座小巴士往餐廳移動。

美珠走到振東所說的停車位時,看了半天,裡頭沒人,於是又走回片場。

「志偉大概是先回家了!」美珠說。

「不會有事吧?」振東問。

「不會啦!他沒到是有點美中不足…你快點收一收,我等等在路上再打手機問問看。」

振東點頭。

志偉先是在便利商店買了兩大瓶礦泉水,然後將裡頭的水全部往路旁的地下水溝蓋倒盡,然後攔了計程車。

他要求司機先在加油站停車,他下車將兩個空瓶都注滿汽油。服務人員還要求看他身份證。上車之後,司機也沒多問。行車速度在深夜極為順暢,既不擁塞,車子也少。

總算上了山,志偉下了車,走到院子,雜草叢生中兀自站立著的那棵山櫻花旁,他望著夜色,只有一點點新月,在雲堆裡若隱若現,毛毛雨仍舊飄著。

是啊!他終於等到結果了,這麼久的等待都是假的,他真的什麼也沒有?張連最後那一點點希望也不留給他。

他就坐在地上哭著,倚著那棵枯樹,只有天空給他回應,看他可憐,持續落著如眼淚般的雨珠。他越想越傷心。他真的從來都沒愛過他…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