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流轉 (049)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三言兩語便可輕易地畫出那條分界線,不難,只是心會痛

做完最後一節重量訓練,尚智喘吁吁的爬起身,上衣早被汗水濕透,坐在地板上休息。 志偉敲了門,進來之後說:「你還要吃可怕的白水煮雞肉嗎?」 尚智點頭。 志偉看著他沒說話,做了個難以置信的表情笑著離開。 休息片刻之後,尚智穿上夾克,下了樓走到廚房,看見志偉正把麵粉、蛋黃加水和在一起,砧板上有一堆韭菜。「你做蚵嗲是要給我吃嗎?」尚智開心的問。 志偉也沒轉身,「你要是水煮雞肉吃不膩,你就繼續吃啊!蚵嗲我自己吃。」 尚智笑著:「你偷放水喔!」 志偉笑了,「我又沒逼你吃,只是我一想到那個雞肉,又沒味道,有什麼好吃的?」搖頭繼續說:「你身上也不差那幾兩肉吧!什麼體脂肪係數?乾脆改吃素不是更好?吃草的動物身材都不錯,結實又優雅,你可以考慮看看。

」 尚智笑了,也說不出來為什麼?不過他心裡很高興,有暖暖的感覺。 「你先去洗澡吧!等等感冒。」志偉瞥了他一眼說。 為什麼冒著汗的男人看起來特別性感?他在心裡想著,張也是,尚智也是,很多男人都是。思緒差點分了岔,他回神之後把蚵放進鍋裡。 「我吃完再洗。」 志偉點頭。 尚智一邊吃著蚵嗲時,看見志偉又晃向院子。站在雜草叢生的那棵櫻花樹下。它孤獨屹立著,寂寞地迎著風,沐浴在陽光下,不過依然光禿禿的。 他端著盤子走到門口。看著志偉站在樹下動也不動,像是另一棵樹。枝頭上毫無生機,也無新芽,春風顯然對它起不了任何作用。新的一年開始了,那樹不是繼續沉睡,便是真的死了。 「你過年有要去哪嗎?」志偉走回門口時問。 尚智搖頭,「你要去哪?」 「以前過年都去國外,問題是你初三就要開拍了。」 尚智點頭,「不然我們早點去墾丁,反正過年也沒事,直接在那邊等拍戲。」 志偉想了一下,「也可以,台北過年很無聊。」 尚智笑了,「我們很久沒去海邊了,這次好好去玩一下。」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我們除夕那天先去拜拜,拜完就下去吧!我去找找有沒有民宿可以租,等你開工再回飯店住。」志偉說。 「好啊!」 晚上,尚智接到曉玲的電話。 「我明天就要去大陸了。」 「喔!」尚智回答,卻無話可接。 「你自己好好保重。」曉玲說。語氣還有關心,不過很理智,很客氣。 想了很久,才說:「你也是。」 彼此沒再多說什麼?很多事開始時都煞有其事般隆重,充滿對日後的無限美好想像,結束則不然,三言兩語便可輕易地畫出那條分界線,不難,只是心會痛。沉默也行,那也算是盡在不言中的一種。 現在正式通知來了,他們之間畫出了那條分界線,從今以後,隔著一大片海望著各自的天空。是有點悲哀,不過也沒辦法。 是啊!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好。他難以反駁,也不想接受,可是又能怎麼樣呢? 各自祭祀完自己的爸媽,兩人在香火爐前燒著金紙。熊熊的火光中,既有懷念也有溫暖。北海岸冬季向來多雨,天空陰霾,海浪似永不平靜的洶湧著。隨著他們一路往南,陽光越來越暖,濕冷的感覺也逐漸遠颺。 「你電影拍完,要不要幫你找個助理?」志偉問。 尚智一邊開著車,「我不想換,除非你不想幹了。」 「不然等唱片錄完再說好了。」 「你們到底是愛我?還是討厭我?一個一個都要走。」尚智帶著不滿的說。 「我只是問問,幹嘛那麼生氣?」志偉轉身看著他。 「根本就不必問,有什麼好問的?我說過啦!如果可以,我們可以一輩子在一起,除非你不要。」 「先是曉玲,然後是你。」 「是啦!都是為我好,你們都是為我好。我能說什麼?」尚智嘆了氣。 「也沒人可以永遠在一起啊!分開有時候也不是真的分開,只要心還在,就好啦!」志偉說。 尚智轉頭看了他一下,「是嗎?是這樣嗎?既然可以在一起,為什麼要分開?你跟我講。」 「你自己一個人住,將來要找女朋友或是什麼的?也比較方便。」志偉說。 「方便?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圈子怎麼交往啊?到處都是人,還沒開始就被寫掛了,何況我也沒打算再交。」 「你才幾歲?不必這麼失望吧?」志偉帶著點安撫的語氣。 「我跟你住很好啊!還是你嫌麻煩?你不方便?」尚智問。 「是有那麼一點,反正遲早都會散,早一點也無所謂。大家還是好朋友就好了。」 「所以就不要說是為我好,我討厭這樣。曉玲說是為我好,你也說是為我好,問題是我哪裡好?我怎麼都不覺得?」 尚智繼續說:「我去哪裡找跟你一樣的人?會寫歌給我唱,會做蚵嗲給我吃,關心我也愛我的?你跟我講,不然你去找一個給我。」 志偉沉默。 「問題到底是什麼?」尚智在路旁停下車,拿了礦泉水喝了一口,「跟上次問題一樣嗎?是不是我也要變成gay你才會覺得安心?你才會覺得我們可以永遠住在一起。」說完看著志偉。 「你跟我講…你什麼都好?就這一點我很討厭,我真的很討厭!」說完重重拍了下方向盤。 「什麼都不講?你真的以為我都感覺不出來嗎?你最近連看我都不太敢看,可以躲就躲,連洗澡也不敢跟我一起洗。」 「你以為那天晚上我就只是精蟲衝腦,把你當女的嗎?」 「我是沒進去,因為你一副好像我在開玩笑的樣子。也許啦!我也沒很確定,不過有機會我會試試,上次我不是講過了,我能做的我盡量做。如果你想要,可以跟我講。我是說真的,不是跟你開玩笑。」 「結果,那天晚上以後,我們之間反而變得更奇怪,如果你覺得做愛那麼重要的話,那就來啊!我管你gay不gay,想要就說啊!怕什麼?」 「只是你又不講,我也怕你以為我只是好玩或是敷衍你,這樣講你懂嗎?」 志偉仍舊沉默,拿起礦泉水喝了一口。 尚智看著他,實在無計可施,「幹!我這樣講你到底有沒聽懂?」 「換我開吧!」志偉說完推出車門。 尚智直接移身空出駕駛座。 「我實在不知道到底要把你當女的還是當男的?你真的很麻煩,比曉玲還麻煩。」尚智說完把頭望向窗外。 車子駛進屏鵝公路時,天色漸黑,筆直的公路一旁是藍色大海,海面平穩如鏡,橙色夕陽一半浸在海裡。打開車窗,海風吹拂著兩人,冬天留在台北,這邊依然是仲夏。 「我再講一次,除非將來我結婚,你有對象,不然我們就永遠住在一起,我不會走,你也別想拋棄我,我不喜歡。」尚智沉默很久之後突然說。 志偉看著他,似笑非笑。 「我已經結過婚了,所以等你死了再說吧!不然不要再跟我提分開這種事。這樣很清楚了吧?」 志偉大笑,沒有答話。 尚智沒好氣地說:「幹!你是聽到沒啦?」 志偉點頭,「我聽到了。」 找到民宿,兩人放好行李。 「要先吃飯,還是先洗澡。」志偉問。 「你跟我走。」尚智說。 隨後駕著車來到去年他們兩人裸泳的海邊。 尚智脫得一乾二淨,彷彿去年時光倒流,他走進海裡,下半身泡在海水,「快啦!」 志偉猶豫著,「你真的膽子很大,萬一被拍到上娛樂版頭條你就知道。」 「那正好炒一下新聞。」尚智笑著繼續說:「快喔!不然我把你丟進海裡!」 志偉褪下衣服,走向海邊迎向尚智。舒暖的海風吹著,赤腳走在沙灘上的觸感很迷人。和去年一樣,他們像兩隻愉快的海豚,在海中自由的嬉戲著。探出水面時,點點繁星貼在藍絲絨般地天空裡,沒有月亮,所以星光更燦爛。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