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離別之前 愛了以後 (021最終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水藍色的海水全像是我的眼淚,無窮也無盡。

停妥機車,我在成群裸露的礁岩中,尋找我爸的蹤影。釣客三五成群,零落地佔據著各自的位置。日正當中,整片海洋亮著迷人的寶藍色,與天空相互輝映,不知道為什麼?總覺今天的景色異常的美。

昨天周叔叔帶給我的喜悅還盤據在心底。想起他看見我裸身時尷尬的笑,他擁抱我時的溫度與感動,都已滲進我的細胞裡,血液又開始充滿興奮的因子,鹹鹹的海風聞起來也是甜的。索性把背心脫了,雖然熱,不過我喜歡陽光曬在身上的感觸,接受那明顯、無處不在的熱情。隨著時間消逝,身上便會浮出麥芽色的印記,然後再漸漸深成古銅,我只需付出汗水及時間等待。猶如我與陽光熱戀過後所留下的証明。時間越久,色澤越深。

突然想起周叔叔。

就在這時,我看見我爸。他持著釣竿,浮標遠遠在波浪中緩緩浮沉,表情嚴肅。

「肚子餓不餓?那邊有麵包。」

「還不餓,可以喝啤酒嗎?」

我爸點頭,「順便拿一瓶給我。」

然後是一段靜默,有架飛機在天空平移,拖曳著銀光。我坐在平坦的石面上,看著我爸垂釣的側身。

「你昨天晚上在幹嘛?我進房間的時候。」我爸思考很久之後才問。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今天給我搬回家住,別再住周叔叔家。」

「為什麼?」我不服氣。

「哪有為什麼?你都20歲了,可以照顧自己了,不要再麻煩你周叔叔。


「你有淑芸阿姨陪,我陪周叔叔,這樣不是很好。」

「不好。」魚跑了,我爸拉回魚線,重新上餌。

「我要跟周叔叔住,你可以安心結婚,我不反對。」

「那你回你自己房間,不要再跟周叔叔一起睡,那很怪!」

「哪裡怪?」我還是不服氣。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是同性戀。」我爸轉身看了我一眼,他是認真的。

「你連周叔叔會做惡夢也不知道吧?我才不管別人說什麼?我不像你那麼自私。自己好就好,你真的在乎他嗎?我從來都不覺得。」我的興奮全部退去,火氣冒上來。

我爸放下釣竿,走過來便是狠狠一巴掌。比陽光的溫度還熱,想必也留下印記,在那短短的一瞬間。

「就算你是同性戀,我也不管你,你給我離你周叔叔遠一點。」

我絲毫沒有閃躲的意思,「如果我不要咧!」

「我可以不計較,你周叔叔知道會難過的。這樣說你懂嗎?」

「周叔叔不會在乎的,David也是同性戀,周叔叔還不是跟他一樣很好。」我邊說的同時凝望天空,那架閃著光的飛機不見了。

「你就是聽不懂,是不是?」透明的魚線在風中飄動,若隱若現。

「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必再跟你說了,我將來要跟周叔叔在一起。就算不能跟他上床,我也無所謂,只要能在一起。等我退伍我要去國外念書,拖著他一起去,你過你的日子,我們過我們的。」說完,我覺得無比暢快。

「你在說什麼?」我爸近身逼近又是一巴掌。

我依然站在原地,「爸,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很愛周叔叔,從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眼淚此時替代汗水,我的臉頰不痛,心很痛。

「你如果不聽我的話,我就當沒你這個兒子,你聽到沒?」我爸手臂再度揚起,然後在空中靜止,眼眶中有淚水打轉。

「還是你也愛周叔叔?」我好奇,也不認輸。

眼前一片黑暗伴隨清脆的聲響,這一下又火又痛。

「你以後別叫我爸爸。」說完,他隨即轉身。

我想都沒想,便縱身躍入海中。臉上的溫度獲得舒緩,我愛海,永遠不變。對周叔叔亦然。

置身水中往上看,天空依舊蔚藍,搖晃般如同幻境。我像在水中飛翔,自在滿足的感覺再度擴散全身。儘管眼睛酸澀,海水很鹹,我在哭。

不過因為愛,所以值得。我使盡全力拼命游著,在淡藍色的水中伸展四肢,除了水,我與周叔叔之間再無別的,眼前的顏色轉為淡灰,我內心逐漸平靜。

水裡的時間沒有意義,無論你向前、漂移或是轉身。

突然覺得大腿僵硬,不祥的感覺來襲。我盡量放鬆身體,試著慢慢浮上水面。

呼吸逐漸困難,我像是被施咒的軀體,無力上升。

就在此時,我看見我爸的身影,模糊地從遠處靠近;他像是在哭,止於一個距離,我看不清楚。

他裸著上身,像條不認識我的魚,在一旁遠遠望著。

他用手擦拭眼睛,也在哭。

那一刻,我明白了。他不會救我。

於是,水藍色的海水全像是我的眼淚,無窮也無盡。我想起了自己以前常做的那個夢。心裡感到安慰,我沒有恨,還是滿滿的愛。

我向我爸輕輕揮手,很溫柔的告別。我不恨他,真的,一點也沒有。

只希望他會像我愛周叔叔那樣,就好了。

身體越來越冷,我渴望陽光無形的撫觸與溫暖。或是再讓我看一眼,周叔叔的笑容,背影也好,再一次就好。

希望他不會忘記,我親口對他說過:「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比自己還多很多。」

那是真的,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

全世界的水藍色海水,都是我無聲永恆的證明。

我微笑,然後慢慢靜靜地閉上眼睛。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