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離別之前 愛了以後 (015)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所謂長大,是不是注定失去的東西會比得到的多?

 我知道我的行為終究會獲得周叔叔的重視,那天下午,他果然和我姐直接回家找我。我原以為,他或許會痛罵或乾脆打我一頓。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時對周叔叔有股無法解釋的怨氣,雖然心裡害怕,我在他心目中的想法和印象會不會自此改變?但倔強的我,那時決定只顧著玩我的電視遊樂器,看見周叔叔推開門的那一瞬間,我心底很高興,卻故意沒有笑容。

周叔叔的反應出乎我意料,有時我會懷疑,他是一直把我當成小孩看待,所以如此,那麼我還是享有一定的特權及寵愛,我為此感到沾沾自喜;倘若純粹是因為他生性平和,連大聲說話也有違他修養,想到這裡,我覺得有點失望,我和其他人事物畢竟也沒有區別,儘管事實如此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但我還是殷切盼望著能有一個證明,我在他心中確定是獨一無二的,哪怕是只有一次也好。



我喜歡周叔叔對待我和我姐那種真正平等的方式,很多事情可以透過溝通討論自由選擇;不像我爸,總是以絕對霸權壓制,沒得商量只能乖乖服從,血緣有時真是奇怪的一種東西,我越長大我才發現,我和我爸其實個性很像。只是每當周叔叔在場時,就算心裡有再大的火,便無從發作,我是這樣,我爸也一樣。

我姐總是笑著說,周叔叔比我們親生媽媽更像媽媽,那不是比較或是感嘆,在我心底深處,我也深深認同。

相較於我姐姐,我或許習於被寵愛,就連周叔叔,我也盡可能霸佔他的時間,要他聽我說話,要他幫我洗澡,要他陪我玩,要他在我睡前哄我睡覺,直到我入夢。我姊大概早就習慣了,從未和我計較,我是真心愛我姐姐;至於我爸,在我還小的時候,我認為他可能覺得我們姐弟沒有媽媽陪伴,培養獨立自主有其迫切必要,同時也不斷為我們尋覓另一個媽媽的可能。
不過我後來不這麼想了,我覺得他某種程度上不喜歡我和周叔叔太親近,可能基於忌妒的原因,他自己或許不知道;至於他所追求的愛情,純粹是他個性使然。他挑的對象,我總覺不可能會扮演好媽媽的角色,總是年輕貌美,需要他照顧的可能遠大於照顧我們姊弟。他要的不過是一個和平常人沒有太大區別的生活方式,至於周叔叔,我不知道在我爸心裡,他的定位和關係是什麼?這一點,我始終都好奇。

約莫在我國小六年級時,我可以明顯感受到我和周叔叔之間,有一道無形的牆正逐漸慢慢成形,除了身高長得特快,世界彷彿也以一種奇異的方式迎接並等待著我。

我開始對異性感到興趣,有時會想入非非。周叔叔身上的味道,卻也常在回憶的空氣中引領著我,後來我知道,那是他慣用的沐浴乳和古龍水的氣味。那時候,每當他坐在我身邊,我便覺得腦子和身體有種無法解釋的尷尬,很想靠近他,卻又不敢,和我看見喜歡的女生時的情況類似,但卻需要更多的掩飾。周叔叔或多或少也感受到了吧!從那時起,他很少和我有肢體接觸,頂多拍拍我肩膀或是摸摸我的頭,我姐的處境也相同。

我經常會感到困惑和懷疑,所謂長大,是不是注定失去的東西會比得到的多?我和我姐還是經常摟摟抱抱,但周叔叔顯然已經站在那道無形之牆的外圍,我有時會渴望他的擁抱,我姐也說那感覺很好。印象中,我爸擁抱我們姐弟的次數更少,是因為幾成常態所以無從遺憾?還是人類這種生物本來就傾向熱衷追逐無法擁有和已經失去的事物?

無法安心入睡的夜晚,我會努力回想,他幫我洗澡的情景,或是他抱著我哄著我睡覺的時刻,但記憶裡只剩下感受清晰存在著,其他的卻模糊不清,都隨時光一併遠離了;換作現在,我想那是遙遠且不可能的怪異想法吧!只是我不明白,以前再自然不過的事情為何現在彷彿如同禁忌?我想一直擁有的不算貪心,我不過希望美好的事物可以一直存在著並陪伴著我。

只因為我長大了?我一直覺得這個理由不合理也不完美。我無法像我姐把它視為一種必然而後默默接受,如果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世界不該改變,不是這樣嗎?

我姐似乎察覺到那時我和周叔叔相處時的窘境,有一天晚上她問我:『不然你想怎麼樣呢?』

我自己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