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jack
分類選單

長照2.0與貧窮世襲:有錢請外籍看護,沒錢才用長照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造成貧窮的原因很多,疾病是很大因素,健保在台灣推行以來,醫藥費的負擔降低,但長照的負擔提高,老病窮成為循環,長期關注長照議題的沈政男醫師提出一個觀點「有錢請看護,沒錢用長照」,這是因為「『長照2.0』派來的居家服務員,並無法取代外籍看護,於是形成了『請不起外籍看護才使用長照』的現象」,我陸續在前面幾篇文章提到長照高額度的給付根本偏離真正的看護市場行情,只是為了扶植A、B單位行政抽成,讓他們「寄生長照」,李蒨蓉登上阿帕契拍照風波,當天有外籍勞工同行,勞動部長陳雄文受訪時表示,經初步訪查,7雇主疑涉違法使用外勞,勞、李、郭、石4人除聘雇合法外勞1人外,家中疑似還有其他非法外勞,另邱姓、朱姓、王姓3位雇主也涉非法聘雇,其中四人家裡有合法聘了一位還不夠把非法的弄進來,我看申請外籍看護排隊的人要氣死了。

根據報導,其中飛官勞乃成原聘外籍看護工照顧父親,卻要看護工到自己的家中顧小孩與做家事,這應該是許多濫用外籍看護的「日常」。

除了郭台銘他們濫用之外,永豐餘集團總裁何壽川、元太科技總經理李政昊,更違法挪用工廠外籍技工當自家幫傭。2015年10月10日台北市勞動局接獲兩名菲律賓籍移工申訴,報導說他們把當廠工弄去豪宅當幫傭,且常吃不飽兼被打,三年來未固定給周休一日,限制不得自由外出提領薪資,甚至國慶假期僱主出遊,家中也未準備食物給外勞。此事東窗事發,是因為何家兩名外勞於國慶日趁機向北市勞動局、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求助。外勞移工說指何妻規定每天只能吃午、晚餐,早餐常僅能喝咖啡,下午一時三十分至二時才吃第一餐。她們連自行買食物也會被罵,工作時間是從清晨6:30持續做家事至晚上9:00,還會宛如肥皂劇橋段,僱主常以手指檢查不易打掃處,稍有灰塵即斥責、要求重新清潔呢!

在政客方面,現任民進黨立委余天之妻李亞萍等藝人在電視大談僱外勞經驗,在電視上討論怎樣聘用長得漂亮、皮膚白的外勞,甚至要外籍看護工去遛狗。國民黨的台北市議員應曉薇則曾被平面媒體踢爆,要家裡的外籍看護工幫小孩提書包上學。

如果說到藝人濫用外籍看護,那就更族繁不及備載,藝人宋達民被拍到在公園裡使喚外籍看護,疑似還對看護咆哮,被採訪時宋達民則濫用主的名說「耶穌才能定罪」,此外還有已故藝人歡歡在電視節目說她堅持要外籍看護跪著擦地板,英文補教名師徐薇在電視節目說自家外籍看護會掃地、照顧狗狗,藝人季芹被《蘋果》直擊讓外籍看護幫忙照顧小孩等。

最直接以犯法手段聘僱外籍看護的則有陶晶瑩的老公李李仁,他先後以其母親及陶母罹病的理由,偽造巴氏量表,後來被以偽造文書緩起訴,罰款了事。

另外還有自稱對外籍看護不錯的陳長文律師,他曾以一個「極重度殘障兒子的爸爸」身分向立委請命,希望盡快修法放寬外籍看護的居留年限,當時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痛批他「此風不可長」,我寫了一篇文質疑陳節如,後來陳長文接受聯合報採訪時說他兒子文文領有極重度殘障手冊,而照顧他九年的菲律賓籍看護普丁「除了睡覺之外,幾乎廿四小時都在一起,對文文一舉一動都非常了解,什麼時候要做什麼,普丁都知道,照顧文文無微不至」

看完了以上介紹,再對照全台灣合法聘僱外籍看護的「日常」,「幾乎廿四小時都在一起」是外籍看護的「災難」吧?!更別說被濫用被虐待種種嚴重侵害人性尊嚴的犯行!

立法委員基於出身而維護階級利益,從來不敢把外籍看護從法律上定位為「勞工」並適用勞基法,這就是因為台灣人才能在這種制度下「合法濫用」!雖然台灣未被普遍稱為「國家」也未進聯合國,但應該是不折不扣侵害外籍看護勞動人權的「大國」!

我不曉得這些收入上達幾千萬或財產高達三千億的首富郭台銘為何不給台灣勞工一個機會,分三班請台籍看護也請得起吧?難道是外籍看護聽不懂國語及台語而「無耳無嘴」不能說豪門是非,就不會演出韓國電影「寄生上流」的戲碼,然後比較安全嗎?

如果真的做了一份雇用外籍看護雇主的普查,他們的財力與地位應該十分驚人,並且高於一般使用長照的人很多倍。我們這輩子像他們一樣有錢已經不可能,但政府在容許他們持續侵害勞動人權的此時,難道不該給我們一點像樣的長照2.0,讓我們這些重度失能的家屬有一點自由空氣可以呼吸嗎?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