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jack
分類選單

那有如此的「外來政權」?---中國國民黨治理台灣是「外來政權」嗎? (孟真先生授權轉載)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說明:
1.本文應原作者「孟真」先生要求轉載,並獲授權、公開傳輸,取自「天地良心」一書,作者為一位關心國事的資深公民,長久以來以行動愛台灣,為台灣的英才奉獻多年。在年逾八旬之後仍努力學習電腦,不吝分享人生閱歷及對社會的看法。對目前的台灣與世局有極深的憂心,對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的人更有無止盡的期盼。  
2.本文不代表本人立場。
3.本文歡迎他人轉載,但請載明出處且須全文轉載。
4.關鍵字:台灣,族群,國民黨,民進黨,台獨,統一,皇民,日據,日治,反中,反華,反共,人權,白色恐怖,外來政權,殖民

那有如此的「外來政權」?---中國國民黨治理台灣是「外來政權」嗎?   104/8/23增訂.

李登輝誣指中華民國政府治理台灣是「外來政權」; 那末, 究竟什麼是「外來政權」?

台獨人士最常引用的理論是「台灣地位未定論」,就是說二次大戰日本戰敗後;他們認為並沒有明確的國際法,証明將台灣歸還給中華民國。

這是故意曲解,首先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一日,由中、美、英三國領袖發布的「開羅宣言」,其主要內容就是要求日本將所竊自中國的領土,如滿州、台灣、及澎湖列島,應歸還中華民國。一九四五年七月廿六日,中、美、英三國發布「波茨坦公告」,列出日本在投降前應接受的條件,其中一項即為「開羅宣言之條件必須實施」。此項「公告」旋經蘇聯政府連署。同年九月二日,日本簽署「降伏文書」,接受「波茨坦公告」,亦即等於接受了「開羅宣言之條件」.

1952年4月28日,日本與中華民國簽訂「中日和約」,其中第十條之內容,即為日本將台灣及澎湖列島歸還中華民國。後來日本於1972年又與中共建交,發布「聯合公報」,重新簽訂和約;以及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大陸,季辛吉與周恩來發表「上海公報」,1979年美國與中共簽署建交公報,均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現在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認為「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因為這是根本是毫無根據的說法。

台灣是中華民國領土的一部份,在國際法上是毫無疑問的。

李某所謂的「外來政權」應即是西方所說的「殖民統治」,它的特徵是:統治者是為其母國利益服務的;對被統治者進行壓榨、搜刮、剝削、掠奪之能事。如日本之統治台灣、朝鮮半島,英國之統治印度、埃及等國,法國之統治中南半島,及非洲的阿爾及利亞等國。

中華民國政府治理台灣,並不是自民國卅八年始;只是中央政府自卅八年遷台而己。蔣總統所領導的國民黨政府,對台灣沒有任何壓榨、搜刮、剝削、掠奪之事實。國民黨政府遷台後對台灣最大的供獻,除了以武力保衛台灣,免於被中共之赤化外,當然是四十多年努力建設的成就;也就是現在大家所共同享有的自由、民主、富足、繁榮、安和樂利的生活。這絕不是民進黨所能剽竊的。正如對日八年抗戰,五十多年來中共曲解歷史,欺瞞人民,邀天之功說;「對日抗戰是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中國抗日戰爭將屆滿六十年的前夕;中共終於不得不正確的面對歷史,承認對日抗戰是在國民黨領導下獲致勝利的。同樣的,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的供獻,一定應該獲得正面的肯定。

中華民國政府,依据憲法在自已的領土上行使統治權,並沒有將台灣的資源運出台灣境外;一切建設的成果,都是全民共享。所謂「外來政權」之說,純是野心政客的挑撥與汙衊。

農村殘破城市蕭條的台灣----國民黨從此出發

現在讓我們簡略的回顧一下,中央政府遷台之初的台灣情況;台灣在日本戰敗後重回祖國的懷抱,由於戰爭的摧殘蹂躪,和日人撤離台灣時故意的破壞;台灣同任何戰後地區一樣,殘破、貧窮、滿目創夷。民國卅八年,也就是台灣光復後的四年,筆者所親眼見到的台灣是:

農村貧窮殘破,人民生活十分艱苦;穿著十分簡單,男的多半是短褲短衫,農村不論男女幾乎都是赤足,(小學生也少有穿鞋的)。農村年輕婦女頭戴斗笠,以黑布蒙面,只在眼部露出一條細縫,衣著多為黑衣黑裙,雙臂和小腿均裹以黑布,手背上還搭上一塊黑布保護。住的農舍甚為簡陋,幾乎未曾見過樓房或鋼筋水泥的建築。因在軍中服役,絕大部份時間都住在嘉義以南和澎湖的農村,對農村人民生活曾親眼目睹.在傳統的春節、端午、中秋人民都在田裡工作。尤其在澎湖兩年半的時間,看到農漁民都是以蕃薯籤和小魚乾為主食,從未曾看過有人吃米飯。(請參閱附錄: 「大膽!偷吃白米飯」一文)

至於城市,民國四十三年以前我住過台南、鳳山、台北、和基隆等四個城市;總的印象是:---蕭條。鳳山當時有五塊厝、灣子頭、和陸官校三大營區。平日街上冷冷清清,每逢假日滿街都是軍人(當時軍人不准穿便衣),幾乎很少看到一般百姓,商家的生意大多依賴軍人消費;雖然當時軍人待遇低,但人數多是一大消費族群。另外,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鳳山街頭的傍晚;斯時軍人逐漸歸營,街頭一片木屐聲,不論男女、老少幾乎都是穿木屐,滿街都是「踢踏」、「踢踏」的聲音;初見此一景象,直如有身置異國之感。

民國卅八、九年我們住台北市上海路七號台灣防衛總司令部營區(即今林森南路中正紀念堂處),當時我們買菜都是兩個人抬一個籮筐,沿信義路、介壽路(即今所謂的「凱達格蘭大道」)、衡陽路、到西寧南路的中央菜市場;回程時經常在介壽路邊坐下休息,除偶爾見到幾輛軍用吉普車外,似乎不記得有其他汽車,或公共汽車的印象。

每個星期日我們赴成都路看勞軍電影,都是全營整隊前往,沿途唱著軍歌,沒有影響交通的情形(在台南市和基隆市亦是如此,不同的是部隊人數更多,隊伍更長)。在鳳山每周一,要從五塊厝營區到陸官校營區;參加孫立人將軍主持的周會,都是兩個團整隊穿過最主要的中山南路,浩浩蕩蕩幾千人的隊伍穿過鬧區,從未曾派憲兵或有警察管制交通,可見當時城市蕭條之一斑。當時駐軍較多的城市如:如鳳山、左營、岡山、馬公等地的商家;幾乎都是依賴軍人消費。

         國民黨對台灣安全和民主政治的貢獻

台灣的各種建設奠基於國防安全,民國卅八年中共以席捲東南半壁的氣勢,高喊:「解放台灣迫在眉睫」!蔣總統為避免兵力分散的戰略,決定將舟山群島、海南島等地放棄,集中兵力防衛台灣。使台灣免於赤禍的蹂躪,並以堅守金馬外島,擴大台海的防禦縱深,拱衛台灣的安全。日後逐漸建立一套防衛台灣的體制,和一套完善的兵役、後備軍人管理、及動員的制度;為台灣的安全奠下根基,始有爾後政治、教育、經濟等的建設和發展。

特別值得一記的;當年台灣同胞不僅在軍中沒有士兵參與保衛台灣;甚至在民國七十年前的二十年間,連各軍官學校都沒有幾人投考.此亦即說,在前二十年保衛安全,幾全是某些無良心者口中的「外省豬」,所犧牲奉獻的成就(民國44年始試辦征兵制; 但只服役二年,「外省豬」卻要服役到45歲後; 再轉海岸民防單位) .那些「外省豬」士兵,不僅無法結婚成家;而每月軍餉連供日常零用都嫌不足; 無法與當時的一般公教人員所得相較,而且要滿45歲始可退伍;簡直可以稱之被「壓搾」、「剝削」的一群無辜的「奴兵」!.

現在他們還剩少數人,都已是風燭殘年;或在榮家、或是獨居老人,過著寂寞悽涼歲月.但是我們還經常在媒體上看到,有許多人將其平日省吃儉用的些微儲蓄,捐獻遺贈給他們曾以青春血汗耕耘的這塊土地上的後代子民.他們這些人的晚景,以其對這塊土地的貢獻心血而言;倒真像被遺棄的「豬」一樣;但他們對台灣的犧牲奉獻的代價,無人可與倫比.真正可俯仰無愧對這塊土地上的子民;特別包括一些曾羞辱他們,心胸偏激狹隘,無知、無恥的的政客之徒.

政府遷台之初,國防外交預算占國家總預算的比率驚人.民國三十九年國家總預算為3億4906銀元,折合新台幣為(1:3)10億4,718元;國防外交預算占國家總預算89.9%,四十年為83.1%,四十一年占76.5%,四十二年占66.5%,四十三年占68%,四十四年占83.880%。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後,又增至80%以上,可知國民黨所領導的政府為防衛台灣安全,所付出的代價和決心,和苦心。(以上數字係依據「中華民國主計史」的記載).值得一提的是,在民國四十四年以前的六年期間,台灣沒有征兵;軍中官兵都是今日某人口中的「外省豬」。五十年後的今天,國民黨竟被誣為「賣台集團」,「外省人」有迫害台灣人民的「原罪」,真是寧有天理!

保衛台灣安全,除了國防軍事的整備,還有國際外交上的折衝;在外交上,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艱辛的維持在聯合國的席位,長達廿二年之久,直至民國六十年始被中共取代。此其間中華民國有六十五個邦交國(當時聯合國有一三二個會員國)。當然最重要的是與美國的邦誼,並於四十三年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對台海安全有重大的供獻。後來因美國世界戰略的改變,要聯中共制蘇聯;致中美斷交。當時,蔣經國總統堅決要求美國處理斷交後的五項原則之一:妥訂法律;也就是今天美國的「台灣關係法」的由來(五原則是:持續不變、事實基礎、安全保障、妥訂法律、政府關係)。後來雷根於一九八二年與中共簽訂「八一七公報」,經國先生要求美國政府,對台灣安全提出保証;此亦是最近常被提及的美國對台灣的「六大保証」。以上作為究是「賣台」,還是「保台」?

2004年10月27 日美國國務卿鮑 爾在北京說:「台灣不是獨立的,它不享有主權國家的地位。」阿扁政府大驚失色,連忙從故紙堆中翻出雷 根政府的「六項保証」,要求美國重申。其中有美國「保証不改變對台灣主權之認知。」此時始知,仍然要依賴那個所謂「外來政權」的歷史蔭庇。可見中華民國外交工作,對維護台灣長遠的安全與利益所作的成就與供獻,是無法抹煞或歪曲的。

國民黨政府治理台灣各方面兼籌並顧,循序漸進;在政治建設方面,以實行民主的全民政治為目標。由於台灣被日本以愚民政策、奴化教育為手段,殖民統治五十年;光復之初台灣同胞缺乏民主素養,政府對民主政治之推行,以漸進的方式,從實施地方自治開始。值得重視的是,當時台灣系戒嚴時期,直至民國五十四年台海還曾不斷發砲戰、空戰、與海戰;而西方民主國家在這種戰時情況下,是停止各種選舉的。

國民黨政府為貫澈民主政治的決心,依然舉辦地方民意代表之選舉,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後來逐漸擴大至省議員和縣市長的選舉,至民國六十年代,更進一步擴大到中央民意代表的增補選。為台灣的民主政治和選舉制度播種、耕耘;才有今天台灣民主政治結實累累甜美的果實。民進黨竟大言不慚的說,台灣今天的民主政治成就,都是他們奮鬥爭取來的;真是貪天之功,現在五十歲以上的台灣人都是這段歷史的見証者,豈容歪曲!

民主政治是漸進的,它需要教育的普及,社會的安定,經濟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準提高,民主生活經驗的累積等條件的配合,始可日趨成熟健全。我們不能以西方國家實施一兩百年民主政治的經驗和水準,來評量台灣當時在國家安全,受到嚴重威脅的情形下民主政治;並斥指那是「威權統治」。

曾經為前總統李登輝外交智囊、對日工作小組成員、曾任兩年無給職國策顧問、前台灣大學法學院院長許介鱗教授,在其所著「台灣史記」前三卷中曾嚴厲批判先總統 蔣公;但是他於民國九十年十月二十九日接受聯合報訪間時說:「平心而論,台灣所以有今日,還是靠將政治機器及大陸財富搬到台灣,為台灣奠下經濟基礎的蔣介石,現代摩西應該是蔣介石,怎會是李登輝呢?」他並認為李登輝的施政品質比己故的蔣經國總統差多了。可見歷史自有公論,國民黨對台灣的各種供獻,歷史事實俱在,是不容被惡意抹煞的。

1972年10月25日台灣退出聯合國時有59個邦交國。亦有說1972退出後為54個,1972至1986年間有40個國家斷交;另有10個國家建交,計23個邦交國。97.01.08外交部新聞文化司提供。此一數字與文中列舉有差別,特列出供作參考。

國民黨政府給台灣帶來了什麼?        

中央政府遷台,國民黨政府給台灣帶來些什麼?這應該從兩方面來分析,一是國民黨從大陸帶給台灣有那些重要的有形、無形的資產。二是國民黨在台灣執政五十多年,為台灣創造了多少有形和無形的資產與福祉。

首先看國民黨從大陸給台灣帶來了些什麼重要資產?

---六十萬武裝部隊,保衛了台灣的安全。民國四十四年以前,政府沒有在台灣征兵,民國三十八年至四十四期間,台灣若無六十萬國軍的防衛,其後果就是今日的海南島,很多同胞成了「紅衛兵」, 或去了「北大荒」;此應是大家都可接受的推斷。而這六十萬官兵隨年皊逐漸退伍後,先後投入台灣建設的行列;並成為最廉價的「外省勞工」。現在尚存者都已是風燭殘年,有部份住在榮家,他們對台灣經濟繁榮成果所分享的;不過是每月那不足一萬四千元的生活費而已。

---四百五十萬兩黃金(100.3.27聯合報A2版),和二千五百萬枚銀元,安定了台灣的幣制。這批黃金和銀元,以目前台灣人的眼光看,微不足道,但在當時卻是台灣的活命丹(民國三十九年的國家總預,只不過新台幣十億四千七百多萬元)。大家都知道,當時台灣社會之所以能穩定,爾後經濟能發展,「幣制改革」是一重要因素;而幣制改革的成功,即因有那些黃金作「新台幣發行準備」為基礎的。
(98.11.23.聯合報A3版載:1949年的報告,央行當時有390萬兩黃金庫存,以及價值等於400萬兩黃金的純銀和美元)。

---全國最精英的政經人才,始有台灣日後政經發展的成果。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未培植台灣人才,文官不過至科長,警官不過至派出所主管,學者及大學教授更是寥寥可數,沒有軍官。中央政府遷台,帶來大批的文官菁英,特別是財經官員如嚴家淦、徐柏園、俞鴻鈞、尹仲容、張玆闓、孫運璿、李國鼎、趙耀東、陶聲洋等。外交官如葉公超、蔣廷黻、魏道明、顧維鈞、沈昌煥、周書楷、朱撫松等。他們對台灣在財經、外交等方面的貢獻,是大家有目共睹。

---全國最優秀的教授、大師級學人大量來台,為台灣教育和學術發展開創了良好基礎。隨政府來台教授們,很多大師級學人如:胡 適、傅斯年、錢 穆、梁實秋、羅家倫、蔣夢麟、宴陽初、陳大齊、牟宗三、唐君毅、林語堂、方東美、程石泉、徐復觀、沈剛伯、薩孟武、雷崧生、韓忠謨、梅仲協、張知本、張鏡影、勞思光、曾繁康、張其昀等人. (詳下)

當時台灣只有「台大」一所大學,另有台灣師範學院、台南工學院、台中農學院等三所,叧有三所專科學校,總計學生也不過五千多人(光復初尚不足二千人);自然容納不下這批陣容堅強的學人;很多來自大陸的教授都在一些高中、師範學校任教,如台北的建中,一女中,中山女中;台中一中、二中,新竹中學,台南一中、二中,高雄中學等名校以及各師範學校,都是因為有這批教授級的教師,始奠定了良好的基楚,打響了名號的。這些教授學人無不傾囊相授,培育台灣的人才.不像日本在台灣殖民統治;才有台灣日後的教育和學術發展。

另外,在宗教界的領袖人物跟隨政府來台;如佛教的高德大僧,印順、星雲、唯覺、道安、道源、聖嚴、曉雲、慈航、淨空等,天主教的田耕莘、于 斌、單國璽、羅 光等大主教,基督教的周聯華牧師,其他如道教、回教、一貫道等宗教領袖對台灣宗教的傳播,社會教化的貢獻無與倫比。

光復之初,台灣被當時世人以「文化沙漠」稱之,一點都不過份.台北帝大(台大)357個學生中,僅有85人是台灣人,其中80人學醫.日本殖民台灣五十年,只培植了一位博士---杜聰明教授(唯一簡任官).現在的台北市建國高中,光復當年是將三所中學合併;高、初中六個年級,只有十四個班,還不滿兩百人;可見殖民當局對所謂「清國奴」受教權的打壓.才是真正「外來政權」的表現耶.

反之,當年若沒有大陸情勢的驟變,將不可能有如此多的全國最優秀的教授學人來台,台灣教育文化的發展,「文化沙漠」的現象至少要延後二、三十年; 乃至更久。
---全國、全世界最珍貴的文化瑰寶:台北故宮所收藏之文物,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所累積、留傳下來的瑰寶:1949年運來台灣的寶物計2972箱;23,851件。

(96.12.28.TVBS電視台新聞夜總會節目提供)。全世界有那一個「外來政權」,會將這些無價的國寶帶到「殖民地」去(今天北京的故宮,除一些宮殿建築外幾空無一物)?現在這批寶物,為台灣賺進大量的觀光外匯。更重要的是它正正默默的在陶冶國人的文化素養,提高國家在國際上的文化地位,所謂「文化大國」,這不是可用金錢數字衡量的。

---民國38年中央政府遷台時,為保存我國文化菁華,將中央圖書館所珍藏,全國最完整的「善本書」和「四庫全書」都搬運來台。據國家圖書館(即中央圖書館)網站所載:中央圖書館全部藏書十二萬餘冊、金石拓片六千種、普通本線裝書萬餘冊等,於民國38年轉運來台,為全國最齊全的圖書典籍;使台灣成為當今全世界的漢學研究重鎮。那有這樣的「外來政權」,將自已的國寶搬到「殖民地」去的?

相對的,台灣在日据50年間,日本給台灣帶來、或留下有什麼文化資產?除給予「二等國民」、或「清國奴」的羞辱外;既未為台灣培植人才,更不重視台灣文化和教育的發展。日本對台灣是採取奴化的愚民政策;直至1960年代的台灣,還被世界譏為「文化沙漠」.如台北、高雄等大城市竟很難找到幾家書店;鳳山只有一家「昌明書店」,假日全是軍人.高雄縣立圖書館只有幾本殘破藏書;館內冷冷清清,讀者也多是軍人.

日本據台五十年只培植了一位杜聰明博士;未曾培養任何一位文、史、哲、法、政、商、財經等人才。迄今仍執迷懷念日本殖民統治者,午夜捫心能無自慚而驚悚羞愧乎?

---中央政府帶來完整的典章制度。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為台灣所建立的是一套「殖民統治」迫害、剝削台灣人民的制度。日本投降後,台灣百廢待舉,當然最重要是建立一套自已的典章制度。中央政府遷台,適時將一套完整的典章制度帶了過來。也就是在台灣行使五十多年的政治、法律、教育、經濟、社會、文化等典章。經過五十多年來的運作,台灣日漸進步、繁榮、壯大;已証明這套制度是適合台灣需要的。它與人民的關係猶如魚之與水,人之與空氣;往往不自覺其存在,但卻不可須臾或離。不同的魚生存於不同的溫度、鹹度及深度之水中。猶如人民生活於適合於自已的各種制度之中,才能生存、成長、壯大。故此一供獻是十分重大的,但一般人往往忽略其存在。(請參閱前節許介鱗教授的評論)。

註:1,台灣人大學畢業者不及600人.小學程度者高達一般人民的9成(其主旨乃教日本語文).
2,全台官吏84,559人,台籍敕任官(簡任)僅一人;即大學教授杜聰明先生.
3,台灣光復時,台北帝大(台大)357個學生中,僅有85人是台灣人,其中80人學醫.(84年11月21日中國時報11版)    
4,全國最優秀的知名教授、學人來台名單記略:
梅貽琦、吳大猷、錢思亮、徐賢修、閻振興、虞兆中、王石安、王 洸、林紀東、蕭公權、蒲薛鳳、朱家驊、陳雪屏、王世杰、王雲五、石超庸、程天放、杭立武、姚從吾、黎東方、吳相湘、陳致平、李守孔、梁敬錞、董作賓、齊如山、李 濟、傅樂成、端木愷、李宗侗、沈雲龍、趙鐵寒、宋  晞、蕭一山、郭廷以、黃大受、鄭學稼、胡秋原、陳雪屏、方  豪、趙尺子、毛子水、劉季洪、南懷瑾、吳經熊、潘重規、臺靜農、鄭  騫、金祥恆、張 敬、王叔岷、戴君仁、董同龢、張清徽、趙天儀、夏德儀、馮承基、戴君山、葉慶炳、陳奇祿、程發軔、許君武、許世瑛、高  明、林  尹、何  容、屈萬里、張默君、梁容若、楊家駱、潘重規、李曰剛、王德箴、吳魯芹、巴壺天、洪炎秋、孔德成、于大成、蔣君章、田培林、蔣復璁、鄭曼青、吳俊升、曾約農、蔣勻田、熊公哲、韋正通、羅時實、齊鐵恨、吳俊才、馬星野、曾虛白、謝然之、成舍我、葉明勳、程滄波、劉述先、宗孝忱、盧實先、蘇雪林、謝冰瑩、李曼瑰、胡品清、楊宗珍、杜元載、崔載陽、孫亢曾、樓桐孫、謝志偉、謝幼偉、吳  康、李辰冬、趙友培、弓英德、嚴  華、汪  中、王  藍、張秀亞、劉紹唐、徐道鄰、張金鑑、溥心畬、黃君璧、馬壽華、傅狷夫、虞君質、姚一葦、姚夢谷、呂佛庭、劉  獅、蕭而化、傅狷夫、史惟亮、蕭  玆、申學庸、鄧昌國、黎烈文、英千里、錢歌川、夏濟安、夏志清、鄒文海、劉大中、蔣碩傑、王作榮、范馨香、趙蘭坪、查良鑑、管  歐、邢慕寰、張則堯、王志鵠、沈宗翰、勞 幹、施建生、張鐵君、羅  剛、崔書琴、崔垂言、李方晨、李定一、戚長誠、陶希聖、朱建民、居浩然、李  廉、張其昀、杭立武、劉  真、沙學浚、文忠傑、鍾皎光、鄧傳楷、李雲漢、葉霞翟、汪大鑄、賈宗復、卜道明、傅樂成、朱匯森、吳兆棠、趙雅博、俞大綱、傅啟學、任卓宣、尉素秋、章  嘉、周世輔、林桂圃、盧元駿、梅汝璇、呂俊甫、魯傳鼎、王先漢、林秋生、王健民、祁致賢、李其泰、謝徵孚、左潞生、龍冠海、史紫忱、張起鈞、夏元瑜、殷海光、謝瀛洲、劉季洪、朱介凡、毛一波、但蔭蓀、齊鐵恨、盛漢恢、戴杜衡、劉守宜、宗亮東、朱光僭、臧啟芳、葉嘉瑩、劉太希、陳子昂、居浩然、齊世英、殷海光、王益滔、翟  礎、成舍我等數百人; 這筆龐大的智識、學術資源同時聚此被稱「文化沙漠」海島一隅,其價值與貢獻,不是上述黃金,能企及萬一的;台灣何其有幸也!(筆者所知有限,遺漏的比列舉更多,其中理、工、自然學科學者,更是掛漏最多)。
國民黨在台灣所耕耘的教育成果
我們應該回顧一下,五十多年來國民黨政府為台灣創造、累積了多少有形和無形的資產。現在僅從教育,和經濟發展兩個領域來看這五十多年來,台灣是如何成長壯大的。
首先從教育的發展來看: 自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最繁榮的一九四四年(民國三十三年),至民國七十七年蔣總統經國先生去世;台灣的教育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請從下面的數字中,看看這個所謂的「外來政權」為台灣做了些什麼?
下列表中所選列的六個年代,分別是:民國三十三(1944)年是日本殖民統治台灣的繁榮時期,民國三十八年中央政府遷台,七十七年經國先生去世。七十八、七十九是經國先生未完的任期,由李登輝承繼延續其政策,故列出供參考。八十九年國民黨下野。
民國三十三(1944)年至民國七十七(1988)年:(即光復的前一年,至經國先生去世)
---台灣高等教育學校增加106所(36倍)。學生增加494,756人(179.8倍)。教師增加22859人(25倍),日据時教師人數中尚包括職員在內,否則增加倍數更高。
---中等教育學校增加898所(6.4倍)。學生增加1.677.455人(26.9倍)。教師增加77.411人(30.2倍)。
---初等教育學校增加1.286所(2倍)。學生增加1.500.070人(2.65倍)。教師增加62.136人(4.94倍)。
---學生人數統計:包括日本的學生在內,在高、中等學校內日本學生占的比率相當高,特別是在大學裡,絕大多數是日本學生。1944年台灣的1.774名大學生中,沒有幾位台灣學生。             
學 校 數
                    大學   學院  專科     中學      小學       共計 
日据時期1944年     1    2             165       1,192      1.362
民國38年           1    2    3        206       1,233      1,445
民國77年         109                 1,063      2,478      3,650
民國78年         116                 1,073       2,484      4,663
民國89年         121                 1,086       2,487      3,694
民國89年         150                 1,174       2,600      3,663
學生人數(日本与台灣學生人數在小學是1;4.在中學則4;1.日本對台灣學生只培養至小學,不希望升中學)  
日据時期1944年   754   1,020         64,661      907,096    973,481
民國38年        2,945  2,960         114,618    923,580    1,044,104                             
民國77年      496,530              1,742,116   2,407,166   4,645,812
民國78年      535.064              1,767,835   2,384,801   4,087,700
民國79年      576,623              1,818,301   2,345,113   4,740,037
民國89年      994,283              1,713,489   1,925,981   4,633,753
教 師 人 數 
日据時期1944年   773  177             2,651     15,756      19,387     
民國38年        1,385  652  134        4,910     19,109      30,296
民國77年       23,809                 80,062     77,892     181,763
民國78年       25,581                 81,986     80,849     188,416
民國79年       27,579                 84,260     82,583     194,422
民國89年       43,891                 98,677    101,581     244,149

註:1,民國77學年後的統計,將大學、學院及專科的數字,併為高等教育。                                           
2,日据時期教師的人數,包括職員在內。
3,資料來源:「台灣省教育統計」,民國39年版。「中華民國統計月報」,92年7月版。
4,日據時日本与台灣學生人數在小學是1;4.在中學則4;1.其對台灣學童只希望讀至小學,以教學日語為主;不希望升中學
中國國民黨所領導的中央政府,在台灣推行教育的發展,與日本殖民統治時「奴化教育」的愚民政策是完全不同的。他是依憲法所訂的教育宗旨,培育中華民國未來的國家主人翁,對於文、史、哲、法、政、商、財經、社會、藝術、醫學等全面發展。李登輝所崇拜的日本「外來政權」在台灣五十年,培育幾個學法、政、文、史、哲等的人才? 

國民黨在台灣推行教育發展,除遵循憲法的教育宗旨外,有以下幾項值得重視的特點:
1,教育普及:政府為貫徹推行國民義務教育,在財政極度困難的情形下,大量增設國民小學。除台北、高雄兩個直轄市,台灣省有309個鄉鎮,至七十七年止,共有2,400多所國民小學。每一鄉鎮平均有7.8所小學;在偏遠的離島,或人煙稀少的深山之中都有國民小學的設置。台灣國民義務教育的就學率,曾有高達99.8%傲視全球的紀錄。民國五十七年更將國民義務教育延長為九年,使國民素質大幅提升。

2,升學機會公平:教育機會平等,是憲法中所揭櫫的「平等權」重要內涵,台灣在日据時期,不僅教育不夠普及,而且專收日本學生的學校,台灣權貴子弟始可就讀;此乃人盡皆知的。中華民國政府為了教育機會平等的貫徹,乃制定一套大家共同遵行的規範;任何達官顯要的子弟升學,都在同一規則上公平競爭,那就是維持四十多年的「聯考制度」,其中雖有不少缺點,但其公平性從未被懷疑。國家的教育資源,讓全體國民公平享用,(不久前,美國還有黑白教育的糾紛發生。)這是非常重要的。

3,低學費政策:台灣的義務教育不僅不收學費,連課本都是免費供給的(若無這項政策,當年三級貧民的阿扁,可能連國民小學都讀不下去)。當年軍公教人員待遇低,政府特給予「子女教育補助費」,使其不致因學費無力負擔令子女失學。更重要的是各級學校的學費非常低,一般社會大眾幾乎沒有不堪負擔者。像南投埔里有一戶普通的農家,培育出三位博士的情形,並非絕無僅有的特例。

4,人才培育全面發展:政府的教育政策,對教育內容不論社會科學、自然科學、以及人文學科作均衡的普遍發展。學生自由選擇科系,不受任何社會背景的影響。此與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時,限制台灣人讀政治、法律、經濟等科系;是無法相提並論的。(李登輝因是所謂的「皇民家庭」----日本警察之子享有特權,才能讀農業經濟。)

四五十多年來,由於教育政策的正確,並大力推動教育普及的目標,使台灣人力素質大幅提高,各類專門人才輩出;為台灣政治、經濟的發展打下堅實的基楚,並提供了充沛的人力資源,才有今天政治,經濟發展的成果,真是功莫大焉!特別是由「文化沙漠」,現被全球公認台灣是保存傳統的中華文化最完整的地方。

註﹕嘉義東石鄉老鹽工謝西商(今年83歲)只有國小畢業,他有五個兒子,一個女兒;其中四個兒子是博士,一個是碩士,女兒也是碩士.現在包括媳婦、孫女、女婿等,家族共有九個博士.99.7.5. 聯合報A10版.    

國民黨在台灣創造的經濟奇蹟

最值得台灣人驕傲的,莫過於經濟發展的成就了。在民國38年前後,海峽兩岸人民的國民所得都是50元美左右。42年台灣也只有60餘美元;到民國77年台灣的國民所得己達5.298美元;大陸卻不過100美元,不及台灣的50分之一。77台灣外匯存底為:738.79億美元。大陸不滿50億美元。台獨政客眛著良心說,那是台灣人民自已努力打拚來的。沒錯,台灣人民是很努力打拼。阿扁總統執政以來,台灣經濟不僅原地踏步,民國90年還有2.18%的負成長.是四十年來的首次衰退,失業率增加,物價上漲,政府債務破紀錄,人民痛苦指數增加;難道說民進黨執政四年多來.台灣人民就沒有努力打拼?

1950---1970年菲律賓是亞洲富有國家之一.1953年菲國民所得是188美元,台灣只有50美元.1965年菲國已達400美元,台灣則為220美元. 50年風水輪流轉.台灣國民所得現在已近二萬美元, 菲國卻不滿二千美元. 現在台灣僱用的菲勞近10萬人;他們每年匯國內美金高達10億美元. 而且, 台灣不但是菲第六大貿易伙伴, 也是第七大資金來源國.100.3.6.聯合報A4版王健壯先生文章. (參考以下江東亮教授文章).

   再如菲律賓、印尼、泰國、馬來西亞、乃至中國大陸的人民,過去這四、五十年都沒有努力打拼嗎?況且,像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等國人民的生活水準,在民國四十年前後都比台灣好很多。其中泰國還避過了二次大戰的摧殘;何以現在都落後於台灣一大段?答案很簡單:台灣是由於國民黨政府領導正確、政策有效.和全民的努力打拼嘛!

政客對這眼前的事實都敢黑白講,至於五十多年前的「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和「舊金山對日和約」,更可肆無忌憚的瞎掰了。問題是你能欺騙少數人於一時,豈能欺騙多數人於永久嗎?為人民謀福利是政府的天職,本來就不應有感恩圖報的想法;但「崇功報德」還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應該值得重視的道德價值,若長期的善惡不分、是非不明,這個民族或國家,可能就危險了。所謂:「漠視歷史的人,終將成為另一次的受害者。」

現在簡單的回顧一下這一段艱辛奮鬥的過程:

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的經濟建設有一套完整的規畫。簡單的說,就是依据「民生主義」的指導原則,制定具體方案;從農業而輕工業、而石化工業、而重工業、而電子資訊產業;「以農業培養工業,以工業發展農業」,穩札穩打,循序漸進。

國民黨清楚的認識到,要繁榮農村,解決農業生產問題,首先應從解決農地著手。台灣的農地在光復之初大部份在地主手中,政府解決土地問題,不採中共暴力的手段;自三十八年以「三七五」減租開始,四十二年實施「耕者有田」政策,及後續的「公地放領」,使大地主壟斷土地的現象完全消除。佃農變成了自耕農,農民生產意願提高,農產品逐年大量增加。光復前的1944年糙米產量106萬餘公噸,1973年則增為225萬餘公噸(因住宅和工廠用地增加,耕地面積相對減少的情形下,糧產倍增)。當時在農村有「三七五耕牛」,「三七五房舍」,「三七五新娘」等佳話流傳,農民生活普遍大幅提高,農村一片繁榮。另方面政府為了償付地主的地價,將四家公營事業(水泥、紙業、工礦、農林四大公司),轉移民營,此又促進了工業的發展。為台灣經濟、社會、政治奠下了後續發展的強固基楚。

在此值得重視的,國民黨的政策始終以照顧廣大農民的利益為優先,農民是國民黨此一政策下的最先、最大的受惠者;而後即使轉向工商業發展,亦是以此為契機,農民應是國民黨最堅定的支持者。令人詫異的是部份農民,卻成了反對國民黨的堅定支持者。不是農民不知「飲水思源」,或「以怨報德」,而有人將「台獨意識」包裝成「愛鄉土意識」;然後再將國民黨的「反台獨理念」,誣指為「反鄉土理念」。簡單的說,就是將「支持台獨意識」與「愛鄉土意識」之間畫上等號。再將「反台獨理念」與「反鄉土理念」之間畫上等號。如此移花接木,將農民的「愛鄉土意識」與國民黨的「反台獨理念」對立起來;使善良純樸的農民輕易被蒙蔽。選舉時本應以「政策利益取向」的支持者;卻倒向被偽裝的「愛鄉土意識」的維護者。民意被扭曲若此,國民黨和農民似乎都應該反省檢討。(早期的台獨運動者多是地主,他們知道反對政府不能以反政府的「土地政策」為號召,因與廣大農民的利益衝突,無法獲得認同和支持;乃以「台獨」包裝其反政府的原始動機。而今「台獨」運動,反得到與自己利益衝突的農民的支持,真是莫大的諷刺!)

由於土地政策的成功,政府開始推動工業建設,並自四十二年實施第一期「四年經濟建設計畫」。自五十年起,工業發展之重點乃以拓展外銷為主。五十五年在高雄小港、楠梓及台中潭子設置加工出口區,吸引外資、僑資、及國人資金,在加工區設廠,所生產之產品全部外銷,並以外銷退稅的辦法,獎勵業者拓展出出。後來連續推出第三至第六期「四年經濟建設計畫」。民國五十年至六十二年,是台灣經濟發展之黃金時代,不僅實質經濟成長率平均每年超過10%,且物價相當穩定。經濟結構逐漸由農業轉變以工業為主。對外貿易大幅擴充,由過去的長期逆差情勢,逐漸轉為貿易順差,而且順差逐年擴大。一般人民生活水準大幅提高,社會充滿安和樂利的景象。

值得一提的,此期間發生過兩岸嚴重的武力衝突---「八,二三」,「六,一七」金門炮戰,十次空戰,五次海戰。以及尼克森訪問北京,並發表了上海公報。日本承認中共與我斷交,接著我們又在一九七一年退出了聯合國。在骨牌效用的發酵下,當年的六十五個邦交國,一個接一個與我一斷交,最後只剩下廿幾個。險惡的國際情勢如狂風暴雨般從四面八方襲來。其對我衝擊之大,與今日相較,實不可同日而語。
國民黨政府以「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十二個字,將國內外情勢穩定下來,暴風雨化解了。台灣以成功的經濟建設,逐步開放的民主社會,堅強的國家實力,昂然的、堅定的屹立在國際社會。並沒有像今天的阿扁一樣,聲嘶力竭的呼喊,將責任推給「中共的打壓」和「國際情勢的影響」。這是一個腐敗無能的政府嗎?民進黨不久前,要修改歷史教科書時,還準備將「窳政」兩個字,來形容國民黨執政時的評價;這豈不是笑話!

事實証明:只有在驚濤駭浪中,才能考驗出一位偉大水手的智慧、膽識、和能力;誠不欺也。

當台灣在國際外交遭受重大挫敗之際,接著又遇上1973年世界第一次石油危機,油價大幅上漲,導致了世界性的停滯性的通貨膨脹。世界主要國家,都出現經濟衰退,失業增加,物價大幅上漲。我國經濟受到極大的衝擊,民國63年經濟成長率降至1.1%。政府為了刺激經濟復甦;經國先生以「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的遠見、決心、與魄力,力排萬難,加速推動十大經濟建設,以增加公共投資,補助民間投資之不足(民進黨的前身,當時的「黨外人士」是反對十大建設的,諸如:他們說高速公路是給有錢、有車的富人用的)。另方面,民國65年制定並實施六年經建計畫,其重點則為加強發展技術密集及資本密集的產業,替代過去的勞力密集產業,以增加出口產品的附加價值。我國經濟又恢復高速成長,民國65年經濟成長率高達13.5%。爾後雖又發生第二次石油危機,由於我國經濟結構己調整,所受之衝擊不如第一次石油危機之嚴重。真是愈挫愈勇,化危機為轉機,台灣經濟起飛了!事實証明這是一個有能的,為人民真正做事的政府。

由民國四十二年到七十七年止的三十六年期間,我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成就:

---經濟結構的改變:各級產業的比重由農業為主的經濟結構,轉變為以工業為主的經濟結構。由「勞力密集」工業,轉變為「技術密集」和「資本密集」的工業。
    ---勞動力的就業結構:農林漁牧的就業人口比重大量減少,製造業和服務業就業人口比重大量增加。

   ---每人平均國民所得大增:民國四十二年每人平均國民所得為新台幣2,471元(當年匯率為一美元兌40.22元新台幣),民國七十七年則為新台幣157,889元(當年匯率為一美元兌28.56元新台幣)。以美金計算則為從60.4美元增加到5.528美元;成長90倍。(依行政院主計處出版的「國民所得統計」,民國七十七年國民所得為5,829美元,則其成長94.9倍)。

  ---對外貿易大幅增加:民國四十二年,出口總值為一億2,800萬美元。民國七十七年則為605億8,500萬元;成長473.3倍。進口方面,民國四十二年為一億9,200萬元。民國七十七年則為496億5,600百萬元,成長258.6倍。再就貿易差額看,民國五十九年以前,除民國五十三年曾出現順差500萬美元外,各年均為逆差。民國六十年轉為順差為2億1,600萬元。

---民國七十七年經國先生去世時,當年貿易順差己高達109億2,900萬美元。外匯存底已達738.79億美元。七十七年發行公債595億元,累計餘額為1,309億元。但當年中央政府的歲計剩餘為695億元。可見政府財政健全穩固,而今政府的債務,阿扁的民進黨執政四年來,已增加了一兆3,000億元(平均每年增加3,000餘億元的債務)。

台灣是個面積只有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海島,全境多山,耕地面積只1/5。除森林及海洋資源外,其他重要的礦產資源十分貧乏。人口密度,至民國七十七年每平方公里為553人,在全世界僅次於孟加拉。這些條件與多數開發中的國家比,相差甚遠。而且還面對中共的軍事威脅,民國四十五年,尚有高達82%的國防外交預算負擔(民國39年國防外交預算占89.9%,四十年83.1%、直到五十五年還有70.3%,以後逐年降低;七十七年經國先生去世時,已降至35.5%)。國民黨所領導的政府,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終於將一個戰後殘破落後的台灣,發展成一個令全世界欽羨的經濟體、亞洲四小龍之首、開發中國家經濟發展的奇蹟。當時甚至曾有外國人稱讚說:「台灣除有颱風、地震外,什麼資源都沒有;只有高瞻遠矚的眼光,和腳踏實地、奮鬥不懈的人才。」此應非過譽之詞。

更重要是在民國七十年代初,由俞國華、孫運璿、李國鼎等人高瞻遠矚的擘劃推動下,使台灣經濟再度轉型,由「勞力密集」工業,逐漸轉化為「資本密集」和「技術密集」工業;建立今天台灣電子資訊王國的地位,使台灣電子資訊產業執世界牛耳。原來國民黨這個被汙衊為「外來政權」,就是這樣對台灣人民剝削、壓榨,掠奪、與迫害嗎?蒼天有眼!

台灣經濟發展,不僅速度快,成長驚人,更重要的是國民黨政府以民生主義的原則,在經濟的發展過程中,並注意到社會財富分配的均衝;在民國七十年代,台灣的貪富差距是4.2倍,這是全世界首屆一指的,連一些「社會主義國家」都無法相提並論的。台灣過去因國民所得分配平均,曾被諾貝爾獎得主國際著名的經濟學家顧志耐(S.kuznets)稱許為發展國家典範,但近年隨政府對富人稅优惠加碼,貧富差距由三年前的5.5倍升至6.2倍。單是民國90年一年擴大的倍數,即等於過去13年的擴大總和,貧富差距擴大速度可謂前所未見。阿扁的民進黨、真是愧對中低收入的支持者! 

台灣的經濟發展,另有一項不可忽視的因素:美援。沒錯,美國自1950年7月至1965年6月提供了14億美元的經濟援助,16年之中,平均每年8,750萬美元。其內容多半是物資援助(如黃豆、小麥等農產品),然後換算成美元的數字。這項援助在民國40年初期,發生較大的效用。爾後台灣經濟成長,其效用相對降低,這是很自然的。值得重視的是,在當時全球接受美援的國家中,被美國認為台灣是最有效的運用者,此亦証明了中華民國政府是一個清廉而有效能的政府。不論如何對美國的這份友誼,還是值得我們永誌不忘的。          
註:本文所載財經的統計數字, 均引自行政院經建會1989年「統計手卌」。 

為什麼否定國民黨對台灣的貢獻  (台獨的探源)

台灣有些人所以否定國民黨對台灣政績的重大供獻,汙衊兩位蔣總統,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日據時代「偽皇民」們(二鬼子)的特權利益因光復而消失了; 他們不甘心因失去「皇民」特權利益,而心生不滿;但又無法恢復.只有尋求洩忿和報復的出口.因為他們自知是少數人;乃利用一般人的「鄉土意識」;以偽裝台灣人民利益代言人,而提出「台獨」的號召;故最早「台獨」的倡導者, 除國際陰謀外,無一不是這些人. 

最可悲而令人遺憾的是日據時期被「二鬼子」迫害、剝削的所謂「清國奴」,光復後他們不僅擺脫了「清國奴」的羞辱和迫害,更恢復了他們堅持五十年的炎黃子孫尊嚴.而且絕大多數農民都是國民黨實施土地改革的受惠者.但因一般農民教育程度較低;竟不自覺的被過去迫害他們的「二鬼子」以「鄉土意識」所利用; 被他們的偽裝台灣人民利益代言人欺騙.竟自甘為替台獨分子搖旗吶喊的工具. 

推動「台獨」者,自然必先否定政府和兩位蔣總統對台灣四、五十年來的進步、繁榮、富裕、安康的重大供獻.並代之以「白色恐怖」,「威權統治」,「迫害台灣人民」等罪名而污衊之.

反觀日本在台灣殖民統治五十年,對台灣人民極盡剝削、壓榨、掠奪、迫害之能事;並屠殺了四十萬多台灣同胞。當時的「二鬼子J人因是特權利益者,不僅隻字不提,而且還極盡巴結、諂媚之能事;如李登輝開口日本如何如了不起,閉口說釣魚台是屬日本的。最近又自承: 他是「日本國民」. 再如呂秀蓮為紀念甲午戰爭百年,親率百人團體到日本去感謝日本對台灣的殖民統治。阿扁總統以國家元首之尊,在全球媒體之前一再哈腰向石原慎太郎道歉嗎!為什麼?石原對台灣人民的供獻,大過兩位蔣總統?當然不是;只因石原支持台獨!日本支持台獨,主張分裂中國!故在台獨人士的心目中,以是否支持台獨為其判斷是非、善惡的唯一絕對標準。他們並簡約為:支持台獨就是「愛台灣」,反對台獨就是「賣台灣」。然後將全體台灣人,乃至全世界的人民區分為「愛台」與「賣台」兩種人;反正他們有永遠用不完的「帽子」。

若說國民黨或者「外省人」會賣台,果真如此的話,也不至於等到今天,恐怕在阿扁總統還未出生前;就可將台灣賣掉了。

民國三十八年中央政府遷台時,中共以席捲東南半壁江山之氣勢,高喊「解放台灣,迫在眉睫」。若不是國民黨領導六十萬外省籍的官兵力守,台灣早就被「賣掉」了!

後來若不與美國簽訂「共同防禦台灣條約」,也隨時可以將台灣「賣掉」。中美斷交時,蔣經國總統若不堅決要求美國以五項原則(持續不變、事實基楚、安全保障、妥訂法律、政府關係)處理斷交後的雙方關係。當時若不堅持要美國以法律保障台灣安全,也不會有今天的「台灣關係法 」,賣台豈不更容易。

1982年雷根與中共簽訂「八一七公報」,蔣總統經國先生若不要求美國政府的「六大保証」,也隨時會將台灣「賣掉」!所以國民黨或「外省人」若想「賣台」,不必等到今天,過去五十多年中,有太多「賣台」的機會。現在說國民黨或「外省人」賣台的人;不是無知,就是喪心病狂;顛倒是非,恩將仇報者,必遭報應。曾有外國學者說:「只有美國人有資格賣台」,真是一句道破。只是,台獨人士敢這樣說嗎?

所謂:「事未易察,理未易明」,任何事情都應可以討論的。只有台獨人士對台獨的理念,是不允許討論的;這就是他們所謂的「民主」!
其實任何愛的方法、愛的表達方式也有很多種;反對台獨人士的理
念,也是以愛台灣為出發點。他們認為,無論從目前或從長遠看;反台獨才是真愛台灣的。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但台獨人士要「獨占」「愛台灣」的解釋權。  97/1/10初稿    16783字=104/8/23增訂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